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晋商、大气魄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0章 晋商、大气魄

第20章 晋商、大气魄() 在千户宅内吃过午饭后,黄来福就回到了大田庄内。 他将书房紧关上,对着电脑在纸上写着什么。这是黄来福将电脑中一些重要资料摘录下来,存在一些纸面上。电脑的使用总是有年限的,趁现在电脑情况良好,将里面有用的东西用文字保存下来,也是未雨绸缪的意思。 里面那些科技类的知识倒好些,黄来福直接就这样记载。而关于大明或世界历史上一些重要事件,黄来福则多了个心眼,用英语记录。 不说此时大明内没人认识英语,不说此时大明外也是流行西班牙语,就是此时的英国人,认不认识后世的英语,也是个问题。和汉语不同,这英语传到后世后,改变可大了。就这个时代的英国人,见到后世的英语,怕也要大眼瞪小眼。不过这也最大地保证了黄来福的安全问题。 记录了一会儿,黄来福喝了口热茶,虽说小时候学过毛笔字,有空时,也会练练书法,但在后世用惯了硬笔,用惯了键盘,这毛笔,现在用着总有些别扭的感觉。 正准备继续记录,这时听到杨小驴在门外轻声道:“少爷,少爷,有人求见。” 黄来福扬声道:“是谁求见。” 杨小驴道:“好象是个外地的商客,他已经递进了名刺,还有礼单,我已经让他在厅外等候了,少爷要不要出去会会他?” “商客?”黄来福沉吟了一下,他的大水车已经全部制作完毕了,可想而知,明年的五寨堡农业将会很不一样。农业放心了,黄来福已经有了和商人联系,在五寨堡内搞工商的念头。不过此时五寨堡内的那些小商客他可看不上眼,他需要的是那种有雄厚实力,有雄厚野心冲劲的商人来合作。 此时没事,见见也好,他扬声道:“你将名刺和礼单从门下塞进来,让我看看。” 杨小驴应了一声,从门下塞进了一张名刺和礼单,黄来福接过了。这明朝的名刺就和后世流行的名片一样,在官场、文人和商人中广为流行。谁出门要是没个名刺,都不好意思见人。 名刺制作还是很精致的,黄来福打开一眼,粮商渠源锐?晋商中的祁县渠家? 提起晋商,在后世那可是鼎鼎大名。明时,晋商就享有盛誉,他们通过经营边防军需物资起家,积累了大量资本,势力经久不衰。有“平阳、泽、潞富豪甲天下,非数十万不称富”之说。特别是后世晋商的票号,更是汇通天下。 明末晋商中曾有一部分人和后金勾结,不过显然此时这个事情还未发生。 而这祁县渠氏,好象有点印象……黄来福查起电脑来,这种明清时商业人物资料,他电脑中自然多得是。 查到了,看来这祁县渠氏在后世也是晋商中有名的人物,以票号“三晋源”汇通天下,资财雄厚,清季有资产达三四百万两银子。不过此时和众多的西商一样,渠氏只经营一些边镇军将的粮食,布匹,草料,还是众多西商中不起眼的一家,决对想不到后世自己家业的辉煌。 虽说此时渠氏不特别突出,但这是个潜力股,可以长期持有经营。 再看看渠源锐送来的礼单,好家伙,上面各种礼物加起来价值差不多超过20两,让黄来福不由暗道这些西商们的财大气粗,就是在后世,求个见面随便送上一万多块的礼物,也不是每个人都拿得出手的。 而黄来福在这一个多月时间付庄丁们和军匠们的月粮伙食,加制作各种水车的成本,已经是花了快近百两的银子,真是花钱如流水。看来父亲黄思豪给自己的200两银子,远远不能支持多久,自己需要赶快找财源了。恰好瞌睡就来个枕头,财神爷上门了,可不能往外推。 想到这里,黄来福扬声道:“小驴,你到厅上好生招待那位商客,我马上就出去会他。” 杨小驴应了一声,去了。 黄来福整理好记录的电脑资料,藏好电脑。出了书房到了客厅上,只见一个年轻的商人闻声站了起来,这人大约二十来岁,眼神中颇为的精明,有一股精干的味道。 眼看黄来福出来,那商人不敢怠慢,忙上前拱手作揖:“小的渠源锐见过黄来福少爷,匆忙打扰,还请黄少爷恕罪。” 黄来福笑道:“渠掌柜多礼了,请坐吧。” 渠源锐谢了一声,在椅中坐下了,他偷眼打量黄来福,见黄来福虽然看上去比自己还年轻,但眼中的精明之色却不输于自己的父辈,不由心下暗暗称奇。 黄来福让下人奉了茶,道:“不知渠掌柜来,有什么要事?” 渠源锐道:“不瞒大少,小的在路上见到大少的大水车及畜力水车等物,心生仰慕,便特来拜会。” 