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迎接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68章 迎接

第168章 迎接 万历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七日,近中午。 “宁武这个地方,还真是不错!” 此时,黄来福一行人,正浩浩荡荡地往宁武关而来。从神池堡进入宁武关地界后,原始森林到处可见,路的两旁,尽是粗壮的落叶松,针叶林,阔叶林。行进中,不时可以看到一些褐马鸡,黑鹳,金雕,金钱豹等野生动物从树林中窜出来。 这种生态环境良好,原始森林密布的景象,在五寨堡,还有神池堡,老营堡等地是难得见过的。由不得黄来福等人不赞叹。 由于宁武关是镇城,所以走在路上,颇多的驿站火路墩等。越近宁武关,火路墩越是密密麻麻,每隔一里就有一个。按大明的烽火报警制,边关有警时,点燃烽火,一日一夜就要传警四百里,最大的支撑就是这些火路墩。 宁武与神池堡隔着管涔山,驿路沿山而过,路况不是很好,到处是坑坑洼洼的。不过路况虽是如此,但山西镇却是无财修理,只能让他越发破败了。黄来福寻思,要加紧宁武关与五寨堡的联系,这个路面,说不得以后得整理一下。 翻过管涔山后,慢慢的地势平坦起来,前面多丘陵平川,也可见过一些小河流往恢河而去。不过这里的耕地不多,大多是沿着恢河两岸或是各个支流,种着一些庄稼,大多为莜麦,荞麦、小麦等物。宁武关这边大多种的是春小麦,眼下早己是秋收完毕,田地里,并没有多少忙碌的人群。 黄来福可以看出,这一带的水利设施都很简陋,而且由于连年干旱,恢河等地的水位己经下降了了许多,而且依黄来福后世电脑资料,宁武关属高山严寒区和寒冷干燥区,冬季漫长寒冷,多大风,无霜期短,并不怎么适合耕种。加上这里是镇城客地,各方的利益纠缠都没有五寨堡简单。黄来福寻思,要想在宁武关屯田,还真不是一个理想的地方。 黄来福从五寨堡出发后,在神池堡停留了一日,顺带送三姐黄璧柔回神池堡。三姐黄璧柔在五寨堡也待了许久,她有点儿想念神池堡,加上母亲杨氏己经去京城了,黄来福就送她回去了。反正现在三姐夫田大付也知道错了,对三姐温柔了起来,黄来福会放心些。 由于黄来福上任,山西镇各地的兵将都要前往宁武关拜见议事。因此,身为神池堡参将的三姐夫田大付,就带着一些家丁们,顺路与黄来福一起前往宁武关,此时,他策马行走在黄来福的身旁。 自己的舅子升任为山西镇总兵官,田大付自然是得意洋洋,他骄傲自豪的同时,也为黄来福担忧,他道:“军门,很快就到宁武关了,您受圣上重托,在宁武关屯田发展,以解决当地的军兵粮饷问题。不过宁武关不比五寨堡等地,那边将官众多,各成山头,末将担忧到时不好办啊!” 黄来福现在升为山西镇总兵官,挂征西将军印,加升都督佥事衔,可说是官位显赫。不过现在的大明总兵官,名意上是统领全镇兵马,实际上只是镇守一堡之地。 全镇军队的战事决策谋划等物,是由巡抚主理。本地的巡捕、军器、漕运等务,是由当地兵备官主理。粮饷的分发,是由户部官员及监军主理。就是当地的屯田等物,也是由当地卫所都司主理。黄来福只能管一点,那就是拿饷打仗。 不过黄来福很奇怪,他现在除了是总兵外,还是五寨堡,神池堡,八角堡,宁武关几堡的治理使,专门在当地屯田开矿设厂等。这个官职很奇怪,在现在大明官职上是没有的。 这是万历帝看中了黄来福的种田能力,专门搞出来的,就是为了黄来福治理好几堡后,财源滚滚,他好与黄来福分钱。关于这一点上,内阁及各个官员己不知道是议论了多少,也有不少御史进言这种做法有造成藩镇之嫌。不过万历帝一盖不理。 不过黄来福治理五寨堡,八角堡,神池堡,老营堡等地可以,要在宁武关屯田开矿,却是有些复杂。毕竟那边的田地矿山等物都是名花有主,各方势力硬悍,利益盘根错节。黄来福要顺利进行,除非如在神池堡一样大开杀戒,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三姐夫田大付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为黄来福担忧,如果在宁武关之事进行的不顺利,就会影响黄来福在万历帝心目中的地位与形象,这是最让他担忧的。 