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明日阅兵,通知杨巡抚来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3章 明日阅兵,通知杨巡抚来

第173章 明日阅兵,通知杨巡抚来 见黄来福沉思,在场官员的眼睛都是紧盯在黄来福脸上,就象他脸上有花一样。 特别是刘兵备,更是紧紧地看着黄来福。他很希望黄来福说出屯田之事,那样,不但黄来福要与他和杨巡抚作对,要与当地的指挥使作对,还要与当地大批量的文官武将作对。那样在当地官员们或明或暗的拉扯下,黄来福将在宁武关寸步难行,到那时刘兵备就有好戏看了。 不想黄来福抬起头来,缓缓扫视周边众人道:“本军门此次来宁武关后,受圣上重托,除了练兵治军外,还协同马公公一起治理宁武关当地。宁武关这个地方,情况较为复杂,当地人多地少,也因为历史的原因,屯田不易,所以本军门决定别出机杼,改变思路,抛弃屯田,改为经营其它,到时还要诸位一起戮力配合。” 宁武关这个地方,相对山西镇其它地方,算是人口众多,镇城内营兵有近万人,原来还有数千户的军户。加上镇城四边村镇有近万户的民户,人口有好几万之多,算是人口大镇。 人多地少,加上官员武将众多,当地的土地方面一向是利益纠结,非常复杂,黄来福没有必要去理会这一点,否则反弹大,自己得不偿失。 不过宁武关屯田不易,却是矿产丰富。当地官员武将由于迟钝的思绪,看不到经营矿产的利益,只看到一大批的麻烦,所以对于当地众多的矿产,没有多少官员去占有。 宁武关当地大大小小的煤矿中,与大明各地一样,大多为当地豪强所占,最多只是有一些官员在后撑腰。不过有黄来福在前,任他是什么人撑腰也没用。 听了黄来福的话,杨巡抚与刘兵备一怔,内心隐隐一宽,在场的许多官员们也是松了一口气。虽说这些人与黄来福存在着文武之争,但最大的矛盾其实还是利益之争。现在黄来福不与他们争夺土地,那他们与黄来福最大的矛盾也就不存在了。 同时各人心下好奇,黄来福刚才所说的“别出机杼,改变思路,抛弃屯田,改为经营其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杨巡抚与刘兵备互视一眼,杨巡抚抚须道:“不知黄军门所言经营其它,指的是什么,可否要老夫协同?” 虽说黄来福来到宁武关后,与杨巡抚等文官们闹得很不愉快,不过不愉快归不愉快,念及黄来福在五寨堡等地的经营手段,想必黄来福又在宁武关找到了什么赚钱的门道。关系不好归关系不好,有钱赚,杨巡抚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刘兵备脸上颇有不屑的神情,不过耳朵却是竖了起来,想听黄来福怎么说。 只听黄来福微笑道:“此事暂时不言!” 他对杨巡抚及刘兵备等人拱了拱手,道:“多谢巡抚大人设宴款待,来福足感盛情,天色不早,某就告辞歇息了!” 说着他看了看马久英公公,马公公会意,也是站起来道:“一天的车马劳顿,咱家也是有些累了,各位大人,多谢多谢,走了走了!” 说着他就与黄来福扬长而去。黄来福几个姐夫,还有刘全利参将等人,自然是忙着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走了。余者武将见黄来福走了,留在这里也有些不自在,也是轰然而散了。 留在杨巡抚与刘兵备一干文官还是继续坐着,半响,杨巡抚才哼了一声:“要做什么事还不说,匹夫一个,摆什么架子!” 刘兵备也是应和道:“就是就是,一个武夫,有什么架子好摆的?” 大明总兵府一般又称为总兵官署,或称总镇署。 黄来福居住的这座总兵府,也算是气势磅礴,煞是威严。有府门、大堂、二堂、三堂、书斋、厢房和后宅一套庞大的双层楼阁式四合院,占了好大的一片地方。 在总兵府正门前,有一对高大的大石狮,依大明例,只有三品以上官员,门前才可以摆放大石狮。在正门前,除了粗壮的上马石外,还有一大片宽阔的石板较场。 今天是黄来福到任宁武关的第三天,这天军门接见,诸将入谢,兼辞归信。大门口,布满了几排几列的府中守卫标兵,个个都是打起精神,虎视眈眈地看着众人。大门外的较场上,密密麻麻的站立的都是红缨凤翅的军官们,这些人都在等待着黄来福的召见。 刘全利参将脸有得色,不时在大门口来回走动,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他得意的样子,惹得下面的将官们暗骂不己,一个马屁精,原先只是个丧家之犬,现在得到了军门的赏识,却是在各人面前摆出了这个架子。 