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先进经验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42章 先进经验

第142章 先进经验 五寨堡经过几年的发展,由于军户们己经解决了温饱问题,所以眼下堡内,己经形成了初步的市民文化。 和很多京师,太原,苏杭等大城市一样,五寨堡内,也拥有越来越多的茶肆。特别眼下大冷的天气,进入热腾腾的茶肆内,喝一壶热茶,再听听说书,也是一种享受。 特别是原先堡内的军户们,更首先是富裕起来的一辈,从今年开始,他们除了生活支出外,普遍有一些闲钱。这些军户们,原先除了在堡内拥有房子外,在堡外各农场中,同样是拥有自己的居屋。 眼下各农场己是稳定发展,又是农闲,所以很多军户们都聚于堡内,整日喝茶听书,不亦乐乎。当然那些说书的,说的大部分都是黄来福这几年如何英明神武,在五寨堡及宁夏城大败胡虏的事,每当说到高潮处,茶肆内就是叫好声一片,茶博士也因此获得了丰厚的收入。这些说书内容,除了受到五寨堡军民的喜爱外,同样是受到了周边军堡州县民众的喜爱,甚至己经进入了太原市场。 除此以外,五寨堡的发展,作坊工人的增多,生活节奏的加快,也增加了另外一种文化,那就是快餐文化的盛行。 从去年开始,堡内就多了不少沽浆卖饼之家,专门卖些蒸饼、粥饼,猪羊血羹,馄饨,面卷之类的东西。特别是各种面食,就更是丰富,什么猪羊阉生面、丝鸡面、三鲜面、鱼桐皮面、盐煎面、笋泼肉面、炒鸡面、大熬面、子料浇虾燥面等,应有尽有。 这些食品的出现,满足了堡内外军户工人们快速食用的需求。面对快餐食品咄咄逼人的势头,五寨堡内几家酒楼也不甘落后,纷纷研究出了许多快速炒菜的技法。 如五寨堡内很受欢迎的一道菜:爆炒腰子,就是其中的代表。它的做法是,原料早己切好,只要客人进馆,就可以投入旺火滚的油锅中,迅捷短炒,烹制成菜,咄嗟可办。在这种文化的影响下,五寨堡内各饭馆酒楼,各种快餐菜肴如花团锦簇般地争芳斗艳。 快餐食品的发展,也推动了快餐器具的不断涌现,像煎盘、烤炉、制油酥点心的模型,可压细条有漏孔的木床等,源源不断地出现。 吃的是一方面,另外在用的方面上,也体现了这种特点。现在的五寨堡及各农场,己是家家户户烧煤,没有一家烧柴的。煤的普遍使用,除推动神池堡大煤矿的规模越发扩大外,也推动了相关便捷炉器的涌现。 不知什么时候起,五寨堡出现了一种叫燎炉的东西,得到了居民们普遍使用。这种火炉外镶木架,可自由移动,不用人力吹火,炉门拔风,燃烧充分,火力很旺,清洁无烟,安全防火,且节约时间、人力和燃料,长久耐燃,又易于控制火候,颇为先进。 黄来福依稀记得这种燎炉曾在宋时的东京出现,当时东京百万人家,都是依靠煤炭,所以当时燎炉风行,没想到这个东西,又在五寨堡出现了。 “好一个悠闲富足之所。” 看着五寨堡内热闹的情形,商人云集,买卖兴隆。军户携带妻小,悠闲地逛街,各街茶肆满座,叶梦熊不由叹道。 刚才黄来福领着叶梦熊等人,参观了堡内的医馆,还有养济院等,举目所见,叶梦熊颇有感慨。对于黄来福这个军汉,竟能如此重视民政上的事务,叶梦熊和梅国桢,都是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叶梦熊更是私下对梅国桢道:“堡内所闻,军民安乐,无一冻饿之人,鳏寡孤独笃疾之人,也皆有所养,圣人所言三代之治,不外如是。” 看过五寨堡内的情形后,对于五寨堡为什么这样发展,叶梦熊更是急切地想知道答案,因此他又催促着黄来福领他们到堡外各地一观。 “熊公,我五寨堡农田之所以能年年丰收,最重要原因就是在水利灌溉之上。” 在五寨堡外,清涟河边,黄来福大水车身旁,黄来福对叶梦熊等人道。 清涟河边,庞大的,已成五寨堡标志景物的黄来福大水车不停地转动,哗哗的水,不断地引提上来,汇入岸上的水渠储藏起来。不过再过一些时间,河水就将结冰,忙了几个月的黄来福大水车,也将停止工作,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从这里望去,沿河林立着数十轮大水车,不断灌溉着两边的田地。不过眼下的五寨堡,早己秋收完毕,特别是到了现在,一片的农闲,各农场田地中,并没有几个人在走动。 “老夫明白了。” 叶梦熊沉吟了半晌,叹道:“只是如此庞大的水车水渠,怕投入的人力钱粮不在少数吧?我大明各州县百姓,有此能力者怕是不多。” 黄来福道:“熊公高见,一语中的。寻常百姓,确是无此能力,各地官府,大多也无此财力。如强以役催之,又恐激起民变。” 黄来福沉吟道:“或许,各甲各里百姓,可以联合起来,共同出钱同力,这样人多财足,或可办理。” 叶梦熊想了半会,最后叹道:“难啊。” 