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你头壳被门板夹了?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0章 你头壳被门板夹了?

第170章 你头壳被门板夹了? 巡抚衙门外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及维持秩序的当地标兵,衙门门口没有一个出迎的当地文官,人群中己经有人在低声议论,这衙门内的杨巡抚,刘兵备等各官气量也太狭窄了吧。不管怎么说,黄军门也是新任总兵,远到而来,依礼制,衙门内也该有人出来出迎,这些文官们太不知礼数了。 窃窃私语声传入门口标兵耳内,各人都是脸色大变,这些人都是杨巡抚身前的亲随家丁,家主被别人这样议论,放在往常,他们早就发怒了。 不过在黄来福带着一大群镇内将官走来,他们却是不敢造次。再说黄来福身边有一些家丁们,虽是人数不多,但那种压迫力,却是压得他们这些“精锐”心跳加快,脸色大变。 马久英公公走在黄来福身旁,也是脸色难看,这杨方略等人太不给他面子了吧?你慢待黄来福不说,还慢待我马久英公公,哼,以后看咱家怎么修理你。 不过对于这种待遇,诸如什么北楼口参将,河曲县参将,代州参将,汾州参将等人,倒是习以为常,只有杨小驴,顾大刀,黄来福几个姐夫等人愤愤不平。前总兵刘明安的亲将刘全利眼睛转来转去,只是偷看黄来福的神情。 张文保大人也是神情不悦,他对黄来福施礼道:“黄军门,巡抚杨大人己在堂内相候,请随下官来!” 黄来福与张文保大人算是老相识了,他微笑道:“张大人请!” “请……” 在门外围观众人的注目中,黄来福留下家丁们,带着一大群军将,进入了巡抚衙门内。只余下五寨堡家丁们与门口的宁武关标兵们相互怒目而视。 进入大门后,不远处就是巡抚衙门大堂,左边是兵饷库,右边是库军房,堂下有一些的吏舍官厅,不远处还有几间土神祠庙。 踏入大堂,门吏高叫道:“宁武关监军马久英公公,携宁武关新任总兵黄来福黄军门到!” 立时一屋的文官向黄来福等人看来,不过却没有一个人起身。黄来福见自己都进入大堂内了,这些官员们还不起身相迎,看来真是在摆架子了。 他心中冷哼了一声,脸上却是带着笑容走了进去,马久英公公也是神情不悦地走在黄来福身旁。 杨巡抚这时才站起身,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看着黄来福道:“这位想必就是黄军门吧,果然是年轻有为,你一路前来,可辛苦了?……” 见到杨巡抚站起来,刘堂生兵备等人才一齐站了起来相迎。 杨巡抚又看向马久英公公,正要说话,却见黄来福拱了拱手,笑道:“谈何辛苦,巡抚大人真是太客气了!” 见杨巡抚身旁有一张座位,他不客气地找到位子,一屁股坐下,长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腿道:“啊呀,走了一天路,真是累死了!” 马久英公公见黄来福坐下,也赶紧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杨巡抚抬了抬手,怔在当场,他还打算等黄来福向他瞌头,然后优雅地请他起来呢。没想到黄来福只是略一拱手,就一屁股地坐到自己身边了,这……这却从何说起…… 黄来福身后的一干武将们,本来己经准备集体叩头了,见黄来福如此,都是呆呆地站在当场,不知该如何是好。 堂内只闻杨巡抚粗重的喘息声,他本来准备在黄来福及马久英面前摆摆架子,却没想到,黄来福这样当场不给他面子,这事儿传出去,他杨巡抚哪还有脸面在? 忽听堂内有人怒哼了一声,大声道:“黄军门,你身为一个武将,怎可对巡抚大人如此无礼?” 众人随声望去,却是刘堂生兵备官,上前一步,怒气冲冲地指着黄来福道。 眼前的情形,真是让刘堂生兵备官肚子都要气炸了。在现在的大明,文贵武贱,不论说总兵们见了同级的巡抚都要叩头,就是前总兵刘明安,见到他四品官位的刘堂生时,都有叩过头的记录。 这黄来福如此的骄狂跋扈,如果带动一干武将都是如此,以后下去,他们文官们的日子还怎么过?不为别人也为自己,因此刘兵备挺身而出,见义勇为,出声喝斥黄来福。 黄来福舒服地坐在位子上,懒洋洋地道:“那个谁啊,这样与本军门说话?” 刘堂生挺胸凸肚地道:“下官宁武关兵备道刘堂生就是!” 黄来福猛地一拍身旁的桌面,激得上面的茶盏哗哗作响,他厉声喝道:“放肆,你也知道自己是下官!你一介区区绿豆芝麻四品小官,竟敢如此与上官说话?你可知尊卑体统,你官场礼节,圣人之学都学到屁股上去了?” 桌面一声巨响,堂内各人都是整齐地吓了一跳,连杨巡抚也是震惊地看向黄来福。