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进门、得子、朝鲜之乱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45章 进门、得子、朝鲜之乱

第145章 进门、得子、朝鲜之乱 (这几天一直在关注7.5事件,心情愤怒之极,以至于前几天无心写作,在这里向读者们表示歉意。不过说实在,到了今天为止,还是心情非常难过,为7月5日死难的同胞默哀。) 万历二十年十一月十八日,公元1592年12月21日。 这天是冬至日,算是良辰吉日,也是渠秀荷进门的日子。 到了这天,由顾云娘亲自坐轿押担,随行的,还有宣天的鼓乐,最后是一顶大轿,四对红纱灯笼。一路而去,引来围观的人无数。 女方喜点是设在祁县会馆内,此时那里己是人山人海,贺喜的人不断,不过这里大多为商贾之家。最后渠秀荷盛妆打扮,上了大轿。随行的,还有诸多的陪嫁之物。 最贵重的,是诸多的首饰等,共计名贵金厢珠玉首饰十副。其中的一副金厢珠宝蟾宫桂兔首饰及金厢玉凤顶珠宝首饰,就是放在江南,也是极品。明末风气奢华,女方以陪嫁之物贵重为荣,这样女子也会更受夫家重视。 一路敲锣打鼓,鞭炮声震耳欲聋,大轿回到黄府,这里早己是装扮得焕然一新。虽是纳妾,但由于现在黄来福的身份,加上渠家也是富贵人家,因此还是宾客盈门。 渠秀荷不是一般的妾,所以纳妾的相关嫁娶之仪,如花轿、傧相、纸烛、拜堂、撤帐等,都是按最隆重的来办。 渠秀荷是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当晚黄来福有福了…… 第二日,渠秀荷来拜见大妇顾云娘,向她磕头,递了鞋脚,顾云娘端坐着受了她四礼,并不答拜,这是当时明朝妻与妾的规矩。 直到渠秀荷拜完,顾云娘才笑道:“妹妹请坐,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一边说一仔细打量她,见渠秀荷穿了一身淡绿的缎裾,脖上围着貂裘,发髻上插着犀玉大簪,耳鬓边插着珠翠鬓边花,脸上透着一股醉人的晕红,秀丽中带着妩媚,显是昨晚黄来福雨露滋润的缘故。 看她的样子,想必昨晚肯定是被黄来福折腾了一晚,想到这里,顾云娘不由内心略略有些酸。不过她很快按纳住了内心的情绪,和渠秀荷说笑起来。 跟下来,渠秀荷又和刘玉梅平叙了姐妹之礼,二女都坐在顾云娘的下首,柳环和眉月还不是妾的身份,不过二女有孕,地位提高不少,也是坐在一旁。 顾云娘吩咐周边的丫鬟们,以后在府中就称呼渠秀荷为三娘。 黄来福纳渠秀荷为妾,唱戏、摆酒、请客,一连三日,才停歇下来。而接下来几日,他又有了意外之喜,刘玉梅,柳环,眉月三女,先后都在几日内,各自产下了一子,母子平安。 黄来福大喜,连黄大郎在内,他现在有了四个儿子,他为刘玉梅产下之子取名为黄二郎,为柳环产下之子取名为黄三郎,为眉月产下之子取名为黄四郎。 正当黄来福沉醉在纳妾得子的快乐的时候,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朝鲜,那场暴风骤雨似的战乱,己经越演越烈。 朝鲜有三千里江山之称,一直是大陆与日本岛国两边攻受的对象,几千年来,一直改变不了这样的命运。而这个半岛,又一直是对面岛国垂涎攻击的地方,当然,岛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半岛身后那片富饶美丽的大陆。对他们来说,贫瘠又多地震的列岛之地,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了。而那个大陆,又实在是太富饶了。 列岛虽小,却从不不缺乏野心家,从唐朝开始就是如此,只不过能力有限没办法。到了明万历时,更出现了一个野心狂丰臣秀吉。这位老兄不但想攻占朝鲜,还想攻占中国,至于还想攻占印度。在明时就有这样的野心与狂想,实在是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穿越人士。 