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章 面圣 - 回到明朝做千户

147章 面圣

147章 面圣 马车行进,黄来福不断透过厚厚的细棉车帘打量街外的情形。算起来,这是黄来福来大明后第二次进北京。相比几年前的第一次,不论是心态,还是身份,都己经大不相同。 算起来,还有不到二十天就要过年了,天气,非常的寒冷。街上所见,无不是穿着厚厚棉袄的行人,个个冻得缩脖子流鼻涕的。 马车内虽有精细火炉,使车内颇为温暖,但掀起车帘后,却不时有一股风钻进来,深入骨髓的料峭干冷。虽是冬时了,北京城内外却还是没一点雪色,人说瑞雪兆丰年,今年山西入冬后,好歹还下了几场大雪。看起来,明年春夏京畿一带又会是亢旱更甚。 不过天子脚下就是天子脚下,明年怎么样,并不影响此时北京各处的热闹。街上的喝道声,避轿声,马蹄声,唱喏声一直嘈嘈杂杂。通往皇城的各条街衢上,大小各色官轿也是一乘接一乘地匆匆抬过。店肆林立的街市旁,到处是张灯结彩,市民仆人逛街忙活,购置年货,过年前的气氛非常浓厚。老百姓,总是关注眼前生活的,未来怎么样,并不怎么在他们的考虑之内。 终于,黄来福放下了厚实的车帘,一边听着车轮上的铁圈哗哗作响,一边闭目养起神来,他身旁的那个杨太监,自上街后,就是一直端坐,闭目养神。车内只有他和杨太监二人,进宫面圣,就是杨小驴也不能带,至于那些锦衣卫们,则是个个策马跟在马车的前后左右。 黄来福一边闭目养神,一边胡思乱想,就要见皇帝了,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就算在后世,如果什么官员百姓要面见最高领导人了,也不见得有几个人不紧张。只不过相比此时的百姓们,黄来福少了众人对皇帝的那种神化心理罢了。而以后世商人身份做到现在这个位子,还能见到国家最高领导人,黄来福也是心下得意。 “到时自己要说些什么呢?历史中的万历帝自己有看过相关资料,真实情形是如何的呢?”马车一路而去,黄来福也一直在内心冲撞着。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马车停了下来,前面是重重的高墙碧瓦,原来己是到了皇城的皇极门门口。 不知道经过多少道严密的搜查,经过多少个太监的细密吩咐,礼仪教导。最后黄来福站在了皇宫内一个叫恭默室的地方,这里过去一般为大臣官员等待皇帝召见的地方。 屋内设着地龙,外面寒风刺骨,里面却是温暖如春,又摆设雅致,古董字画,无一不是上品,室外还有一个芍药圃,花开正艳。屋内的侍从火者也在一旁偷看黄来福,多少年了,这个屋内己是难得有让皇帝召见的人,这个英武的年轻男子是谁,竟能得到皇帝的召见?各人用眼神交流着。 这一切,黄来福都没注意,他只是一个劲地回忆这里是皇宫的什么地方。后世故宫他也有参观过,却是一直想不起来这里是故宫的什么地方。 在他还在想着的时候,一个传旨太监匆匆而来,拂尘一拂,对他道:“你可是山西镇副总兵官黄来福?” 黄来福忙施礼道:“下官就是,敢问公公姓名?” 那传旨太监道:“咱家姓钱,嗯,皇上要召见你,随咱家来吧。” 黄来福忙道:“有劳钱公公了。” 顺手塞给他一锭大银子。 钱公公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银子滑入袖中,他神情更好,笑道:“黄大人随咱家来吧,圣上可是问了几次呢?” 黄来福一怔,忙随他去了。 不说黄来福对将要到来的面圣充满期待。此时在乾清宫的东暖阁内,今年刚满三十岁的万历帝,竟也同样有了这种心理。这让他的内心很是惊讶,自己身为万兆臣民的君皇,竟会对与一个臣子的见面,充满这样的期待。 想想也不奇怪,这几年来,万历帝一直关注黄来福,而黄来福也不让他失望,做出的种种事情,都非常合万历帝的心意,为他解决各种国家难题时,找到了另一种思路。再算算自己这几年中,他从黄来福身上捞到的好处也不少,这不由让万历帝感慨。 万历帝隐隐觉得,自己眼下的许多困局,或许黄来福可以提出什么真知灼见也说不定。 典型的就是财政,本来大明财政就紧张,宁夏之战,更费帑金二百余万两,让国库急速地空虚下去。眼下又要进行朝鲜之战,又不知道要花费银两多少,如何搞到钱,这是万历帝非常关心的问题。 事实己经证明了,自己那一干大臣们在搞钱方面无能为力,而黄来福在当地竟有财神之称,以区区一堡之地,每年获得白银数十万两,这是不可想象的,万历帝有时都怀疑黄来福是不是有聚宝盆。他很乐意与黄来福交流一下,看他是如何赚到这么多钱的。 