黄来福心中道:“我又不是美女,仰慕什么。”他微笑道:“渠掌柜过奖了,区区奇技淫巧罢了。” 渠源锐试探道:“大少田园内有了这些水车利器后,无缺水之忧,想必明年必定会大丰收吧。” 黄来福立时明白了这个年轻商人的来意,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这也是自己想要的。他微笑地喝了口茶,漫不经心地道:“以我黄家现在拥有的万亩良田来看,想必明年产粮数万石没有问题吧。” 渠源锐脸上现出喜色,道:“五寨堡地广人稀,荒地众多,大少又解决了用水问题,如再开垦田地数万亩,那五寨堡以后将成为晋西北的粮仓,大少名利双收就在眼前,小人要先行向大少道贺了。” 黄来福扬声大笑:“数万亩?渠掌柜,你可太小瞧我了。知道五寨堡现在可耕种土地多少吗?近60万亩。可放牧的地方多少吗?近50万亩。以前没有办法,但现在来福有信心将他们全变成良田,变成牧场。” “渠掌柜想想,到时五寨堡每年可产粮数十万石,甚至上百万石,每年还可养牧肥猪10万头,牛羊数万只。我有信心,单单我一个五寨堡,就可以满足山西,大同,延绥三镇二十万将士大部衣食所需!” 渠源锐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黄来福的气魄让他无法想象。真看不出来这才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以前还背负着纨绔子弟,粗陋无名的名声。 同时渠源锐心中有一个声音在狂喊,难道这就是上午自己所感觉在五寨堡的发展机会? 和众多的西商一样,渠家也是靠经营九边军镇卫所的军需物资营生。他们不断向边镇将士们贩运粮食、马匹、食盐、草料等物质,他们既是盐商,而同时又是粮商。他们既是食盐的运转者,同时又是边地官军粮饷的供应者。 不过相比以前,现在西商普遍感觉生意难做,因为现在北方普遍欠收,民众家中无粮。以前的北方粮源重地晋中,关中,汉中一带自己都是自己缺粮,又哪有粮往边镇上运?只得千里迢迢从江南一带转运,这样在路上的耗费真是惊人,到自己手中利润已是无几。 利润减少,这还是其一。其二,由于江南商业发达,民众为了谋利,多种植一些经济性作物,导致粮食产量减少,粮食变成供不应求,多由江南百姓自己消耗了,粮源是越来越少。 所以现在西商们都在如饥似渴地寻找新的粮源,这其中竟争真是非常激烈,渠家也不例外。不过很多粮源都被一些大粮商垄断,渠家想从别人口中夺食,谈何容易。 不过现在机会却来了,如果五寨堡真如黄来福所说的那样,那真是一个天上倒下来的金蛋啊。 现在边镇的粮价是一天天的上涨,英宗正统年间一两银子还可买米4石,现在甚至连一两银子都买不到一石米,这粮食中的利润真是非常丰厚。 按黄来福所说的五寨堡如果一年产粮数十万石,自己坐收余粮出售,一年就可轻松赚得白银数万两,甚至十数万两。再加上黄来福所说的还有无数猪,牛,羊等物出售,这里再转手一笔,又可赚多少? 加上五寨堡附近就是山西镇,大同镇,延绥镇三镇,不似那些千里迢迢从江南转运的粮商,单只这路上减少的损耗,一年可以节省粮钱多少,这都是自家赚的。 盘算到这里,再想到家中父兄对自己的轻视,自己一直想证明给他们看,自己并不比他们差,现在机会来了……渠源锐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道:“小的愿为大少效犬马之劳,只请大少给小的这次报效机会。” 怪不得渠源锐这么失态,这个金饼实在是太诱人了,自己如不抓住的话,被别人抢走,那就后悔莫及了。再说,自己仔细分析一下,黄来福说的前景至少有七成实现的把握。 他在路上就详细观察过黄来福的河边大水车,井灌畜力水车,手压机井,得出结论,就算明年北方仍是大旱,五寨堡单靠这些引水工具,每亩的田地产粮也可稳定在一石至二石之间。如再开垦数十万亩土地,整个五寨堡可产粮数十万石并不是空话。 这么难得的机会,不要说七成把握,就是三成把握,自己也不会放过。

上一篇   第19章 行商

下一篇   第21章 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