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平壤攻防布置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54章 平壤攻防布置

第154章 平壤攻防布置 由于这次的意外之事,明军用计己经失败,剩下的,唯有强攻了。 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初六,李如松、黄来福等人离开肃宁馆,率着数万大军抵达平壤城外。 从平壤城头看下去,大军黑压压的一片,刀枪如林,杀气如虹。看得城头的小西行长等日军兵将吃惊不己,暗慑于明军的军容之盛。 寒风仍是刻骨,飘着一些雪花,在大军的前面,一面“李”字大旗下,李如松只是策马望着眼前的平壤城,不知道在沉思些什么,特别是他的目光不时扫过平壤城北的牡丹峰。寒风掠过他沉稳的脸容,李如松仍是一动不动。 他身旁密密麻麻的满是黄来福、李如柏、李如梅、吴惟忠、杨元、张世爵、查大受、祖承训等披甲诸将,一时杰俊齐集。 望着身前身后的大军,李如梅豪情满腔,对李如松道:“提督大人,此刻我天兵威压平壤,此城势在必得!” 李如松对几个弟弟管教甚严,平时在军中,都是以军职相称。 听了李如梅的话,各将也都是豪气勃发,纷纷附合。只有黄来福凝视着平壤城头,回忆着历史上平壤之战的细节。 李如松神情不变,只是微微点头,道:“倭人也是劲敌,我等不可掉以轻心。” 诸将都是应是。 而在平壤城头上,小西行长也是神情凝重地对身旁的大村纯忠,远藤又次郎,如藤安等日军将领道:“唐人来者不善,诸君需有必死之志。” 大村纯忠,远藤有次郎,如藤安等人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在七月时,他们轻易地击败祖承训的数千明军,便以为唐人不过如此,此时见了真正的明军精锐,才知道以前自己错得厉害。 察看过平壤城的情况后,李如松令大军扎下营盘,然后招集诸将议事。 说实在,黄来福对于攻打坚城,还是有些心理阴影的,宁夏之战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在宁夏城下,自己的精兵对坚城无能为力,徒劳死伤。这次自己的军队,不知又会阵亡多少。 不过和黄来福不同,五寨堡军队从军官到士兵,倒是人人踊跃,一边扎营,一边都在谈论着攻城后,自己可以斩首多少,特别是杨小驴,更是兴奋地搽着手。 应李如松之令,黄来福带着杨小驴,还有几个家丁们,来到李如松的帅帐中。帅帐戒备森严,到处是巡防的士兵们,不时传出刁斗报时的声音。 来到辕门外,杨小驴等人在外相候,黄来福进入帅帐中。宽大的帅帐内,诸将早己是济济一堂,个个身上披着厚重的甲胄,一片铁光之色。见黄来福进来,各色人等的眼光都向他投来。 见黄来福进来,李如松对他微微地点了点头,眼光扫过案桌旁的铜刻漏。李如松虽然赏识黄来福,不过他治军极严,在传下命令后,各将若没在规定的时间内前来报道,就要受到责罚。好在黄来福准时到了。 诸将到齐,便开始议事,一张巨大的案桌之上,铺着一张平壤城的地图,这是朝鲜国方面提供的。除此之外,还有李如松自制的一张地图,上用红黑两色绘制,敌我情况一目了然。这张地图,以探马每个时辰回报的情况修正。 根据朝方提供的情报,还有自己探马回报。平壤城易守难攻,东面有大同江,并有大同、长庆二门。南面有芦门、含毯二门。西北面临山,又有普通、七星二门。北面有密台门,不远处还有高耸的牡丹峰,地形险要。 在日军的布置中,约有两万人驻守平壤城,城的四周还修有大批的土堡,形成外围。城北边的牡丹峰上,由于地势险峻,估计驻有日军两千人,与平壤城形成倚角之势,易守难攻。 在介绍过敌我情况后,李如松严肃地道:“依平壤敌情,我军定在初八日攻城,现兵马布置如下!” 他提高声音道:“吴惟忠何在?” 浙江游击吴惟忠稳步上前,抱拳施礼道:“末将在!” 李如松道:“初八日晨,你领南兵三千,立时攻打牡丹峰之地!” 吴惟忠毫不犹豫地大声道:“末将领命!” 各将都是用佩服的眼神看着吴惟忠,包含黄来福在内。只要看过牡丹峰之地,各人就知道,想攻克这里,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牡丹峰居高临下,地势险要,日军又在这里设置了大量的火枪弓箭,攻战的难度可想而知。