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发行国债的构想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49章 发行国债的构想

第149章 发行国债的构想 “国债?” 万历帝惊讶地道。 “是的,皇上。”黄来福施礼道:“我大明虽未发行过国债,然在西洋红夷各国,以国债解决国家用度,却也有百年历史,且效果非常明显。我中华取天下之长,西夷之法,也未尝不可为我中国所用。” 近代以来,西方银行界大多是沿用中国古代银行之法建立,比如纸钞发行,基本银行程序等,都是学自中国。不过青出于蓝胜于蓝,经过多年发展,西方银行发展出了许多独到之处,国债制度就是其中一点。在中古晚期,西欧各国家便普遍采用了包税制及国债制,有效地解决了国家政财问题。 以英国为例,从17世纪起,英国建立了国债制度。很快,国债增长越来越快,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时为5300万镑,到七年战争时即高达1.22亿镑。总之,英国通过农业革命,海外贸易,殖民掠夺,国债制度和税收政策等,使它的资本原始积累以超过任何国家的速度顺利地进行着,为工业革命的兴起创造了重要的条件。 不过国债这个东西有利有弊,需要将来有一定的偿还保障,而且听起来不好听。国债国债,国家欠债,怕是那些大小官员们听后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吧。中国传统的官员都是希望国家库藏满仓,而不是欠个一屁股债。 黄来福之所以向万历帝提起这个方法,原因之一是万历帝是个非常灵活的君主,对他来说只要达到目的,手段问题可以考虑。二是此时的大明包容精神还是非常宽广的,她们并不介意引进国外任何先进的东西,以佛郎机火炮为例,从发现到引进,到完全国产化,到青出于蓝,胜于蓝,不过用了十几年时间。 国债的发行程序对黄来福这个来自后世的商人并不是问题,他简单地向万历帝介绍了一些国债发行的工序,该如何做等,然后道:“发行国债,除可以有效解决国用问题外,臣还有一点考量。” 黄来福道:“古有云,财富如水,国朝到了现在,天下富户巨万,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财富。大部分的人,都是将银子藏于地窖中。这些银子和废石又有何分别?” “先圣曾有云:流水不腐,户枢不蝼,在于动也。大明现在国库空虚,然民间巨量的白银又淤积于窖房之中,只有让银子如人体的血液一样流动起来,才能让国朝气血充盈。” 万历帝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关于银子还有这样一番大道理。这些话语,户部的官员们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万历帝以前也想不到,他有种打开一片新天地的感觉。万历帝越发觉得黄来福应该来做户部尚书这个位子。 万历帝精神焕发,道:“黄爱卿所言,真是说到朕的心中去,朕一直听锦衣卫言国朝现在民间富裕,却一直想不到国库为什么越发空虚,国用日匮,原来是有这样一番道理在内。” 黄来福笑道:“所以说,大明现在不是没有银子,而是银子所用不得法。发行国债,可以将淤积于民间的财富为我所用,有效地解决国用问题。而银子流动起来,又可以增加更多财富,让国朝气血更加充盈。” 万历帝满面笑容,在阁内来回踱步,连声道:“好好好,如能解决国用问题,黄爱卿当居功为首。” 他在阁内来回踱步了半响,忽然停下脚步,道:“国债即为债,意味着将来必须偿付,将来朝廷如何偿还这笔帐呢?” 国债这个词难不难听,倒不在万历帝的考虑之内,他关注的,是将来如何还这笔钱款。如果国家借了债,将来却还不上,引起什么民间骚乱的话,大明的脸面,就会被丢个光,这是万历帝必须考虑的。 黄来福暗赞万历帝一眼看到事物的本质,并没有被当前的好处迷惑。他道:“皇上英明,一眼就看出这国债的优缺点。国债确实也是债,将来除发还本金外,还要支付年息,这年息还不能低,否则便吸引不了商人富户购买。” 黄来福道:“国债将来的偿付,一般可用几种方法。如提高各种税收,让民间来支付国债,当然这是竭池而渔,轻易不可取,臣也认为此法不可,否则臣便是国朝的罪人。” “一种是将国债偿付转嫁到外,臣先前言的开发塞外,也是一种方法,可效防以前的开中引盐法,以土地换国债,臣以武力护卫那些商贾们的安全,他们也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此法运用得当的话,效果颇佳,开发塞外,获利丰厚,且塞外土地众多,足以任我使用。就算将来塞外土地分配完毕,不是还有南洋吗?南洋分配完毕,也有其它地方,这个世界大得很。” 