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官场奢豪、开发当地构想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2章 官场奢豪、开发当地构想

第172章 官场奢豪、开发当地构想 灯火通明中,鼓楼上济济一堂的文武官员,大家衣冠整齐,各官相互寒暄作揖着。不过楼上虽是乐班在卖力吹拉弹唱,所闻是鼓乐喧天,但楼中总是弥漫一股让人不安的气氛。 特别是到了现在,巡抚杨方略与宁武兵备官刘堂生二人还是脸色难看,没有从中午黄来福对他们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兵备官刘堂生更是一直想着中午黄来福在巡抚衙门大堂对自己的污辱,自己在山西镇,可是仅次于巡抚杨大人的高官之一,将来运势好的话,还有可以升任为巡抚。想不到黄来福却是对自己不屑一顾,这怎么让他忍得下这口气? 在眼下的大明边镇中,以文统武,实行的是总督、巡抚、兵备三级文臣领兵制。一个总督管辖几个巡抚,一个巡抚又管辖好几个兵备,兵备则为其辖区内的最高军政长官。而巡抚,往往又是从兵备官中升任。 在每镇的各道中,兵备官的权力是很大的,道内的钱粮领放、仓储收支、人数审核、战功查验、各将过错参劾、上疏陈情、下达政令、工程造办、屯田养马、地方民事等等,大多是由他们在主理。 其实兵备官有现在这样的权力,也是很戏剧性的过程。大明初中期,军中很多武将不通笔墨,让他们行军打仗可以,但涉及钱粮的领放,战功的查验等事,就需要文人来处理了,所以一些将官身边就配个代笔的文书 ,就称为兵备。 慢慢的兵备职权逐渐扩大,到了一定程度时,武将们的权力就越来越小了。他们带了多少兵,得由兵备来点。该发多少粮饷,由兵备来发。战功查验,由兵备主理。武将过错,由兵备参劾。屯田造办养马等民政事务,一律由兵备处理……,这造成他们的权力最终超越武将,成了某地实权的地方军政长官。 这些人一向嚣张跋扈惯了,猛然遇到黄来福这样的人,自然是认为奇耻大辱,被打击之后,怕是几年都恢复不过来。偏偏想来想去,自己对黄来福又没有办法,因此相对巡抚杨方略,兵备官刘堂生更是怒恨,一个下午对人都没有好脸色。 见上官如此,底下的一干巡抚衙门官吏,宁武兵备道官吏们也是相互大眼瞪小眼,相互用眼神交流着。本来好好一个寻欢作乐,大家快活的宴会,气氛变得如此,各大小文官们都是同仇敌忾,将气撒到对面的武官们身上。一双双阴冷的目光尽往那边瞧,这让旁边坐着的一干武官们都是心情惶恐,觉得坐立不安。 不过虽然气氛不好,但既然巡抚大人说过为新任总兵黄来福大人接风筵席,各人还都是整齐地来了。只希望接下来的宴会中大家合合气气,把这顿酒吃好了。 看看天色,黄来福及马久英公公也差不多该来了,刘堂生终于开口道:“杨公,等会那黄来福来后,杨公您要不要说道什么?” 杨方略眯着眼睛只是养神,淡淡地道:“急什么,来日方长。晚宴上,我们该有的体统风致还是要的,否则让人笑话了去,说我们象那些武夫一样的粗野!” 刘堂生按纳下自己的不满,说道:“杨公高见,下官领会了。” 就在这时,只听楼下报马高喊道:“宁武监军马公公到……宁武总兵黄军门到!” 接着便听鼓乐一齐响起,一片的欢腾。 楼上各文武官员忙不迭地站了起来,杨巡抚及刘兵备互视了一眼,整整身上的官衣官帽,带领众人,下楼迎接。很快,就见蓝旗马道过尽,黄来福与马久英公公骑马而来。 到了门首下马,黄来福满面春风地走上前来,他今天穿了一身的绯色官服,头戴乌纱帽,官服上绣着从二品的武官狮子补子。身旁是马久英公公,身着大明特有的太监服饰,头戴一顶嵌金三山帽,身上穿一领簇锦袍服,腰里系一条玲珑白玉带,脚下穿一双文武皂靴,也是神采飞扬。 黄来福身后是几个姐夫,也是一身的武官服饰。