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平壤城破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57章 平壤城破

第157章 平壤城破 西城的日军确实顽强,明军一直从辰时猛攻到巳时,他们还是死战不退。 此时不论是明军还是日军,都是杀红了眼。在激战中,蓟镇都督佥事杨元领军攻城,被日军击伤。李如柏头上挨了一铳,好在头盔厚实,未有受伤。 连督战的李如松,他的坐骑也被城上日军铁炮手击毙。不过兄弟二人都是毫无惧色,继续督战。主将如此奋勇,何况士卒? 在五寨堡火铳手的掩护下,明军一个个爬上城去,与城上的日军展开肉搏战,西城的战斗越发激烈。 与此同时,在北城的牡丹峰之地,也是进行着一场残酷的血战。 牡丹峰地形险要,是从凤山到平壤的必经之路,又可与平壤城互为支援,是个要点。日军在这里经营日久,修有大量的土堡,还设置有大量的铁炮弓箭。不论是日军还是明军,都觉得想要攻克这里,是非常困难的事。 在这里防守的是第一军团日将后藤加义,在明军攻打平壤城时,他曾派人前往凤山求援,不料凤山守将大友义统领军刚到平壤,听明军攻城时震天的炮响,竟吓得逃了回去,并往汉城方向逃去了。后藤加义得知道消息后,除了大骂,没别的办法,只好加强牡丹峰的防守。 面对山上日人严密的防守,吴惟忠却是毫无惧色,领着三千南兵,向山头上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吴惟忠领的南兵,和日军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以一队队的鸳鸯阵攻击。冲锋时,两名藤牌手在前,用藤牌掩护一队12人,抵挡日军的铁炮弓箭。藤牌手后是两名狼筅手,再是两名长枪手,然后是两名鸟铳手,最后是两名短兵手,还有一名火头军。队长则是站在队伍前列中央。 日军铁炮弓箭虽烈,但在藤牌手的紧密掩护下,虽付出一定的伤亡,但吴惟忠还是很快领着将士们打到了山上。 戚家军当年军法严酷,如果作战不力而战败,主将斩首。主将战死,所有偏将斩首。偏将战死,手下所有千总斩首。千总战死,手下所有百总斩首。百总战死,手下所有旗总斩首。旗总战死,手下所有队长斩首。队长战死,士兵没有斩获,十名士兵全部斩首。 不过斩敌赏赐也非常丰厚,斩敌一级赏银40两。这也理解了当年戚家军为什么所向无敌。往往杀敌千人,自身伤亡不到十人。 戚继光虽然不在南兵中多年,而且也在几年前去世了。不过南兵作为戚家军的嫡传,很多的光荣传统,还是保存了下来。他们作战还是一样的勇猛,而且江南之地,现在虽没有了大股的倭寇,还是零星有一些小股的倭寇来犯,这正好给了南兵们练兵的机会,让他们与倭寇的作战经验丰富无比。 见明军很快攻到了山上,日军焦急无比,使出了他们的招牌战法,短兵相接。 后藤加义一扬手中的折扇,一队队的日军从土堡中冲出,举着长刀竹矛等,口中狂叫着,往明军们冲来。 日军短兵作战时向来非常疯狂,冲锋在前的,都是各队中最勇猛的武士。这些人精于刀法,他们的武士刀非常锋利,刀鞘内宽,抽收间非常方便。特别是冲在最前面的日本武士们都非常善于跳跃,他们双手握刀,一冲一跳之间,刀光己在眼前。第一次见到日本武士的战法,确是会被夺去士气,往往一不小心,或是胆小稍差,就被斩成两载。 跟在这些武士们后面的日军战斗力稍差,手上或拿着弓箭,或拿着标枪,或拿着竹矛等。不过他们也懂得与周旁的战友随时保持联系,协同作战。 见这些日本人哇哇而来,吴惟忠看得明白,心下冷哼了一声:“这些倭人的战法,还是和以前骚扰江南时一样,一点没变。” 对付日本人的战法,吴惟忠己是熟练得不能再熟练了,但在牡丹峰的日军二千人,却是对南兵的作战方法一点也不了解。 在吴惟忠的一声令下,冲锋在前的南兵各小队阵形纷纷一变,盾牌手们退下,狼筅兵们上前,长枪手紧跟,鸟铳手又在后,盾牌手和短刀手护卫两侧。各队变阵后,继续向前冲去。 很快,双方就冲撞肉搏在一起。 “板载!” 