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纳妾程序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44章 纳妾程序

第144章 纳妾程序 纳渠秀荷妾,对黄来福可说是好处多多,不说渠秀荷是个大美人,就算为了得到渠家的财力及奥援,增强与渠家及一干晋商之间的关系,黄来福也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至于他喜欢不喜欢渠秀荷,渠秀荷喜欢不喜欢他,两人之间有没有爱情……这个世界上,哪来的那么爱情?后世官员商人大多有二奶,三奶,四奶,五奶,六奶,七奶……这个世界有点身份的官员武将也都是小妾如云,大家不都这样过?入境问俗,主动融入这个世界才是正理。 这天顾云娘向黄来福提起此事后,关于纳渠秀荷为妾,此事也就提上了议程。 此时在总兵府邸的大厅内,屋内烧着黄铜火盆,温暖如春。 黄家的一干人,如父亲黄思豪,母亲杨氏,还有顾云娘,顾千户,宋氏,还有几个姐姐等人,都是端坐一屋,商议黄来福纳妾渠秀荷的事情。至于黄来福,因为事情繁华,这个事情,他就一股脑儿地抛给顾云娘等人料理了。 “公公,婆婆,媳妇认为,秀荷妹妹也是好人家出身,我们将她纳进门,也不能委曲她不是?婚书聘银,嫁娶之仪,我们可不能马虎,一定要找到最好的媒婆下礼。” 在母亲杨氏的身旁,顾云娘乖巧地拉着她的手儿,细心地向她说道。今天的顾云娘额头上戴着镶嵌金厢珠宝的乌绒头箍,更显贵气。居移气,养移体,几年富足的官太太生活,又有诰命在身,让她的华贵气质更是培养出来。 黄思豪与杨氏端坐上首,几年的安心舒适的生活,让二人丝毫不见老态。 听了顾云娘的话,黄思豪只是微笑点头,杨氏则是拉着顾云娘的小手,宠溺地道:“好好,一切就依我的云娘去办理。” 她感叹道:“还是我的福儿有福气,娶了个这么贤惠的妻子。” 顾云娘撒娇道:“婆婆,您太夸奖媳妇了,媳妇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相公。” 杨氏只是呵呵而笑。在一旁的顾云娘母亲宋氏也是笑道:“我这个女儿啊,有了相公,就把娘亲给忘了。” 顾云娘又到母亲怀里撒娇不依,宋氏也是爱怜地拍着她的后背,连道:“好好,我的乖女儿。” 大姐黄紫柔笑道:“我这个弟弟啊,确实是有福,怪不得叫来福呢。” 众人都是笑了起来。 杨氏对杨管家道:“杨叔,一干的事宜,你要好好陪着云娘料理。现在我们黄家不比以前,一定要办得风光体面。” 大姐黄紫柔也是道:“对对,以我们黄家现在的身份地位,一定要风光大办,不然是丢我们黄家的脸面。” 大姐黄紫柔在对上大姐夫徐学世时,算是河东狮吼,严禁他纳妾,不过对上自己的弟弟时,对他纳妾之事,倒是非常热心。而且现在的大明江南南北之地,露富炫耀的风气越发浓厚,特别是官员纳妾,都是以大操大办为能事,更不要说到了黄来福这个级别了。 只有三姐黄璧柔,不知想起什么,脸上略有黯然之色。 杨管家陪着笑道:“老太太,大小姐,您就放心吧,老奴一定会陪着少夫人,将事情办得风光体面。” 黄思豪不知想起什么,忽道:“秀荷这个姑娘也算是良家女子,福儿纳她为妾,会不会与礼不合?福儿现在也算是官职显赫,小心御史弹劾。” 在大明朝,虽说官宦缙绅,士大夫以及富裕暴发户普遍存在着纳妾的习俗,不过明律也对纳妾的范围作出了明文规定,更有限禁几条。 如:居父母丧不得娶妾。祖父母被囚禁不得娶妾。同姓不得娶为妾。亲属妻妾不得娶为妾。逃亡妇女不得娶为妾。监临官不得娶所监临女为妾。奴婢女不得私嫁与人为妾。义父不得娶义女为妾。品官不得娶娼及良家女为妾。奉命出使不得中途娶妾……等等。 在大明初年,商贾之子女算是贱民,纳她们为妾,没有说什么。不过到了明末,特别是万历年时,商事大兴,商人地位极为提高,商贾之女,己经是正牌的良家女子了。 明律规定品官不得纳良家女子为妾,怪不得黄思豪有此忧虑。特别是现在自家儿子官运越来越佳,前途不可限量,黄思豪可不想为了一个女子,断送了自己儿子的前程。 听了黄思豪的话,杨氏不以为然道:“现在还有谁在意这个禁令?你放眼看看周边军堡州县,哪个官员又不纳良家女为妾了?你呀,就是死脑子,不知变通。” 黄思豪不悦地哼了一声,众人都是偷笑。 顾千户也是笑道:“世兄弟有所不知,据老哥所知,岢岚州的知州大人,也是纳了州城良家女杨氏为妾,也没人说什么。” 黄思豪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很快,在五寨堡最出名媒婆孙氏的张罗下,黄来福纳妾程度,开始启动。 对于黄来福纳自家女儿为妾的事,渠家的渠廷柱,渠良万,渠源锐父子几人也都是举双手双脚同意。