还有宁武参将刘全利也是满脸笑容,紧紧地跟在黄来福的身旁,随时看着黄来福的脸色。 杨巡抚上前,各官都是跟在后面乱蓬蓬的迎接。杨巡抚与黄来福都是满面笑容,象是中午的不愉快不存在似的,只有刘兵备神情勉强。相互行礼后,众人相让进入鼓楼内。 一直进入三楼上,黄来福往窗外看去,只见外面点点的灯火映着天上的星光,宁武城全城在夜色中隐隐可见,晚风徐来,他不由赞叹道:“好一个绝妙所在啊!” 杨巡抚与刘兵备暗暗瘪嘴,你一个武夫,也谈这种文人间才有的闲情逸致东西? 面上却是脸有欢容,各人叙毕礼数,按尊贵礼次相让到座位上去。杨巡抚作为东道主,居主位,黄来福与马久英公公居主客位,余者众官分两旁佥坐。 宾主坐定后,一干乐妓在旁锦瑟银筝,玉面琵琶的弹唱起来,又有几个戏子来到杨巡抚,刘兵备,黄来福,马久英公公几人的身前,恭敬地呈上戏文手本,在旁听候点戏。 杨巡抚以黄来福与马久英公公是客,让二人先点,马公公点了一个“寿比南山”,黄来福点了一个上党梆子曲目。杨巡抚与刘兵备分别点了一个昆曲,二人看了黄来福一眼后,各赏了戏子一两银子。那戏子欢喜地跪谢了。 黄来福与马久英公公互视一眼,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那戏子以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原来是因为自己点戏后没给赏银啊。他看了杨巡抚一眼,见他眼中颇有戏谑的神情,心下暗暗恼怒,这个老匹夫,有这个规矩也不跟自己说说。 黄来福几人点好戏后,晚宴正式开始。 黄来福今天是第一次参加大明官场的正式宴会,也直到了今日,才真正见识大明官筵的奢豪。 宴会开始后,依大明官筵的习惯,是首先上大菜,明时称为大嘎饭。所谓的五割三汤,交替上五道盛馔和三道羹汤,再配上曲乐,以一开筵就造成一片喧阗隆重的热烈气氛。 第一道大菜是烧鹅,接着又是烧花猪肉,烧鸭,顿烂跨蹄儿,烧鹿,锦缠羊等大菜。每个烧禽都是整只,以显示气派豪大。捧上来后,由厨子当场切割以方便各人取食,所以称为五割。 接下来是三汤,五割三汤后,宴会基本礼成。接下来各人可以从容的饮酒品味,这时就肴核杂进,水陆珍馐,多至数十品。 除了菜肴奢侈外,宴中所用的器皿也非常讲究,菜肴用大铙碗,蔬品用小磁碟添案,小品用攒盒,然后都用木漆架架高,以便美观。 连各人喝的酒都有茉梨花酒,木樨荷花酒,河清酒,竹叶清酒,菊花酒等等达十种之多。正菜上后又是各种的茶果甜食,各人看戏、听曲、下棋、打双陆,纵情享受。 这还是宁武这个小地方,如果放在京师,江南等地,官场筵宴,就更为奢侈,肴馔至四、五十品比比皆是。当年张居正奉旨归葬时,封疆大吏皆跪迎,他所经之处,供奉的牙盘上食,味逾百品,还有无从下箸之感。 想想现在大明连连天灾,流民遍地,然后官员们是如此的奢华靡贵,他们一宴的花费,足以让普通百姓之家所用几年。黄来福不由感慨,大明的官员们真是奢豪,就算他去年在宫中与万历帝饮宴,也没有这样花费啊。 不过现今整个大明官场都以摆排场、炫声势为能事,黄来福也改变不了这种积病。也就放开吃喝,尽心品尝大明朝的官场菜肴。 见总兵大人都是如此,下面的武将们也就是放开心怀,热闹起来。山西镇本来就穷,很多武将们就算身为参将,游击等,平时还是过得清苦,此时美味在前,他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真是不亦乐乎。就是马久英公公,也是埋头吃喝。 见一干武人如此,在此的文官们都是露出了鄙夷的神情,看这些武夫的样子,真象是一群饿死鬼投胎一样。比起一干武将,宁武关的一干文官们自然是经历这种场面多了,神情就会从容些。 杨巡抚与刘兵备互视一眼,眼中都是露出冷笑之意,看这些武夫,是多少的粗陋,看看自己,是多么的优雅,和这些武人坐在一起夜宴,真是有失风雅啊。 