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上任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66章 上任

第166章 上任 五寨堡财务局局长周文栋站起身来,敬了黄来福一杯酒后,他坐了下来,看看身旁的王启年,似乎神情有些不好,他笑道:“东陆兄,今日是黄军门大喜的日子,怎么,你心情不好?” 王启年笑了笑,道:“没什么,军门高升,小弟也是高兴的。” 周文栋笑道:“看你的样子,是想女人了,怎么样,我让你嫂子给你务色一个贤惠的女子。这几年来,你总是一个人过,这可不是办法,你堂堂一个畜牧局的局长,怎么能身边没有女子呢,你啊,早就该成家立室了。” 自从周文栋到五寨堡后,就一切事情顺心,妻子贤惠不说,他的事业,也是步步高升。现在,他己经是五寨堡财务局的局长,五寨堡的大小帐务都是由他管理。 顺着五寨堡的越发兴盛,周文栋也是越来越繁忙,不过他却是忙得开心,充满了事业的成就感。现在的他,与顾云娘亲自管理的五寨堡银钱局,成为五寨堡含金理极高的单位。只不过他的财务局,是管帐不管钱。而顾云娘的银钱局,则是管钱不管帐,二者相互监督制衡。 而王启年由于在养殖上极有一手,这些年将五寨堡的各个畜场打理得井井有条,很受黄来福的器重,加上他未婚,算是个钻石王老五,因此也有很多当地军户,托人说煤,希望能与王启年结亲,但不知道为什么,王启年总是不动心,这让很多人失望。五寨堡当时己经有传言,说是王启年生理上有问题,所以到现在还未娶亲。不过对于这些风言风语,王启年只是不理。 此时听了周文栋的话后,王启年只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举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看王启年这个样子,周文栋长叹了口气。在五寨堡,他与王启年最为交好,但王启年总是郁郁寡欢的样子,他想帮帮这个好友,却不知道该怎么帮才好。 万历二十一年九月十五日,清晨。 算阳历的话,今天己是十月十日,五寨堡的十月,又是早上,天气己是有些寒意。这天,是施员外郎,钱公公等人离开五寨堡,又是黄思豪等人进京的日子。 行装早己打点好了,车马庞大,此次进京,除了黄思豪外,杨氏也会随夫一起进京。而且顾千户见老兄弟要走了,他在五寨堡也没什么说话的人,加上也想看看京城的热闹,也决定与黄思豪一起进京,这样就算黄思豪住在京中,他们也可以继续说话。而顾千户进京,宋氏自然是陪在他的身旁。 总兵府前,早己挤满了送别的人群,送了黄家人外,还有岢岚州顾家的人。除了常在五寨堡行走的顾世宝,顾世财,顾世铜外,顾千户的大儿子顾世银,也专门从岢岚州赶来送别。 此外还有他们各自的妻室赵氏、净氏、冯氏、房氏等人。除了黄家,顾家的人,就是五寨堡的各大小军官了,将一个总兵府的门前,挤得满满当当的。 临行前,黄思豪还好,杨氏却是牵挂儿子,对黄来福吩咐了一遍又一遍,又搂着顾云娘流下了眼泪。而顾云娘也是啼哭个不停。 施员外郎及钱公公稳坐在马车上,只是看着这一切。二人此次前来,满载而归,个个都很满意。还有他们随行的锦衣卫等侍从,这些天在五寨堡吃好的,喝好的,临行时黄来福又送了大批的银两财货等,这让这些人对黄来福的印象也非常好。 送出堡门后,当马车要行进时,黄来福和顾云娘向二老跪下,黄来福道:“爹,娘,孩儿不孝,不能常侍左右了。” 黄思豪眼一红,道:“我儿起来吧,你任总兵后,要时刻记得忠君为国的道理,卫我大明边镇,为圣君分忧。” 杨氏则是泪如雨下,扶起黄来福,道:“孩儿,娘有你这个儿子,己经心满意足了。” 一行车马慢慢而去,最后消失在莽莽苍苍的原野中,只有众老军官们:“大人一路顺风……”,“老大人一路保重。”的声音还留在耳边…… 送别爹娘,岳父岳母一行人后,黄来福回到总兵府中,这些年父亲母亲一直在身边,现在他们去了,黄来福有种空荡荡的感觉。这时他才知道,虽然自己借了黄来福这个身体的壳,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亲人,己经有了极深的感情,血肉相连。这种感情,不是轻易能割舍的。 回到总兵府后,顾云娘还是哭泣,想念自己远去的父亲及母亲等人,最后她在刘玉梅,渠秀荷等人的安慰下,回后院休息了。 黄来福在厅中,则是与顾云娘的大哥顾世银叙话。 顾世银就是赤裸裸一个顾千户的翻版,相貌堂堂,身材高大,满脸虬髯,走路时,龙行虎步,充满武将的气势。他声音洪亮,对黄来福笑道:“此次前来,末将还没有恭候军门高升呢。” 