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武将,就应该飞扬跋扈些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69章 武将,就应该飞扬跋扈些

第169章 武将,就应该飞扬跋扈些 三千标兵,除了刘明安带走一部分,巡抚杨方略接纳一部分外,余下来的,还有两千标兵们饭碗没有着落。让他们当回普通的营兵,他们也不愿意。毕竟做家丁亲兵,粮饷足,一般不会克扣,伤亡生病都有家主抚恤保障。当一个普通的营兵,没福利不说,一年下来,能拿到一半的粮饷就算不错了。两者根本不能比。 各人种种心思,听闻新任总兵黄来福来后,都是起了盼头,希望黄来福能收纳他们。而且他们有信心,只要黄来福能收纳他们,他们定能让黄来福在宁武关事事顺利,毕竟他们算起来也是宁武关的地头蛇不是?新任总兵大人肯定是用得上他们的。 刘全利原是本地的军户,因功为参将,后受刘明安赏识,抬举他为自己的亲随。不过刘明安倒台后,他却不愿意跟从他去广东那个苦寒之地,只是留在宁武关,一心想要投效新主人黄来福。他也打听过了,黄来福出手豪迈,对于亲将家人,一向是非常大方的。如能跟上他,就有了富贵。 因此此时,他一直陪着笑脸,与黄来福大姐夫徐学世谈话,虽说徐学世只是游击衔,而他刘全利则是参将衔。但刘全利却是一口一个的小弟,恭敬得不得了,只是打听黄来福的事。好在大姐夫徐学世是个厚道的人,对刘全利的话,都是有应必答。 “黄军门如此年轻,就升任为总兵官高位,这可是国朝未有之事,末将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黄军门真是勇猛无幍,先破虏人于五寨堡下,又立大功于宁夏城下,还扬威于异域,真乃是我大明的栋梁之才啊……” “黄军门才能出众,听闻屯田之事,圣上也是对他赞不绝口……” “黄军门……” 刘全利滔滔不绝,一张脸越来越油光水滑,口水都快流出来,只是在徐学世面前遥拍黄来福的马屁。他身旁的各军将听了,眼中都是现出鄙夷的神情,心想这刘全利真是无耻,先抛弃旧主人刘明安在前,现在又想投靠新主人黄来福了,我辈真是羞于他与伍。不过在徐学世二人面前,各人还是同声赞同。 看众人的样子,张文保大人,暗暗地皱了皱眉,不过还是抚须不语,只是看着前方。 在迎接人群中,宁武关的指挥使孙之去,只是脸有期盼地等待着黄来福的到来,他身为指挥使,掌管着当地的军户,负责卫所官舍,军余的文册档案,军户屯田等事物。 和各地卫所军堡一样,宁武关的军户同样是衣不蔽体,生活非常困苦。这些军户旗军与当地营兵不同,当地营兵还可以拿军饷,但旗军却是什么都没有,每年还要上交多少的屯田子粒。到了现在,宁武关的军户们己经逃亡了一大半,现在每年还在逃亡。搞得他与各军官名下的田地都没有人耕种。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现在五寨堡的军户们则没有人想过逃亡呢? 对于黄来福,孙之去也有探听过,知道他是以千户屯田起家,和他是同一个卫所系统。五寨堡那个地方他也知道,以前是比宁武关还穷苦的一个地方,为什么短短几年就可以变化这么大呢?孙之去不明白,他希望黄来福到来后,可以向他好好请教请教。 正在这时,忽然城门前的人群骚动起来,各人纷纷道:“来了来了,黄军门来了。” 各人举目望去,只见前方的大道上,旗帜如云,黄字大旗后,一只铁甲骑兵滚滚而来,声势浩大。众军将都是吸了口气,久闻黄来福擅于练兵,五寨堡的官兵个个兵强马壮,几次作战都是立下大功,果然如是。 军马到了众人面前,铁甲闪耀,马匹强壮,马上的五寨堡军士们个个锐气十足,身上都披着精制的铁甲,个个傲气十足。那种威武的样子,看得众人吃惊不己,果然黄来福的兵马不是吹的。 在不远处围观的宁武关百姓们,也是个个都是吸着冷气,议论纷纷,看久了宁武关当地的豆腐渣军兵,再看到黄来福的精兵,还真是不适应。前总兵及巡抚标下的人马,虽自称精锐,但与五寨堡军队一比,却是差得远。 笑话,黄来福的兵,吃得好,穿得好,练得苦,又都是这几年中血战而出的精锐,而且还是精选出来的家丁。岂是宁武关当地粮饷都不足的军马能比的。 很快,黄来福军马来到了众军将面前,就算他们不用摆出什么势头,但那种自然而然的压迫力,却让很多人大气也不敢出。 一直到黄来福下了马,众人才似回醒过来,一古脑的上前迎接。