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耀武扬威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4章 耀武扬威

第174章 耀武扬威 宁武关城外有一个大较场,向来是镇城官兵检阅会操的地方。作为一镇之首的大较场,平时全镇官兵经常在这里操演,场地自然非常大,足以容纳数万官兵同时排兵布阵。 此时较场上早己是旌旗如云,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官兵,结个一个又一个的方阵。这些人中,有城内驻防的四营兵,有宁武关的卫所军,还有各地的火路墩守卫军等,还有黄来福带来的二千家丁们,无一不是站在这里。话说人过一万,无边无沿,望眼看去,较场上就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除了这些官军外,较场外还挤满了各地来看热闹的宁武关百姓们,有城内的镇民,还有四边的百姓,将一个较场四周,挤得是水泄不通,各人都是用兴奋好奇的目光看着场的中间。难得啊,这样的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 较场上的演武厅高台上,满是宁武关的大小官员们,有黄来福,马公公,杨巡抚,刘兵备等人,还有外堡来镇城拜见黄来福的各地武将们。除此之外,演武厅高台两边,就是密密麻麻的亲卫旗手等,黄字大旗,高高飘起。 站在高台上,黄来福按剑四望,毫情涌起,马久英公公也是穿了一身的甲胄,得意洋洋地站在他的身旁。只有旁边的杨巡抚,刘兵备等一干宁武关大小文官们神情很是不好,还有旁边一干的外地武将,也是神情不自然,频频地往较场右边看去。 兵备松弛,有如儿戏,在镇城原官兵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镇城内原有四营兵,原总明刘明安的标兵一营,巡抚杨方略的标兵一营,还有散兵各两营,这些人都是拿饷的营兵,每年不知道要消耗朝廷粮饷多少。两营散兵衣甲不整不说,还多老弱在里面,手上拿的兵器也多是锈迹斑斑。 就是两营标兵,虽多青壮,衣甲也颇为整齐,但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中,却是纪律松弛,排列阵列稀稀拉拉。原总明刘明安的标兵们为了让现总兵黄来福看上自己,还在参将刘全利的约束下极力挺胸凸肚,拿出一副威武的样子。而巡抚杨方略的标兵一营中,却是人人呼舞搏笑,没有一点军人的样子。 至于他们再旁边的卫所军,就更是糟糕。本来这些军卫军己经成为了专业的屯田兵,几十年都难得操演一次,又粮饷不足,青壮大批的逃亡。因此此时在宁武关指挥使孙之去的身后,原额五千六百名的卫官官兵,现在只有不到二千人,但尽是个个军衣破烂,且多为老弱残兵。 反观黄来福带来的两千家丁们,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标兵精锐!每个人都是出奇的年轻,身材高大结实,身上披着精制的铁甲,手上的兵器也是雪亮,神情中威武强悍,充满了血战后的煞气。特别是他们纪律严整,列队后,各人就伫立不动,有如树林。 他们排列的阵形,从哪方面看都是一条直线,让旁边的人看了无不震骇。他们才明白,什么是令行禁止,什么才是军人的样子。 不说他们旁边的卫所军,还有一些营兵们,个个以羡慕畏惧的神情看着这些来自五寨堡的军士们,就是高台上的杨巡抚等人看了,也是心中百味夹杂,非常的不舒服。 黄来福带来的军队到了宁武关后,就一直待在军营内没出来,杨巡抚当日没看到,他还得意洋洋地自认为自己手下标兵乃是一镇之首,在黄来福面前有横行的本钱。没想到与黄来福带来的家丁们一比,却是天差地远了。这让他感到非常失落。 就是台上的那些外堡武将们,本来他们认为镇城内的标兵营兵们,相比他们军堡的军士,确实是算是精锐了,不愧为镇城之军。只不过再看到黄来福的军队后,才深刻了解精锐的含义。也明白了黄来福流星般崛起的原由。 还有场外那些围观的百姓们,也是看出这一点,原先他们身在镇城中,不了解周边的情形,也一向以镇城的标兵们为傲,此时才觉得以前自己错得厉害,黄军门手下的儿郎们,才是真正的军爷啊。各人议论纷纷,都是叹气。 黄来福微微一笑,一摆手,高台上的黄旗、红旗、黑旗、青旗、白旗同时举起,立时场中慢慢静了下来。黄来福再一挥手,高台上的旗手挥动旗号,立时五寨堡军队随之变动阵形阵势,不论台上扬的是旗号,还是吹打的是金鼓,都是丝毫不乱。 