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忠狗、夜宴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1章 忠狗、夜宴

第171章 忠狗、夜宴 从巡抚衙门大堂出来,外面围着看热闹的百姓大多散去。 看看己是响午,该吃午饭了,黄来福的肚子有点咕嘟叫。本来杨巡抚己在巡抚衙门后院备下酒菜,准备招待黄来福等人吃午饭,看黄来福这个样子,一气之下,这顿午饭便省了。 黄来福现在来宁武关了,自然要住进原来总兵的府邸。他一出巡抚衙门,原总兵刘明安的亲将刘全利就满脸笑容,点头哈腰地挤上来:“军门疲倦了吧,末将早己令人收拾了总兵府邸,一干厨客侍女俱全,军门进府后,马上就可以歇息!” 黄来福疑惑地道:“这位是?” 刘全利眉开眼笑地道:“有劳军门垂询,末将刘全利,乃是宁武将参将,原在前总兵刘明安手下办事,这个……嘻嘻……” 刘全利一身的肥肉,身材胖大,以黄来福的身材,在大明朝算是高大了,他竟比黄来福还高些。不过此时他弯着腰,又是陪着笑脸,看起去又比黄来福矮了一些。此时他满面的讨好,恨不得身后有个尾巴摇摇才好。 “原来是刘参将!” 黄来福看着这个高大胖子油光水滑的脸,立时明白了他的心意,不过自己确实也需要宁武关本地一得力人士作为走狗,好打开该地的局面,这个刘全利身为前总兵刘明安的标兵亲将,了解当地的内情,倒是个恰当的人选。 当下他温和道:“你倒也细心,我很看好你!” 刘全利眼睛一红,哽咽道:“末将谢过军门的赞赏,能为军门效力,这是末将的荣耀。末将只希望能鞍前马后,追随军门身后,粉身碎骨,以报答军门大恩!” 刘全利如此露骨的话语,不说顾大刀听了要呕吐,就是黄来福身后的一干众将,人人都是现出鄙夷的神情。就是黄来福几个姐夫,也是听得牙齿发酸,咳嗽不己。只有杨小驴暗暗佩服,将他的话语记在心上,希望自己将来能用得上。 黄来福神情不变,微笑道:“看你也得力,以后就跟在本军门身边办事吧!” 刘全利大喜,立时单膝下跪,双手抱拳,向黄来福行礼,惹得一身的甲叶铮然作响,他高声叫道:“多谢军门栽培,末将一定尽心戮力,为军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场众将士都是对刘全利集体鄙夷!不过也有许多将官鄙夷的同时,心下暗暗羡慕,这刘全利真好命,一下子找到饭碗了。这黄来福是什么人啊,人称财神爷就是,一向财大气粗,厚待部下,这刘全利付出只是脸皮,但得到的却是饭碗,值啊。 黄来福对马久英公公笑道:“马公公,时近中午,你看就到舍下吃个便饭如何?” 马久英公公暗暗佩服黄来福一下子就找到了当地一条忠狗,以后办事就容易了。他刚到宁武关,自己的监军府不可能有人打理,去黄来福那吃一顿也好。 当下他笑道:“嘿嘿嘿嘿嘿嘿嘿,黄军门美意,咱家岂能推辞!” 黄来福又对身后的各将官道:“众将也一齐到舍下吃个便饭如何?” 众人齐声道:“军门美意,岂敢推辞!” 原总兵刘明安的府邸离巡抚衙门并不远,骑马过去,花不了几个时间。此时这个府邸自然是归黄来福所有,当黄来福的仪仗车马浩浩荡荡地来到总兵府邸前时,一路上,己不知道跟着多少看热闹的当地百姓。五寨堡军马那精干强悍的样子,不知让多少本地人啧啧称奇。 在府邸的大门两旁,己是一溜烟地站满了前标兵营的标兵,这都是刘全利所吩咐的,听闻黄来福到来后,他就做了一系列的准备,这护卫总兵府邸的安全,就是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而这些时间养护总兵府邸,己经花了刘全利不少钱,他希望将来能回本。 见了黄来福等人过来时,站岗的标兵们,都是打起了全副的精神,笑话,他们能不能得到自己的饭碗,就看现任军门黄来福对他们的印象如何了。 不过任凭他们怎么的挺胸凸肚,当五寨堡的家丁们到来时,他们立时矮了一大截,不论哪一方面比,他们都差远了。不过黄来福却暂时不将他们的护卫任务换下,自己刚到宁武关,事情要怎么样,还是慢慢谋划再说。 众人来到大门口前,刘全利早己喝开了嗓子眼:“军门回府了!” 立时里面鼓乐一齐响起,一大批的奴仆丫鬟老妈在两边相迎,人人都是道:“恭迎军门回府!”一边拿眼偷看自己的新主人,见黄来福这么年轻,不由人人诧异。 