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议和闹剧、大军进朝鲜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53章 议和闹剧、大军进朝鲜

第153章 议和闹剧、大军进朝鲜 说起来,这沈惟敬倒是个奇怪的人物,八月大明决定出兵朝鲜后,当时明廷要探问日方的真实意图到底如何。只是当时兵部尚书石星对日方并不了解,手下也没有相关的人才。 因为石星纳了浙人李茂之女为妾。李茂有一个同乡好友便是这沈惟敬。沈惟敬,嘉兴人,相貌丑陋,本一市井无赖,然而他有一张利嘴,任何事都能说得个天花乱坠。沈惟敬由于不务正业,年到中年,还是到处游荡,最后游荡到了北京,整日在北京的各个窑子里厮混,并与窑子里的大茶壶叫做郑四的交为好友。 郑四曾经在日本对马岛住过很多年,他将在日本所闻所见一一说给沈惟敬听,沈惟敬记在心头,又向由郑四学了一些日本话,便到处以日本通自诩。 这时兵部尚书石星正着急想寻找一位通悉日情的人,刚好李茂记得自己这位同乡好友是一个日本通,便将他引见给了石星。见了兵部尚书石星后,沈惟敬大喜,更是加油添醋地说起一些所谓日本之事。石星也是大喜,认定沈惟敬确是一个日本通,就授他以游击将军之衔,赴朝与日方交涉。 沈惟敬确是嘴利,万历二十年八月,他首先到朝鲜义州,说动了在这里避难的朝鲜国王李昖。九月,他又到平壤城,与小西行长谈判。当时小西行长为了给明使一个下马威,以军士列队城外,手持利刃,全副武装,然而沈惟敬面不改色,从容进城。 他的胆色,连小西行长都非常钦佩:“阁下在白刃之中颜色不变,如此胆色,日本国内亦未曾见识。” 万历二十年十一月时,沈惟敬又来到朝鲜,与小西行长谈判。小西行长要求以朝鲜大同江为界,沈惟敬一口答应,然而宋应昌却是一口拒绝。沈惟敬不死心,一直磨着宋应昌。他今日前来,却是听说李如松己是准备出兵,便匆忙而来,担心两国兵火一起,会破坏他的和谈计划。 此时,他又是站在军营中口沫横飞,言道不必出动刀兵,他一个人出马,就能让日本人退兵。不说李如松和宋应昌二人听得发呆,就是营中的众将,也是个个听得目瞪口呆。 黄来福也是好奇地看着他,从史书上,黄来福知道这个人,达成了外交史上最为荒唐的“鸡同鸭讲”协议。他一个人,同时欺骗了大明和日本两方,也算是一个奇迹。 黄来福仔细打量他,见他年不到四十,个子不高,偏向瘦小。身着丝绸衣裳,一张嘴有若悬河,象商人,象混混,就是没一点游击将军的气度。 因为沈惟敬是兵部尚书石星的特使,所以李如松才勉强忍住气,一直听他说得口干舌燥,他哼了一声,道:“你说倭人有意休战议和?倭将小西行长又如何说?” 沈惟敬道:“倭将小西行长言道,日朝两国,可以大同江为界,如此,两国休兵交好,天朝也不用再劳师费饷,可说是两全其美。” 李如松大怒,道:“你可知大同江在何处?你是在擅通倭人么?” 旁顾左右,就要将沈惟敬推出斩首,沈惟敬吓得魂飞魄散,连连跪地求饶。 黄来福心中一动,按在这个时候,宋应昌麾下的行军参谋李应试,就应该出来阻挡献计,然而此时却见不到一个人影。 黄来福出声道:“提督大人且慢。” 众人都是疑惑地看向黄来福。黄来福走到李如松身旁,低语道:“暂不杀沈惟敬,可将计就计,阳遣维敬通款,阴出奇兵袭敌。此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 李如松缓缓点头,又与宋应昌耳语。宋应昌也是非常赞成,当下他吩咐手下侍从将沈惟敬打入大牢,慢慢处置。沈惟敬逃回一条命,早己全身虚软,只是感激地看了黄来福一眼,就被众侍卫拖拽去了。 虽是有了沈惟敬这个插曲,然而大军出兵计划不变,当天下午,四万精锐明军,在李如松及宋应昌率领下,浩浩荡荡往东边的朝鲜国而去。 数万明军,经过通远堡,经过定辽右卫等地,蜿蜒如一条长蛇般。最后大军跨过了鸭绿江,来到了朝鲜国境内。 朝鲜国王李昖亲自在江边迎接大军的到来,在这一刻,他落泪了,天朝真的派大军来救援他了。只有朝鲜大臣柳成龙却是皱起眉头,他认为明军太少,此时在朝日军有近二十万人。就算这四万明军再勇,怕也是无济于事。不过他不敢说什么,只是一声叹息。 明军到了义州时,正好这天是除夕夜,朝鲜国受大明影响极深,众多的民俗,和大明如一。这天里,宋应昌与朝鲜国王李昖一起,犒劳入朝大军。