这种眼神让黄来福看了很不舒服,再说了,在大菜五割时,杨巡抚给每一个小割的厨役都赏了五钱银子,看着厨役看着自己的异样眼神,这又让黄来福愤怒,老匹夫,又不提醒自己。 马久英公公脸色也是不快,他是一个小太监,虽然升为现在之职,不过确实没有经过这种官场大宴,此时见一干当地文官们以看小丑的神情看着自己,也是内下恼怒。 他与黄来福都在盘算如何找回这个场子。 五割三汤,肴核杂进,戏文四折后,天色更晚了。杨巡抚满面笑容地站起来向各人敬酒,旁边的乐妓们也识趣地弹唱出相应的庆贺曲目。 杨巡抚走到黄来福面前时,满面笑容地道:“黄军门,车马劳顿辛苦了,老夫敬你一杯!” 黄来福也是满面笑容地举杯,与他一饮而尽,随即他长叹了口气,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想想我等身为父母官,在此毫饮,而当地军户百姓却是饥寒交迫,想想,来福就于心不安哪!” 马久英公公也是道:“黄军门所言极是,咱家所来宁武关,一路上流民无数,进城后军户苦楚,乞丐云集,将士们粮饷不足,这些都是我大明子民,他们衣食无着,我等却是在此奢侈无度,想想,咱家也是愧对圣上所托啊!” 杨巡抚与刘兵备同时大怒,他们费心准备酒宴,为黄来福及马久英接风洗尘,二人却是阴阳怪气,将他们的好心当成驴肝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杨巡抚强忍一口气,暗自提醒自己在这种场合不要失礼,否则传了出来,只会让别人笑话自己,他勉强笑了笑,道:“黄军门及马公公言重了!” 就回转回座位,酒也懒得敬了。而看到这种场面,宴中的气氛尴尬起来,一干大吃的武将们也停了下来,面面相觑。几个姐夫又开始为黄来福担心了。下首的刘全利眼睛转来转去,只往各人脸上瞧。 黄来福与马久英公公互视一眼,微微一笑,这时听到刘兵备冷冷一笑,道:“听说黄军门除了任总兵之职外,还被圣上任为各堡治理使,敢问军门,您来宁武关后,要如何治理宁武关当地啊?” 黄来福精神一振,心想:“来了!” 早在黄来福来宁武关之前,就多少了解了一下当地的情形,特别是今天下午时,更是详细地听取了刘全利参将对宁武关各样情形的介绍。 依黄来福后世电脑资料,宁武关这个地方,本来耕地就不多,后世耕地面积也不过四十万亩,还不如五寨堡之地。特别宁武关现在是山西镇的镇城,各方势力错杂,多年下来,当地的耕地早己被瓜分完毕。想从这些人手中将耕地夺回来,依五寨堡农场似的经营是很困难的。 不过黄来福有自己的办法,那就是依靠宁武关的资源,走发展养殖,经营矿产的路子。 依黄来福后世电脑资料所知,宁武关这个地方,境内矿产资源丰富,特别是煤炭资源得天独厚,后世探明煤炭储量为800亿吨,含煤面积达1114平方公里,占了山西全省煤炭总储量的一成。而且当地煤质好,煤层厚,埋藏浅,易开采,煤种多为石炭纪和侏罗纪煤,具有低灰、低硫、高热值等特点,为优质工业动力煤。 在黄来福控制的神池堡,不过是拥有煤储量2亿吨。离五寨堡不远的保德州虽然矿产丰富,不过不是自己在控制。而清水河与准格尔旗是在塞外,不确定因素太多。所以在宁武关当地发展采煤业是最理想的。 现在的大明商业发展迅速,各地需要的煤越来越多,为采煤业提供了非常好的市场。黄来福的神池堡煤矿,只可满足五寨堡及附近的需求。而宁武煤矿业发展起来后,则可以向太原等地提供需求。 况且在宁武除了采煤业外,宁武北边的管涔山森林草场众多,除了可以发展养殖业外,还可以种植珍贵药材,食用菌等。 只要宁武关当地这两样产业发展起来,完全可以改变当地面貌。 想到这里,黄来福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