由于有张文保大人在此,虽然他只是五品官员,却隐隐成为众人之首。 张文保上前施礼道:“黄军门,马监军,将士们一路前来辛苦了,下官等在此恭迎二位大人!” 这时城门前的各位将官才回醒过来,纷纷上前施礼,其中以宁武参将刘全利最为的殷勤。黄来福微笑着与众人寒暄了一阵,略略见过各个军堡的将官,有北楼口参将,河曲县参将,广武站守备,水泉营守备,代州参将,汾州参将,平刑关守备等人,又见过自己的两个姐夫。 不过迎接的人群众多,在城门口,说话也不易,黄来福粗粗地和他们说了几句,他打算等自己入住宁武后,再好好与这些人聊聊。 张文保大人道:“黄军门,马监军,巡抚杨大人,兵备道刘大人,领协一干官史,己在巡抚衙门相候,请军门入城相见!” 黄来福点了点头,道:“如此,各位将士,我们进城!” 当下黄来福,马久英公公,公张文保大人,一干军将们策马在前,两千的五寨堡家丁们在后,众人滚滚地进入宁武城内,铁蹄击打在石板的街上,声势惊人。 黄来福打量四周,只见宁武关的城墙高大坚固,墙高达11米,虽然城墙以黄土夯筑,却是不失雄伟。周边还有众多的炮台敌楼等,形成完善的守卫系统。不愧为镇城,怪不得历史上闯贼李自成在这里损失惨重。 进入城后,宁武关才有点现出了原形,街道两边的房屋低矮破旧,街道肮脏坑洼,垃圾遍地。街上走的军户们衣衫褴褛,流民乞丐众多。就算是拿饷的营兵们,很多人也是衣甲破烂,神情麻木。这种形象,可与镇城不合。 见黄来福的大军进来,街上的军民都是赶快闪到街的两旁,敬畏而好奇地看着这一切。越往前进,两旁就越是挤满了闻风而来看热闹的当地百姓们。 各人惊叹的议论声不断传来,众人都是震惊于五寨堡军队的精悍强壮,而很多百姓的眼中,除了敬畏外,眼中也带着期盼之色。黄来福的名声,他们大多有听说过,只希望黄来福到宁武关后,能改变当地的生活。 除了这些当地人外,当地还有一些外来的商贾,其中就有许多是来自五寨堡的商贾们,与旁人的敬畏不同,他们对于五寨堡来的子弟们,可是非常的亲切。他们都是走出店铺,向滚滚而来的五寨堡军队欢呼,很多人还拿出鞭炮放响,立时街中“啪啪啪啪”声不绝。 “外面发生什么事?” 在巡抚衙门大堂内,山西镇巡抚杨方略,还有宁武关兵备刘堂生,以及一些官吏们,正依品级官次坐于大堂上,议论黄来福之事。盘领窄袖,袍服的胸前和后背缀着飞禽的补子,一屋尽是文官。 正谈论中,忽听远近鞭炮“啪啪”炸响,杨巡抚皱了皱眉,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很快一个家人进来,兴奋地道:“回禀大人,黄军门的马兵己是进了城,街上人山人海,尽是观看的人群,许多商家乡人,还放了炮竹呢!” 杨巡抚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有些酸溜溜地道:“一个武夫,却是在此邀请人心!” 各官也是纷纷应和杨巡抚的话,言语中,都是对黄来福看不过眼。 兵备刘堂生也道:“他一个武人,也不知道避嫌,这些事,是他能做的么?” 杨巡抚冷哼道:“此事不需理会他,等那黄来福来再说!” 黄来福等人来到巡抚衙门前,在穿过七百户街前,黄来福己吩咐当地军将将他的二千军队安排入军营休息。刘全利自告奋勇,将五寨堡兵马安排入原来的标兵军营中,让黄来福对他的印象颇好。黄来福打算让自己的兵马暂时休息,等明日自己好好看过城内的军营后,到时是否要修葺改善再说。 此时黄来福带着自己的亲随杨小驴,顾大刀等人,还有三姐夫田大付,还有山西镇各地众多的军将,在众人如众星捧月中,来到了城内的巡抚衙门前。 不过一看,门口却是冷冷清清的,一个迎接的人都没有,各人都有些尴尬,连张文保大人也是皱了皱眉。黄来福不动声色,不过心中却颇为愤怒,这山西镇巡抚等人,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既然这些人这么不给自己面子,那自己也不需要给他们面子了。本来黄来福就是个生意人,自己是要谦虚还是要飞扬跋扈,只是看需要去。 一般来说,在古代上位者心中,武将飞扬跋扈反而更让人放心,因为这些人难得邀买士人之心,在大明,李如松就是例子。而那些谦虚谨慎的武将,反而更让人怀疑,怀疑他们有霍光王莽之嫌。 黄来福决定学李如松,在这些文官们面前狂一点。 他哼了一声,对众人道:“走,进衙门!”

上一篇   第168章 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