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大移民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78章 大移民

第178章 大移民 万历二十一年十一月初二日。 先前关于赏银改革,士兵们态度调查等问题己经完全清楚,约有九成的将士愿意实行新的斩首赏赐制度,以斩首一级,换取河套之地良田400亩。 各人也同意了黄来福定下的赏银公积金制度,以斩首一级赏银40两,每次先发5两,余者的35两银子,存进公积金内,等士兵满五年退役后一起发下。毕竟每次斩首赏银的数目太庞大了,支付不易,大家都理解黄军门的难处。加上黄来福一向都是守信用之人,将士们都非常相信黄来福。 因此到了这天,关于朝鲜之战五寨堡军队杀敌的斩首赏赐,黄来福吩咐赏了下去。以银子先发,土地记在军功册上,等士兵们退役后,可到塞外去划分土地。 此次受奖励的人,将士有在五寨堡,也有在宁武关内,朝鲜之战五寨堡军队共斩首三千余级,有九成的人愿意接受土地,这就需要土地近百万亩。 这批土地不是小数目,好在河套之地良田众多,达千万亩之多,足够黄来福来赏了。就算将来河套之地不足,黄来福还可以继续向北方,向西边发展不是?这个世界上土地多着呢,黄来福一点也不担心。 在黄来福原来的盘算中,大明的百姓如果走口外,成年男子可以领取200亩土地,成年女子可以领取100亩土地,略高于唐初均田制的一丁授田百亩。 这些土地中,每亩地只需交纳土地费用一钱银子,就可以终生拥有,200亩土地总共不过20两银子,并且前三年还可以免税。这太吸引人了,要知道,在眼下的大明内地,就算一亩土地,最少也要卖几两的银子。 这是普通的大明民众,对于自己军队赏赐的土地,这个每亩地土地费用一钱银子黄来福也免了,而且他原来还打算将来免了军士土地粮税的。 不过后来他想想,如果这样做的话,将来的危害太大了,所以黄来福打算只免他们五年的钱粮,以后与民众纳粮如一。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黄来福知道,在古时中国的农业社会中,土地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用缴税的特权阶层的存在,往往国家到了最后,就是这样崩溃的。 特别是在大明朝,就是个明显的例子,由于大明士绅都是免税,所以明中叶后,各地自耕农纷纷投身为奴,用以免除自己身上固定的人头税,徭役等(看看范进中举就知道)。很多人宁可藏身大户的羽翼之下,变成农奴也不愿当所谓的自耕农。 依黄来福的相关了解,到了大明后期,至少有一半的农民都这么藏了起来,造成了户部黄册和鱼鳞册中的在册人口还不如建国初期的人口。这样的结果是,由于对土地与人口的瞒报,导致富者缴税少,贫者缴税多,最后大量自耕农的消失,最后国家没有收入,不得不压榨越来越少的自耕农,最后导致绝大多数的自耕农破产,成为流民,最后天下大乱,皇朝灭亡。 塞外这个地方,黄来福为防万一,他是要将来留作自己地盘的,而且还要留给自己的子孙。有鉴于此,黄来福是绝对不允许该地存在任何不交税的阶层。将来在塞外所有地方,不论是谁,是军还是民,还是文人,都要纳税,而且还要按照土地产出来值来收税,而不是以人头税的收税方法。 拿到了赏银与土地凭证后,一干五寨堡将士们都是人人欢喜,而当地宁武关的军士们看到这个情形,也是人人羡慕。 而到了今日,黄来福公然要经营塞外的消息己是在宁武关内传得沸沸扬扬,不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富豪之家,都在谈论这个事情。 初二日下午,黄来福在宁武关总兵府内接见了数百位愿意经营塞外的商贾们,商议屯垦之事。 早在万历二十年时,己有各地商贾们在黄来福暗中支持下,纷纷前往塞外,不过还是相对低调。现在,黄来福决定结合山西镇的军政商民力量,大张旗鼓地开垦塞外。 眼下塞外开垦的目标暂时是边墙外清水河及准格尔旗一带,清水河有可耕之地六十万亩,天然草场一百多万亩。准格尔旗有可耕之地178万亩,宜林宜草面积800万亩。经过商贾们近两年的经营,这里己经有一部分农田被开垦,一些草场被开辟为畜牧农场。 到了目前商贾们对两地的经营都很顺利,就算有些会有一些蒙古小部落来骚扰,也被商人护卫队轻松击退。只不过由于当地人力不足,所以二地还有大批的土地与草场没有被经营,空废在那里。 商人们都希望黄军门帮他们解决人手问题,黄来福当然也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在农业社会里,土地兼并是一个无法消除的死穴,永远都无法根治。