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分红之争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6章 分红之争

第176章 分红之争 万历二十一年十月初十,公元1593年11月2日。 在黄来福到宁武关的第十三天后,黄来福调派宁武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了宁武境内数百个豪强矿主,对于敢反抗的矿主打手,格杀勿论!杀死杀伤了数百个豪强亡命之徒。 由于黄来福先前的宣传,加上有神池堡的例子在那,这次,没有一个矿工们站到矿主这边。没有这些人的支持,余下的豪强打手哪是宁武营的对手?虽说宁武营远远赶不上来福营,但怎么说也是当地标兵,以大明军士的眼光也看,也算是精锐了。 本来这些亡命之徒面对官兵时就心理处于弱势,加上宁武营装备也算是精良,对手连弓箭都没有。他们一阵箭雨,一阵排枪,加上火炮轰几下,任是对面的矿主纠集再多的亡命之徒,也要抱头鼠窜,往往杀死杀伤对方上百人,己方伤亡寥寥。 这次的行动收获是巨大的,横扫了境内所有的私人煤矿不说,还抄没了所有反抗豪强矿主的家产。据随行的何如镇等人统计,此次行动,光白银就抄得三十多万两,还有其它的财产无数。 对于这些银子,黄来福首先藏了一半进入自己的腰包,此外又拿出几万两银子赏赐此次行动的宁武营官兵,他们就算小兵,每人也分得了至少20两的银子,军官们就更多了。 对于伤亡的宁武营官兵来说,黄来福也承诺抚恤,让他们的家小妻儿以后生活无忧。这让宁武营官兵们人人欢喜,跟上黄军门后,这日子就是过得痛快。 此外,黄来福还对外界表明,从豪强矿主处抄来的非法所得共十万两银子,将都用于本地民众生活改善上。如各处水利的修设,各处道路的修整,城内鳏寡孤独笃疾的赡养等,这下连当地普通百姓也是拍手叫好。一时之间,算是皆大欢喜的结果。 对黄来福的雷霆行动,杨巡抚,刘兵备等人都是张口结舌,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当地的豪强矿主们,与城内的大小官员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一是黄来福的胆子太大,二是他的行动再快太突然,让他们来不及反应。再说了,在黄来福的大军前面,谁又敢吭一声? 宁武官员们集体失声,只有一些外地御史风闻此事后,上书弹劾黄来福枉杀民众,不过折子递上去后,万历帝留中不发,让这些御史们干瞪眼。 万历二十一年十月十五日。 总兵府内云集了众多的五寨堡商贾及宁武关当地商贾,还有许多外地商贾也是闻风而来。这是黄来福与他们商谈宁武关矿山建设之事。由于己经扫平了当地各矿产的所有权问题,眼下所剩的,就是如何开采建设了。 有神池堡的例子在前,所以此次经营宁武关的矿产,黄来福也算是熟悉了。他的办事风格就是大气,不论做什么,都是比旁人多达十倍的资金和人力投入,大规模式经营。 这就是所谓的高投入,高回报。 眼下大明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社会上对煤炭的需要量急剧增加,煤炭每吨值三两多银子的价格。神池堡的大煤矿,月产量过万吨,克除成本后,每月有一万多两银子的净收入。 不过在宁武关,黄来福的野心更大,他决心在当地兴建月产煤过十万吨的大煤矿。虽说这种规模,与后世宁武的潞安集团月产煤二百万吨,大运华盛月产煤二百七十万吨,同煤集团年产煤更是突破上亿吨根本不能比,不过放在此时的大明,己经算很不错了。 黄来福的打算是,宁武煤矿,不但要满足山西省的需求,更是要走出省内,打向外省市场。 当然了,官营企业弊端多,加上黄来福日理万机,所以各地煤矿的具体开采经营上,他还是交由各个商人处理,特别是由黄来福现在的亲家----渠源锐等人主理。 不过黄来福虽不管事,但在年终分红上,他还是占大头。 对于宁武关的开矿事务,马久英公公自然是非常关心,他作为万历帝在黄来福身边的私人代表,担负着与黄来福合作分钱的重任。黄来福在神池堡经营矿产,万历帝每年都有分红。手上拿着白花花的银子,万历帝心情愉快下,马久英公公也因此经常受到万历帝的夸奖。 因此此次黄来福与各人商议经营宁武关矿产之事,马久英公公也有在旁紧密关注。 事情的商议很顺利,依神池堡的旧例,黄来福很快与众商贾达到了一系列的意向,而晋商们一向财大气粗,就算黄来福投资这么大,他们也没有资金短缺的问题。 