刘堂生也是吓了一跳,他身子摇了几下,脸上冒出了不可相信的青色,从来没有一个武将敢对他如此咆哮,这让他感觉自己受了奇耻大辱。他是四品官员不错,但他是文官啊,在现在的大明朝,四品文官己经比从二品的总兵值钱了。 ……不过,这是大明的潜规则,如果真要较真起来,在礼数上,倒是说不过去…… 他眼睛微微一扫,见杨巡抚脸色发青地坐在位子上,张大眼睛,一言不发。而在场的一干文官武将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想到黄来福竟对刘堂生如此不留情面,一时之间,他们反而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黄来福的几个姐夫们,则是偷偷地搽着冷汗,这事情闹大了,自己的小舅子,不要成为大明文官的公敌就好了。只有马久英公公眼中发光,兴奋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热闹看了,太好了!侍立在一旁的顾大刀也是眼神崇拜地看着黄来福,自家大人,真是太有气概了。 刘堂生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他冲黄来福拱了拱手,道:“方才是下官失礼……” 他猛地看向黄来福,眼睛雪亮,气势汹汹,大声喝道:“不过敢问军门,你说下官不懂官场礼节,但方才军门对巡抚大人的言行举止,可否也是官场失仪?” 黄来福淡淡道:“敢问这位刘大人,巡抚是几品,我黄来福又是几品啊?” 刘堂生嘿嘿冷笑道:“都是从二品的官衔,只不过军门见了巡抚大人,是否应该叩头行礼……” 黄来福冷笑着打断他的话:“从二品要对从二品叩头?我大明何时有这样的礼节律法。你是不是脑子进水,还是头壳被门板夹过了,以至于说话都含糊不清,语无伦次?” 刘堂生张口结舌,指着黄来福只是全身颤抖,半响,他才挤出一句话:“你,你,……匹夫,真是匹夫!” 黄来福哼了一声,斜眼瞧着她:“看你那萎谢的样子,我都不屑于理你!” 刘堂生大人全身发抖,指着黄来福,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文保大人一直在旁边皱着眉,沉着脸,此时他冷冷道:“好了,衙门重地,如此喧哗,成何体统!大家身为同僚,正应该相互扶持,岂可如此相争,伤了彼此和气?” 黄来福舒服地靠回椅子上,微笑道:“还是张大人明白事理!” 张文保大人神情复杂地看了黄来福一眼,点了点头,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了。刘堂生也坐回位子上,抱着茶盏,恨恨地扭头不看黄来福。 黄来福转向杨巡抚时,他己是满面笑容。他摇头叹道:“现在的官吏啊,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一点尊卑体统也不知道。” 满对黄来福的灿烂笑容,杨巡抚欲哭无泪,他勉强笑道:“黄军门大人大量,何必跟手下们一般见识!” 他不等黄来福说话,快速地道:“军门和监军大人舟车劳顿,远来辛苦了,老夫己令手下在鼓楼备下晚宴,为军门及马公公接风洗尘,介时还请光临,喝一杯水酒。” 黄来福笑道:“那是一定要叨唠的!” 他看了看堂外的天色,太阳正在中午,他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准备准备,巡抚大人,各位同僚,我们晚上见!” 说着他笑着对众人拱了拱手,起身扬长而去。大堂内的众武将看了这场戏,对黄来福又是佩服,心下又是紧张,同时又是坐立不安,见黄来福走了,轰的一声,也如鸟兽般散了。 黄来福等人走后,巡抚衙门大堂内死一般的沉静,良久,里面才传来一声嚎叫,声音如受伤野兽一般凄厉:“跋扈……” 当晚,杨巡抚,刘兵备等人集体弹劾黄来福嚣张跋扈,目无礼法。折子递上去后,内阁集体失声,递到万历帝手中时,他看后哈哈一笑,道:“这黄来福还真是性情中人啊!” 笑后他将折子留中不发,继续忙别的事去了。 郑贵妃知道这事后,私下对身边人道:“这黄来福是个武将,粗野些是正常的。那杨方略等人身为文官,饱受圣人教诲,却一点肚量也没有,真是不懂事!” 本来朝堂御史诸公闻听此事后,个个义愤填膺,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不过万历帝的态度,还有郑贵妃的话语传出后,他们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没有了干劲。 而杨巡抚等人在宁武关左等右等,一直没有下文,最后唯有长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