吃饺子,点灯以辞旧岁,迎新年等。 黄来福的数千山西兵,还找到了一个唱蒲州梆子的戏班,找回了一些家乡的感觉。 由于己经到了异国,所以黄来福动了逛街的心思,不过触目所见,就是朝鲜国的贫穷。眼下的义州,己经算是朝鲜国王李昖的盘踞之地,不过城墙高不过八尺,都是用乱石简单的堆砌。城内街道民居错杂,举目所见,都是些低小的草房,各门前都是污秽无比,显然朝鲜人的卫生习惯很不堪。 处处是穷山恶水,荒陋的城镇小村,穷苦之极的国民。无论是当时的生活水准,还是房屋建筑,还是城镇规划,朝鲜国与大明相比,都是一个天一个地啊。 怪不得朝鲜国上下都对对面的大明城镇羡慕无比,能偷渡的,就尽量偷渡。随便一个朝鲜文人到大明边地小镇旅游,回来都是称赞:“……繁华富丽,虽到皇京想不更加,不意中国之若是其盛也。左右市廛连互辉耀,比雕窗绮户,画栋朱栏,碧榜金匾,所居物皆内地奇货也……” 黄来福却是突然心情很坏,如此穷苦的国家,自己当时还想让朝鲜国代偿平乱军费,现在这个情形,如果让他们来让代偿军费,就是还个两百年,也还不起啊,看来只能指望日本人了。 唯一让黄来福有点异国游乐趣的就是朝鲜人的服饰了,虽说他们受中原文化影响深刻,但还是有点不同的。朝鲜成年男子每人头顶上都带一顶大檐帽,因身份不同,帽子的质料,形状不太一样。还有女人穿的大裙子,也有点特色。只不过朝鲜女人漂亮的还是少了点,多为又矮又肥,让人提不起兴趣。 第二天是正月初一,大明的元旦日,这天,大明各地都要放爆竹,舞狮子,耍龙灯,逛花市等,以庆贺元旦。不过这天,大军却要出发了。宋应昌留了下来,在义州城内调度粮草缁重等,李如松领着大军,继续前进。 一路而去,由于明军中有着大量的火炮战车,加上朝鲜国内路况不佳,又加之天寒地冻的,所以大军行进速度不快。 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初四,公元1593年2月4日。 这天是立春日,李如松带着数万大军抵达了肃宁馆,此处离平壤城约有八十里的路程。 由于黄来福的计策成功,在李如松的授意下,沈惟敬派人向小西行长通告,言其大明同意和谈,让小西行长派人前来相迎。小西行长却以为大明是要封使,就派遣牙将二十三人前来领赏。 当时李如松正在肃宁馆内对黄来福等众将道:“今日是正月初四,下午我军将会向顺安城开拔,到了顺安城休整一天,初六到平壤城下。” 他又道:“昨日经略托人言,毒火箭,神火箭等火器不日就可送到军中,到时我军威势更甚。” 众将听得正高兴,忽听外面大营喊杀冲天,李如松派人一问,不由大怒。原来是日使来后,部将李宁见后,不发一言,带着部下举刀就砍,日人被杀十五人,七人逃走,生擒一人。 自己计划被李宁破坏,李如松大怒,当下要将李宁推出斩首。众将都是跪下求情,李如松才放过他,不过还是重责他五十军棍,以儆效尤!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李如松却是长叹了口气,日使被杀,看来原先的计划,是行不通了。 与此同时,在几十里外的平壤城墙上,一个锦衣中年武士,迎对寒风,正静静地看着远方的什么,神情间,很有些忧虑。他的身后,站着百余的亲信武士,正以崇敬的眼神看着他。 这个中年武士,就是侵朝第一军军团长小西行长。小西行长是丰臣秀吉的亲信,信奉西洋兰学,在当时的日军将领中,是比较出奇的一位。 此时的他,正在担忧着那二十位日使,能不能顺利迎回唐使,并得到赏赐。 “唉,唐人……” 想起大明己经出兵,小西行长内心中就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中原国家,千百年来,对他们这些岛民的心理压迫力太大了,就算日本取得了一时的胜利,以后呢,能打赢吗?没人敢保证。 真是一场豪赌啊,这场战争。 现在小西行长最担忧的是,由于援军被朝鲜水军阻隔,现在平壤城内可说是兵疲粮少,如果大明来攻,后果不堪设想。小西行长迫切地希望与大明议和,这样,有了喘息的机会,又可得到大同江以南的庆尚,全罗,忠清,京畿等道,然后伺机而动,随时可攻入朝鲜北方及大唐之地。 正在他想得出神的时候,忽然,城墙上传来惊叫声:“使者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