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走狗开路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5章 走狗开路

第175章 走狗开路 黄来福对刘全利说了些什么话,外人不得而知,不过刘全利从总兵府邸出来时,满脸的喜色,额头上一片乌青,还有一些血痕,显然是叩头过重造成的。 他显然顾不上理会这些,只是兴冲冲地往军营而去。走过宁武城的街上,不时有人满脸笑容地向刘全利行礼问好,这让刘全利心中很是满足。在原总兵刘明安倒台后,他也是颓废了一阵,举目所见尽是排斥不屑的目光,言语中多为阴阳怪气。 但现在,他们还敢吗?刘全利内心得意洋洋地想到。刘全利知道现在的宁武官员武将们,表面上对自己亲热,背后却颇有些鄙夷的话语,说自己才抛弃前主人刘明安不久,又快速地靠上了新主人黄来福。但这又如何,吃饱肚子,比什么都强。 算成阳历,现在己经是十月了,宁武的天气颇有些寒意,但刘全利却是一点也不觉得,只是内心火热,大步地街上行走着。陪在他身旁的一些亲兵们,也同样是挺胸凸肚,充满了气势。 宁武关内的军营有多处,其中靠近七百户街,就是原总兵刘明安的标兵营地。眼下这个标兵营地,除了一半仍由标兵们住外,余者的一半,己经是由五寨堡来的来福营所居住。 才靠近军营,就听到来福营那边传来一阵阵的喊杀训练声,在栅栏旁,挤满了看热闹的宁武关原总兵标兵们,各人一边看着,一边议论纷纷,脸上都是充满了敬畏之色。 刘全利也是心下暗暗佩服,果然不愧为黄军门身边的标兵,就是英武彪悍,就是在军营内,都忘不了训练,哪象自己的兄弟,一个月训练一次就不错了。 除了训练外,来福营那边,还充满了喧嚷的声音,这是来福营士兵们在修整军营之地。 这个军营,虽然算是宁武关内最好的营地,但对于来福营的将士们来说,却是脏乱差,难看之极,如同一个大猪栏一样!因此住进来之后,他们就开始修葺营地。 对于自己的军队,黄来福一向是非常关心,他立时投入重金,由杨小驴全权负责,处理营房的翻修建设事宜。与五寨堡军队的营房一样,这里新建营排,每一营排,只住着一个百总的士兵。每个营房后兴建公共厕所,开挖排水沟,设立手压机井,兴建大伙房等。 很快,这里就焕然一新,除了少部分地方外,大部环境整洁,每天水哗哗的流,就算将士们每天训练得再辛苦,也能洗个干净。加上来福营每天丰盛饭食传出的香味,都让旁边军营的原标兵们垂涎三尺。直憧憬自己也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原标兵们正议论纷纷,这时有人道:“刘参将回来了!” 立时众人涌了上去,七嘴八舌地询问。 现在这个标兵营中只余两千人,由两个千总分别带领。一千总名叫钟明安,一千总名叫姜杨荣。此时钟明安与姜杨荣都是挤上前来,期盼地对刘全利参将道:“刘爷,事情怎么样了?” 刘全利满脸红光地道:“告诉将士们一个好消息,军门己经答应收我们为亲随标兵了,还赏了我们一个营号,叫宁武营,在明日的时候,他就会发给我们这半年的军饷。” 立时军营内一片沸腾,人人都是欢喜无比,总算找到依靠了,以后总算又衣食无忧了。笑话,标兵,也就是总兵的家丁们,岂是普通营兵能比的? 家丁不但每月有一两五钱的银子,而且年末还有一两银子的年赏,不克扣不说,军器军衣等都是最好的。如果战时出了什么意外,家主还会抚恤养老。这也是为什么在大明军队中,人人都想争当家丁了。 他们这种沸腾的情形传入对面的来福营的营地中,正在练习射箭的顾大刀哼了一声,道:“这些人好命,让军门瞧上眼,收他们为家丁。说起来,他们除了是本地人外,哪一点有资格充当家丁了?” 杨小驴此时也在他身旁,他久在黄来福身边,又善于揣摩黄来福的心思,闻言笑道:“军门自然有军门的考虑,他做的事情,很多时候是需要这些人出面的,不管怎么说,他们是宁武关的地头蛇嘛,有些事情办起来方便。” 