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所向披靡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59章 所向披靡

第159章 所向披靡 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初九,平壤大捷! 李如松凭此一战,威名大振,各地日军则是闻风丧胆。连他们中最有战斗力的小西行长都被明军大败,他们拿什么来战?一时之间,各地日军纷纷不战而溃,连明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就跑个一干二净。 仅在三天之内,黄州,平山,中和等地的日军尽数弃城而逃,在他们败逃的路程中,又沿途被朝鲜义军截杀。日军在朝鲜烧杀抢掠,朝鲜人早己恨他们入骨,只要落队的日军散兵游勇被朝鲜人抓获,都全部被折磨至死。 当明军大捷的消息传到义州时,在这里的朝鲜君臣一片欢腾,而经略宋应昌也急报万历帝,言其平壤大捷之事。朝鲜大臣柳成龙也奉朝鲜国王之令,急往平壤城犒劳明朝大军。 在平壤城整兵数日后,李如松又乘胜出击,他留下张世爵率军数千镇守平壤,自己亲率余下明军主力,还有朝鲜军八千多人渡过大同江,从冰封的江面向东边而去。滚滚的大明军队,不断出城,最前面的是骑兵大队,后面则是隆隆的战车火炮辎重等,队伍一眼看不到边。 在这个过程中,平壤城内城外的朝鲜人一直用敬畏的眼神看着大军,列队街的两旁向明军欢呼。说实在的,在这个时代,朝鲜人不论是君臣百姓,对大明的敬畏仰慕倒是发自内心,特别是在这大捷的背景下,各人更是对明军光复整个朝鲜,充满了信心。 大军一路过去,沿途不断传来倭人畏惧大明军队的强大,己经纷纷弃城而逃,只有朝鲜旧京开城,还驻扎有倭人第二军两万余人,主将为倭将加藤清正。 李如松在平山驻下大军,令其弟李如柏,率八千骑兵,急取开城。 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十七日,开城。 开城曾长期为朝鲜国的国都,称为开京。14世纪末,李成桂将都城迁移到汉城,称为王京。不过就算开城为朝鲜国旧都之一,仍是建筑房屋低矮,与平壤比起来,还差得远。 此时的开城城头虽是飘扬着日军的军旗,不过在开城低矮的府尊官邸中,这里却是一片慌乱的情形。不单如此,整个开城内的日军都是人心慌乱,随着逃到开城的日军越来越多,明军的战力被渲染得越来越高,恐惧的心理,也在开城内蔓延。 只有开城内的朝鲜百姓们私下兴奋地相互转告,天朝大军就要到来了,倭人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守卫开城的是侵朝日军第二军团军长加藤清正,他今年三十余岁,长得又矮又壮,是丰臣秀吉的养子,在日本以勇猛善战著称,在几个月前对朝鲜的战争中,确实也是所向披靡,战功显赫,有“虎加藤”之称。 不过眼下这位“虎加藤”却是在官邸中呆呆出神,他想不通,以小西行长如此的能力,为什么会被唐人打得大败?在几个月前,他和小西行长各领一军,可是打得高丽人闻风丧胆,破敌千里的。 小西行长的领军能力,是他深深不如的,平壤城的坚固,也是开城远远不如的。连小西行长都被唐人打得大败,更不要说他了。 是朝军太无能,还是唐军太厉害?“虎加藤”来不及分辩。只是听闻唐人大军继续前来,他心下越发的惴惴。 此时他心下有如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正沉思中,一个心腹武士,步急冲进来府邸来,惊慌地叫道:“阁下,斥候回报,唐人大军主力,己至平山,离开城不到一日路程。我军该如何应对,请阁下示下!” 他这一叫,他旁边侍立的随从武士都是个个眼露惊惶之色,可见全军上下,毫无斗志战心。 加藤清正色厉内茬的叫道:“任他唐人大军前来,我也要领军与他们决一死战!” 一个旗本走上前去,低声道:“阁下,不可轻敌啊,唐人势大,连小西君都挡不住,我军若在开城坚守,就是玉石俱焚的下场。不若我们转进王京,集合主力,再与唐人决一死战!” 加藤清正脸色松了下来,环顾左右,一干心腹将领都是连忙点头,他道:“也好,就暂时放这些唐人一马,我军转进王京再说……” 很快,他又提高声音,恶狠狠地道:“这些开城的高丽人,个个都是心怀鬼胎,为了绝后患,免得将来他们资助唐人,我们先将他们清除了再说!” 清除是什么意思,加藤清正身旁的将领都是明白,立时个个大喜,发出了一片如狼般的嚎叫。加藤清正为人残忍,经常杀人屠城,自攻入朝鲜时,死在他刀下的朝鲜平民不计其数。有上必有下,加藤清正如此残忍,他手下的将领们,也个个都是以杀人为乐。 当下加藤清正集合队伍,开始了撤离开城的准备,又紧闭城门,在城内杀人放火,屠城为乐。城内的数万朝鲜百姓,尽数死在他们的刀下。 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听闻唐人先锋己离开城不远,加藤清正才慌忙领着两万多日军,惊惶地逃离开城,往王京而去,留下一个烟火滚滚,尸首满地的城镇。 李如柏听闻日军逃跑,又在开城内屠城,不由大怒,领着八千骑兵紧追不放。