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火铳对射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56章 火铳对射

第156章 火铳对射 除了三百家丁外,黄来福带来的三千战兵中,至少有一千五百人是火铳手。 很快,身上斜背着沉重火药罐及铅弹火药包的五寨堡火铳手们,被黄来福快速地拉到七星门外,分为三列,集中轰击门外某一段城墙。 当然,他们轰击时,是处于福建藤牌手的掩护下。黄来福估计城上日军火铳手的射程与自己的火铳手差不多,都是七十步左右。不防护一下,这么密集的阵形,只会被躲藏在城墙后的日军铁炮手当作活靶子。面对面打靶的作战方式,无论是现在的黄来福,还是他的军队们,都没有这个心理准备。 “射击!” 黄来福一声令下。 顿时“轰轰轰轰……啪啪啪啪……”声响成一片。 现在的五寨堡军队中,己经配有了五百门大抬枪----也就是重型滑膛枪。大抬枪的威力是巨大的,射程又远。当第一列撘着三角支架的五百大抬枪喷出一道道灼热的火光时,立时城头的日军一片惨叫。只要被打中者,身上无不是现出巨大的血洞。 五百门大抬枪射完,五寨堡军队前面,己是一片刺鼻的白烟弥漫。 很快,第二列五百名五寨堡鸟铳手又是上前,对准城头齐轰。 第二列轰完,又是第三列。 等第三列轰完,第一列火铳手己是装填子药完毕,又是上前射击。 这样连继不断,震耳欲聋的火铳声始终不断。经过几年严格之极的训练,现在的五寨堡火铳手们,对于装填子药,己是快速熟练之极。 在五寨堡军队火铳手的猛列打击下,城上的日军不由一片混乱,铁炮手向下射击的火力大减。 五寨堡火铳如此之利,杨元和张世爵等辽东及蓟镇官兵们也是看得惊叹不己,不过他们顾不得多想,趁着这个当口,组织军队,又再次向上竖起云梯,蚁附攻城。 守城日军的弓箭手、铁炮轻足,在各自军官们的狂吼下,又连忙向下射击。不过他们如果只顾射击登城明军的话,就会遭到城下明军弓箭手及五寨堡火铳手的严厉打击。如果他们回击城下火铳手的话,明军又会乘机爬了上来。 眼看密密麻麻的明军不断地往城头爬来,弓箭手及铁炮手不足使用。小西行长不由急得大吼,心下也对明军的火铳手威力感到震惊,如果说自家炮不如人还好说,现在铁炮射击也不如人,就说不过去了。 好在他久经军伍,应变性强,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眼下最大的威胁就是那城下的火铳队。他直挺挺地挥着武士刀,指着城外大吼道:“长枪兵及武士们迎战登城唐人,铁炮队,集中射击城下的唐人铁炮手。” 一时之间,城上千余人的日军铁炮轻足们,与城下千五人的五寨堡军队火铳手对射个不停。 铳响声不断,城上城下一片的硝烟弥漫。这是五寨堡军队成军来,火铳们第一次遇到的旗鼓相当的对手,各人都不由打出火气与精神来。 在火铳威力方面,除了五寨堡军队的大抬枪外,余者鸟铳与日军铁炮,威力都差不多。 在防护负重方面,五寨堡鸟铳手身披铁甲,一股鸟铳铅子很难破甲。而日军铁炮足轻们,则是身披轻胴,只在胸口位置有一些铁叶,余者部位是皮革,防护性稍差。不过他们有厚实的城墙保护,而五寨堡鸟铳手们,则只是防护性稍差的藤牌掩护,这点上,双方差不多。 在负重方面,五寨堡鸟铳手除了身披铁甲外,他们的鸟铳重约十斤,此外他们身上还别着长刀一把,还有搠杖、铳套、铅子袋等物,可说是负重不小。 而日军铁炮足轻们身披轻胴,负重略轻,不过他们的铁炮重约12斤,身上背着的胴乱(一种金属筒)和弹筒带,装满了射击用的火药和弹丸。二者都是鼓鼓囊囊的,怕也是不轻。加上日本人矮小,却要背这么多东西,负重也算不轻。 