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山西镇总兵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65章 山西镇总兵

第165章 山西镇总兵 众人正讨论得热火朝天,这时一个家丁急匆匆地进入厅内,向黄来福禀报,说是兵部的官员,还有朝廷的中官天使等一队人马己经离五寨堡不远了。 黄来福大喜,定是兵部与朝廷对自己的嘉奖到了,厅内一干黄家众人也是个个欢喜不己。黄来福急忙吩咐府内准备鼓乐等,又令家丁们召集堡内一干军官人等,然后迎了出去。 到了五寨堡南门外时,众五寨堡军官都是议论纷纷,各人脸上发光,大家都是说,定是朝廷升任黄大人为总兵官的旨意到了。不久,马久英公公也赶到了,前段时间他奉万历帝之令,回京了一趟,最近几天才赶回五寨堡。回到五寨堡后,马久英公公一直是笑眯眯的,想必是到京后受到了万历帝的夸奖,心情愉快的缘故。 正议论着,不久,朝廷的大队人马到了,有兵部的官员,同行的还有一个太监,身旁跟着一队刀明枪亮的锦衣卫。立时城两边的鼓乐一齐响起,以示欢迎。 黄来福仔细一看,那兵部的官员身穿青色的官服,白鹇补子,戴着纱帽,却是以前黄来福见过的施员外郎,而那个太监则是黄来福去年在宫中见过的传旨太监钱公公。 黄来福忙迎了上去,道:“原来是施大人和钱公公,来福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施员外郎身为兵部尚书石星的心腹,早在以前,就大力拉拢黄来福。眼下黄来福高升,拉拢的心,就更为热切。他神情亲热,满脸笑容道:“黄将军不必客气,此次前来,施某又要恭喜高升了。” 黄来福更是欢喜。那钱公公初到五寨堡,有些好奇地道看右看,闻言他嗯了一声,道:“黄将军客气了,咱家在宫中时,可是时常听闻圣上提起你。” 黄来福笑道:“有劳圣上垂询,来福感激涕零。” 接着他又为二人介绍身旁的五寨堡各人,别的人钱公公都是不置可否,不过介绍到马久英公公时,钱公公才满脸笑容地应答,两个太监相互寒暄了一阵。 接下来进了堡,施员外郎以前来过五寨堡,还不怎么样。钱公公则是目瞪口呆,内心暗暗诧异五寨堡的繁华,真想不到原来这里只是边镇一个穷苦的军堡。他身旁跟着的那些锦衣卫,也是个个吐舌,同时各人心下暗暗欢喜,五寨堡如此繁华,看来此次自己来要满载而归了。 眼下的五寨堡总兵府可是与五寨堡官署不分,现在黄来福办公,都是在总兵府内。当下他也是将众人迎进了总兵府内。 众人进入大厅,分宾主坐下,献了茶。黄来福笑道:“施大人与钱公公迎道而来,一路辛苦了,来福己令人备下酒席,己为两位大人接风洗尘。二位大人可否要先事歇息?” 施员外郎满面笑容,道:“不急,先把公事办了。” 钱公公在厅内左看右看,心想这黄来福就是有钱,一个总兵府办得这么富丽堂皇,他也道:“不急,先办公事再说。” 施员外郎吩咐了一声,他旁边一个小吏上前,奉上了一个锦囊,施员外郎接过,对黄来福笑道:“黄将军,兵部的军功议定己经下来,黄来福与宁夏平贼有大功,依军功,黄将军升任为总兵官,这是兵部的告身,此外还有印信,官服等,黄将军请验收。” 黄来福大喜,起身恭敬地接过告身,这是用花绫织成的约书,上有加盖兵部的印信,证明了黄来福的总兵官身份。此外还有总兵大印,总兵的几套官服等,黄来福一一接过。 本来这种告身官服等物,是要黄来福亲自到京城兵部去领的,此次兵部自动送来,也证明了黄来福在兵部心中的特殊之处。 不说厅内一干五寨堡众人个个眉开眼笑,自家大人又升官了,此后他们跟着黄来福更是前途不可限量。而在厅后,黄家各人也是个个喜不自胜。消息很快传出总兵府,不多久,街上己是鞭炮齐鸣,都是五寨堡军户们自发为黄来福祝贺。 在府内外一片欢腾中,钱公公对黄来福道:“黄将军,恭喜升高了,还请少夫人和黄老大人出来,皇上另有赏赐。” 