不过吴惟忠不愧是戚家军中的老将,戚继光的部下,面对将要到来的恶战,还是面不改色。 李如松嘉许地看了吴惟忠一眼,又提高声音道:“中军指挥杨元,右军指挥张世爵何在?” 统领中军的蓟镇都督佥事杨元,统领右军的辽东副将张世爵,二人忙上前道:“末将在!” “你二人各率军一万,攻打城西七星门!” 二人大声道:“末将领命!” “中军指挥李如柏,参将李芳春何在?” 二人也是上前道:“末将在!” “你二人共领军一万,攻打城北普通门!” “末将领命!” “以上三万人马,为此战我军攻战主力,此外……” 李如松又道:“祖承训,李镒何在!” 辽东副总兵祖承训,朝鲜国备边使李镒忙出列道:“末将在!” 李如松道:“李镒,你领朝军三千。祖承训,你领兵一千,换上朝鲜军服,藏甲于内,一起攻打南芦门。待攻城之时,祖承训你随李溢部掩杀城下,突然显露我军旗帜,定可杀倭人一个措手不及!” 二人同样领了军令。 最后是神机营参将骆尚志,率南军精锐两千,攻打南城含毯门。 此外是黄来福率部陪在李如松身旁,作为各军的预备队。到时李如松还将亲自督战,务求必克! 至于众将疑惑,为什么此次明军主力只是攻打平壤城的南、西、北三个方向,而不攻打东面呢? 李如松解释道:“兵法有云:归师勿遏,围城必阙!我军主攻平壤城西北南三面,而弛围东面,使其无固守之志。可于城东二门沿江处多设火炮,待倭人败退后渡江时,以炮火击之!” 众将叹服,而这个决定,也是李如松吸取了宁夏之战的教训,事后证明了他这个做法的明智。 李如松指挥若定,气定神闲,一道道军令如流水般分派下去,各将都是大声领命。此时朝鲜国大臣柳成龙也是侍立在旁,听李如松这样布置,他又喜又忧,喜的是李如松指挥周全,光复城池有望,忧的是…… 他对李如松道:“李提督,小臣有一言,不知敢讲不敢讲!” 李如松淡淡道:“你说。” 柳成龙施礼道:“天兵霹雳雷霆,倭人定是望风丧胆,只可怜我平壤城内尚多朝鲜臣民,只恐兵火到处,玉石俱焚,小国百姓死伤者众,还望李提督怜惜。” 李如松不耐烦地道:“你事好解决,柳成龙,你可自制一面大旗,用谚文上书:朝鲜军民自投旗下者免死。即可。” 当时朝鲜国士大夫、贵族等人皆以说汉语,写汉字为荣。不过普通的朝鲜国百姓,还是说朝语,并书写世宗创立的谚文,为当时普通朝鲜百姓的文字。 柳成龙大喜,道:“多谢提督大人,小臣代平壤城民众谢过大人了。” 最后李如松厉声道:“攻城之时,各将务必全力以赴,有畏缩不前者,定斩不饶!” 各将都是抱拳轰然响应,帐内一片衣甲之声。众人明白李如松的手段,并不是随便说说而以,如不认真攻城,李如松真会将他们当场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在李如松布置的时候,在平壤城内,却是一片的死气沉沉,恐慌的气氛蔓延。 平壤城行辕内,小西行长身上穿着包铁铠甲,上头戴着前立桃形盔,铠甲外面套着红色的阵羽织,只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地图。 在他的下首,远藤又次郎和大村纯忠二将同样一左一右跪坐一旁。二人头顶牛角盔甲,一副标准的日本战国时代武将打扮。此外还有一些部将武士们环立在旁。 身为第一军团的副将,远藤又次郎年近五十,头发花白,神情阴鸷。他是日军中有名的使用铁炮高手,在日本内战时期,远藤又次郎奉命去袭杀家亲,只用了一颗铅丸便瓦解了一万五千人的攻势。 而大村纯忠,这人也是日本战国时代的另类。与小西行长一样,他也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喜好西洋兰学,成为了日本有史以来第一个天主教大名,还力促长崎开港,派遣天正少年遣欧使团等,也是一时之奇。 不过他的相貌让人大跌眼镜,又矮又小,怕身高只有一米五。厚重的甲胄穿在他的身上,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行辕内一片压抑,小西行长默默想着,由于朝鲜国水军的阻截,国内的给养迟迟不到,城内的粮食不多了,很多士卒生病,士兵们的厌战情绪大,加上唐人大军压境,士卒们就更是恐慌。 不过自己身为关白大人的亲信,自己第一军团也是入朝大军中精锐的精锐,虽是种种情况不利,但自己不能放弃。想到这里,小西行长眼中透出了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