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大规模建设、老婆来了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7章 大规模建设、老婆来了

第177章 大规模建设、老婆来了 杨巡抚一怔,好在他脸皮厚,被黄来福说穿了来意,脸也不红一下。他呵呵呵地笑了一阵,说道:“贤侄要这样说,也无不可!” 黄来福微笑道:“古人有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黄某也要说:有钱大家赚,只要谁出得起银子,都可以入股。各人出的银子越多,年底分的红利越多。” “至于将矿产交于商贾之辈,来福也有自己的考量。此辈虽说唯利是图。然在经营上,我等确实不如。各地官吏是什么样的货色,杨公与我都清楚,以他们的本事,如果将矿产交于他们手中主理,不赔得输裤子才怪。我黄来福是来赚钱的,不是来赔钱的!” 杨巡抚不住地干咳,只觉得黄来福说话太直接粗鲁了,很不合他的身份,更不合官场的中庸之道,不过他说的倒是实在话。既然黄来福都赤裸裸了,杨巡抚也抛开脸皮了,他沉吟道:“老夫与刘兵备等人确是有意入股,就不知道要投入多少银子?” 黄来福竖起一根手指道:“最少一千两银子,少了免谈!我们宁武的矿产经营可是大手笔,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收进来的。” 杨巡抚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千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放在后世,就是人民币60万了。宁武关虽说是一个镇城,然富户却是不多,官员中富豪身资的也不是很多,远远不能与太原等地相比。如果说杨巡抚与刘兵备拿得出这笔钱,然后他们手下的大部文官武将们,却是出不起这个钱了。 杨巡抚脸有难色,道:“贤侄,这门槛太高了吧?恐怕……” 黄来福笑道:“杨公,要赚钱,就要投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您手下的那些武将小吏们,他们一口气拿不出这笔钱,可以几个人合起来出钱嘛。再说了,也不一定只有投钱一途,他们也可以用手中的资源来交换嘛!” 杨巡抚立时眼神炯炯,道:“贤侄的意思是?” 黄来福道:“这样说吧,比如您手下的标兵营,你可以让他们全部出来干活啊。还有城内那两营散兵,还有指挥使属下那些军户,也可以全部出来做工嘛!这样,杨公你们不投一文钱,同样可以获得分红。当然了,这些人到了矿山之后,他们就要服从矿山的管理,他们自己赚来的工钱,也归他们自己养家糊口,不得克扣。杨公您看这样不是很好?” 杨巡抚脑子转得飞快,他沉吟良久,最后觉得黄来福的提议,也不是不可以。 见识过黄来福的来福营精锐后,杨巡抚也知道,就算自己的标兵营人数达到一万,也是对黄来福无济于事,所以全部留在身边没意义。不过亲兵家丁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本钱,他不可能全部散出去,他决定身旁留两千人,余者的一千人就放出去算了。至于城内的散兵们,杨巡抚没有理会的必要,就随那些人自己了。 当下他微笑道:“如此也行,老夫回去与众人商议一下!” 他站起身来,道:“叨扰贤侄了,时候不早,老夫告辞!” 黄来福道:“天色己晚,就不久留了,杨公慢走!” 