黄来福怔了一下,心下更喜,厅内众人更是议论纷纷。很快,黄来福父亲黄思豪,妻子顾云娘等人出来,与众人见礼。 黄思豪不说,但施员外郎及钱公公都向顾云娘行了全礼,要知道,现在的顾云娘,可是五品诰命夫人,而施员外郎,只不过是从五品的官员,而钱公公,则干脆是没品的太监,在礼数上,二人可不能失礼。 行过礼后,黄来福己令家人们摆上了香案,摆齐了祭品。钱公公拿出钦差的架子,脸一板道:“圣旨下,顾云娘听封。” 顾云娘忙跪下,口呼:“臣顾云娘恭迎圣旨。” 钱公公从旁边一个锦衣卫手中接过一个黄绸包裹的锦盒,取出里面一个丝制的卷轴,宣读道:“奉天诰命:今有五寨堡五品夫人顾云娘,温良淑德,佐夫有功,特诰升顾云娘为四品夫人,并赐银千两,绢纱两百匹,此诰!” 顾云娘脸上现出激动的神情,重重地磕下头去,叫道:“臣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起来后,满脸欢喜地从钱公公那接过诰命。钱公公也是呵呵而笑,向顾云娘行礼道:“恭喜夫人了。” 施员外郎及厅内一干人,也是忙向顾云娘贺喜。在大明朝,官员之妻得到诰封,本来就非常难得的,更不要说几年内又被诰升了,这是非常荣耀的事。这证明黄来福在皇帝心中的地位。黄来福也是满怀喜悦,他现在是从二品的总兵官,妻子又是四品夫人,真是满门大官啊。 而这个消息传出,厅后的顾千户及宋氏,则是连忙燃香感谢上天,他们顾家,终于出现了一个四品诰命夫人了,这真是家门之辛啊。顾千户则是暗暗满意,当初他将顾云娘嫁与黄来福,看来真是个英明的选择。当然,黄来福的几个小妾们,还有黄来福几个姐姐,顾家几个舅姑们,则是人人羡慕无比,心想什么时候自己也有一个诰命就好了。 欢腾了一阵,钱公公又道:“黄思豪接旨。” 黄思豪长这么大,镇守五寨堡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接过圣旨,他激动地道:“臣山西镇五寨堡千户黄思豪接旨。” 钱公公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上赖天地大恩,祖宗洪福,以受先帝遣命。祖宗洪业,俾付于朕,深惟负荷之恩,朝夕惶惧,以图治理。今天下难联者人心,难得者人才,查五寨堡千户黄思豪,世镇边陲,劳苦功高,朕思之垂怜,特召黄思豪进京面圣,以轿一乘,马二匹,迎于京师安定门之中,钦此。” 黄思豪眼中现出泪花,他深深地磕下头去,哽咽道:“臣谢圣上洪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黄家世袭五寨堡千户,到了黄思豪这里,他为国操劳了一辈子,还是一个千户,他自己从来没想到一个小小千户,可以面见皇帝,这是皇帝对他的肯定。更不要说御口以车马亲迎了,想到这里,这个老军汉感激涕零,泪如雨下。 黄思豪颤抖着起身接过圣旨,钱公公与施员外郎都是上前贺喜,施员外郎更是掩藏不住的嫉妒之意,象黄思豪这样的小千户想面见皇帝,这是多大的荣耀,连他身为员外郎,都从来没有面见过圣上。哼,一个黄来福,如此的受皇帝宠爱,现在又是黄思豪……还不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儿子的缘故? 黄来福升任为山西镇总兵官,顾云娘被封为四品夫人,黄思豪奉旨进京面圣,哪一样,都是难得的荣耀。消息传出,整个山西镇的兵将官员,无不是羡慕万分,道贺的人络绎不绝。 为了庆贺几喜临门,黄来福大摆宴席,就如他当时成亲一样,在堡内外都摆上了流水酒席。不论是谁,只要是来喝酒的,都表示欢迎。这更是将堡内的喜气增添了几分,一连多天,五寨堡内外都是鞭炮声,欢笑声不绝。 “来来来……大家再来喝一杯!” 堡内各街上都是张灯结彩,每个军户脸上都是喜气洋洋。而总兵府内,也是装扮一新,宾客来来往往。