只有李如松眼光闪动,他身为宣府镇总兵,兵多粮足,控制众多的军户,五寨堡的方法,对于他来说,或许不是问题。 随后众人又在黄来福的带领下,参观了五寨堡各个作坊,冰库,各食品厂,特别是五寨堡肥料作坊,让各人惊奇,这里生产的各种农田肥料及杀虫剂,让各人大开眼界。 怪不得五寨堡年年大丰收,有了完善的水利灌溉系系统,又有了各种的肥料及杀虫剂,想不丰收都难。李如松己在盘算,将来是否要向五寨堡购买一些肥料,将来作为屯田利器。 还有五寨堡毛纺厂,也是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厂内高达数千人的工人,让叶梦熊等人有些不知所措。以往他们见到的作坊,最多几十人,哪见过这么庞大的人流的?他们只听说在江南,才可能有这么大规模的厂房,在北地,听都没听说过。 叶梦熊有些不安道:“黄将军,如此多的工人聚在一起,可否会闹事?如有居心叵测之徒煽动,怕又是一乱源啊。” 黄来福笑道:“熊公过虑了,这些工人来到五寨堡,只是为了挣一些钱粮养家活口,他们是不会毁了自己的谋生之路的。再说了,我五寨堡大军就在堡内,如有什么叵测之徒煽动闹事,我手中的钢刀火铳,可不是吃素的。” 马久英公公好容易抓到这个机会,忙道:“叶大人真是孤陋寡闻了,我五寨堡兴办毛纺厂也有几年了,几年下来,从没听说过厂内有人想闹事的。要知道,我们这毛纺厂,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进的,能进入厂内的,不知多少让人羡慕,她们才舍不得毁了自己的饭碗呢。” 听到马久英公公这样的语气,梅国桢立时变色。李如松等人则是立时来了精神,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却见叶梦熊神情自若,只是笑道:“公公高见,老夫受教了。”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人对视着,只是相对呵呵呵,嘿嘿嘿而笑。 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叶梦熊等人,又在黄来福及以马久英公公的带领下,参观毛纺厂各处。马久英公公这几年对毛纺厂也倾注了很多心血,因此他谈起厂内诸事时,也颇有得意洋洋的感觉。 细心下来参观,叶梦熊等人自然是发现了许多好东西,各呢绒面料布匹不说,特别是那些山羊绒衣饰坐垫等,揩面如丝般滑腻,保暖华贵,叶梦熊,梅国桢等人,以往在各地购买这些商品时,都要花出很大的价钱,还经常有价无市。眼下这些物品就在眼前,各人都是睁大了眼睛。 各人感慨这种毛纺厂真是一种吸金怪兽,怪不得黄来福这么毫气。黄来福也是豪迈,在他们离开毛纺厂时,每人赠送了一套山羊绒产品,让众人欢喜无比,特别是一干武将,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只有马久英公公很不情愿。 接下来,各人又参观了五寨堡大果园,还有五寨堡大畜场,马蹄坡圈羊场。这里的一切,又是让众人啧啧称奇。参观这些地方时,各人普遍感到一股大气,似乎黄来福做什么事时,都是非常豪迈。那种大手笔,让各人有点自惭形秽,各人反思自己,以往自己做事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 而且五寨堡大畜场,马蹄坡圈羊场中的地下暖圈,也让众人很好奇。还有畜丁们用土缸孵蛋,用索笼微蒸产出来的小猪小羊,也让各人大开眼界,原来还可以这样搞的,孵蛋竟不用鸡妈妈。 眼下五寨堡的畜牧局局长是王启年,有这个养殖高手在,黄来福非常省心,各畜场、牧场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到了此时,五寨堡共养羊四万多只,养猪二万多头,鸡鸭无数。由于采用圈养带散养双重保险,加上防疫得力,所以各畜生的成活率,向来非常高。 各种圈养场,己经让人惊奇了,五寨堡散养的方法,也让众人大长见识,这里的牧场中,竟又分为一个个小牧区,小牧区中间是用一些刺树围栏隔开,然后每个牧区间放牧几天,又赶到下一个牧区中去。这些这些牧场中,竟又养着一些鹿和兔子,又让众人一阵奇怪。 叶梦熊等人所到之处,都觉得新鲜无比,自觉学到了很多东西。 现在的五寨堡军匠坊己经搬到了堡外,而且规模又扩大了许多,有军匠军夫达千人左右,每天这里都是叮当作响,制作火铳盔甲等,热闹无比。 对于叶梦熊,李如松等人的参观要求,黄来福也不藏私,带着他们一一看过。果然如黄来福在宁夏城所说一样,没什么特别,只是特别关注质量问题,稍微质量不过关的火铳盔甲等,决对不能验收。这才造成了五寨堡军队火器之利。 