在总兵府内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此时在巡抚衙门大堂上,也是满满的一堂官员们。 杨巡抚在抚须想着什么,刘兵备则是着急地道:“杨公,您说句话啊,这黄来福在宁武大张旗鼓地开煤采矿,可有将您老放在眼里?再说了,这些煤矿是我们宁武当地文官武将一起的财货,岂能让他黄来福一人取去?不管怎么说,也该有我们的一份才是。” 旁边一干文官小吏都是纷纷道:“就是就是,那黄来福飞扬跋扈,先前在城外各地到处枉杀民众,那就不说了。眼下岂能任由他吃独食?这太不合官场规矩了!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当地的一份子啊。” 以前黄来福还来宁武关之前,这些大小官员们还认识不到矿产的价值,就算有人想开采,也是小打小闹,赚不了几个钱。 不过等到黄来福大张旗鼓地搞时,他们才忽然醒悟到,这黄来福可是在神池堡开矿赚得满满的,眼下这个煤矿可就是一个摇钱树啊。黄来福将他们排斥在外,怎么能让他们心理平衡?因此这些人在刘兵备的带领下,都到巡抚衙门来说道。 杨巡抚缓缓道:“黄军门这种做法确实是说不过去,晚上老夫找他说说去!” 一干官员都是大喜。 晚上时分,黄来福吃过晚饭,正要找本书看看。忽然有家丁拿着一个名贴来报,说是杨巡抚求见。 黄来福哦了一声,杨小驴与顾大刀都是在他身旁服侍,杨小驴道:“奇怪,这个巡抚怎么会来总兵府?他不是与少爷很不对眼吗?” 黄来福笑道:“肯定是关于煤矿的事,他既然屈尊来访,大家等会神情中就客气些好了!” 说着他整肃衣冠,带领各人迎了出去,只见杨巡抚一身便服,只带着几个家人,含笑站在门外。黄来福呵呵笑着,将手一拱,说道:“难得难得,杨大人降尊忘贵,光临鄙处,蓬荜今日生辉矣,请屋里坐!” 杨巡抚笑道:“仓猝晋谒,劳动起居,万乞怨老夫唐突之罪。” 黄来福道:“哪里哪里,岂敢岂敢!” 将杨巡抚让了进来,越过天井,进入堂屋内,二人平磕了头,分宾主坐下。 黄来福吩咐家人献了茶,问道:“未知杨大人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杨巡抚呵呵笑道:“指教不敢,只是来找黄军门商议一些事务。” 黄来福哦了一声,说道:“杨大人请说!” 杨巡抚向左右瞟了一下,转到黄来福身上时,己经是神情亲切,他道:“黄军门,老夫痴长你几岁,又是同僚,大家也不必见外。老夫就不客气称你为贤侄了……” 黄来福一怔,心想什么时候我成了你的贤侄了?前此时间我们关系还紧张着呢,如同水火一般,眼下又贤侄出来了。这位巡抚的脸皮太厚了吧? 当下也不言语,只是微微一笑。 杨巡抚呵呵笑道:“贤侄啊,老夫今日是专诚拜访,前些日我们虽有些不和,却是因公而争,无关大局。今日拜访,若贤侄不嫌老夫愚鲁,便有一些肺腑之言与你说。” 黄来福笑道:“能面领清诲,来福自然是受惠匪浅,杨公请说!” 杨巡抚道:“贤侄啊,你年貌还轻,却是夙受庭恩,不到而立之年便身居高位,之因为如此,更应该谨言慎行,如此,才能上不负国恩,下不贻民怨,使之苍生有福。贤侄这些时日行事鲁盲了,你剿除各地矿主之事就不说了,此辈也非良善。不过你经营各地矿产,怎么能尽交于商贾之辈呢?宁武上下同僚官员,皆有怨言啊!” 黄来福冷哼了一声,这杨巡抚口灿莲花,其实也不过是贪图矿产之利罢了。他今日前来,果然是为各官员们作说客。 不过在黄来福的计划中,确实也有将宁武关上下纳入共同利益集团的打算。如此,才能用得上他们手上的人力物力权力,为自己的最终目标出力。 在黄来福的打算中,宁武镇城内的军户营兵们,最后都要能养活自己,如此,才能最终减轻山西镇民众的负担,为山西镇的经济起飞提供内需。 现在的山西镇,共约有官军四万多员,马匹一万多匹,一年需要京运年例银20万银子。此外,还有各地的民运草九万五千余束,民运本色米豆二万一千余石,折色银三十二万二千余两。这些大多都是靠山西镇各地军堡州县运来的。 京运年例银由大明太仓国库中支出,最后拖垮了大明财政。而民运粮等,又给各地民众造成了沉重的负担,千里运粮,非常艰难,而且路上浪费非常严重,民众所出可说是几倍于此。加上天灾人祸的,边镇民众困苦,可想得知。 要改变这一切,只有军队自己养活自己才能解决。黄来福己经在五寨堡等地有所改变,他希望在宁武关也能改变,最终改变整个山西镇。 当下他微微一笑,对杨巡抚道:“杨公说了这么多,无非也想自己入股,对不对?”

上一篇   第175章 走狗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