总之,这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不论是日军铁炮手,还是五寨堡火铳手们,都是越战越兴奋。对手难得啊。 “奶奶的这些倭奴,将老子的头盔都打落了,等会吃老子一铳。” 原有和狼筅手张大三同一旗的鸟铳手王贵秀,经过几年的征战后,张大三升职为旗总,王贵秀同样也在不久前获得了旗总一职,领有官兵37人。 可能是他背上插的表明旗总身份的蓝旗比较显眼,城头不时有几杆日军火铳向他这个方位招呼。先前那一阵的日军火铳,更是将他头上戴的八瓣帽儿铁尖盔打落在地,让王贵秀愤怒不己。不过这一轮他己经打完了,所以只得退回去装弹,寻思着下一轮一定要找回场子。 王贵秀的身前身后,在城头日军的打击下,己经有一些的五寨堡鸟铳手受伤,不过由于有良好铁甲的保护,所以阵亡的人还比较少。 这个时代的火铳不比后世的步枪,被打中后,就是中处血肉模糊,非常揪动人心。不过王贵秀毫不畏惧,相反,却是觉得全身热血沸腾,这种徘徊在生死一线的生活,才是他渴望的。 他熟练而又快速地装填着子药,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城头日军的动向,几年下来,他己经如后世的电脑高手“盲打”一样,熟练得可以“盲装”了。 右手侧的火药罐中,己经预分有多等份的鸟铳火药,分放于各小竹管内。每竹管内,分装火药三钱。左手旁的铅子袋中,则放有上百个各约重三钱的铅子。 王贵秀完全不用看,似乎身上有第三只眼一般,他先从火药罐中取出一小管的火药,倒药入铳,用搠杖轻轻一送,火药到位。又从左袋中取出铅子一个,铅子己用一小块棉布包好,防止弹丸从铳口滑出,又用搠杖轻轻一送,铅子又是到位。 做完上面的一切后,王贵秀将鸟铳的火门打开,又从火药罐中取出一小管的火药,倾倒入鸟铳的火门内,轻轻一摇,火药己尽入火门内。王贵秀将火门关闭,先前的火绳己经燃尽,王贵秀又从身上的火绳袋取了一根火绳出来,微微一吹,火绳己是燃着,王贵秀将燃着的火绳安入龙头内。 这样,鸟铳一系列的装填子药工作己经完成。 鸟铳之所以打的准,打得远,越来越受到明军的欢迎,就在于不用考虑临时点燃火绳。而三眼铳之类的火器,在战斗时还需要用另一只手去点火绳,这样就妨碍了瞄准。而在边镇的明军之所以很多人使用三眼铳,而不考虑远准的问题,就是因为一些鸟铳的质量问题,让他们不能放心使用。这在五寨堡军队中,这个问题当然不存在。 说起来,鸟铳其实就是一种火绳枪,不过在结构上和燧发枪也并无区别,都一样有扳击。只不过燧发枪用燧石击发的火花点燃药引。而火绳枪则是扣下扳击后,直接用夹在击锤(鸟铳的龙头)上的火绳点燃药引。 一切准备完毕后,旁观周边的战友,基本上都是装填好了子药,几年的艰苦训练下来,人人都是熟极而流。此时己是又经过两轮的射击,在一声尖利的喇叭声后,王贵秀这一列人,又是站到了最前排。 “瞄准!” 最右旁一个把总大声喝道。 王贵秀举起了鸟铳,前手托住鸟铳的腰腹,用照星瞄准了前面的城头日军,并用后手打开了火门。与他一样,黑压压的一片火铳对准了城头。 “射击!” 又是一声尖利的喇叭声传来,与此同时,王贵秀用食指扣响了板机,龙头砸在火门上,燃着的火绳点燃了火门中的药引,嗞的一声响,刺鼻的火药味冲来,让王贵秀眨眼不己,眼睛颇有些不舒服。 说实在,虽然现在的五寨堡火铳不再有炸膛的危险,不再让士兵们有变成独眼龙的危险,不过这种火药燃发时对眼睛的伤害,却是免不了的。 “啪啪啪啪啪啪……” 药引点燃后,又是数百门鸟铳依次放响,一股刺鼻的白烟又弥漫在阵地前。 王贵秀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在他转回阵后时,透过眼中的余光,可以看到城头一片惨叫,他刚才的一铳,似乎也打中一个日军铁炮足轻的队头。 “八噶!这些唐人的铁炮,怎么射得这么准!” 在城头,旗本武士宗酒胜井愤怒地叫道,刚才那一轮对射,他身旁的一个铁炮队的队头被打中了胸口,惨叫着倒下。虽说日军铁炮手都披有足轻胴,特别是胸口位置,都是有铁质铠甲的防护。不过被鸟铳打中,虽不致命,但胸口处一片血肉模糊是免不的。 而刚才那一轮对射,他身旁的铁炮轻足们损失不小,他也差一点被打中。 没办法,城下五寨堡军队的火器太猛了。 眼下,城西的战斗己经进入了白热化的态势,越来越多的明军攻上城来,城上的日军铁炮手,己经顾不得依托城墙保护,不断和城下的五寨堡军队对射,希望能打退他们的掩护,然后集中火力去对付不断爬墙上来的明军。 因为日军身高的问题,他们不站在箭垛处,是看不清城下的情况的,不过一站在箭垛处,就成为靶子。这样在防护方面,他们就差了五寨堡军队一载,伤亡就更高。毕竟在五寨堡军队前面,还有几层的藤牌手掩护。而且火铳的情况,不形成密集的阵式,就形不成威力,日军铁炮手,每隔一个箭垛几个人,在密集方面,差了许多,这样火力就小了许多。 不过现在双方都是战出火气来,一阵阵的对射,互相打靶,都是互有伤亡,都是死战不退。只苦了城下那些掩护的福建藤牌兵,人人缩在藤牌后,大气也不敢出。他们祈祷着老天爷的保佑,城上倭人的火铳,千万不要穿透了自己的藤牌,打入自己身体内。 “让你们这些唐人尝尝我大和勇士的厉害。” 退到后面的宗酒胜井一边愤怒地叫着,一边也是快速而又熟练地装填着子药,身为日本战国百战勇士,宗酒胜井在铁炮的装填方面,己经熟练到非常“盲装”的地步。 他一边愤怒在盯着城头,一边手在不断地忙活着。 他右胸上别着火药袋,上有一次性使用的火药小包。腰右面上背着胴乱包,上有精致的涂绘,还写着他的名字,内装有数百弹丸。他先从火药袋中取出一个小金属筒,立起铁炮口,将筒内火药注入,用通条捣实。火药量与明军差不多。 又从胴乱中取出一颗弹丸,倒入铁炮中,用通条轻轻一捣,听到“咔咔”声响,宗酒胜井知道弹丸己经被固定住了。由于要向城下射击,所以使用的铅弹,又需包在棉布块中,使弹丸不至于从炮口滑出。 接下来宗酒胜井扭开炮头的铜铸火盖,打开了火皿,又从火药袋中取出一小包火药,倒入火门中。最后关上火盖,取出一根燃着的火绳安入砸头中。 这样,宗酒胜井的铁炮装填子药完毕。 相比五寨堡军队的鸟铳抬枪,日军的铁炮枪管,样式与明军差不多,不过比明军鸟铳略重。下有木床,枪上同样有准星照门,而且还有防尘盖,都是安装于木托之上。特别是日军高级武士使用的铁炮名为侍筒,筒身较粗,威力更大。 宗酒胜井使用的铁炮就是侍筒,其射程威力,可以与五寨堡的大抬枪相比。事实上,这几轮对射,就有数名五寨堡火铳手,被宗酒胜井的侍筒打死打伤。 “该死的唐人,来吧!” 宗酒胜井的眼睛火红,心中满是激昂的战意,在一个小幡持的一声大吼中,他义无反顾,来到了箭垛之处,手托侍筒腰身,三点成一线,向城下的五寨堡火铳手们瞄准。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城下一排数百人的唐人铁炮手向他们瞄准。 “射击!” 城上城下的指挥官都是高高地挥出了自己的战刀。 “啪啪啪啪啪……” 在城上城下蔓延的硝烟中,宗酒胜井似乎看到一个唐人铁炮手被自己打飞出去,不过在对面那排冒出的无数死亡火光中,宗酒胜井猛然觉得自己全身一震,一团血雾从他的头上炸开。 最后一刻中,宗酒胜井眼中浮现出故乡的山水,悦耳的歌谣,家中的庭院,妻子女儿对他的微笑。接下来,宗酒胜井便什么都不知了…… 城上城下,仍是杀声一片。

下一篇   第157章 平壤城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