亲自将他送出总兵府邸。 走在街上,杨巡抚回望了总兵府一眼,冷哼了一声:“武夫之辈,满嘴的铜臭!” 不过想想入股后的美妙前景,他又高兴起来。 在门口,望着杨巡抚车马远去的身影,黄来福也是哼了一声:“想赚钱还扭扭捏捏,假清高!” 杨巡抚回去后,告知众人这个好消息,大家先是一阵兴奋,总算加入黄来福赚钱的这班车了。接着是大大小小官员们的争吵,不过到了最后,大家都不得不接受了黄来福的提议。一时之间,宁武官场一片热闹,大家见面时,都是相互询问:“你投钱了多少?” 对于当地的普通小吏小将来说,他们只得四处借钱,或是十几人,二十几人合起来共同凑出千两银子。对于那些有些权势的人来说,比如城内两营散兵的守备庄礼渔、徐魏友,宁武关指挥使孙之去,他们就打算将手中的军兵全部放出去,以换取黄来福年底对他们的分红。 平时这些人带兵时,吃空饷也捞不到多少钱,驱使那些军户们为他们种田,更是收获寥寥,还不如做矿山的股东来得丰厚与稳定。 至于各人田中没人耕种,来年宁武会不会没粮食吃,大家都想得很开,宁武没粮,可以从五寨堡买嘛,手上有白花花的银子,还愁买不到粮?最不济的,大家花点小钱,雇佣一些民户们耕种自己田地,也是一种办法不是? 而那些营兵军户们也很高兴,在军中时,他们动不动就被克扣军饷,一年拿到的钱粮不到半数,军户们就更惨。在黄军门的矿山中做事,虽说辛苦些,危险些,但每月拿到的钱粮却是实实在在的。黄来福在神池堡的所作所为,他们可是打听得很清楚,知道黄军门待人仁义,每月的钱粮从来没有拖欠之说。 只有杨巡抚标兵营中那被裁退的一千标兵们心中不满,对杨巡抚起了怨恨之心。他们原先在标兵营中,吃好的穿好的,每月粮饷也拿得足足的,现在要去干那辛苦无比的矿工活计,他们哪个愿意?闹到最后,杨巡抚只能再将这些标兵们招回去,改由银钱入股,他可不想闹出什么兵变。 当地营兵军户们全部放出去做事后,宁武镇城内的兵力,只余黄来福的来福营两千人,杨巡抚的标兵营三千人了。至于刘全利参将,他带的两千宁武营将士,以后就成了专业的护矿队,专门护卫宁武各地矿山的安全。 不过黄来福认为当地有这样的兵力己经足够用了,兵在精不在多。如果看上去太少,到时再招一些青壮训练就是了,原来的豆腐渣军兵,黄来福并不指望他们打仗,放出去后,就不会再收回来了。 而且等以后事情上了轨道后,由于这些军马都事实上转业了,黄来福还将向朝廷提议免了这笔粮饷钱,省得各军将还拿着编制,在实事上吃空饷。最后黄来福还会免了山西镇的全部民运粮,将压在镇内百姓沉重的山头搬开。 万历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公元1593年11月17日。 钱粮己经到齐,宁武关的各矿山开采建设事宜,己经拉开了序幕。 从这天开始,宁武城内城外,是热闹无比,各街头巷尾,各茶楼酒肆,到处是谈论此事的人。虽然眼下天气己是寒冷,各人走在家外,都要穿上厚厚的棉袄,有些家有余财的,赶时髦的,就穿上了五寨堡出产的呢绒面料大衣。 不过寒冷的天气,却是冲不走各人心中的火热,己经被确定为矿工身份的原各营兵卫所军们,在别人羡慕的眼神中,一队一队的出城,他们跟着工头们,往各矿山而去。 由于宁武关各地煤矿规模大,需要的人手众多,所以除了这些军士矿工外,还有许多当地的民户青壮也是争先恐后地加入,还有许多当地流民们,也是找到了饭碗,用以养家活口。此外还有原宁武关各处的矿工们,也全部被聘用,这让他们原先有些担忧的心,己经完全落了下来。 在宁武关各煤矿的建设中,由于当地己经分布着无数的矿眼,这都是当时各矿主们开挖的。