早在日本战国时代,丰臣秀吉还在征讨毛利时,就写信给织田信长,言道待大军平定本州后,就要进发九州,然后图朝鲜以窥大明,最后一统地球。到了征服高野寺以后,他在给一柳末安的信中说:“日本国之事自不待言,尚欲号令唐国。” 为了备战,他甚至还委托欧洲传教士购买两艘欧洲战舰,准备加以仿造。 到了明万历十九年初,公元1591年的时候,此时丰臣秀吉己经统一了全日本。他的野心更是控制不住地膨胀起来,他嘴边总是念叨着一句话:“在我生存之年,誓将唐之领土纳入我之版图。” 又过了几个月,由于日本国内武士们对土地分封不均极为不满,为了消除这个隐患。加上丰臣秀吉对大明朝不与自己通商的愤怒,又为了满足自己的狂想欲望,他决定对外发兵。 在六月时,丰臣秀吉派出了使者宗义智,致书朝鲜国王李昖,要求假道朝鲜进攻明朝,并要求朝鲜国王率兵作为前导,他在书上写道:“吾欲假道贵国,超越山海,直入于明。予入大明之日,将士卒临军营,则弥可修邻盟也,予无愿也,只显佳名于三国。秀吉入明之日,王其率士卒,会军营为我前导。” 当时朝鲜国从国王到百姓,都视大明为君父,自认第一属国,恭敬得不得了,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反叛的心思。对于丰臣秀吉的无理要求,朝鲜国王李昖自然是断然拒绝。 拒绝归拒绝,不过丰臣秀吉却认为自己心中有数。不论是明朝时的日本,还是民国时的日本,当时都对情报工作非常重视,而且工作非常认真。当时在抗战时,日军绘制的中国地图,比中国人自己绘制的还要准确,连一个山丘,一口井都标得极为清晰,他们的地图,一直受到中国军队的普遍欢迎。可想他们的情报工作做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不说此时的朝鲜,就是此时的大明,两国内很多情报,日本国内都有专人了解。当地的朝鲜武备废弛,国内风气普遍重文轻武,国人不知兵二百余年,全国三百多个郡县大多数没有设防,而且党争激烈,比起大明朝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国内混乱无比。 这样的情况,自然让丰臣秀吉认为朝鲜不值一提,他主要担忧的是大明。毕竟狂妄归狂妄,能统一日本,丰臣秀吉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当时的大明如此庞大,军队如此众多,文明影响力如此深远,对日本人的压迫力是非常沉重的,可说是几千年的阴影累积在心中。 不过后来丰臣秀吉召见了一个倭寇,让他消除了内心的阴影。 该人答道:“余部三百,下福建过一年,全甲而归。唐人畏日如大水崩沙,利刀破竹,何城不催。” 听了他的话后,丰臣秀吉大喜,重重的心事也就放了下来。 而且说实话,丰臣秀吉也有自信的本钱,日本国久经战乱,熏陶出一批批久经战事的军人。他麾下的武士,更多为亡命之徒,作战勇敢,视战争为呼吸般自然的事。 而且此时日本装备精良,从西人手中进口了大批的武器,丰臣秀吉手中,更是拥有大规模的火枪部队。他们的火铳,比明军还先进。在战术方面,日军也有相当进步,发明了三线战术,一线开枪,二三线装子弹,形成持续火力,对骑兵有较大杀伤力。这种战术,只有戚家军的火器五段射可以比拟。 整体来说,当时的日军战斗力,他们的装备,他们的战术水平,都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决对是精锐之士,这让丰臣秀吉的胆气变得越来越高,他加紧了战争的步伐。 万历十九年时,日军的千余艘战舰已建造完毕,名古屋上也囤积了足够使用数年的粮草,三十万的军队在动员后已是整装待发,一切已在弦上。 万历二十年初,公元1592年4月,丰臣秀吉发布命令,九个军团共15万兵力,大小舰艇七百余艘,分别从福冈,名古屋,对马海峡等地出发,出征朝鲜。 这十五万日军,都是当时日本国内最精锐的部队,兵力分配为: 第一军:小西行长,一万八千人。第二军:加藤清正,二万二千人。第三军:黑田长政,一万二千人。第四军:岛津义弘,一万四千五百人。第五军:福岛正则,二万五千人。第六军:小早川隆景,一万五千人。第七军:毛利辉元,三万人。第八军:宇喜多秀家,一万一千人。