黄来福暗暗满意,这刘全利做管家还是不错的。刘全利偷看了黄来福一眼,也是心下得意,为了这一刻,他可是准备了良久。 黄来福对马久英公公笑道:“马公公,里面请!” 马久英公公也是道:“黄军门,请!” 当下各将随后,鱼贯而入。 进入府内大厅,果然是前总兵精心炮制的居所,环境就是不错。四合院格局,几进几出,后院还有花园。不过想必前主人是个只懂舞刀弄枪之辈,却是没有书房,黄来福打算自己搞一个。 刘全利吩咐厨子为黄来福等人准备午膳,厨子们知道这位黄大人以后就是自己的新主人了,自然是打起全副精神来烹饪。 黄来福在刘全利的带领下,参观了总兵府各地,以后这是里就是自己的新家了。总体他是满意的,不过这里只缺一个女主人。只是顾云娘必需长留在五寨堡作为主心骨,只能有空过来住住,几个小妾中,便叫她们轮流过来陪伴吧。 不久丰盛的午膳准备好了,当下黄来福在大厅与众将痛饮,畅谈军旅之事。众将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黄来福,本来黄来福在巡抚衙门大堂内如此跋扈,众人心中都是心下有些惴惴。不过此时见黄来福倒是平易近人,众人胆子都大了些,各人都是纷纷向黄来福敬酒,话语中对黄来福的仰慕都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黄来福在座上只与他们聊些各自军堡的事,了解一些当地的情况,为将来可能的合作打下基础。 在大明,总兵理论上可以节制都司卫所,在军事上有控制布、按二司的权力,又可以督理钱粮等。不过事实上,各镇的宦官镇守制度,己经制约了总兵的一部分权力。各镇设置巡抚后,又分割了总兵官管理粮饷,监察官员,听理词讼等权力。 现在各镇的总兵,其实权力不大,除了军镇的军旅防御及作战事宜,什么谋划,军器,粮饷等事物,都是不是他们在管理。再依大明军中大小相制的情况,只要一个武将身为参将,游击,又是独立镇守一堡之地,在粮饷军器都是由各道兵备主理的情况下,黄来福并管不到他们。他虽然身为全镇总兵,也只有打仗时,才能节制各地军官,否则平时都是各过各的。因此黄来福也是与这些人虚于委蛇。 吃过午膳后,众军官们散去,回驿站休息。等明日后,这些人再向新任总兵黄来福及巡抚大人叙职,就可以各自回自己的军堡了。 “来福,今日你对巡抚大人这事,是不是过了些……” 等马久英公公回监军府,各将也退出后,大姐夫徐学世有些担忧地对黄来福道。听了大姐夫的话,二姐夫,三姐夫都是一齐点头。 黄来福笑道:“放心吧几位姐夫,杨方略这些人,要对付别的人可以,但对我,他们却是无可奈何,你们不用担心。今日我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也是让他们明白,我,黄来福,可不比别的人,最好尊重点!” 黄来福了解几位姐夫的忧虑,在他们心中,对文官们的畏惧是根深蒂固的。在现在的大明朝,之所以文贵武贱,是因为文官们掌握着粮饷通道。他们对武将的手法,无非是断粮饷,断军器等。 不过一招鲜,吃遍天,这招对各镇各地武将来说确实是屡试不爽。话说拿别人的手短,吃别人的酸软,命脉握在别人手中,难怪大明的武将们想硬也硬不起来啊。不过自己不比一般的武将,这些手法对自己一点用也没有,所以黄来福才不会有丝毫的畏惧之心。 听了黄来福的话后,大姐夫徐学世知道黄来福不以为然,他只能长叹口气,不再说话了。 下午时,黄来福在府中休息,不断有宁武关当地的人前来拜门求见,向门卫给红包递帖子。不过黄来福要休息,只让家人们接了帖,什么时候见他们,等自己有空时再说。 近傍晚时,宁武关城中的鼓楼上己是灯火通明,喧腾热闹,满是来往的宾客。鼓楼雄居宁武城中,有凤凰城心脏之说。楼的外观为三层三檐九背重檐,通高三十余米,气势宏伟。从楼上望下去,颇有把酒临风的味道。 此时在楼的下口,不时报马来到说,某某到了,接着便是两边鼓乐一齐响起。等天快黑下来时,赴宴的官员武将更是如鱼贯蛇行,进入鼓楼内。 和中午不同,今天不论是文官还是武将,个个都是身着官吏常服。每人头戴乌纱帽,身穿盘领窄袖大袍,只不过为区别文武,各人袍服胸前和后背缀的补子中,文官们用飞禽,武将们用走兽罢了。这就是衣冠禽兽的由来,放在当时,并不是贬义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