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家人温馨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章 家人温馨

第2章 家人温馨() “大哥!” 一阵夹着风雪的冷风吹进,穿着一身棉布花衣裳的黄秀柔进了屋来,扑到黄来福的怀中,黄来福一把将她抱起来,转了个圈:“哇,小妹又重了!” 黄秀柔咯咯地笑了起来,清脆的声音传得很远,黄来福看她秀丽的小脸上被冻得红通通的,便道:“小妹,冷吗?” 黄秀柔天真地说道:“小妹不冷。”她搂着黄来福的脖子道:“大哥,你身子好些了吗?前些日子你的样子,小妹看了好担心。” 黄来福心里有种温暖的感觉,他笑道:“大哥没事了,大哥身体已经全好了,不信你看。”他将黄秀柔放了下来,摆了个健美的姿势,一身肌肉“啪啪”作响。 他说道:“你看,是不是没事了?你再看大哥。”又摆了几个造型,或许是因为身体年轻的原因,让黄来福心也年轻起来,做出这些轻松的举动。 黄秀柔拍手大笑:“好啊,大哥好棒啊!” “什么事这么热闹?”随着一个妇人的话声,棉门帘被掀开,一大帮人挤了进来。 之所以用挤,确实是进来的人很多。 有黄来福的双亲黄思豪、杨氏,有黄来福的三个姐姐,加上三个姐姐的几个孩子。三个姐姐共有5个孩子:其中3个女孩,2个男孩。最大的10岁,最小的4岁。 还有黄来福的二娘刘氏,三娘王氏。还有刘氏的儿子,也就是黄来福的异母弟弟黄灵斌,林林总总一大帮人。加上屋内本来的黄来福和黄秀柔,众人将屋子挤了个满当。几个下人家丁还是站在屋外。一时屋内人声不断,夹着小孩的吵嚷声。 这帮人自然以黄思豪、杨氏夫妇为首,黄思豪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脸上沟壑纵横交错,尽是风霜之色,头发胡子更是花白,在大明朝,近60岁的人,头发胡子不白的可是很少,特别是边军苦寒之人。 他身上穿一件半旧的棉袍便服,或许是出去巡视什么的回来没换上便鞋,他脚上穿着一双大明边军制式的皮扎军靴,长及膝部,后跟钉有马剌,一个典型的老军汉样子。 杨氏也是头发花白,五十多岁的人,穿着较朴素,一个很慈祥的老妇人,看到她,黄来福就想起了后世的母亲。大姐,二姐搀扶着她。 三个姐姐都是一身的比甲装扮,这是当时明代青年妇女的风气。黄思豪两个妾室刘氏,王氏则二人则是身着背子,也是当时明人妇女的流行服饰。 杨氏进来就笑道:“福儿,柔儿,刚才你们兄妹二人在干什么呢?” 黄秀柔甜甜地叫了声“大娘”,又抢到王氏怀里撒娇道:“娘亲。” 王氏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宠溺地道:“好,好,我的乖女儿。” 旁边众人都露出了微笑,黄秀柔虽说是三娘王氏所出,但她在家中是各人的开心果,大家都很喜欢她。而王氏虽说有了黄秀柔这个9岁大的女儿,但明人早婚,她今年也不过26岁。 黄来福笑道:“没什么,刚才在和小妹说笑呢。” 他理了理衣裳,正色地上前对黄思豪及杨氏施礼道:“孩儿拜见爹爹和娘亲!”不需多想,黄来福以前脑中的记忆自然地出现在他的脑中,他也很自然地使上了明人说话的语气及礼仪。而他这个礼,也是施得真心诚意。 黄思豪老军人的硬朗神情,话不多,儿子行礼,只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只是眼中却闪过一丝欣慰之色。黄来福平时总是大大咧咧,父母和他说话时总是不耐烦的样子,没想到出去近一年,加上出了这事后,今天反显得举止沉稳懂事了。黄思豪心中也有些安慰。 杨氏更不用说,见儿子这样,杨氏又是开心又爱怜,她连连道:“好好,我儿不必多礼,你身子可好些了?” 黄来福微笑道:“多谢娘亲的关心,孩儿已经全好了。”他活动了下身子加强自己的说服力。 杨氏松了口气:“那就好,那为娘就放心了。想起那天你的样子,可把娘急坏了。”说着她眼中又泪花滚滚,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拭泪。 二姐黄婉柔,三姐黄璧柔忙上前低声劝慰。 黄思豪皱了皱眉,道:“好了,孩儿不是没事了吗,别老是哭哭啼啼的了,真是妇人一个。” 杨氏立时收泪,嗔骂他道:“老东西,你还说我,这几天,你不是比我还着急,每天都要问我几次孩儿怎么样了,孩儿怎么样了,还来说老身。”听得众人掩口而笑。 黄思豪略有些尴尬,咳嗽一声,杨氏哼了一声,也识趣地不说了。 