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各方伤亡统计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58章 各方伤亡统计

第158章 各方伤亡统计 火铳声不断,喊杀声不绝,平壤城内,到处黑烟冒起。城的各处,满是横七竖八倒毙的日军尸体,日军折断丢弃的军徽旗,充斥着各街道。 烟火中,潮水般的明军己经从各城门涌了进来,当前的,是大队的披甲骑兵,随后,源源不断的步兵跟着进来。 在离平壤城的练光亭不远,小西行长呆呆地看着各处乱窜嚎叫的日军士兵,各人似乎是没想到,他们败了,而且是败得怎么快。他们数月间横扫朝鲜三千里江山,占据了平壤重城。却没想到仅仅两个时辰的时间,平壤城就陷落于明军之手。这样的失败,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 “杀倭寇啊!” “休走了奴酋小西行长……” 小西行长旁边跟着一队满身硝烟血迹的亲随,听着明军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一个旗本亲随着急地道:“阁下,快出城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一个赤衣母组头也是焦急地道:“阁下,山田大人说得对,我军还可组织数千人马,如果集中兵力,完全可以突围而出,如果唐人关闭城门,我军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小西行长恍如梦境,只是看着不远处的一些朝鲜国百姓,他们正探头探脑地向这边张望,接触到他们这边人时,眼中似乎有嘲讽之色。似乎是他们这些侵略者,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天朝的援兵灰溜溜地赶出平壤去了。 小西行长还没说话,第一军团副将远藤又次郎及大村纯忠,带着一些残兵,也是跌跌撞撞地过来。特别是远藤又次郎全身血迹,手中握着一把手铳,头上的牛角盔早不知哪去了,露出花白的头发。他一过来,就大声对小西行长道:“军团阁下,唐人军势紧急,我等该如何做,请阁下示下。” 大村纯忠也是张着一双眼,呆呆地看着小西行长,经营这么久,才短短几个小时,平壤城就被攻破,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己经完全失去了主意。 小西行长脑海里转个不停,他猛然道:“我军在城内还有诸多土堡,招集将士们入堡防守,和唐人血战到底!” 小西行长攻占平壤后,就在城的各要害地位,修建了大批的土堡。这些土堡以一些民居为依托,在外砌有数道高矮不等的石墙,每道石墙后,都有大量的铁炮眼与箭垛,里面还贮存有大量的武器粮食等。每个土堡,都有专门的武士负责指挥防守,特别是平壤城中的要点:练光亭,风月楼和牡丹台三点,更是经营日久,防守非常坚固。 如果要一一拔除这些土堡,决非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退入土堡防守,也意味着他们放弃了逃生的机会,等明军一围过来,他们决对是死路一条。 “这!” 远藤又次郎及大村纯忠等人互视一眼,脸上都是露出迟疑之色,依他们所知,平壤城东,并没有多少唐人,如果现在逃命,还来得及,如果退回土堡死战,虽说可以再给唐军大量的杀伤,不过他们也决对会死在这里。 是逃还是守?各人心中都是展开了剧烈的思想斗争。 小西行长大喝一声:“关白大人对我们恩重如山,如果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平壤,就算逃得性命,将来又有何面目去见大人他?我己经决定,在平壤死战,等待援兵,诸君如果要突围,我不会怪罪你们!” 听了小西行长的话,远藤又次郎及大村纯忠等人脸上都是露出惭愧的神情,各人大声道:“我等愿随阁下死战,与平壤共存亡!” 平壤城各城墙上,各重要府邸中,己经高高地飘扬起大明的龙旗及日月旗。来自各镇,各样装备的明军将兵,正从各城门滚滚涌入平壤城各处,沿着城内的大街小巷,不断地扫荡日军残敌。 火铳声,喊杀声还是不断传来,在平壤城官邸旁,李如松领着数百披甲家丁,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正静静地看着前方的动静,在他身旁,满是志得意满的各镇将领。黄来福,李如柏、李如梅兄弟,蓟镇都督佥事杨元,辽东副将张世爵,辽东副总兵祖承训,朝鲜备边使李镒等人,都是策马环立在李如松的周围。 