顾大刀若有所思,他道:“算了,不想了,这些事情太复杂,我还是练我的弓箭吧!” 在原标兵营营地这边,现在该叫宁武营了,一片欢腾中,刘全利对钟明安及姜杨荣道:“钟兄弟,姜兄弟,今日在总兵府中,军门有事吩咐,你们到我的营房中来。” 钟明安及姜杨荣二人互视一眼,随刘全利往他营房去了。 第二天,总兵府的一干幕宾家丁们,果然抬来了一个个大箱子,里面装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黄来福来宁武关,别的东西带得不多,但银子,可是随行带了很多。 放发银子的还是何如镇,他掌管后勤辎重得力,所以黄来福将他调来宁武关了。 按名册上算,眼下宁武营有兵二千一百一十六人。士兵每人每月以一两五钱银子算,军官每人二两银子到十两银子不等。 大明军饷的发放是半年或是一年一次,由于他们的前主人刘明安倒台后,他们事实上被视为普通营兵,粮饷发放老是拖拖拉拉,他们己经有半年没领到军饷了,冬天来了,也要有冬衣。此外还有马匹的马料钱等。至于吃空饷,宁武营倒是出奇的没有。 其实以宁武营的军将们来说,虽现在同样算是黄来福的家丁,但他们的待遇,可赶不上来福营,来福营的普通士兵们,每人每月都有二两银子的月钱,每月发放,此外吃喝住等都是军中包了。不过宁武营的人己经满足了,他们也有自知知明,知道自己可不能与来福营的将士们相比。 按黄来福的老方法,士兵们领取粮饷时,都是一个个唱名给与,并不经手军官们,这样可以避免军官们的吃空饷,喝兵血。一般家丁们的粮饷克扣虽不如营兵卫所军中那么厉害,但也多少存在这种现象,宁武营既然己经由黄来福管理,就要按黄来福的方法来。 这样的方法,自然是让刘全利等一些军官们有些遗憾,粮饷不能由自己经手,就没有了克扣军饷的条件。不过黄来福对他们说了,只要办好那件事,以后每年都有大把的分红,所以现在的刘全利,己经将自己视为财主,有点不在乎这些小钱了。 何如镇在上面分发军饷冬衣,宁武营将士们个个上前领取,在名册上画押,个个是兴高采烈。到手的白银都是上好的成色,冬衣也是五寨堡生产的大明样式呢绒军大衣,带有羊毛软围脖,温暖舒服。让人人都是欢喜不己,满场都是热闹的喧沸之声。 很多宁武营的官兵还是宁武关当地人,他们拿到丰厚的粮饷冬衣回家后,他们城内城外的家人,个个同样欢喜不己,这个冬天,他们一家人好过了。 宁武营正式成为黄来福的标兵之一,又拿到了丰厚的粮饷,温暖的冬衣后,城内余下的营兵卫所军们,自然也是非常羡慕。不过对于这些人,黄来福却是没办法一下子全部养活。不过他有方法,将来让这些人自食其力,自己养活自己。 而听了这个事,杨巡抚与刘兵备都是暗骂不己,这个黄来福,是在显摆自己有钱吗?特别是刘兵备,在山西镇户部管粮主事张文保将粮饷发给各道后,由他掌管着宁武关当地粮饷的发放。 他心中暗暗骂道:“黄来福,我倒要看看,以后我将当地粮饷都卡得紧紧的,看你怎么都用自己府中的银钱放发,我倒不相信,你就这么有钱!” 粮饷发放完毕后,看着场面的欢腾,刘全利跳上一个高台,大声叫道:“弟兄们,拿到粮饷冬衣,高兴不高兴?” 下面是异口同声的欢呼声:“高兴!” “军门这样厚待我们,我们要不要效死?” “为军门效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我们就拿出点本事,让军门看看,接纳了我们宁武营,是决对值得的!” 宁武关这些天,由于黄来福的到来,热闹的消息一直不断。 由于黄来福放出风声,要在宁武关干一些大事,做一些大买卖。黄来福的成功这些年各地各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品牌己经是非常的坚硬。