在这个焦急的等待心理中,这时一个太监急速进来,向万历帝禀报道:“禀皇上,山西镇副总兵官黄来福己在门外听宣!” 万历帝大喜,忙道:“快宣他进来见朕!” 黄来福随着钱公公,一路穿过一道道的重檐庑殿,往万历帝所在方位而去。说实在,这里的很多宫墙,黄来福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和后世故宫并无多大区别,此时所见,不免有一种历史的沧桑感。 或许此时大明皇城与后世故宫最大的区别就是建筑外墙的颜色,明以素雅为主,后世满洲人占据中国后,则是将皇宫外墙全部刷成了庸俗的金黄色,体现出了他们品味的低下。 一路而去,最后到了一个苑阁外面,钱公公进去通报了。黄来福则在外面等待,无聊时便打量外面的侍卫宫女,他们也是好奇地看着黄来福,众人大眼瞪小眼。 很快,钱公公出来了,满面笑容地对黄来福道:“黄大人快些进去吧,皇上急着见你呢。” 黄来福急忙随他进去,他依先前众太监们的教导,低头数了几步,见前面有一桌大案,忙一下子跪下磕头,叫道:“臣,山西镇副总兵官黄来福,叩见我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略略过了一会,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黄爱卿不用多礼,起来吧。” 声音有点类似后世的播音员,浑厚深沉,如发自丹田般,余音袅袅。 黄来福叫道:“谢皇上。” 顺势站了起来,不过没有皇帝的同意,他还是不能抬头看万历帝。 万历帝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黄来福给他第一印象就是年轻,怕今年才二十多岁吧,武官中做到他这样职位的,在眼下的大明朝很少。 整个人高大,魁梧,英气勃勃,全身充满活力,眼神沉稳,和年龄似乎有些不相配,这种眼神,应该只有那些三十多岁的人才会拥有。唇边略蓄了一些胡碴,更给他增加了一些稳重的感觉。这样的人,就是典型一个武将,为什么赚钱这么厉害呢?这让万历帝奇怪。 看了半响,万历帝才笑道:“黄爱卿果然是年轻有为,国之栋梁。” 他吩咐身边太监道:“来人啊,给黄将军搬一张椅子过来。” 几个太监互视一眼,各人暗道这黄来福好受皇帝宠爱,其中一个当值太监搬了一张锦榻过来,对黄来福笑道:“黄将军请坐。” 黄来福谢过了万历帝,稳稳当当地坐下,他早己急不可耐地想看万历帝的样子,是不是和后世明帝中的画像相同。进入眼中的,是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仪表高贵,算是一个美男子,穿着一身红色金丝的“皮弁服”,正含笑地看着他,神情略有些疲惫。 原来万历帝长得这个样子的啊,黄来福微微一笑。 万历帝有趣地看着他,问他道:“黄爱卿笑什么?” 黄来福道:“臣一直想象皇上的样子,原来是这么的高贵年轻,翩翩美男子。” 万历帝一愣,随即放声大笑,指着黄来福道:“好一个黄来福,真是笑死朕了。” 黄来福也是笑,连旁边的各太监宫女也都是偷偷掩口而笑,同时对黄来福竟想出如此一个拍马屁的方法,各人都是深感佩服。 万历帝上气不接下气地笑了一会,他捂着肚子道:“朕爱不了,真是笑死了。” 怪不得万历帝这样笑,平时他不是没有接见过朝臣将官,不是正襟危坐,就是战战兢兢,就是奉承话,也是什么明君圣皇,三代之治之类的,哪象黄来福这么给他轻松愉快的感觉。 好容易万历帝才止住笑容,问黄来福道:“黄爱卿可有表字?” 黄来福道:“有劳皇上垂询,微臣草字忠明。” “好,忠明。” 万历帝念了两句,点了点头。他温和地道:“忠明,听说你是军将世家,原以千户替职?” 黄来福听他语气亲热,心下更喜,道:“正是,家父是山西镇五寨堡世袭千户,臣以舍人替职,赖圣上洪福,积功至副总兵官。” 万历帝点了点头:“虎父无犬子,能培育出黄爱卿这样的国之栋梁,你的父亲,居功甚伟,将来朕倒是很愿意见见他。” 黄来福忙跪下磕头道:“臣代家父谢过圣上洪恩。” 在接到万历帝的召见消息时,黄来福就有心理准备,皇帝可能是准备以后重用他了。依大明的潜规则,如一个将官,做到了副总兵官,总兵官的位子,他家中的父母妻儿,极有可能要入京作为人质。 黄来福早就有了这个心理准备,而且对他的父亲黄思豪来说,能进京面圣,是个难得的荣耀。整个家族,以后也都有荣耀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