加藤清正虽有两万人,却是不敢回头迎敌,一路只是逃窜。最后李如柏斩杀加藤清正留下的后卫五百余人,自身仅伤亡六人。 万历二十一年正月十九日。 李如松领着大军进驻开城,触目所见的,是一片的狼藉。城内房屋,己尽数被焚毁,满地的朝鲜平民尸体。特别是城中女子,尽数被日军奸杀,还有许多小孩婴儿,也是被日军以种种残酷的手法杀死。 看着这一切,明军上下,都是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升头顶,这样的行为,真是丧尽天良啊。幸好皇上英明,发兵援救朝鲜国,否则让这些倭人从朝鲜攻入大明,后果不堪设想。而朝鲜国备边使李镒领的朝鲜军,更是个个痛哭流涕,发誓要杀尽倭人,为开城的百姓报仇。 收复旧都开城后,李如松并不停留,继续向南迅速开进,日军全线崩溃,退往南方。明军入朝仅仅一个多月,便收复失地五百余里,朝鲜三都十八道,已收复平壤,开城二都及黄海,平安,京畿,江源,咸境等五道。 自平壤之战后,日军自封的所谓猛将英豪,与明军交战时往往是举阵惊骇奔散,日军被吹得神乎其神的所谓战国名将们,不过尔尔! 收复了平壤,开城二都后,摆在明军面前的是最后一个目标----王京。 万历二十一年正月二十日。朝鲜国王京。 王京又称汉城,乃是朝鲜国的都城,向有“小中华”之称。万历二十年五月二日时,日军攻陷朝鲜王京,进城后大肆屠杀劫掠,又将王京付之一炬,使王京元气大伤。虽说日本人为了装点门面,占据王京后,又对城内进行修葺,不过己经恢复不了旧观,一副破败的景象。 此时王京城内己经成为一个大兵营,来来往往的都是日军兵将,街上几乎见不到一个朝鲜国百姓。明军占据平壤,开城的消息传己经传来,每一个消息,都带来一阵恐慌。 特别是几日前,小西行长及加藤清正率领一干旗号零落的败军退至王京时,这种恐慌就达到了顶点。 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身为丰臣秀吉的亲信,其部下装备良好,战力卓越。连他们对上明军时都是不堪一击,余者部队,又如何能挡住明军的攻击?此后平安道,黄海道,江源道各道日军纷纷败逃回王京,日军的军心,己经下降到冰点。 此时在王京日军总督府,府内来来往往的人,都是脚步慌乱,显示出他们内心的惊惶。 总督府议事厅内,也是一片沉默的气氛。 议事厅内,有第八军团长兼王京总督宇喜多秀家,有第一军团军团长小西行长,第二军团长加藤清正,第三军团长黑田长政,第四军团长岛津义弘等人。 不过他们都是沉默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是,在去年时,他们仅用两个月零两天,就攻占了朝鲜国三都十八道,还俘获了朝鲜两个王子。在当时,他们是多少的意气风发啊,在他们的眼中,不要说朝鲜国,就是大唐国,也不放在他们眼里。没想到唐人进入朝鲜后,一个月不到,就将他们打得闻风丧胆,收复了两京。想起当初的狂言,这真是一场讽刺。 和日本一样,朝鲜这个总督府议事厅内,还保留着许多大唐风格。各人都是身着吴服(日人自称吴服,中国人却叫和服),习地而坐,初春的阳光洒进庭院来,只带来一股冰寒。 宇喜多秀家首先开口道:“诸君,唐人大军己经逼近王京,该如何应对,诸君有何良策?” 见厅内众人还是沉默,宇喜多秀家直接点名小西行长,道:“小西君,你与唐人交过手,你来说说!” 小西行长脸色平静,他从平壤城大败而归时,就整日沉默不语,他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今天早上,还专门向天主祷告,使得内心会平静了些。 听了宇喜多秀家这样说,他恭敬地向宇喜多秀家叩首道:“阁下,鄙人之意,是我王京将士众多,只要坚固堡垒,依城死战,在我优势大军的防护下,唐人也必定会翦羽而归!” 小西行长说得也有道理,此时聚集在王京的日军一共有小西行长第一军团残部,加藤清正第二军团一部,黑田长政第三军团一部,岛津义弘第四军团主力和宇喜多秀家亲率的第八军团全部,总兵力约有五万人。 此外,日将小早川隆景的第六军团一万六千人,还有羽柴秀胜的第九军团近二万人也是日夜赶来,如果他们与王京日军主力会合,这样王京的日军就更多。而明军想必最多四万人。只要坚守,确实可以与明军一战,宇喜多秀家不由缓缓点头,说实在,他也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不过听小西行长这样说,第三军团军长黑田长政却是道:“小西君,当日你在平壤时,也是守军众多,城池坚固,还不是一样被唐人攻破?这个方法太消极了。” 黑田长政在日本有“兵法大家”之称,据说精通兵法,听闻小西行长这样说,立时出言反驳。 宇喜多秀家道:“黑田君,请让小西阁下接着说下去!” 小西行长又是恭敬地向宇喜多秀家叩首,道:“阁下,鄙人还有一策。想那唐人的石火矢确是犀利非常,我军若是据城坚守,在那唐人石火矢的强烈攻击下,也必是伤亡惨重!” “不过鄙人认为,唐人所依,无非是石火矢一项,他们的铁炮,刀剑等,除了少部军伍外,皆不如我大军,鄙人有一计……”

下一篇   第160章 日军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