万历帝又是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黄来福的眼界这么宽广,又是塞外,又是南洋的,这又让他看到了中国外新的天地。 黄来福继续道:“最后,还有一种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朝鲜乱平后,让朝鲜国代偿军费,让日本国割地赔款,以解我军费所用。” 万历帝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他觉得和黄来福说话,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让他气有点透不过来,他说的一言一语,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 万历帝想象不出,一个边镇的军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象与头脑。 他缓缓地道:“让朝鲜国代偿军费不可取,朝鲜乃我大明属国,一向侍奉甚恭,天朝帮他们平乱,怎么能要他们代偿军费呢,不说朝臣们不答应,就是其它属国,也会寒心。” 黄来福暗叹了口气,古代中国,向来都是要面子多过要里子,这高丽棒子是什么东西,作为后世的他可是明白得很,不过现在朝鲜国上下确是对大明非常恭敬就是了。 明面上黄来福恭敬地道:“皇上英明,是臣愚昧了。” 不让朝鲜国代偿军费,不过万历帝却对让日本国割地赔款,偿付军费,倒是兴味昂然,这是他与眼下大明朝臣及以往的大明皇帝区别最大的地方。 万历帝兴致勃勃地道:“倭人扰我属国,确是应该给于惩戒,不过,日本国国弱民穷,他们有那么多的银子吗?” 黄来福微笑道:“皇上有所不知,我大明民间,特别是江南一带,称日本国为“金银岛”,据臣从一些商贾中得来的消息,日本国每年出口到江南的银子,都在百万两之间,他们的银子多着呢?” 在16世纪后期时,日本就是东方最大的白银供应国,与当时西边的墨西哥一起,占了世界白银流通量的25%,可见日本的白银储藏量之大。就算到了十七世纪后期的1684年到1710年间,日本白银出口总量还在188吨之间,平均每年出口7吨。 万历帝的瞳孔一下子放大了,他的眼睛射出了璀璨的光芒,好半天,他才恨恨地道:“没想到日本人这么有钱……哼,等朝鲜国乱平后,定要让这些倭人赔付百万两白银的代价,以作为惩戒!” 黄来福迟疑道:“赔付百万两银子是不是太少了,依臣之见,最少应该让他们赔付三千万两的白银……嗯,能赔付一万万两的白银是最好的了。” 万历帝又有种呼吸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他轻咳了一声,道:“此事容朝鲜乱平后再说。” 他看向黄来福,道:“朕想过了,发放国债之事,必须谨慎,黄爱卿可写个折子,让朕好好看看。还有,如何说服朝臣,也是个问题。” 说到这里,万历帝脸上现出了忧虑,大明文官的威力,他是经常领教的,只要他们认为是错的,就是前仆后继,宁死不屈啊。万历帝可以想象得到,国债这个东西,首先这名字,就通不过朝堂的那班文官们。 黄来福自然明白万历帝的忧虑,他就是光看史书,也明白这班腐儒们的威力,他低声道:“皇上,如朝堂上不可行,臣可私下联络那些商贾们,为皇上分忧。” 万历帝凝视了黄来福半响,叹道:“或许到时真要如此了。” 黄来福慷慨激昂地道:“为皇上分忧,微臣义不容辞。” 万历帝感动地点了点头,道:“我就知道黄爱卿是个忠臣。” 忽然他想起一事,问黄来福道:“对了,黄爱卿,听说你神池堡那几个矿产经营得不错?” 黄来福道:“托皇上洪福,微臣的神池堡大煤矿及神池堡大铁厂的经营,己经平稳。微臣的数堡包税,神池堡各矿产收入居功甚伟。” 万历帝眼中现出迷茫之色,道:“朕不明白,为什么黄爱卿的各矿产经营平稳,而朕累次想开矿,都有群臣劝阻呢?要知道,开矿可收取税金,矿工还可化为兵,在外可救饥,在内可备用,这是好事啊。” 黄来福想说这些矿产早己被各地官员及豪强们瓜分完毕,己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你下诏开矿,就是绝了他们的财路,他们当然要劝阻了。面上这话当然不能说,只是意有所指地道:“其实微臣初次开矿时,也是阻力众多,当地豪强勾结马贼骚扰,是臣歼灭了马贼后,才顺利开矿的。” 万历帝点了点头,道:“朕明白了。” 黄来福不知道,他这个话语,更坚定了万历帝将来诏令天下开矿的决心。 君臣谈到这里,天色己暗,万历帝有了一套解决财政危机的良法,心情愉快,看黄来福也越发顺眼,他唤进了一个太监,让他在翠华园备下酒宴,他要款待黄来福,那太监看了黄来福一眼,心下暗暗诧异,密谈还不够,还要设宴款待,这姓黄的,也太让皇帝宠溺了吧,面上是恭敬地去了。 万历帝对黄来福笑道:“忠明,来,朕带你去见朕的郑爱妃,她也想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