这些年来,黄来福的官职越来越大,短短几年中,就从千户升职到了副总兵,此次平宁夏后,又立下大功,或许不久后还会升任为总兵官。这样前途无量的年轻人,自己渠家不紧抱他的大腿,还去抱谁的大腿? 再说了,渠家和黄来福接触的几年中,知道黄来福这个人对家人妻小还是非常维护的,平时渠秀荷和总兵府的大妇顾云娘的关系也很融洽,进了府后,肯定不会受委曲。 而且最重要的是,渠家这几年中,他们家族的生意己是紧紧地与黄来福连在一起,将来要稳固与黄来福的关系,甚至更上一层楼,让女儿与黄来福与妾,这是最理想不过的了。别家商贾是没这个机缘,或是生的女儿长相难看,黄将军看不上眼,自己有这个机会,如果不抓住的话,那就是傻了。 祁县会馆作为渠家的大本营,经过几年的发展,己是一再扩建,成为渠家事实上的总馆。渠家的大体事务,都是搬到了祁县会馆处理。 此时在馆内,己是谈论得热火朝天。 渠良万哈哈大笑,道:“昨日孙夫人有找过我,说了五妹的事。这真是喜事啊,五妹正年十七,正是恰好年纪,能进入总兵府内,真是上天眷顾的福气。以后有了黄大人的照应,我们渠家想不发都难啊。” 渠廷柱也是抚须微笑,用一个女儿换来两家的联亲,这是最好不过了。当然,这也是因为黄来福的身份的缘故,如果是换成别家的人,不说让女儿作妾,就是作妻,以他渠家现在的身份财力,不是那样的人,想也别想。要知道,这些年来,上门求亲的人可说如过江之鲤,不过他待价而沽,总算等到好人家了。 渠源锐略有些犹豫,虽说这些年他和黄来福的合作越来越紧密,他的事业也因此越做越大,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不过以两家姻亲,换取妹妹的幸福,他内心还是惴惴,担心妹妹不愿。 他道:“五妹说什么,她愿意吗?作为她的兄长,除非五妹自愿,否则我们不好强迫她。” 渠良万冷哼了一声,这些年,他对四弟渠源锐的嫉妒心越来越强烈,不过一直深深地埋藏在内心中。黄来福是个念旧之人,和渠源锐合作后,感觉顺手,卖粮的事,就一直让他主导,渠良万想插手,却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好容易这个机会来了,五妹向来对自己千依百顺,一切都听自己这个大哥的,或许将来有妹妹在总兵府内,可以改变黄来福对自己的看法。 当下他笑道:“怎么会不愿呢?这一年多来,如果五妹对黄大人没好感的话,怎么会一直进入总兵府内叙话呢?看看别的女子,会这样吗?再说了,黄大人是个念情之人,你们也听说了,黄大人对家中妻小的疼爱,如果五妹进府后,黄大人肯定会好好待她的。” 渠廷柱不住点头,他温言道:“四儿,你大哥说得对,秀荷她进入总兵府内,决对是一个好的选择。” 渠源锐默默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这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一阵的鼓乐喜乐,还有一阵的鞭炮啪啪炸响声,接是一群的黄府家人抬着各箱沉重的喜礼涌了进来,各人放下担子,都是道:“大喜,大喜。” 接着见杨管家还有媒婆孙氏走了进来,一进厅内,孙氏就扬着自己的手帕高声道:“啊哟,渠老掌柜的,今儿可是大喜了,老婆子可要恭候掌柜的了。” 渠廷柱移动着肥胖的身躯站了起来,他略一观望,见馆外挤满了围观的人群,各人都是指指点点,脸上极有羡慕之情。他心中极有面子,也是呵呵笑道:“老夫说为什么今儿的喜鹊在叫,原来是杨管家和孙夫人到了,快请坐,快请坐。” 渠源锐和渠良万也是忙陪着站了起来…… …… 虽是纳妾,但渠家也算是有身份,有钱财之人,因此黄府通过孙夫人做媒,直接与渠家议婚。 杨管家还带来了纹银千两,锦帕四方,宝钗五对,金厢珠宝头箍二件,金厢珠玉宝石头箍一条,西番莲梢簪,犀玉大簪数件。此外还有三十担衣面,若干的羹果茶饼,布绢绸绵等作为插定聘礼。 这些聘礼中,光纹银千两,后世就值人民币60万,再加上其它礼品,聘礼价值超过一百多万。财礼如此丰厚,体现了黄府对纳妾之事的重视。渠家这些年家业越发的大,他们虽不缺这些财物,但黄府这片重视的心,却是让他们满足。 当下众人一片和气,商谈好了婚书,立下了字据。 “今有山西祁县渠氏,有诉生自养女子,立名渠秀荷,年已长成,端丽温柔,举止婉慧。凭五寨堡孙氏,议配山西镇副总兵黄来福为侧室,本日受到聘银一千两整,余物若干。本女即听从择吉过门成亲,熊罴协梦,瓜瓞绵延。本女系亲生养女子,并不曾受人财礼,无重叠来历不明等事,如有此色,及走闪,出自孙氏寻送还,倘风水不虞,此乃天命,与银主无干。今欲聘证,故立婚书为照。” 以上就是大明男子纳妾时必须写定的婚书,受大明律法保护。 最后众人约定了进门日期,到时又有一干纳妾时的嫁娶之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