虽说顾世银是黄来福的妹夫,不过现在黄来福是山西镇的总兵官,依官场的礼节,顾世银确实应该尊称黄来福为军门。 黄来福微笑道:“舅哥,你我是一家人,这里没有外人,就叫我妹夫或是来福好了,不用太拘礼了。” 顾世银笑道:“好,那你舅哥就不客气了。” 他招来自己的儿子顾大刀,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顾世银由于比顾云娘大很多,所以他生下的儿子,仅比顾云娘小一岁,比黄来福小两岁,己经到了谈婚论娶的地步了。 顾大刀虎气风风的上前,向黄来福唱个大肥喏,道:“外甥见过舅舅。” 黄来福笑道:“好,好,真是个乖孩子。” 仔细看了看他,浓眉大眼,举止中充满豪气,和江大忠有点相似,不过他的眉眼中,多了几分英气。他点头道:“是个好苗子。” 顾世银也是自毫地道:“这小子,可以开硬弓,骑快马,不过一向就是喜欢惹事,你舅哥,怎么也管教不了他。” 他叹了口气,满怀希望地看向黄来福道:“以前他在指挥使刘大人那儿作亲随,不过来福你也知道那些卫所兵的样子,所以我想将大刀送到你这儿,好好雕琢雕琢他,不要让他荒废了。” 黄来福笑道:“这没问题,我可以收他为家丁。不过舅哥你也知道,我五寨堡最重军功,没有军功,就是亲家,也没有升官的可能。” 顾世银点头道:“这你舅哥明白,大刀将来怎么样,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顾大刀大声道:“舅舅,您老就放心吧,我会凭我的本事干活的,外甥相信,我决不会差过杨小驴,江大忠这些人的。” 黄来福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其志可嘉。” 随后他又道:“大刀啊,以后您以后面不要加上老字,要知道,你舅舅还年轻着呢。” 黄来福与顾世银笑了起来,顾大刀则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 山西镇的镇城是在宁武关,黄来福升任为山西镇总兵官后,很快就要到宁武关去上任了。一般来说,他任总兵官后,以后就要经常住在宁武关。 不过五寨堡是黄来福的根本,他自然要劳劳掌握。五寨堡与大明外地不同,对于别的将领来说,只要家丁们掌握在自己手里,他们就无所谓换到什么地方。但五寨堡这个地方,能让黄来福兼任是最好的,最不成,也得让他的亲信镇守,如果换成别的将领来,黄来福是决对不会同意的。 其实在大明朝,各镇的参将,游击,守备等将官的最终任用权都在皇帝手中。只有地位低于守备的操守有时由巡抚,总兵从卫所官员中选委。不过对于防守千总,地位与副总兵相当的分守参政兵备官也有权任命。还有把总,在明中叶后,各镇把总官的任命都是听令于兵备官。 不过由于黄来福在万历帝心目中的地位,只要黄来福推荐的人选,想必万历帝都会同意。而黄来福身边的亲信中,宁夏之战的功劳赏下来后,江大忠己升为参将之衔,杨小驴在以后的朝鲜之战战功评定下来后,想必也会升任为游击之衔。 这二人镇守一堡之地绰绰有余,又都对黄来福忠心耿耿,有他们随便一人镇守五寨堡,加上宁武关离五寨堡并不远,一有什么事,自己就可以支援,确保五寨堡无事。 当然,最好的结局,还是将山西镇的镇城移到五寨堡,这是最理想的。不过这个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办理的,以后再说了。 由于黄来福现在己经是总兵之职,所以理论上,黄来福可以拥有两千到三千的家丁们。所以黄来福的打算是,从五寨堡的来福营,及老营堡的镇虏营中各抽选一千人,作为自己的家丁。 而二堡之地缺失的兵员,则是从二堡之地的农场屯丁中抽选。从万历18年开始,经过几年的发展,到了现在,五寨堡的兵员选拨,己经形成了稳定的体系制度。各地壮丁们先进入各农场中,忙时耕种,闲时操练,他们中的矫矫者,则是选入军队中,军队中的优秀者,又选入家丁中。 黄来福估计,单单是他五寨堡的30个农场中,每农场多者屯丁们有千人,少者有数百人,每个屯丁们都是青壮,每人营养良好,身高体壮,又经过至少几个月的操练,如果他们武装起来,就是比大明各镇营兵还强悍的数万精兵。 此外为了拉拢宁武关的军士们,黄来福还打算从宁武关各军内抽选一千人作为家丁。镇守宁武关的兵将有万人之多,黄来福不相信一千人都抽选不出来。 万历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五日。 黄来福从两营中的家丁选拨工作己经完成,他留下江大忠镇守五寨堡,自己率着两千家丁们,旗帜如云,浩浩荡荡往宁武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