在较场上的只是各地的低级军官,而参将及以上的军官们,则是在府内的白虎堂内相候。白虎堂是各官宅的标志之一,这里是访客在见主人之前歇息等候的地方,在这里白虎堂内是不能携带兵器的。黄来福总兵府内这个白虎堂高达五米,整个屋子给人以一种敬畏感。 此时在屋内,有北楼口参将,河曲县参将,代州参将,汾州参将,还有黄来福三姐夫,神池堡参将田大付,偏关堡参将等人都是相谈甚欢。 特别是偏关堡参将与田大付更是相谈投机,田大付不用说,偏关堡参将也是早与黄来福合作的人,现在他的偏关堡,与黄来福合作屯田,每年都是分红不断,财源滚滚。 他们不断说笑着,交流着赚钱心得,激得旁边的几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此时在府内大厅中,黄来福正在翻阅宁武关的一干文册,内有各种军马钱粮、城池地理,器械库藏等记载,这都是前任总兵刘明安留下的。 黄来福静静地看着,一干府内的幕宾赞画等人则是恭敬地侍立在两旁。幕宾与赞画都是明代总兵身边的参谋人员,具体职责和品级无定制,平时帮忙总兵处理一些事务。 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些前任总兵聘请的幕僚人员,本来大家都是忐忑不安,担心自己的饭碗保不住,不过黄来福到任后,府中幕宾却是全部留任,这让众人个个都是对黄来福感激涕零。 昨日时,黄来福一天都在翻看文册,今天又继续看。此时,杨小驴走了进来,对黄来福道:“军门,众将己是到齐,是否要升帐了?” 黄来福点了点头道:“开启辕门吧!” 很快号炮响起,各兵将肃整冠服,序秩而入,在檐下行两跪礼,黄来福降容悦色,让他们进入。 诸将分序坐定,看着上首年轻的总兵官黄来福,个个都是非常好奇,对于黄来福的种种传说,他们自然也听多了,二十多岁的总兵官,也是山西镇独有。不过好奇归好奇,在上官面前,他们可不敢失礼。 他们一一报名,整个山西镇有北楼口参将、守备各一员,河曲县参将一员,利民堡参将、守备各一员,广武站守备一员,偏头关参将、守备各一员,神池堡参将一员,八角堡游击一员,水泉营守备一员,盘道梁堡操守一员,代州参将一员,汾州参将一员,平刑关守备一员。 各将一一拿出随身文册,向黄来福叙职,介绍自家军堡情形。多言自己兵马衰萎,粮饷不足,各地兵备道盛气凌人,让人难以忍受,很多人言语间落泪,直言军士之苦。 黄来福一一安慰,言道只要自己黄来福在,就会解决诸将的粮饷问题。各将也是精神大振,自觉有了主心骨,这位新总兵官,真是与前任总兵刘明安大为不同。而且有五寨堡,老营堡,神池堡的例子,他们也是对黄来福充满信心。 接见后,黄来福又在府内设大宴,款待诸将,各人又是一片欢腾。 接见众将后,黄来福又在各人的陪同下,视察宁武关内外。外堡的大小军官们,也是陪同在黄来福的身旁,对他们来说,这等于是公费游玩宁武关啊,怎么会让他们不开怀。 当他们骑马走在宁武关的街道上时,密密麻麻的武将情形,引来了围观的人群无数,本来当地关于黄来福的传闻就多。这两天黄来福与文官们冲突的消息传出后,又增添了各人的好奇心。 走在街上,除了巡抚衙门,总兵府聚集的七百户街外,余者城内各街道都是让人不敢恭维,街道坑坑洼洼,房屋破烂,垃圾遍地,实在是称不上镇城啊。看着周边军户百姓们衣衫褴褛,好奇中带着畏惧,又带着希望的眼神,黄来福对四边的人群拱了拱手,引来了叫好声一片。 “军门,那边是军营,那边是粮草军器仓,那边是大庙戏台,那边是……” 站在城北华盖山巍峨耸峙的华盖楼上,高大的护城墩蜿蜒而去,长达数十里。站在华盖楼上俯瞰全城,整个宁武关尽收眼底。但见身处的华盖山护城墩酷似凤首,城池犹如凤身,城北东西延伸俨然凤翅,南城的迎薰楼正如高翘的凤尾,凤凰城之说,到也恰当。 据刘全利介绍,宁武关始建于明景泰元年,初周长只有两里,到弘治十一年时,关城才被扩展为周七里,从这里看去,整个宁武关南北较狭,东西较长,周边布满了炮台与敌楼,地势算是易守难攻。恢河如一条带子,从宁武关的南边流过,往北边而去,流入大同境内后,又称为桑干河。 看了良久,黄来福道:“好了,今日宁武关诸将回去召集将士准备,明日我要在关城外阅兵!” 他又对杨小驴道:“你去通知杨巡抚及刘兵备,让他们明日也到场,宁武的一干大小文官们,都要来!”

下一篇   第174章 耀武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