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斩首改革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64章 斩首改革

第164章 斩首改革 万历二十一年九月一日,公元1593年9月25日,黄来福领军回到了五寨堡。 当黄来福领着数千将士回到五寨堡时,整个五寨堡都沸腾了,大家敲锣打鼓,夹道欢迎凯旋的将士们。回来后又大摆宴席,给将士们放假,足足热闹了好几天。其实黄来福从朝鲜回来,他路过京城时,万历帝又召他觐见,不过二人私下说了些什么,别人并不知道。 此次黄来福领军出外作战,又是一去十个多月。他是去年冬天出兵的,当他回到五寨堡时,当地己经过了秋分时节,不说五寨堡等地早己秋收完毕,就是去年新纳的小妾渠秀荷,己经又为他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黄来福高兴地取名为黄五郎。 一连几天,黄来福都在五寨堡内大摆宴席,统计战功,整理相关抚恤赏赐事宜等。此次朝鲜之战,朝廷对相关人等,都有封赏,黄来福也不例外。不过相关的奖励,怕要等到明年才能下来。 朝鲜之战的战功一时半会统计没下来,不过去年宁夏之战的战功兵部己经整理完毕,有消息称,黄来福大人,将会升任为山西镇总兵官,这种升官的速度,自然是让人嫉妒万分。 不过嫉妒归嫉妒,黄来福要升官了,还是总兵官这种显赫的位置,这让他回到五寨堡这些天,各方拜访的人等一直络绎不绝。 万历二十一年九月七日。 战后的事宜忙碌几天后,黄来福将注意力转回堡内事务来。七日这天上午,在五寨堡各人的陪同下,黄来福视察了自己管理的几堡诸地。 各地秋收早己完毕,各地农场,都是闲了下来。不过各地作坊畜场,却又迎来了滚滚人流。经过几年的发展,每次到了农闲后,附近州县军堡的军户农户们,都会到五寨堡来打个短工,等过年时又回去,形成一股务工潮。 作坊兴旺,农场屯丁富足安乐。各地牧场畜场中,羊群到处可见,猪群和鸡群,不时发出热闹的声音,这一切,都让黄来福满足,眼前的一切,是他的心血结晶。 特别是不论黄来福走到哪里,四周五寨堡军户们真诚崇敬的目光,又让他觉得自己没白来大明朝一趟。不管未来怎么说,自己至少己经改变了五寨堡当地的命运。 接下来该怎么做,黄来福需要好好规划一下。万历二十一年其实是个多事的一年,到现在为止,除了朝鲜之战外,这一年,内阁首辅又由赵志皋换成了王锡爵。正月时,因万历帝提议的三皇子并封王之事,朝臣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此外,还有河南矿工暴乱,巡抚云南右佥都御史陈用宾筑腾冲八城,徐渭逝世,汪道昆逝世,李时珍逝世等大事。八月下,署詹事府事礼部尚书陈于陛上疏万历帝请修本朝正史,万历帝遂下诏修国史。后决定由大学士王锡爵、张位等为总裁官,陈于陛、罗万化等为副总裁,右庶子余继登等为纂修官,一起纂修国史。 不过黄来福知道万历三大征己经进行了两征,此后几年会消停了一些,上面那些事情,暂时与黄来福无关。现在的黄来福,己经把目光转向内,打算专心地经营自己的地盘,更好地规划自己的战略构想。 中午时,黄来福回到五寨堡府邸中,打算好好休息休息。 回到府中,他午睡了一会,起来时,顾云娘亲自服侍他穿衣,又有几个美貌的小丫鬟,端了洗脸水来,顾云娘又试了试水温,服侍黄来福洗脸。 黄来福看着她忙活,洗了脸后,笑道:“我的云娘真是贤惠,来,让为夫亲一口。” 将顾云娘抱过来,搂在怀里,亲了一口。 顾云娘双眸水汪汪的白了黄来福一眼,嗔道:“讨厌,有下人看着呢!” 黄来福笑道:“夫妻亲热,天公地道,下人看着怕什么!” 他看了旁边几个含羞站立的小丫鬟一眼,大手在顾云娘的翘臀上滑动,赞道:“手感还是这么好!” “光天化日的,老是这样……” 顾云娘脸儿晕红,玉手放在黄来福的手上,娇媚地道:“相公你真是坏死了。” 黄来福看着顾云娘妩媚的样子,更是心动,道:“呵呵,那为夫就再坏一点。” 说着黄来福更紧地抱住了顾云娘,一只手放到她饱满高耸的胸脯上…… 顾云娘发觉自己也很喜欢黄来福这样,她有些春心荡漾,侧目看了旁边的几个小丫鬟一眼,颤声道:“相公不要……” 那几个小丫鬟会意,红着脸退了开去,并轻轻地带上了门…… 黄来福神清气爽地来到大厅上,顾云娘跟在他身边,脸上还带着一丝诱人的晕红。 在大厅上,黄家诸人,黄思豪,杨氏,几个姐姐,顾千户,宋氏等人,都是坐在厅中闲聊。黄来福向他们打了招呼后,就安坐着喝茶。 顾云娘则是乖巧地坐在杨氏身旁,为她轻敲身子骨。随着黄来福身份地位的提高,大家又知道黄来福孝顺,黄思豪及杨氏在府中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顾云娘母亲宋氏,为此不知道和顾云娘说了多少次,言道女儿如果想一直保持府中的大妇地位不动摇,自然要知道怎么讨好夫君黄来福,而要讨好黄来福,黄思豪及杨氏又是关键。