不过以李如松及叶梦熊的眼光,自然还是可以看出五寨堡军匠坊与别处不同的赏罚制度,原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只是各人想想眼下自己所处的环境,都是内心暗叹一声:“难啊。” 最后各人来到的是五寨堡大菜园。 大菜园在清涟山下,此时的时节,白菜,萝卜等,早己收完。眼下菜园中种的,都是一些耐寒型的蔬菜,如蚕豆、豌豆、荠菜等。 在这里,一片片篱笆与爬山虎围成的菜地,黄来福手压机井不时“哗哗哗”地流出了清澈的水,加上各水塘边种的榆树、桑树,柳树等,颇有田园景色。所以在这里,颇有一些文人附风雅建立的草堂。 这种景色,也是看得叶梦熊等人兴味昂然,毕竟他们也是文人。不过眼下天气慢慢寒冷,此时附风雅的文人己经慢慢变少,大家大多进堡去茶肆喝茶了。 此时在大菜园中活动的,除了园丁们外,就是五寨堡大学堂的学生们了。 五寨堡大学堂,在离大菜园不远的一座小山上,学堂四周景色幽雅。大学堂自去年年底建好后,招收学生有一千五百余人,聘请教授、学正等五十多人,堪称规模巨大,为山西省之首。 这个学堂,是五寨堡人的骄傲,不过在确定大学堂的教学内容后,却引起了五寨堡及附近一些文人的议论,因为大学堂内除教习大明传统的礼、射、书、数课学外,还有农技,商业,武学等知识。这自然让许多文人们接受不了。一直靠着黄来福在五寨堡的威望,才压制下去。也有一些大学堂的老师停课表示抗议,不过都被黄来福赶走了。 在五寨堡大学堂内,劳动实践课是很重要的,每个班,都有自己的一块菜地,或是农田,果园等,或是进厂学习。每个孩子们,都要理论联系实际,亲自干活。特别是经过一年的教学后,眼下大学堂这个条例,己经很规范了。 这不,此时在一片菜地旁,就有一些孩子们在先生的带领下,蹦蹦跳跳地忙着什么,各人都是神情兴奋,说实在,比起枯燥的课学,劳动实践课非常受欢迎。每次来到菜地中,孩子们总是非常快乐,特别是看到自己种的东西慢慢成长,最后可以吃了,各人总是非常有成就感。只有先生们有些不情愿,认为是有辱斯文。 不过这个情形看在叶梦熊和梅国桢的眼里,却是让他们震惊无比,叶梦熊指着那些人,吃吃地对黄来福道:“黄将军,这是……” 黄来福哦了一声,笑着解释了一遍。 叶梦熊只是神情凝重地看着黄来福。 梅国桢忍不住道:“黄将军,你这不是有辱斯文吗?我辈学习圣人的微言大义,怎么能到这种地方来呢?” 黄来福微笑道:“农桑为国之根本,让学生们多接触农事,将来为国谋富,有何不可?” 梅国桢道:“那也不能让学生们在课中学习商贾之事啊。” 黄来福道:“圣人曾言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商计不也是数的一种吗?至于武学,也可归为射、御之道。” 梅国桢皱了皱眉,叶梦熊叹道:“黄将军,你年少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千万不要走入歧途。” 黄来福道:“请教熊公,国朝每年应试士子数万,每年中举人数有多少?” 叶梦熊沉吟了半晌,道:“不到百人吧。” 黄来福道:“每年不到百人,有若千军万马过独立桥,过了,可称幸运。然余者士人中,有多贫寒之人,他们如不能中举,靠何谋生?我五寨堡学生将来也必是如此,千人中,不知有几人可中举?下官就是看到这一点,教习他们谋生之道,这样,他们就算不能中举,将来也可以在五寨堡谋到一个饭碗,养家糊口,这又何乐而不为?” 叶梦熊长叹一声无语,同时感觉黄来福这个人伶牙俐齿,说他是一个武夫,一点也不象。自己差一点被他的外表骗了。 李如松只是沉吟不语,李如柏、李如樟等人见黄来福与叶梦熊争论,还可争个子丑寅卯,都是睁大眼睛,对黄来福暗暗佩服。 傍晚回五寨堡时,叶梦熊等人心情复杂,还想着学堂之事。当晚,黄来福吩咐杀猪宰羊,犒劳堡外驻扎的大军,这让城外那数万小兵中,人人对五寨堡的印象极好。 他们认为,别处州县都是克克缩缩,只有黄来福最豪气,米饭酒肉,只尽敞开向他们供应。他们一路而来,第一次觉得吃得这么的痛快,五寨堡,真是个好地方。 特别让人心情愉快的是,五寨堡还出来一个什么宣传局的宣传歌唱队,专门为他们唱小曲。这自然是让他们乐不可支。那些小娘们的一个个曲子出来,众人欢呼声越来越大,气氛慢慢达到高潮。 最后一个曲子叫什么驼铃,旋律动听,很能打听人心: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路漫漫,雾茫茫……” 这歌曲出来,不说李如松等武将内心强烈共鸣,就是叶梦熊几个文官,也是一样听得入神…… 第二日,叶梦熊,李如松等人领着大军离开了五寨堡。

上一篇   第141章 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