第137章 宁夏平、论功行赏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37章 宁夏平、论功行赏

第137章 宁夏平、论功行赏 万历二十年八月二十一日,公元1592年9月28日。 秋高气爽,草长马肥,天气颇有些凉意。 镇北堡处在贺兰山山脉中间,始建于明弘治年间,离宁夏城西约有70里,全以黄土夯筑而成。整个堡的外形雄浑,苍凉,带着浓浓的荒凉及黄土味。 镇北堡地势重要,在这里,有着大明宁夏镇一千总守之。此时,在镇北堡外,正有数百名蒙古骑兵呼啸示威着,激起一片片的尘土。正是蒙古顺义王撦力克增援宁夏城叛军的两路援兵之一。 看着堡外的蒙古骑兵,守军只是紧闭堡门不出。 与此同时,在离宁夏城北数十里远的李纲堡惠农河附近,数以万计的蒙古兵,正在密密麻麻地用“浑脱”渡河。 这“浑脱”是一种牛皮囊,平时游牧民族用于盛装乳酪。北地缺乏林木,所以他们行军遇到河流时,都是用“浑脱”渡河。把衣服和其他物件放入皮袋,把袋口捆紧,人坐在上面,渡河时,把皮袋系于马尾,派一个人在前面同马一起游水,以便牵着马前进。这样就渡过了河。 这种渡河的方法,最先盛行于唐朝的军队,之后被游牧民族普遍使用。特别是在宁夏镇,由于河流众多,所以塞外的蒙古人骚扰宁夏边地时,夏秋都是用浑脱浮渡,严冬时则踏冰卒入,入寇宁夏镇各地。 “大汗,部族的勇士们己经尽数渡过河流了。” 在惠农河西岸,一个亲将策马过来,对骑坐马上,正沉思不己的蒙古顺义王撦力克道。 “很好,传令下去,让各队的千夫长,百夫长尽快整队,两天后,我们就要到达宁夏城下。” 那亲将领令而去,撦力克满意地看去,放眼身旁,周边的蒙古人都是身着皮袍皮帽,身上背着大大的弓和巨大的箭壶,个个骑在马上,军伍从河的渡口一路排来,蜿蜒得如一条长蛇般。 …… 两天后。 “禀军门,前方数里己是张亮堡,己可窥见虏贼探马。” “来得好。传令下去,全军披甲整队,随我杀贼。” “末将领命!” 中军哱啰声响起,立时全军响起一片的甲叶声音。李如松身旁,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宣府镇军队,人数约在万余,其中在李如松身旁的,是亲将李宁率领的千余家丁,个个都是身披重甲,兵强马壮。 此次撦力克领军援助哱拜,总督叶梦熊得到消息后,就挑选城下各镇将官,前往迎敌。此时在宁夏城下,可说是猛将如云,特别是前些日的黄来福,麻贵,龚子敬,董一元等人,战功更是显著。 他们的军功让人眼热,听闻蒙古人又入寇后,很多将官都是跃跃欲试。不过总督叶梦熊有自己的考虑,所以最后他命令提督李如松,亲自领兵一万人,前往迎敌。 李如松领着大军,二十一日从宁夏城下出发,到了今天的二十三日,己到张亮堡,在这里,他遇到了撦力克部的主力。 …… “将士们,杀贼啊。” 张亮堡外硝烟弥漫,铁箭火铳横飞,杀声一片。在军阵的最前面,李如松身先士卒,冲杀在最前面。见主将如此,不论是家丁们还是宣府镇普通官兵,都是非常受鼓舞,争先恐后地与敌搏斗。 这里有蒙古撦力克部的主力,撦力克身为蒙古顺义王,蒙古大小数十部名义上的大汗,麾下的将士也非常精锐,两军从卯时战到巳时,各死伤数百人,还是未分胜负。 直到李如柏、李如樟兄弟二人率队及时赶到,实施两路夹击,撦力克才大败,率部拼命奔逃。明军紧追不舍,一直追到贺兰山下,撦力克部蒙古兵四散而逃,众人争先奔走出塞。最后李如松部捕斩蒙古人一千三百三十余级,获驼马无数。 消息传回,宁夏城下一片欢腾,叶梦熊、朱正色、梅国桢均上奏报捷,叶梦熊上奏道:“大挫贼锋,城破在旦夕”。万历帝闻后,大喜,下诏赏赐,督抚、将士赐金不等。 随后宁夏城下的大明官军,又将捕斩的蒙古人首级,全部用竹竿悬挂,立于宁夏城下,城内的叛军看后,个个更感丧气。加上官军两次挫败河套部蒙古人的增援,使宁夏城的叛军外援断绝,士气衰落无比。 到了这个时候,黄来福知道宁夏城平,只在不远了。 八月二十七日。 城外大明军队又决大坝水灌城,这让宁夏城的四面,被水浸坏的地方越来越多。 九月三日。 浙江参将杨文率一干浙兵援军来到宁夏城下,军心大振。到了这个时候,总督叶梦熊己经决定让全军大造船筏,作好攻城准备。他还布告军中,有能先登城者,赏万金,这让城下明军个个奋勇,勉图效力。 九月七日。 在洪水的浸泡下,宁夏城北关终于城墙崩坏,倒塌的地方达数丈,哱承恩、许朝等叛将忙到北关督守。 九月八日。 城下大明官军发起攻击,南关薛永寿等约为内应,明军以声东击西之计,佯调舟筏击北关,哱承恩、许朝二叛将果然到北关督战。趁这个时候,李如松,萧如熏等将亲自带着精锐家丁们突击南关,黄来福也带着自己的三百家丁们,紧跟在后。 老总兵牛秉忠,己经七十岁了,还是奋勇先登。