杨小驴身后的顾大刀一直是兴致勃勃,左看右看,此时他奇怪地道:“军门是总兵官,自然只管打仗了,屯田,那不是那些卫所旗军们干的事吗?……怎么军门要去宁武关屯田呢?” 顾大刀身前的杨小驴得意地道:“大刀,你这就不明白了吧,我们家大人,除了是总兵外,还是几堡的治理使,那可是皇上御口亲点的,境内的屯田,开矿等事,都可由军门过问!” 黄来福收下顾大刀后,就将他安放在家丁营中。黄来福前往宁武关,顾大刀自然是跟来。此次黄来福建立自己的家丁营,定额三千多人。眼前的二千多家丁们,分为了两部,每部设千总1人,以杨小驴为统领。其中还是以三百多的老家丁们为骑兵,余者为马上步兵。 黄来福有规定,不论是自己的亲信还是亲戚,平时在军中,都是以军职相称,顾大刀自然不例外。他虽是黄来福的外甥,不过平时还是称黄来福为军门。对于顾大刀,江大忠对他是喜爱,两人脾气性格有些相似,在五寨堡几天,颇为合得来。而杨小驴因为顾大刀是黄来福的外甥,所以对他平时颇为照顾。 “原来是这样!” 顾大刀一向对黄来福崇拜,此时就更崇拜了。 马久英公公与黄来福并行,此时以他独特的声音笑道:“嘿嘿嘿嘿嘿嘿嘿,其实大家不用担忧,咱家相信黄军门的能力,到时候可以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地。” 黄来福任总兵后,马久英公公水涨船高,也升任为监军,同往宁武关上任。不过说实在的,马久英公公还是喜欢五寨堡多一些。不过职责所在,他也只好与黄来福一同前去上任了。 黄来福笑道:“知我者马公公是也!” 对于宁武关的情况,黄来福也多少了解过,那边的田地矿山,确实都被当地官员军将们侵占了。不过黄来福并不担忧,他有自己的思路。 …… 在众人的笑谈中,很快,兵马就离宁武关不远了,众人可以看到,城北华盖山上那巍峨耸峙的护城墩。在那条长达四十里的边墙上,修建有一座三层高的华盖楼。远远看去,华盖山护城墩酷似凤首,往东西两边延伸的各堡俨然凤翅,怪不得宁武关又有“凤凰城”之称。 黄来福看了良久,不由叹道:“好一座关城啊!” 宁武关北门上有一个高高的飞楼,门楼上,挂着一个“镇朔门”的牌匾。这个镇朔门,向来是山西镇各军堡进入宁武关的通道。 此时在镇朔门外,林立着众多的军将,寒暄议论声不断。新总兵上任,各地军将自然要赶来拜见迎接。对黄来福,大家都是闻名己久了,听说这个总兵今年才二十二岁,这么年轻的总兵官,除了大明开国外,怕是在国朝历史上独一无二。因此各人心中,满满的都是好奇之心。 城门口,一片的红缨凤翅,铁甲森森。除了宁武关本地的军将外,还有山西镇各地赶来的将官,将一个城门口,挤得满满的。除了这些人外,在维护秩序的军士外围,还挤满了看热闹的当地百姓军户。大家都要看看,这名满天下的年轻黄军门,到底是长个什么样子。 不过满地的武将中,却没有一个本地的文官,黄来福虽是总兵,但这些文官们却是自重于自己的身份,一个也不愿意屈尊出来迎接,除了山西镇户部管粮主事的张文保大人外。他也出来迎接,这让他在一干铁盔铁甲的军将中,显得有些怪异。不过张文保只是沉稳站着,并不理会旁人的眼光。 在一干武将当中,黄来福大姐夫,八角堡游击徐学世,黄来福二姐夫,保德州守备李应春,二人都是意气风发地站在众将的身旁。小舅子升任为总兵官,他们这些做姐夫的,自然也是脸上有光。而因为这个关系,余者的军将们也是对他们着意讨好,让他们心情愉快,与众人谈笑风生。 这其中对他们神情最讨好的,就是原来总兵刘明安的亲将刘全利。这是个高大的胖子,脸上油光水滑,头上戴着八瓣帽儿铁尖盔,脖上系着大红披风,一身的铁甲披在身上,有种挤得满满的感觉。 刘全利原是参将之衔,为刘明安统率一营的标兵。标兵是明时对总督,巡抚,总兵麾下亲兵的称呼,一向是镇军的精锐。在宁武关镇城内,共有四营兵,两营散兵,两营标兵。两营标兵中,其中巡抚杨方略统率一营,刘明安统率一营。 原先刘全利等人在刘明安麾下吃香的喝辣的,向来在宁武关内外是横着走。不过自刘明安被贬往广东外,除了少部分人随刘明安前往外。大部的亲兵,也成了丧家之犬,谁也不想要,想要的也要不起。毕竟要养家丁亲兵是非常花钱的,谁有那么多钱来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