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行商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9章 行商

第19章 行商() 用于河边的大水车顺利做成,让黄来福信心大增,接下来,就轮到井灌的畜力水车和手压机了。 相比大水车,这手压机不论是制作和原理都比较简单,和刘总旗一说,他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不几天,就率领众军匠做出了几个,而且所花的成本也较为低廉。 这手压机的制作方法是用一根深达十几米长的管子,把一头砸成尖,管子的四壁钻成许多眼,顶部垫上木方子,砸进地里或井里的水层。管子上头接着一个唧筒,按动手柄时,水便可以提汲上来,实际上是运用了负压吸水的原理。 制作手压机时,其它部分还好,就是唧筒上起密封作用的橡皮圈比较麻烦,只好用牛皮或是一些厚布取代。 早在前些天,黄来福大田庄旁的田地里就打好了好多口灌井或是深口子,这手压机安装并不费时,也不耗工,装进井里或深口子后,再将口子封好,按动手柄后,很快就出水了,又惹得五寨堡的军户们像赶集似的,一起来看西洋景。 黄思豪,杨氏,顾千户等千户宅内的人眉开眼笑不说,旁边围观的五寨堡何副千户和众军官们更是心下大动,这种手压机井对他们用处可大了。 据估计,这种手压机井压出的水,一天就可以浇好几亩地。对于他们那些不靠近河边的田地或菜地来说,这种手压机已经能满足他们大部分田地的需求了。 众人眉欢眼笑,随即想起黄来福前几天说的还有使用畜力灌井的小水车,当下按下好奇心,接着耐心等待。 黄来福让军匠们制作了几十架手压机,除了分布在自家田庄各处外,还在千户宅内,还有五寨堡内的水井边也打了几口,引得许多小孩们经常来按压为乐。这种不占地方,取水又方便的机井大受众人欢迎,就是许多年长的军户们也常常来按一按,乐一乐。 而黄来福这种善举,又是引起了一阵议论。众人皆道黄老虎转了性啦。 大水车和手压机井的成功制成,最后留下那些深达二、三十米深水井的取水问题了。 黄来福电脑中那款畜力龙骨水车,其实和六,七十年代中国的“解放式水车”很相似,由畜力带动叶片链条,缓缓地从深井中提水。 比起河边那个大水车,这款畜力龙骨水车反倒更难做。其实论人工,不似大水车需要几十人一起协作,这个龙骨水车几个人就制作,但是却特别费工夫。 之所以费工夫,不仅这些零部件复杂,还在于将这些零部件组合起来更不容易。只要某一部件规格有问题,就难以组合成整体。就是组合起来了,也不一定传动自如。其中最难做的就是叶片,还有木榫连接的脊椎状传动装置。 军匠们只得开动脑筋,除了事前计算尽可能的准确无误外,还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车尾的叶轮先不固定,做好脊椎状传动装置之后,再为车尾的叶轮找一个合适位置固定下来。 不说,这种办法还是很管用的,最终,这款古今结合的畜力龙骨水车终于做成了。整个水车外观细长优美,杉木制作的车身,叶片则使用较硬韧,耐腐蚀的槐树木,质量非常好,可以使用好多年。 安装畜力龙骨水车这天,田地旁又是人山人海,整个五寨堡的人都围在水井旁,还有一些从外地赶来看热闹的人。虽然过几天就是冬至了,这冬至前后可是晋西北非常寒冷的时节,不过还是挡不住众人如火的热情。 在黄来福的指挥下,刘总旗等军匠将水车放入井中,将车头搁置在井上。又拉来一头耕牛,将拉杆套在牛身上,赶动耕牛时,只听一阵“吱吱吱”的响动,水车顶部的木齿不停转动,水车的叶片就不断地将深井的水提至上面,引入水车旁的水槽内,通过水渠,不断地流入了各处田地中。 “出水了,出水了!”众人一片欢叫。 何副千户等人围上来,不断地向黄思豪,黄来福等人恭喜,各人脸上都是放着光。据估计,这畜力水车,一天的引水量就可浇地达十几亩,再加上那手压机井,再加上河用大水车,他们的田地用水便无忧了,各人哪会不喜? 黄来福也是心下感叹,通过这些天自己的努力,自己终于是解决了五寨堡田地的用水灌溉问题了。想必明年开了春,这五寨堡的景象将会大不同了吧?