监军梅国桢大呼道:“老将军且先登城,诸君如何退怯?”他话一说完,黄来福等各军将都是争先恐后登上,激烈的肉薄后,南关遂下。 随后大部明军将士也是先后登城,到了这个时候,宁夏城内叛军,真正是大势已去。 九月十日。 城内的哱拜等人,见南关己失,己方大势已去,急忙将前总兵张杰放下城,请求招安。总督叶梦熊,佯为应允,仍然大造攻城器具。 监军梅国桢惮哱氏父子之强,不敢轻信妄动。他找到南关居民一个与哱拜相识的卖油郎李登,赐他酒食,授以密计,李登受命而去。 他来到东门,给哱承恩一封梅国桢写的信,又对他道:“哱氏曾有安塞功,监军不忍骈诛,特令登赍呈密札,给与将军。将军如听登言,速杀刘、许自赎,否则请即杀登。” 哱承恩听了不由非常心动。 李登又到刘东阳,许朝的军营中,先给梅国桢密信,接着又劝二人道:“首乱是哱氏,二位将军本系汉将,何故从哱氏作乱,甘心婴祸?试思镇卒几何,能当大军?将军所恃,不过套援,今套部又已被逐,区区杯水,怎救车薪?为将军计,速除哱氏,自首大营,不特前愆可免,且有功足赏。” 李登不愧说客,听了他的话后,刘东阳,许朝二人也是非常心动。 不过李登说客后,在哱拜父子这边,哱拜担忧梅国桢之言不足重,索要总督叶梦熊的免死凭据,刘东阳,许朝二人也有这样的心思。当晚,李如松驰往叶梦熊处,要了几份印信执照,分别给梅国桢、李如松、朱正色等人,见机行事。 相继的,哱拜父子,刘东阳,许朝等人得到了叶梦熊的免死凭据,各人中计,相互猜疑。 十五日夜,刘东阳杀土文秀。 十六日早,哱承恩、毕邪气相约往南关杀许朝。继而毕邪气往北关杀刘东阳,分别将其首级悬于城上,敛兵乞降。李如松,萧如薰,黄来福等官兵陆续登城,揭示安民,并搜获宁夏巡抚关防,及征西将军印各一颗。 十七日,宁夏城大开南门,哱承恩出城迎接叶梦熊,梅国桢,朱正色等文官们入城。 进入城内,只见满目疮痍,城内饥民无数,朱正色不由叹道:“数月征战,今日宁夏终于平定,这都是熊公之劳。” 叶梦熊抚须缓缓道:“哱氏仍强,如其不除,宁夏镇恐永无宁日。” 朱正色听了不由一怔。 进入城后,叶梦熊,梅国桢,朱正色等人一边慰问宗室百姓,一边向上驰书奏捷。城破后,入城明军松懈,各将官都与原乱军欢饮,如同兄弟一般。只有黄来福的山西镇军队还是严阵以待,毫不松懈,黄来福也不进入哱府,众将官都不能理解。 黄来福私下向叶梦熊进言:“哱氏家丁尚多,诸将皆欢饮其室,恐事有变。” 叶梦熊听了,大吃一惊,急忙传令李如松,诸将才悚然整兵。接着李如松又得到叶梦熊将令,让他传示诸将:“本日定要杀尽哱氏,有不依令者,军法从事!” 很快的,哱承恩刚从梅国桢处出门,就被浙兵绑缚。老总兵牛秉忠正在哱拜家与哱拜吃午饭,闻外面有兵喊叫声,知道哱承恩被擒,立时出门。 哱拜失魂落魄,知道大势已去,合家自焚而死。哱拜家丁俱被明军搜杀。其子哮承宠,养子哮洪大等人均被俘虏。 叶梦熊上奏:“宁夏大逆,皆哱贼父子造谋,因臣前后施间,以离其心,遂手刃东阳等。妄求脱罪家丁尚二千人,真夷过半,恐奔虏构祸。朔方终非我有,臣痛心切齿,会同巡抚朱正色、监军御史梅国桢,授计总兵李如松等限十七日灭哱氏。哱承恩冲出至南关,杨文登时擒获。李如松同如樟攻围哱拜,贼丁披甲捣死拒敌,用火攻之,如樟扑入斩首,真夷尽戮!” 万历二十年九月十七日,公元1592年10月24日。 到了这天,长达七个月的宁夏之乱终于平定,万历三大征第一征告下帷幕。 宁夏之乱平定后,关于行赏论功,由于廷议不一,各报立功者之多,一时难以甄别。所以一直到了第二年的四月,才封爵已定。 文官以叶梦熊为首,叶梦熊迁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阴一子世锦衣千户。 朱正色迁右副都御史,阴一子世锦衣百户。 梅国桢迁大仆少卿,阴一子世锦衣百户。 魏学曾以原官致仕。 又颁诏令宁夏庆王世子帅锌袭封,王妃方氏,建祠旌表,不没贞节,给银一万五千两。 武官以李如松为首,李如松进都督,加宫保衔,世荫锦衣指挥同知。 萧如熏进都督同知,阴一子世锦衣指挥佥事。其夫人杨氏也受到万历帝的表彰,特为她建立一座功德牌坊。 擢升麻贵为延绥镇总兵官,阴一子世锦衣百户。 擢升董一元为辽东镇总兵官,阴一子世锦衣百户。 擢升黄来福为山西镇总兵官,阴一子世锦衣百户。 余者刘承嗣、李如樟、杨文、牛秉忠等各加级有差,其余死伤的军将,也各有抚恤。 万历二十年十一月戊辰,万历帝御午门,受宁夏俘,立磔哱承恩、哱承宠、哱洪大等。本月,又免畿内、浙江、河南等各受灾诸府蠲租。十二月甲午,以宁夏贼平,告天下。 是年,暹罗、土鲁番入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