第九军:羽柴秀胜,一万一千人。 此外还有九鬼嘉隆率九千二百人水师和七百艘舰船作运输士兵和海战。为了补充兵源,丰臣秀吉还命令德川家康、前田利家、上杉景胜、蒲生氏乡、伊达政宗等人将他们的旗下的军队集结在名护屋作为预备队,又有十万五千人,一时间日本人自称为“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在战略上,丰臣秀吉采用德川家康的提案,确定了“陆海并进”,“以强凌弱”,“速战速决”的战法,以水军保证陆军的战略物资供应,陆军分三路齐头并进,一举占领朝鲜。 大军攻取顺利,小西行长率领的先头部队第一军1.8万人,分乘舰船七百艘,于四月十二日渡过对马海峡,翌日凌晨成功登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袭釜山朝鲜守军,迅速攻下了釜山。守将郑拔战死,城中数百朝鲜官兵血战至最后一人,日军付出伤亡千人的代价。 同日,日本水师九鬼嘉隆部在巨济岛击溃庆尚道节度使元均所部,泷川一益率东路军攻陷蔚山城,丹羽长秀率西路军登陆固城,固城守城将不战而逃。 四日之内,朝鲜海防重镇釜山,东莱,梁山等地相继陷落,沿海守军闻风而逃。四月十八日,加藤清正率第二军2.2万人、黑田长政率第三军1.1万人也相继在南部海岸登陆。前三军登陆后,日军后续主力8万人和其余舰队相继入朝。 日本大军兵分三路向北部快速挺进,朝兵无力抵挡,沿途各道守军望风而逃,日军如入无人之境。很快日军便到达王京汉城城下,朝鲜备边使李谥看到日军军容强盛,竟然慨叹说:“今日之敌,似如神兵!” 五月二日,日军攻陷朝鲜王京汉城,朝鲜国王李昖在日军度过汉江之前狼狈出城北逃,京城守将李阳元,竟把兵器沉入汉江,不战而降。日军进入王京之后大肆屠杀劫掠,将号称“小中华”的汉城付之一炬。 战事如此顺利,丰臣秀吉欣喜若狂。 五月二十六日,丰臣秀吉制定了征服朝鲜及明朝的计划二十五条,他对自己侄子丰臣秀次道:“高丽都城已于二日攻克,所以,近期内需迅速渡海……此次如能席卷大明,当以大唐关白之职授汝,宜准备奉圣驾于大唐之京城,可于后年行幸,届时将以京城附近十国,作为圣上之领地。诸公卿之俸禄亦将增加,其中下位者将增加十倍,上位者将视其人物地位而增。……任汝为大唐关白,以京城百国之地封汝。日本关白一职,将视大和中纳言与备前丞相二人情况,择任之。” 六月三日,丰臣秀吉下达了进攻明朝的命令。他疯狂地道:“如处女之大明国,可知山之压卵者也,况如天竺,南蛮乎?” 他把明朝比作处女,把日本比作猛汉,可谓狂妄之极。 由于战事顺利,不说当时日本国内举国欢腾,就是当时侵朝日本各军也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日将锅岛直茂请求丰臣秀吉把明朝大片领土赏封给他,日将伊达政宗写道:“何知今岁棹沧海,高丽大明属掌中。” 在汉城的日军稍事整顿后,又继续北进,六月十五日,日军攻陷平壤。 仅两个月零两天,朝鲜浃旬之间,三都失守,八方瓦解,三都十八道全部陷落,两个朝鲜王子被俘,朝鲜全国八道已失,仅剩平安道以北,靠近辽东半岛之地义州一带尚未为日军所陷。 朝鲜国王李昖逃到义州后,他知道若没有大明的帮助,根本没可能光复朝鲜,因此他派出多批使臣,拼命地向大明求救。为了让大明出兵,朝鲜的使臣们想尽方法,除了向万历帝递交国书外,还分别去游说大明各阁臣、尚书、侍郎、御史、宦官等,甚至表示愿意内附于大明。 朝鲜国王李昖面对大明使者,更是激动地道:“与其死于贼手,毋宁死于父母之国!” 而此时,日军对朝鲜的大举入侵,也是大大地震动了大明。面对朝鲜战事,大明朝廷上下争论不休。不少朝臣认为朝鲜太过无能,即使援助,也是无用,兵部尚书石星则认为应御敌于国门之外。争论非常激烈,从四月争到七月,大明官员们还没有争出个子丑寅卯辰。 最后万历帝发话:“宜速救援!倭寇之图朝鲜,意实在中国,而我兵之救朝鲜实所以保中国。” 一锤定音,大明决定出兵。

上一篇   第144章 纳妾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