最前面的一些日本武士们哇哇叫着,他们双手举着锋利的武士刀,身后跟着一队的人。到了近前时,他们借着冲力,一奔一跳之间,跃起数米,手中的武士刀闪着寒光,当头向南兵们劈来。 他们的形象很吓人,但哪吓得住在江南与无数倭寇打过仗的南兵们?在他们奔跳之时,狼筅手后面的盾牌兵己是纷纷投出了厚重的标枪。 这让那些冲锋在最前的日本武士们气势猛地落了下来,一部分日本武士当场被标枪钉死在地上。一部分日本武士们连忙闪避,不过他们的冲锋立时不成章法。 眨眼时间,南兵们己是冲到他们眼前,狼筅手们手中的狼筅都是用桐油泡过,上面扎满铁枝和倒刺。一叉过来,如大扫把一般。那些日本武士们慌忙举刀就砍,但哪有丝毫作用?狼筅手们一缠一甩,那些日本武士们手中的武士刀,己是被甩落在地,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狼筅手后面的长枪手己是冲了上来,将他们刺死在地。 一眨眼时间,冲锋最前的日本武士们,己是死伤大半。这些人都是各队中最勇猛的战士,他们一死,各队的普通日本士兵不由一阵慌乱。不过日军确实是凶悍,慌乱过后,他们很快又回过神来,又亡命地与南兵们冲杀,双方混战一起。 日军竹矛手在前,而他们中的一些弓手,手持八尺长的竹弓,在阵后连发急速,不时偷袭,虽竹弓威力小,但普通的南兵们,身上并没有披甲,还是很多人纷纷受伤。还有日军中的标枪手,不时在阵后投出标枪,也是给南兵们造成一定的伤亡。他们的铁炮兵,也是不时射击,这些铁炮手,伤害最大。 而南兵中的藤牌手,也是不停地向日军方位投出标枪。弓箭手,鸟铳手们,不断射击,为最前面的狼筅手及长枪手作掩护。短兵手们,也是保护在侧,防守日军从旁攻入。 吴惟忠还将军中的一些虎蹲炮调到最前,频频轰击日军阵形,给日本人很大的杀伤。不过由于地利问题,明军自下仰攻,很是吃亏,加上日军确是非常顽强,战事一时陷入僵局。 酣战中,在前指挥的吴惟忠胸口中弹,好在他身上的铁甲防护好,只是胸口渗出血,还没有大碍。部下要给吴惟忠包扎伤口,吴惟忠不理,还是挺立着,大呼指挥攻战。 连继三次冲锋后,最后牡丹峰被攻破,日军伤亡千人,余者溃逃,日军指挥后藤加义自尽。牡丹峰恶战,这才结束。 平壤城西,城北在激战,城南之地,也是战事进行得如火如荼。 城南含毯门,是神机营参将骆尚志领着自己三千部将,还有精锐南军两千在攻打。 神机营于永乐时组建,作为京军三大营之一,担负着 “内卫京师,外备征战”的重任,装备有大量的火炮,火枪,火铳等。明成祖在亲征漠北之战中,就提出“神机铳居前,马队居后”的作战原则。 到了明万历初时,神机营发明了铳手分三排站中间,刀手和长枪手分站两翼的战法,而且神机营中的火器都是由内府管理的兵仗局专门制作,质量上有保障,更显出火铳的威力。 此时在含毯门外,一排一排的神机营铳手不断地向城头射击,掩护南兵们攻城。猛烈火铳下,日军死伤不少。不过日军确是非常顽强,死战不退,明军几次攻上城头,几次都被打下来,战事非常激烈。 神机营参将骆尚志武艺高强,臂力惊人,人称“骆千斤”,见战事一直不利,热血上涌,领先攻城,城上日军用滚石块向他打来,骆尚志腹部被滚石击中,仍然忍痛登上城去。余下明军见他如此神勇,很受鼓舞,纷纷跟上城去。 正在这时,城南的南芦门忽然爆出震天的呼喊,原来是辽东副总兵祖承训,领明军一千,混在攻城的朝兵中。 守护南芦门的五千朝鲜新军,见攻打己门的同样是朝鲜人,有些不在意。 没想到祖承训率领的一千明兵将朝鲜军服一换,露出明军的衣甲,朝鲜军顿时心生胆怯,措手不及下,明军大队己是趁机纷纷登城,不断爬上城去。很快,城上的日本军旗也被劈落,换上大明的军旗。在明军们响彻云天的欢呼声中,南芦门被攻破。 一门失守,六门皆惊,日军的意志瞬间崩溃。而明军深受鼓舞,很快,李如松主要督战的城西七星门也被攻破,接下来,李如柏也攻破了不远处的普通门,大队的明军,纷纷杀进城去。 平壤城破!

上一篇   第156章 火铳对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