现在要做的是,就是仿效神池堡,将各煤眼挖宽挖深,开凿井筒,撘建井下支护,布置运输与通风的巷道,更好地解决煤窑中的排水与矿井照明等问题。 矿眼附近,又撘建了一排排的营舍房屋,以为煤场。由于宁武当地煤质好,煤层厚,埋藏浅,易开采,所以该地的矿产建设,比神池堡来得容易,只短短的一些时间,很多地方就变了样。 而且除此之外,由于煤开采出来后,需要有人运输,有人贩卖,所以不说很多商贾赶着驮牛车马前来,就是很多当地青壮,甚至是妇孺小孩,也是背着大大的筐,准备来此背煤,每天赚一些钱财花用。 除此之外,大批青壮云集宁武关各地开矿采煤,需要大量的生活用品,不说靠近各煤矿的阳方口,东寨,化北屯,怀道,薛家洼等地村镇民堡因此受利。就是各煤矿附近,很快也形成了一个个商业点,大量的旅舍、杂卖铺、客店、饭庄,娼寮不断涌现出来…… 因为开矿采煤,整个宁武关的经济都活了起来。 与此同时,宁武关内的畜牧养殖之事也开始准备,宁武西北的管涔山森林密布,野生动物种类繁多,特别是在荷叶坪山与马仑草原上,有着几万亩水草丰盛的高山草甸。 在这里,除了可以饲牧良马,畜养牛羊猪鹿等物外,还可以做木材生产,种植各种的珍贵药材,养植银盘蘑菇等事。 在那些出来做工的当地营兵卫所军中,各矿山都是挑选的青壮,那些稍老弱些的人,黄来福就安排在这里做事,当然工钱是不如在矿山中做事的。 除此之外,黄来福还招募了许多当地的民户流民在这里做事,为当地许多民众提供了饭碗。一时之间,宁武关上下,对黄来福的感恩戴德声不断。 由于冬天到了,所以现在管涔山各处事务,只是在赶来宁武关的王启年指导下,做一些准备的工作,具体的事宜,要到了明年开春后再说。 万历二十一年十月三十日,公元1593年11月22日。 这天是小雪时节。 在宁武关各地一片繁忙的时候,顾云娘来到了宁武关。 随顾云娘前来的,除了服侍她的丫鬟侍女,亲将家丁外,还有五寨堡城市管理局局长何副千户,五寨堡建设局局长杨安章等人。 这二人是来处理宁武关城市及道理建设的,他二人在五寨堡几年,对于这方面的工作,己经积累了大量的经验。现在黄来福镇守宁武,五寨堡相关的机构,也要慢慢搬到宁武关来。不过在黄来福的打算中,五寨堡是他的总部,余者地方只会建一些分支机构。 当顾云娘等人来到宁武关时,这里是一片欣欣向荣,百废俱兴的景象,各人精神面貌颇有不同。特别是进了宁武城后,原先大部坑坑洼洼的街道土路,己经变成了平整宽阔的水泥路面,街两旁还有笔直干净的排水沟,预备种上花草树木等。街上的垃圾污水等物,己经清扫得干干净净。 街上原先众多衣衫褴褛的流民乞丐,基本上都见不到,他们都到各地矿山或是管涔山上去做事了。现在街上来来往往,都是神色匆匆,又脸上带着兴奋的人。 大老婆大驾光临,黄来福自然是要出城迎接。由于顾云娘是黄来福的妻子,不管愿意不愿意,杨巡抚,刘兵备等人,现在都与黄来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加上顾云娘是四品诰命夫人,这可是很难得的。礼制上,他们也应该出城迎接。 因此当顾云娘一行车马到达宁武城时,城门口上,满满都是迎接的宁武关大小官员们。 当顾云娘下了车马时,一时间各人都是整齐地吸了口气,窃窃私语声四起。居移气,养移体,经过几年的将养,顾云娘己经颇具华贵之气,加上那种少妇的风韵,说有多诱人又有多诱人。 杨巡抚喜好女色,一时看呆了眼,只是色迷迷地看着顾云娘,直到刘兵备在旁轻咳了一声,杨巡抚才反应过来,脸上又恢复了那种道貌岸然的神情。 顾云娘头戴珠冠,身穿四品诰命夫人服,含情脉脉地见过自己丈夫后,又与各官员们行礼。除了杨巡抚与刘兵备外,很多官员们,都要向她叩头。 