黄来福心下温暖,说道:“都是孩儿不孝,让父母亲大人担心了!”他已经完全投入到这个身体的角色中了。 大姐黄紫柔笑了声:“哟,小弟,你给山石撞了几下,没想到反撞懂事了,知道爹娘会担心了?”她的性子直爽,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前几日她和二姐,三姐听到黄来福出事后,姐弟连心,都是忙着从外地赶回来探望。这几天她们一直在千户宅中操心着黄来福的状况。 黄来福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随即又鄙视自己,自己后世也是35岁的人,加上这世,都不知道多少岁了,还搞这种装嫩的举动。 杨氏轻拍了大姐黄紫柔的头一下:“你这做姐姐的,怎么这样说你弟弟?” 大姐叫道:“啊呀娘亲,孩子们可在这呢,还这样打人家。” 杨氏笑道:“你那样子,哪有做人母亲的架式?孩子最大都10岁了,还象以前那长不大的样子。” 众人都笑了起来。大姐的两个孩子,10岁的女儿钱妞儿与8岁的儿子钱世儿一起起哄道:“娘亲被外婆打了,娘亲被外婆打了。” 大姐羞臊地道:“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说什么呢,去去去去……”将两个小孩轰了出去。 黄思豪咳嗽了一声,道:“好了,别闹了,福儿康复了就好。时近中午,大家都去大堂用膳吧。”明人和汉唐一日二餐不同,早已是一日三餐,午餐已经算是非常正式的膳食了。 黄来福道:“好啊,孩儿也正饿了,不知有什么好吃的。” 杨氏笑道:“福儿,为娘记着你这两天也身子大好,所以早叫下人为你准备了你平时最喜欢吃的菜。” 黄来福道:“谢谢娘。” 黄秀柔一声欢叫:“我要吃鸡腿。”一马当先,冲了出去。院中大姐10岁的女儿钱妞儿忙叫道:“姨,我也要。”急跟了上去。10岁的叫9岁的为姨,这辈份真是…… 其他小孩也叫着一窝蜂跟了去了,最小的孩子三姐的女儿伏团团也欢叫着跟在众小孩身后。 “这些孩子。”杨氏笑着摇了摇头。 众人都往外走去,大姐和二姐搀扶着杨氏。黄思豪还是一副姿态硬朗的样子,虎虎生风地走在最前面。弟弟黄灵斌跟在众人身后,趁各人不注意,低声对黄来福说道:“大哥,你真的没事了?” 黄来福微笑道:“放心吧,我没事了,你这小子。”轻拍了他一下。 黄灵斌摸了摸头,傻笑了声。他的性情比较柔弱,平时也不怎么爱说话,但对黄来福的关心崇拜却是真心实意的。这些天,他也不时在过来探望黄来福。以前的黄来福虽说对黄灵斌有点凶巴巴的,不过对弟弟平时还是比较照顾的,兄弟之情,二人都是相互感受。 此时的黄来福,自然会将这根温馨的接力棒,继续传送下去。 二人的说话动静,在前面的三姐黄璧柔听到了,回过头来对二人笑了笑。黄来福见她笑容中含着一些忧郁,知道她的心事。 三姐的性情本来就宁静柔软,是个吃了亏也不愿说出来的主,因为生了女儿伏团团后,肚子就再没有了动静,这古时是讲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生不出儿子,这夫家的脸色就难看了。整天给脸色看,这任谁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去,加上三姐有事总在闷在心里,这心情就更忧郁了。 都说女儿是娘亲贴心的小棉袄,女儿有事,一般都是和母亲说。老父黄思豪是个粗线条,说了也没有,可能还会赞同夫家的说法也说不定,当年杨氏连生了三个女儿,黄思豪也是同样脸色难看,直到生了黄来福这个儿子后,杨氏才咸鱼翻身,扬眉吐气。 有时三姐回到家中悄悄地向杨氏诉苦,不过杨氏也没有法子,这种事情,在整个大明朝都是一样的。而以前黄来福知道这个事后,也没往心里去。不过现在的黄来福可就不一样了,在后世,他本来就比较注重亲情,来到大明朝后,现在他的精神寄托,他的根就是在这个家,自然会比较关注这个家中成员的命运感受。 他是决定要管,帮帮三姐,只是如何帮呢? 劝说三姐的夫家,生男生女都是一个样?在大明朝,这套说话是行不通的。 劝说三姐的夫家,生女比生男好?这不是在大唐朝,唐玄宗宠溺杨贵妃的时代。 用自己的拳头,向三姐夫家展示娘家人的强横,强力要求他们善待三姐?似乎……有点可行。 不管怎么说,三姐的事自己帮定了,至于用什么方法,慢慢盘算不急。 黄来福正想着,忽听旁边有两个唯唯诺诺的声音:“少……少爷……”

上一篇   第1章 附身边军

下一篇   第3章 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