两个时辰就攻破了日军经营日久,城墙防守坚固的平壤城,各人脸上都是喜形于色,对传说中日军凶悍的战斗力变得不屑一顾起来。特别是朝鲜备边使李镒,也是扬扬自得的神情,此次攻城,他也算是功劳显著,在天朝大将面前,脸上也有光彩不是? 各将身旁,满是杀气的大明将士仍是滚滚而来,各人都是大声说笑,看着旁边从房屋内走出来的朝鲜国百姓以敬畏感激的目光看着他们,各人心中份外有成就感。 众将的马屁,源源不断地向李如松拍去,特别是辽东副总兵祖承训,在七月时,被日军差点打得全军覆没,此时算是找回了场子,也是乐得裂开大嘴不时大笑。 听着众将的奉承话,李如松脸上还是神情平静,只是在马上不时眺望城中的情形。黄来福骑马立在他的身旁,却是比较关注城中的建筑风情等。平壤城身为朝鲜国三都之一,不过在黄来福看来,却也平常,不论是城中的房屋建筑,还有外面的城墙等,都不过是大明一个普通州县的规模罢了。 这时,一个将官策马前来向李如松禀报道:“提督大人,倭人并未突围出城,而是退入各街巷土堡负隅顽抗,该如何做,请提督大人示下!” 在众将官的窃窃私语中,李如松冷笑一声,喝道:“传令,各部加紧扫荡,务要全歼城内倭人!” “得令!” 日军在平壤城内各式土堡不计其数,特别是练光亭,风月楼和牡丹台三处大土堡,更是有残余主力约一万多人。 土堡攻占进行得很是残酷,日军躲在里面负隅顽抗,明军一个土堡一个土堡地包围,用火铳火炮攻打。一直到了下午时,才基本扫除了这些小堡。 而面对练光亭,风月楼和牡丹台这三处大土堡时,大部的明军吃过午饭后,调来了城外的大量火炮战车,对准大土堡就是猛轰,随后又是步队攻击。 战事进行得异常激烈,黄来福在练光亭土堡对面就看到,土堡四周的石墙,虽说基本己被明军炮火轰塌,但是日军的铁炮队,还是在里面不断地射击,攻打练光亭土堡的明军伤亡近二百人,还是久攻不下。 看到这样的情形,众将都是眉头紧皱,黄来福想了半响,对李如松道:“提督大人,倭人火铳凶猛,我军强攻伤亡惨重。末将认为,可用火攻之计!” 李如梅首先兴奋地道:“好啊,烧死这些倭人!” 各将也是纷纷点头,杨元道:“我军若是强攻,确是伤亡惨重,提督大人,末将同意黄将军之见!” 李如松沉思道:“可是倭人火器凶猛,就算堆放干柴,逼近的将士也会被倭人射伤!” 黄来福道:“我军可先用火力射击,压制倭人火铳。然后可令福建藤牌兵掩护将士们堆放干柴!” 最后李如松同意了黄来福的计策,由于五寨堡军队的火铳凶猛,射程远,所以他还是令黄来福调来了五寨堡的火器队,来压制日军铳矢。最后千余明军,在五寨堡火铳手及一些福建藤牌兵的掩护下,冒着日军铁炮,不断地往三大土堡附近堆放干柴。 最后点燃! 一时之间,三大土堡周边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不单如此,李如松令数千明军,围着三大土堡用火炮,火铳不断轰击。 当天下午一直到晚上,除了练光亭土堡外,风月楼及牡丹台土堡的日军惨叫声不绝,两堡之地,数不清的日军被烧死或是熏死。他们尸体发出的焦臭味传遍周边十里。 第二天时,两堡之地的日军忍受不住,纷纷出堡逃亡,大多被明军歼灭。 不过在练光亭之地,小西行长还是领军坚守不出。练光亭这个地方较为特殊,由于地势高,火攻效用不大。而且日军在练光亭之地囤积了大量的武器,清水,粮食等,可以坚持很久。 当天明军又攻打了一天,伤亡惨重,还是攻打不下。 当晚黄来福献计,李如松写信给小西行长劝其撤退:“以我兵力,足以将你歼灭。但不忍多杀人命,姑为退舍,放你生路!” 在明军的猛攻下,小西行长也是畏惧退缩了,什么与平壤城共存亡的念头早己抛到九霄云外去,他回信道:“俺情愿退兵,请不要半路拦截。” 当晚明军撤去练光亭的包围,小西行长领军撤出平壤城,往东逃去。当他们从冰封的大同江上逃亡时,明军埋伏在这里的炮营猛轰,大同江厚厚的冰面被炸开,当场淹死的日军就有近五千人,残存的日军向开城方向逃去。 如此,平壤之战胜利结束,最后统计。 明军阵亡七百九十六人,伤一千四百九十二人。 日军伤亡方面,据大明资料记载,此战明军斩获倭级一千五百有余,烧死倭人六千有余,城外淹死倭人五千有余。 而据《日本战史》记载,十五万侵朝日军中,最有战斗力的第一军小西行长部,原有人数18700人,减员11300余名,现存6520人,损失近三分之二,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上一篇   第157章 平壤城破

下一篇   第159章 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