黄来福颇有些自豪,他上前拉住她温软嫩滑的小手,说道:“娘子一路前来辛苦了!” 顾云娘眼波流转,白了黄来福一眼,轻笑道:“如果不来看住你,怕你又在外面找野女人了!” 二人携手进城,前面是仪仗开路,后面是大批的官员跟着,一路上,不说顾云娘好奇地左看右看。就是街的两旁,也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对着黄来福与顾云娘指指点点。 “黄军门身旁的女子是谁啊?长得真是好看。” “这你都不明白?这是黄军门的媳妇儿,还是四品诰命夫人呢,你看那诰命服,第一次见到吧。” “啧啧,四品诰命夫人?真是了不得啊!” “黄军门是个大英雄,他的媳妇儿也长得俊俏,真是郎才女貌啊!” 街上的人议论纷纷,越往城内去,街旁围观的人越多。黄来福这些天在宁武关的种种事情,非常得当地人心,爱屋及乌,对黄军门的夫人,宁武关各人,也是抱有极大的敬意。不知是谁先敲响了锣鼓,点燃了鞭炮,一时之间,宁武关街上是锣鼓喧天,鞭炮声震耳欲聋。 看到这样的情形,顾云娘自然是欢喜无比,而杨巡抚,刘兵备等人则是脸色不好看,黄来福这厮,如此会邀买人心,他们到宁武关几年,还从来没有得到过这种享受呢。 一行人进了总兵府邸,黄来福宴请宁武各人,为顾云娘等人接风洗尘。晚上时分,杨巡抚等人又在鼓楼为顾云娘作接风酒。一直到了很晚,黄来福与顾云娘才有些酒意地回到府中歇息。 舒舒服服坐在热榻上时,黄来福问起了五寨堡一些事,顾云娘说了,她笑道:“堡内现在有秀荷妹妹在,妾身不知道有多放心,相公不知道,秀荷妹妹理起帐目来,不知道有多快捷呢!” 黄来福笑道:“那你就轻松了!” 顾云娘凝视着黄来福,轻声道:“相公,妾身想你!” 黄来福柔声道:“我也是!” 二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一夜春宵,不知云雨了多少次。第二天,黄来福专门放下事来,陪顾云娘游玩宁武各地。 宁武素有黄土明珠之称,境内山川秀美,峰峦叠嶂,早在隋唐时,就是驰名远近的名胜之地。境内名胜景点颇多,有汾源灵沼、天池锦鳞、芦芽滴翠、支锅奇石、旁桥烟虹、梁峪流虾、禅房夕照、恢河伏流等著名八景。 在管涔山上,有着宁武天池,万年冰洞。宁武天池镶嵌在高山之巅,从古至今就是避暑胜境。汉武帝刘彻,唐李渊父子均在此留下足迹。尤其是隋炀帝时,敕令环天池筑起避暑行宫汾阳宫,宫宇殿阁,迤丽百里。至于万年冰洞,内中巨石陡峭,冰柱林立,积冰终年不化,堪称绝美。 当黄来福与顾云娘一一游览这些地方时,顾云娘不由惊叹连连:“好美啊!” 走进冰洞内,各冰石形象逼真,惊险绝伦,让人见了叹为观止。至于宁武天池,池面澄清如镜,让人见了更是心旷神怡。 黄来福心中一直在盘算,能否在宁武这个地方搞旅游业,听了顾云娘的娇叹后,不由向她看去。此时二人正站在天池旁,或许是顾云娘昨晚雨露滋润后的缘故,此时顾云娘脸上如玫瑰般娇红,再映上旁边的湖光山色,真是娇美不可方物。 看到黄来福看来,顾云娘眼眸水汪汪地白了他一眼,颇有些勾魂摄魄的味道:“干嘛,看你样子,就是在不想好事!” 黄来福嘿嘿一笑,道:“为夫确实是在不想好事!” 一把将顾云娘搂入自己的怀中,在顾云娘的娇吟声中,己是一把吻在她那丰满柔软的双唇上。 二人席天幕地,纵情欢乐! …… 宁武之事己经基本告一段落,黄来福将目光转向了塞外垦殖移民之事!

上一篇   第176章 分红之争

下一篇   第178章 大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