一连多天,不说黄来福几个姐夫专门赶来祝贺,就是远在岢岚州,保德州,太原府等地的许多军将官员们,都是纷纷让心腹家人送来贺礼。 在总兵府大厅内,今天这里又是大摆宴席,黄思豪坐在主座上,黄来福坐在下首,施员外郎,钱公公等人坐在正座,余者五寨堡众人依次而坐。明天施员外郎,钱公公等人就要起身回京了,到时候黄思豪就要一起前去,因此今天是酒宴的最后一天。 韩炳韩百户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黄老大人明日就要进京了,让我们再敬老大人一杯!” 众人都是轰然响应,特别是何朝勋何副千户,江永胜江百户,杨安章杨百户等人,就更是大声叫好。这几年下来,由于生活舒适,韩炳百户一张胖脸更是胖了许多,脸面更加的油光可鉴。就是何副千户,一张粗黑的脸,也变得红润富态了许多,老农的形象,己经和他绝缘了。 这几年中,众老军官管些五寨堡的杂事,又每年有大批的分红收入,生活过得舒适无比,个个都建起了高院大宅,在五寨堡大银行中,有大批的存款。 而且他们虽然退下来,不再管理五寨堡军队的事,但他们的子孙,现在都在五寨堡军队中任要职,就算他们的儿子当初只是个舍人百户,但几年过去后,随着黄来福的快速高升,现在至少都是千总,守备的衔职,未来前景光明,这让他们家族的利益,与黄家结合得更紧密。这批人,现在是黄来福的最坚定支持者。 黄思豪站起身来,举起酒杯,感慨地道:“多谢各位老兄弟的抬爱,一眨眼,又是几年过去了,五寨堡现在如此红火,也离不开各位老兄弟的鼎力相助啊,在这里,老哥我感谢各位兄弟了。” 说着他一饮而尽。 众人忙纷纷道老大人言重了,这一切都是黄来福少爷的功劳,他们可不敢居功。 何副千户突然哭道:“老大人,您明日就要进京了,再次相见,就不知道是哪一年了,兄弟我舍不得您老啊!” 他这一哭,江永胜江百户,杨安章杨百户等众老军官也是纷纷哭了起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黄思豪进京后,除非黄来福不再掌握兵权,不再担任总兵等要职,否则黄思豪想再回五寨堡,可想而知,是没多大的可能了。何副千户等人和黄思豪相交多年,相互间感情深厚,确实是舍不得。 黄思豪也是眼睛一红,叹道:“我何尝舍得各位老兄弟,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现在是年轻一辈的天下,以后五寨堡这个家业,还要依靠各位老兄弟维持啊!” 何副千户等人自然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辅佐好黄来福少爷,让五寨堡这份家业,一直流传下去。笑话,他们现在与黄来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黄来福兴,他们兴,黄来福衰,他们衰。他们不顶黄来福,谁来顶? 接下来众人不谈离别的事,只是大口喝酒。杨安章杨百户给了儿子杨小驴一个眼色,杨小驴明白,站起身来,大声道:“黄老大人,您明日就要进京了,小驴敬您一杯,愿您一路顺利!” 黄思豪对杨小驴与江大忠这两个黄来福心腹亲将也是另眼相看,当下含笑道:“好好,好孩子,老夫就承蒙你的吉言了。” 接下来是江大忠,孙小保,韩宗仁,苏东安,王启年,周文栋等人,一一向黄思豪敬酒。 还有黄来福大姐夫徐学世,二姐夫李应春,三姐夫田大付等人,也是神采飞扬,在宴中大声说笑,大口喝酒。随着黄来福升任为山西镇总兵官,颇有些鸡犬升天的味道,不说黄来福的嫡系将领成为外堡关注的对象,各军堡将官纷纷与他们联姻交好,就是黄来福的三个姐夫,现在走到哪里,也都是外人奉承的对象。这怎么不让他们心情不愉快?

上一篇   第164章 斩首改革

下一篇   第166章 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