特别是五寨堡商人中,更是对黄来福充满信心,在黄来福来宁武关后,他们先先后后的,也争先恐后地涌入了宁武关。 看五寨堡商人越来越多,本地的商贾自然是坐不住,不管怎么说,他们可是本地人,现在黄军门成为宁武关总兵,也算是宁武人了。 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有大买卖,怎么也要关照下本地乡梓父老才是。因此这些天,宁武关的商贾们拜访黄来福也是络绎不绝。 黄来福的规矩是,要与他合作,先投资,先做出一些让他满意的事再说。他无意中放出话来,宁武关身为镇城,却是街道坑坑洼洼,破烂不堪,垃圾遍地,与镇城形象一点不合,他见了甚是痛心。 各商贾们都是非常精明的人物,闻弦歌而知雅意,在黄来福操阅的五天后,宁武关的各商贾们,己经是捐出大批的银两,仿效五寨堡,对堡内进行修葺。 又从大五寨堡水泥厂中购买水泥,在镇城各街道上铺设干净整洁的水泥路。这让黄来福的大五寨堡水泥厂大赚一笔不说,还让宁武关的许多百姓找到了吃饭的饭碗。 在宁武关各街道忙碌修葺,一片繁忙热闹的同时,宁武关内又出现消息,黄军门要在宁武关外各地建立超大煤矿,规格比神池堡大煤矿要大多少倍,如果建成后,获利可是非常丰厚。 而且军门还说,当地的各矿主如果与他合作的话,保证各人利益不减反增,各地矿山劳作的矿工们,同样可以继续在建成的各大煤矿中做工。幸福的生活,将向他们招手,不信,看看神池堡大煤矿的矿工们就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消息,除了在宁武镇城内传得沸沸扬扬外,还有城外的各乡各村各镇,同样是传得街闻巷知。这让很多人都是砰然心动,特别是那些商贾们。 要知道,宁武关煤矿资源丰富,城外的阳方口,东寨,化北屯,怀道,薛家洼堡,涔山堡,东马坊堡等地,分布着数不清的当地小煤矿,煤眼到处都是,当地豪强,召集亡命之徒,纠集矿工用暴力手段私挖滥采。他们每年获利不知多少,官府却是得不到一文钱的收入。 很多商人们早就想去开采了,但在当地豪强眼中,财源哪能落于外人之手?很多商人以为向官方申请了,每年交纳课税多少,冒然前去,却是落个横尸荒野的下场。 眼下黄军门要搞大煤矿,机会来了。不说宁武关内外沸沸扬扬地传着这事,各方都是暗流涌动。 这天,在宁武城外的大较场上,宁武营的两千多人己是齐聚场内,这些人中,除了一千多步兵外,还有数百的骑兵。无一例外,他们个个都是全副武装,杀气腾腾,在他们身旁,还拖着几门战车火炮。 刘全利一身铁甲,对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头大吼道:“兄弟们,报效军门的机会来了。这次出去与各矿主‘商谈事宜’,你们要拿出自己的精神来,不要丢了我刘全利的脸面。军门和我说了,各地的矿主非法窃取国家财富,使国家资产大大流失,这是罪大恶极的举动!倘若他们迷途知返,还可以既往不咎,如果不识趣,硬要对抗朝廷律令,那就扫平他们!” 一片的众情激昂:“扫平他们,扫平他们!” 刘全利大吼着,他的手尽力指向前方:“开拔!” 一片的欢呼声,滚滚的蹄声脚步声,往前方而去。 在宁武关城头上,黄来福冷冷地看着这只军队的身影消失在自己视线中,他之所以接纳刘全利等人,也是为了这一天。以宁武关的本地标兵对付本地的豪强矿主,就是他的手法。 那些当地的豪强,他们或凭借势力占领官家的矿场,或是建立武装公然和官府对抗。这些人嚣张不可一世,但其实都是乌合之众,在有建制的军队面前,他们就是渣。 黄来福决定杀鸡儆猴,血洗一批当地豪强矿主,为自己将来在宁武各地的顺利经营,打下良好的基础。

上一篇   第174章 耀武扬威

下一篇   第176章 分红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