顾云娘听娘亲的话,倒是一直做得很好。加上她是黄来福的正室妻子,又有儿子黄大郎,自然是在府中的地位稳如泰山。 杨氏含笑地看了黄来福和顾云娘一眼,二人的样子,她自然是一看就知。轻骂了黄来福一句:“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子。”就继续与众人进行刚才的话题。只有安坐一旁的刘玉梅,渠秀荷诸女,羡慕地看了顾云娘一眼。 此时众人谈的正是塞外土地开拓之事,此次黄来福回来后,论功统计后,共计斩首日本兵三千有余,按照往常,基本上出征的战兵每人赏赐一具首级四十两银子。总共赏银需十万两银子之上。 不过此时黄来福有了不同的看法,他想在有功将士之中,首先实行塞外土地法。以斩首一级,换取河套之良田400亩。这个消息传出后,不论五寨堡士兵们,就是五寨堡的很多军户们,都很感兴趣。 中国人的土地观念是根深蒂固的,特别是古代,普遍都是有了钱财后买地置屋,传于后世。虽说现在很多农场的屯丁们,还有五寨堡的士兵们,现在在黄来福的管理下,都过得很是安定富足,不过拥有自己肥沃的土地,让子孙拥有自己的传承家业,果然很多人都是心动。 黄来福让顾世宝初步一统计,至少有一大半的将士们愿意实行这种方法。要知道,四百亩土地,在大明内地,是多大的一笔财富。 而实行这种方法后,对黄来福也是很有好处的,首先,那笔庞大的斩首赏赐,黄来福就可以免去了。再者,这些五寨堡士兵们退役后,将来他们到塞北,也可以巩固那片土地。对黄来福将来的经营布局,很有好处。 除了这点外,黄来福还打算搞后世的公积金制度了。对于那些不想在塞外要土地的有劳将士,斩首一级赏银40两,不过现在40银子只先发5两,余者的35两银子,存进公积金内,等士兵满五年退役后,就一起发下。 除了士兵伤残或是战死等特别情况,可以当时一起发下外,余者都是等数年后一起发放。这样可以避免士兵们小富即安的思想,为了将来顺利拿到银子,让家人过上好日子,而狠狠地去杀敌。等几年后,他们有了一定的财富,想退役就退役吧。 前者一点黄来福充满信心,不过后者这点,黄来福担心自己给将士们留下朝令夕改的印象,毕竟当时自己的规定是赏银一口气下发。所以这点上,他还在调查将士们的想法。这些天中,各军官依黄来福的命令,在五寨堡及老营堡中,给每个士兵们发下一份调查表,看看他们的想法。 也正因为这点,所以到了现在,朝鲜之战时杀敌的斩首赏银,他还没有发下去,放在以前,都是搬师回五寨堡后,立时发下去的。 不说对黄来福这个改革构想,整个五寨堡内都是讨论得沸沸扬扬,就是黄府内,黄思豪及杨氏等人,也是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 黄思豪与杨氏自黄来福穿越后,他们这几年中的生活,也经历了黄来福身份地位不断改变带来的心理变化,从以前的不知所措,变成现在的安心舒适,心满意足。现在二老没有别的想法,就是黄家以后一切都依靠长子黄来福了。 对于黄来福布局塞外,二老自然不能明白,不管黄来福怎么做,他们都支持就是了。不过黄家的其它人,如几个姐姐,还有岳父岳母家人等,自然有自己的想法。 五寨堡现在的一切,都是属于黄来福的,土地农场,作坊矿山等,其实都是属于黄来福私人所有,五寨堡这个地方,等于就是黄来福的封地。几个姐姐们,带有岳父岳母家人们,虽不时可以从黄来福这取些好处,但他们也知道,这其实不是长久之计。 因此黄来福经营塞外的构思一传出后,各人便有了各人的想法。 黄来福几个姐姐的丈夫们,他们虽都是大明世袭军官,有自己的土地,多少年下来,他们也侵占了不少小兵的田地。不过山西镇土地贫瘠,就算占有再多这样的土地,又有多少的好处?他们可没有黄来福这样的财力如五寨堡一样来经营。 顾千户自己老了,也没什么指望了,不过他有几个儿子,也想为自己的儿子们搞点肥沃的土地,让子孙将来过上好日子。因此这些时间中,他也不时探听女婿的口风,还有宋氏,也是不断地让顾云娘在黄来福耳边吹枕边风。 还有刘玉梅,还有渠秀荷……还有五寨堡各个老军官等,这些年中,他们的身后,慢慢都形成了一些利益集团,不过这些,倒都是黄来福乐于看到的。慷他人之慨,这是黄来福喜欢做的事,反正土地不是自己的,别人越有这个心越好。 而也是五寨堡这个地方,因为有了黄来福的启发,各人才认识到塞外的好处,放在大明其它地方,还以为塞外都是一片的不毛之地呢。 众人种种心思,等黄来福一出来后,关于塞外经营之事,众人讨论得更加火热。大姐黄紫柔更是囔着,让黄来福为她在河套之方,找一块水草丰美之地,不要多,几千亩地就行了,这些年,她也多少存了一点钱。听得黄来福咋舌不己,自己这个姐姐,好大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