其实后世还有更先进的喷灌与滴灌技术,可惜以此时的科技能力,是决对制作不出相关设备的。 在众人的欢笑中,何副千户挤到黄来福身边:“恭喜大少,制作出了这等水车利器,以后我五寨堡的田地就无忧了,不知大少……” 黄来福明白他的想法,微微一笑,先举手示意,让众人安静下来,随后他道:“各位,我知道大家的想法,都想让自家的田地早日拥有这些水车,来福心中也早有打算,五日后就是冬至时节,那天下午,我将邀请大家到这田庄来,一起来商议此事。” 众人又是一阵欢呼,黄思豪和杨氏相视而笑,也是微笑不已。顾云娘看向黄来福的眼神,也有些异样。 公元1589年12月22日,农历11月15日。 近午! 这天是冬至日,大明朝的重要节日,又名亚岁、小年。又是农闲,南方民众多以赁园亭,闯坊曲为娱乐,北方民众则多为堆雪狮、雪灯、溜冰和爬犁为活动方式。而不论南北,这天大家都要吃馄饨、饮冬至酒。 仿佛一夜寒风吹来,清涟河的河水已是冻得结实,上面满是厚实的冰。就连这些天一直转动的大水车也停止了转动。不过倒是有一些五寨堡的军户小孩们乐此不疲地在冰上溜冰玩闹着。 河岸上,正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眯着眼睛看着河边那轮庞大的水车,这年轻人一袭棉袍,穿着布鞋,戴着厚实的护耳,眼神中颇有精明之意,一个典型的行商模样。 此时,他喃喃道:“畜力水车,手压机井,河用大水车,有意思。” 半响,他回到路边的一辆马拉轿车上,仆人兼马夫,一个约四十多岁的下人迎了上来,道:“四少爷,上车吧,外面冷。” 那年轻人点了点头,掀开外面厚实的布围,进入马车内。里面有一个精致的小火炉,上面温着一壶酒,年轻人给自己倒了一杯热酒,一饮而尽,舒服地呼了口气。 “驾!”下人一边赶着马,一边道:“四少爷,等会进了五寨堡,用过午膳后,我们接着赶路,傍晚时分,就可以到八角堡,到那里吃馄饨,喝冬至酒。差不多明天傍晚,我们就可以到偏头关了。” 那年轻人却道:“德叔,我却突然觉得,在这五寨堡内,似乎也有发展前景,我决定留下来看几天。” 德叔疑惑地道:“五寨堡?” 他想了想:“恕老奴不知,这五寨堡内到底有什么可做买卖的。” 年轻人微笑道:“这就要看了,我就是心里有个感觉,我渠源锐在这五寨堡内会很有发展前景。” 不久,马车进入五寨堡内,守堡的军士验过渠源锐的路引后,放行让马车进入堡内。 进入五寨堡后,渠源锐又暗暗有些惊异,从马车内看出去,堡内军户们的精神面貌似乎有了些不同,不再是凄苦一片,已经有些人走路说话时都是脸上有了笑容。 这五寨堡渠源锐是知道的,里面都是些活不下去的卫所穷军汉,他去年路过这里时,所见都是一片穷困,每个人脸上都是带着对生活绝望的麻木。现在似乎希望又回到了一些人的脸上。 其实这一切变化主要是来自黄来福,黄来福这一个多月来雇佣大田庄庄丁们和军匠们做事,他果然坚守了自己的承诺,不但每天管了众人优厚的伙食,到了一个月后,还给每人发了至少五斗的月粮。当然,那些一等庄丁和二等庄丁之类的奖评,要等开了春后才开始。 为黄来福亲自做事的人,每天都可以吃饱,每三天还可以吃到大肥肉,就是家人,现在也可以有浓浓的米粥喝了,这样就让这些人很满意了,觉得生活有了指望。 老百姓就是这样容易满足,就是军户们也是一样。虽说目前改变的只是五寨堡百户人左右。不过也让五寨堡军户们的精神面貌多少有了改变不是。 作为商人,感觉是敏锐的,渠源锐不由对这个黄来福更感兴趣了。以前,他也路过五寨堡,对这位千户大人的公子当然也听说过,以前只知道他是个如纨绔子弟般的人,性情粗野不名,动不动就喜欢欺压鞭打街上的穷军汉们。 年初听说他出去游历了,当时还暗笑这位千户大人的公子怎么也学起书生来了,也搞个仗剑游天下? 没想到他出去不到一年,回来就变了个样子,听说这位黄来福少爷现在为人可仁厚了,五寨堡内现在许多人都交口称赞,引为奇谈。 而且还聪明多智起来,搞出黄来福大水车这等灌溉利器,五寨堡里已经有人在传说黄来福在外游历时得了高人指点,所以开了灵窍,不然怎么搞得出这种大水车? 对黄来福这个话题人物,渠源锐突然有了拜见的心思。

上一篇   第18章 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