眼下的大明朝,土地问题己经没救了,遍地的流民。只有对外扩张,将人口转移出去,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初三日。 黄来福发布“垦殖事宜”,并请宁武当地版商,印刷了无数份单子。随后,或通过各商贾带到各地,或是令人贴到各军堡中州县中,或是送到各茶楼酒肆中,或是交孩童们贴于各大街小巷中,宣传黄来福的塞外垦殖事宜。 消息传到各地后,立时整个山西镇都轰动了,而且还远远地向外镇外省传去。 山西这个地方,人口多,土地少,大多又贫瘠,加上年景不好,几乎年年都要发生或大或小的灾害,年年都有难民,各军堡州县中流民贫民众多,一向有移民的习惯,并不是很眷恋故土。 加上黄来福的宣传太诱人了,只要是一丁口,就可以在塞外领取土地200亩,费用仅为每亩地一钱银子,并且前三年还可以免税。要知道,现在在太原等地,就是下田,每亩地也要好几两银子。 对于那些连几两银子都拿不出的人,他们先可以到塞外商贾们开办的各农场中做事。一路上,他们的路费食宿由商贾们负责,肯定不会冻饿着。到了目的地后,包吃住不说,每月还有工钱。以后积下钱,同样可以在塞外买田置地不是? 以往民众的印象中,塞外都是一片的不毛之地,而且是凶悍的鞑子横行,不过听了黄军门派下的宣传单后,他们恍然大悟,原来塞外还是这样的乐土啊,至于安全问题,有黄军门的保证,又会有什么事了? 这下子,不说各地流民贫民,就是很多正常人家也动了心思,很多家口多的,一般家产只能由嫡长子继承,其余诸子只能自谋生路。现在,很多人纷纷拿着银子,想到塞外去创下自己的基业。那些富豪人家,更是纷纷派家人出塞,特别是宁武关的杨巡抚等人。 从初六日起,随着黄来福“垦殖事宜”宣传单相继传到各地,山西镇各军堡州县都是一片热闹的情形,茶楼酒肆满是热火朝天谈论此事的人。各街上,商人们招募流民,让他们到自己的农场中做工。富有一些的人家子弟,打点行装,准备出发。 万历二十一年十一月十五日起,从太原往宁武,从太原往岢岚州,从五寨堡往老营堡的路上,就形成了滚滚的人流,很多垦殖人员都是拖家带口,他们不顾寒冷,推着小车,赶着骡子,挑着自己的孩子,满怀希望,往塞外之地而去。 在黄来福等人的安排中,那些在塞外商贾们农场中务工的人,就由商贾们带领,安全由他们负责。而那些准备在塞外买田置地的人,则是经由五寨堡后,当地军队对他们进行简单的编制。 这些人十户编为一甲,十甲编为一里,均设有甲长与里长,并有一定的武装人员。黄来福向他们卖了一些腰刀和长枪,以后随着规模的扩大,他还决定卖火枪,毕竟塞外是别人的地盘,危险是存在的。屯垦人员必须有一定的武装保护能力。 移民潮中,据黄来福等人的统计,短短几个月中,就有数万人前往塞外,为各农场的商贾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劳动力。庞大的人流前往,还为沿途各地提供了大量的商机。沿着迁移的路上,各样的旅舍、客店不断的出现,又为很多人提供了就业的机会。 和山西各地百姓的热火朝天不同,大明的内阁官场,则是对黄来福的大手笔集体失声,各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们当然知道塞外屯垦对大明有好处,不过这不是会挑起边畔?只是这是黄来福的事,他都不怕。再说了,万历帝都默认了,他们还说什么呢? 忙于移民,忙于宁武关之事,忙于军务,在各类繁忙的事情中,时间过得飞快,很快,时间来到了万历二十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公元1594年2月19日。新年佳节又到了。 这天是大明的农历除夕日,早在之前,黄来福就将自己在五寨堡的小妾刘玉梅,渠秀荷等人,还有自己的几个孩子招到宁武关。虽是黄思豪,杨氏等人没在身旁,但大家吃年夜饭、换门神、贴春联、挂年画、挂签、贴窗花,吃饺子等,热热闹闹,一起过了一个愉快的新年。 无例外的,马久英公公也是与黄来福一起过年,还有黄来福的众多姐夫,姐姐们,也是一起过年。大家一直玩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后,才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新的一年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