台下那几营却是手忙脚乱,走来走去,有的人向东,有的人向西,不一会儿勉强结成的阵形己是一团糟。至于那些卫所军们,则是呆呆地站着,多年没有操练,他们己是看不懂台上的旗号了。 四周的百姓们轰笑,各人指指点点,黄来福微微摇头,台上的杨巡抚脸色难看,刘兵备也是脸色苍白,这才明白自家军队之烂,黄来福军队之精,果然不是说说的。不过台上如此,台下杨巡抚的标兵营们却是不以为然,神情仍旧。他们还认为百姓们的轰笑是对自己的夸奖,个个得意洋洋。 只有台下刘全利参将及一干原总兵标兵们,却是人人满头大汗,自己这个出丑的样子,到时黄军门不要对自己失望才好。他们可是真心想投靠新主人黄来福的。 很快,高台上的黄旗、红旗、黑旗、青旗、白旗都是同时举起,立时五寨堡军队又恢复了原先那种肃立的阵形。而直到老半天,他们身旁的营兵及卫所军们,才平静下来。而刚才运动了好半天,他们的阵形就更乱了。 这时一匹健马急奔台下,一红缨凤翅的铁甲军官滚鞍落马,单膝跪在地上,大声向台上禀报道:“军门,巡抚大人,将士们己列阵完毕,请操阅!” 这人正是五寨堡家丁参将杨小驴! 黄来福笑着对杨巡抚,马久英公公道:“诸位大人请吧!” 一声炮响,周边安静下来。 马蹄声响起,从高台上下来的各人都是骑上了马匹,检阅较场中的万余将士! 黄来福一身精制的铁甲,头戴八瓣帽儿铁尖盔,身上系着大红披风,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他的身旁,并排行着马久英公公与杨巡抚。三人的身后,是刘兵备及一干武将等人,再他们身后,是跟着宁武关的一些文官们。 马匹一起迈步,较场上密密麻麻的一个又一个官兵阵列,各人缓缓从各个阵列队前走过。 对于宁武关当地营兵及卫所军们,杨巡抚等人都不怎么关注,他们的目光,都往五寨堡军队阵形那边看去。越往那边去,空气中弥漫的肃杀之气越重,特别是走到近前时,五寨堡将士们那种如虎狼般的眼神,让他们不敢与之对视! 这种压力,让杨巡抚与刘兵备脸色苍白,很多当地小文官们,更是不时地抺着额头上的汗水。 只不过五寨堡将士们这种充满煞气的眼神看到黄来福身上时,却是转为尊敬崇拜的神情。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手缔造的军队,黄来福心中充满了自毫感,他猛地抽出腰间的利剑,大喝道:“万胜!” “万胜!万胜!” 五寨堡军士同时抽出兵刃大喝,声震四野! 他们的声音带动了周边的营兵卫所军们,还有四周的百姓们也是不由自主地欢呼。那“万胜”声越来越响,一浪高过一浪,响彻了整个宁武城。 这排山倒海的声音是如此的震慑人心,不说各文官们两腿发颤,就是杨巡抚与刘兵备,也是脸色更苍白了! 黄来福操阅后,不说宁武关的百姓们津津乐道了好多天,就是杨巡抚,刘兵备等一干文官们也是消停了许多,各人眉眼间,都对黄来福敬畏客气了许多。 此后几天,总兵府邸多了许多拜会的人,除了当地一些文官武将外,还有许多是商家,各样滚滚的礼物送入了总兵府邸。黄来福一一安心收下,这其实也是大明间一条正常的财路。 大明的官俸一向微薄,就算各部正二品官衔的尚书们,他们全年的俸银也不过是区区152两。他们要保持豪华的生活,决非区区的俸银所能维持的。 所以一般大明官员的主要收入都是依靠各商人官员的孝敬馈赠,每年各省总督巡抚们所到的礼金或是礼品,都在他们年俸的十倍甚至百倍之间。这种灰色的收入当时是合理合法的,黄来福也不想表现自己的清高,自己要改变这个时代,首先就要融入这个时代,因此对于各人送的钱物,他是收得不亦乐乎。 各地武将们己经怀着敬畏及满足的心情回去了,黄来福也对当地情况有了自己的了解,该办正事了。 所以现在黄来福,赏了一些银子后,全部撤了总兵府的宁武关原总兵标兵们,从自己带来的来福营中抽选了三百家丁作为总兵府邸的护卫。他早在来宁武关之前,己经将自己身边的家丁亲兵营命名为来福营,帅旗雄狮。将留守五寨堡的军队,命名为五寨营,营旗猛虎。老营堡的将士们,还是继续名为镇虏营。 对于黄来福的决定,这些原标兵们,没有一个人敢说些什么,他们自然知道自己不能与来福营相比,不论是亲近度还是强悍度上,都不在一个档次上。他们只希望黄来福能接纳他们,让自己成为黄来福的嫡系之一,拥有原标兵的待遇。 对于刘全利等人的心思,黄来福自然是明白的,因此在操阅后的第三天,黄来福吩咐杨小驴将刘全利找来,他有话对他说。

下一篇   第175章 走狗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