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三百门大炮、平壤血战(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55章 三百门大炮、平壤血战(2)

第155章 三百门大炮、平壤血战(2) 震耳欲聋的炮响声不断,无数的铅弹、铁砂、石块,不时横扫在平壤城西头。 火光烟雾冲天,在明军猛烈的炮火攻击下,城头日军伤亡惨重。而且日军没见到什么大炮,所以他们不论是将领还是士兵,都没有应对火炮的经验,不会躲避炮弹。只是傻头傻脑的挨炸,或是抱头鼠窜,哭嚎着不知该如何应对。 说实在,此时的明军火炮,就类似一种大号的霰弹枪,一炮打出去,就是一片铁砂弹幕笼罩方圆之地。被铁砂扫中,就是一片肢体横飞的血雾。三百多门火炮一齐射击,那威力可想而知。 才一轮炮击后,平壤城西之地,就到处是血肉模糊的日军尸体。死伤日军流出来的血,很快又被寒冷的天气冻住,在城头上形成一片血色的冰河。还有那些被击倒燃烧的各色日军家纹旗。 小西行长也差点被一个如拳头般大小的炮铅弹扫中,吓得他全身胆战,心下冰冷。没想到唐人火炮的威力这么大,难道自己事先了解的唐人情报都是假的? 不过说实在,除了乱叫乱喊外,就连小西行长在内,都不知该如何付对城外的明军火炮,加上日本人骨子里的一根筋,第一军团的日军士兵们,也确实是非常强悍,就算死伤再多,还是在各旗本武士的指挥下,嚎叫着冲上城头各处防守,继续成为明军大炮的活靶子。 事后明军随军医士记载:“每落炮一发,倭兵死伤者众,然毫不在意,仍蚁聚而突之,直至中炮仆地乃止。” 佛郎机火炮装有瞄准具,配有准星,照门,炮耳等。火炮置于战车座架时,炮身可左右旋转,调整射击角度范围。城下明军在第一轮炮击后,有些火炮打偏了,在炮手们的调整下,城下的火炮战车,又开始了第二轮的炮击。 …… 打完一轮又一轮,一直打完了所有的配装子铳,明军火炮们才停了下来。炮击结束时,城头己是日军尸体遍地,加上缺胳膊断腿的日军伤者的哭嚎声,有如地狱一般。 这个时候,小西行长连死的心都有了。明军大炮威力这么大,发射时间距离这么短,自己手下的将士们,还如何与他们作战? 他不知道的是,在明军炮击时,日将大友义统曾率领一支部队来增援小西行长,结果还没到平壤城时,就被明军震天动地的炮声吓了回去了,不战而退。 好容易,明军地狱一般的炮火停止了,小西行长略略统计了一下城头的伤亡,不由吐血三升。仅城西北数门城墙上的日军,在几轮炮击后,就死伤数百人,这仗还怎么打? 不过小西行长毕竟是第一军团的军团长,领军经验丰富,他知道明军肯定就要进攻了,勉强镇定下来,召集日军各将继续防守各城头城门,鼓舞士气等。 而日军虽然伤亡惨重,但很快的,在小西行长等高级或是中级军官的指挥下,他们就恢复了防守阵形。公正地说,不论是当时还是后世的日军,都有着极强的纪律性及服从性,确实是个非常强悍的对手。 “攻城!” 明军阵营中,李如松手一挥,立时中军位置的战鼓声擂响。随着各旗号飞扬,各路明军呐喊声有如天崩地裂般响起,他们依事先的布置,抬着战梯,潮水般地杀向平壤各门。城外的明军火炮们,也对城头进行压制性的射击。 各军攻击后,李如松也亲率五百家丁上前督阵,黄来福自然是率着一些家丁紧紧地跟在他的身旁。至于他的三千人马,还是停在城外不动,随时作为各门的预备队。 攻打平壤城西面七星门的是蓟镇都督佥事杨元,和辽东副将张世爵率领的两万人,眼见这些人马滚滚地冲到城下,纷纷竖起了战梯。一时间,数百架战梯架上了平壤城头,如蚁般的明军向城上攀去。很多明军眼中都是火红,只要攻上城头,就有五千两银子啊。 小西行长抽出武士刀,对着城外大吼道:“射击,铁炮队射击。” 在他身旁,早有一千多人,矮小又精悍,身披轻胴的日军铁炮足轻,排成整齐的三列。听小西行长这样一喝,立时城头伸出一片黑乎乎的铁管。 “砰砰砰砰。” 铁管冒出一片片刺眼的火光烟雾,如爆豆般的声音响个不绝。 立时一片惨叫,正在战梯上爬的明军士兵们,纷纷中弹,身上冒出血雾,摔倒下去。 “再射击。” 日军铁炮足轻第二列又上前射击。 “砰砰砰砰。”声又是不绝。 又是一片的明军惨叫声。 等第二列放完后,日军铁炮足轻第三列又上前。而先前两列放完的日军铁炮足轻又赶忙装药。日军的“三段射击法”确实高明,一列射击后,另两列填弹引火。每一击之间不过几秒的间隔,轮番射击,威力巨大。 小西行长的部下铃木重秀还发明出“铁炮狙击法”,一杆火枪由四个人使用,在射手左边,右边,后面各设一人。每击一发后,左边的人填入子弹,右边的人填入火药,后面的负责点火,每一击之间距离时间更短。他们这一队铁炮足轻,虽然只有一列人,但射击的威力,却是不少于那三列日军铁炮足轻。 加上日本人工作认真,他们军中使用的火枪质量确实好,完全没有炸膛的危险,完全可以紧贴脸边,放心瞄准使用。 一千多只火枪,连继发射,这样的威力是巨大的,战梯上的明军,纷纷被火枪射中,惨叫倒地。 杨元部的一个明军千总,只是骂了句:“将士们不用怕,倭人的火铳只能放一次,乘这个机会大家登上城去……”就被日军一个火枪手一枪打入头盔,摔倒在城下,生死不明。 日军火枪这么猛,这是出乎登城明军的意料之外的。不止这些,日军还有大批的弓箭手,不住地向城下射箭。日军密密麻麻的竹矛手,还在箭垛旁,不住地向攀近城头的明军乱刺。还有很多日军,向城下倾倒煮沸的大锅热水,又投掷巨石,滚木等。 好容易冲上城头的明军士兵,面对的是那些日军武士,特别是那些旗本,黑衣母众,赤衣母众等人,这些人人数少,但作战时疯狂不要命。他们手持锋利的武士刀,口中哇哇叫着,矮壮的身子一冲一跳,手中的武士刀直劈下来,没有几个明军抵达得住。 这个是战斗意志非常坚定,比蒙古人凶悍数倍的对手。 战斗如此残酷,就算攻打七星门的是辽东,蓟镇两镇抽调出来的精兵,但他们也动摇了,纷纷从城头战梯上败退下来。正在这时,李如松带领家丁们及黄来福等人巡视到这,二话没说,斩杀了两位后退的千总。 他冷冷道:“敢后退者,格杀勿论!” 看着这一切,退下来的明军将士们惊恐了,为了不被李如松斩了,他们只能去斩日本人了。 于是战斗又开始了。 不过此次攻打七星门的明军吸取了教训,杨元和张世爵商议了一下,经过李如松的同意,调来了一批福建的藤牌兵,让他们用高高的藤牌掩护,然后军中的明军弓箭手借着他们盾牌的掩护,挡住日军火铳的射击。慢慢地逼到城下,向城头射箭,以压制日军的铁炮。 明军擅长使用火箭,就是普通的弓箭大多使用火药助推。此时数千明军弓箭手,在藤牌的掩护,一齐弯弓搭箭,向城头射去。箭杆上的药捻哧哧声响成一片,只见明军阵地白烟弥漫,无数利箭带着一股淡淡的烟雾或是长长的焰尾,不断飞向城头。 火药助推的箭矢产生了强大的冲击力,威力可破重甲,除了躲避外,任何阻挡都无用。一时间,城头的日军纷纷惨叫,很多人还被射得像刺猬一般。 乘这个机会,七星门外的明军又开始进攻,此时他们己经摸出了一套规律,就是城下弓箭手放箭掩护,登城的步兵们则是持牌拿刀进攻。不过日军在小西行长的督阵下,仍是拼命抵抗,滚石如雨般打下来,铁炮也是不停地射击,战事又激烈残酷起来。 七星门城外,杨元和张世爵二人都是大吼大叫着,指挥部下进攻。李如松则是静静地看着,不发一言,黄来福也是看着城头,暗惊战事的残酷,日军的顽固。 他心想,如果是自己的五寨堡军队来攻城,除了付出沉重的死伤外,怕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有他身旁的杨小驴满脸的兴奋之色。 不过黄来福很快看出,明军弓箭手们的臂力是有限的,射了几箭就没有力气了,对城头日军的压制远远不够。辽东,蓟镇两镇士兵,大多用三眼铳,射程不足,靠得太近的话,滚石如雨,怕又会死伤惨重,虎蹲炮也是如此。而远处的大将军炮,由于现在日军明军混战在一起,如果开炮的话,会打到自己的人。 杨元和张世爵着急地对李如松道:“提督大人,倭人火铳太烈,我军将士,伤亡惨重啊。” 李如松猛地对黄来福道:“黄将军,速调你的火器队来压制倭人铳矢。” 黄来福大声应道:“末将领命。”

下一篇   第156章 火铳对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