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走口外、三娘子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0章 走口外、三娘子

第180章 走口外、三娘子 万历二十二年六月三日。 朝中的变故,暂时与黄来福无关,现在他正忙呢。 春耕后,不论是五寨堡,八角堡,老营堡等地,又开始了各项耕种畜牧的工作。而宁武的开矿采煤之事,也是进行得如火如荼,似乎整个镇城都忙了起来。 好在这些事情有五寨堡粮食局副局长顾世宝,五寨堡畜牧局局长王启年等人在忙,省了黄来福许多事。现在的黄来福,己经在宁武关又撘起了一些机构架子,仿效五寨堡,处理各项事物,各人都有各人的事,反倒是黄来福有些闲下来,整天乱转,不知道瞎忙些什么。 除此之外,就是关于塞外移民的事,也是在稳步地进行着。由于塞外移民,各移民点需要大批的武器装备,这几个月中,不说黄来福兵器不知道卖出去了多少,就是为了打造兵器,五寨堡的军器作坊也是每天开足马力地生产腰刀长枪等。而由于铁器需求的增多,神池堡大铁厂每天也是开足马力地生产。 不过塞外面对的威胁是游牧民族,需要很多的弓箭,黄来福却是没办法。他决定将来还是向移民们卖火铳。毕竟制造弓箭不容易,培养一个弓箭手更不容易,用火铳就简单得多了,因此五寨堡的军器作坊又是每天在大造火铳。 这些事情一直忙到六月,这时黄来福在朝鲜之战的军功赏赐己经下来了。他仍是山西镇总兵,进都督同知衔,荫一子世锦衣指挥佥事,余者将士也各有封赏。兵部还同意了黄来福所请,以江大忠为五寨堡参将,镇守五寨堡之地。这又让众人高兴了一阵。 为了加紧塞外移民之事,这天,黄来福带着数百标兵们,到离老营堡不远之地的水泉营堡视察。 从宁武关往神池堡,往老营堡,再到水泉营堡,这里就是边墙了,连绵不断的长城。从这里出了关,就是塞外了。 往常水泉营堡只是个小堡,不过由于从去年来,大批的内地移民到这里,或在老营堡换关照,或在这里换了关照出关,所以这里很快热闹起来,将一个小堡挤得水泄不通,如车水马龙的集市般,熙熙攘攘的都是各地的口音。 关照是明边塞守将对出关民众颁发的出入境证件,为木制长方形,上刻有文字:“关照,某某守将给给照事,今据某某一名,于本月日出关换照,赴关验收,如有冒名,查出定行严处不贷,此照。万历某年某月某日。” 大批的内地移外到了这二堡后,换照出关,他们留下的字据文册,最终移交于黄来福,由他手下统计人口数目等。而那些在商贾农场中务工的流民们,则是商贾们在内地就统计人数,不过同样要换照出关,最终还是要报于黄来福处。 留在这里等待出关的众多移民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富有穷。相同之处的是,人人神情兴奋,眼中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很多人拖儿带女,或乘车马,或是步行,衣衫褴褛的挑着自己简单的行李,叽叽喳喳声不绝。 杨大安穿着一身单衣,背着一个包袱,也是站在一队人中谨慎地看着这一切,他是静乐人,家中长子,由于这些年家中老是遭灾,几亩薄田收成微薄,一家老小都不知道该怎么活命才好,好在今年黄军门来到了宁武关,他就随着老父,带着家中老小到了宁武城谋生。 又听了一个秀才念叨黄军门的垦殖文书,他不由动心了,在塞外农场中做工,包吃住,待遇好不说,将来挣了钱还能在塞外买地,听宣传,那地可便宜了。 有这种好事,他就抱着试试看的念头,进了一个商贾招募组建的农场屯丁队中,他的主意是先去塞外看看,如果好的话,就把家里剩余的人都一起移民过去,毕竟几百亩地的吸引力是巨大的。 不过他是个老实人,一路被领头带来水泉营堡后,一直是多听少说,只是密切地关注着别人的神情。同样看着城墙上的大军走来走去的,也是充满了畏惧之心。 正在观察着,忽听身后一个人笑道:“这位兄弟,看你那拘谨的样子,第一次出远门啊?” 杨大安转头一看,却是一看壮年小伙,正满脸笑容地看着他。 杨大安脸上忙浮起了笑脸,道:“这位小爷叫俺?有啥事?” 小伙笑道:“不用紧张,大家都是去口外,看样子,我们都是在刘爷手下做事,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农场的乡亲了。俺叫李大牛,兄弟怎么称呼啊?” 杨大安看他没有恶意,心下略略放心,又听了他的名字,都有一个大字,心中会有一些亲切感,当下道:“俺叫杨大安,是静乐的,兄弟是哪人?” 李大牛嘿了一声,道:“看来我们还是半个老乡呢,俺是宁化所的。” 两人更是亲切起来,唠起了彼此的家常,原来这李大牛算是老江湖了,不要看他年轻,却是经常到外流浪,跑了很多地方,这次准备到塞外去碰碰运气,干个几年活,积一点钱再说,到时再看看塞外有什么机会。听他滔滔不绝,杨大安心下佩服,他有些迟疑地问题道:“听说口外那地方,比俺们老家冷多了,尿尿都得带根棍,一边尿一边敲,是不是真的?” 李大牛不由哈哈大笑,道:“哪有那么厉害,只是比我们老家冷一点罢了,再说了,我们住的地方肯定有火炕,不用担心。” 两人越说越合得来,不知不觉,己成为好友。李大牛感慨地道:“其实塞外是个好地方,荒地多,草场多,牛羊遍地,到处都是狍子野鼠洞,发财很容易。只可惜以前是鞑子的地盘,眼下有黄军门的大军保证,我们的机会来了。我李大牛这次如果不发财,我是不会回老家啦。” 听了李大牛的话后,杨大安也是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 眼前关内往塞外移民地点分两处,一处为清水河一带,一处为准格尔旗一带。如果说清水河一带还带着一些黄土高原的地貌外,准格尔旗这个地方,则大部分是草原沙漠的地貌了。 六月的准格尔草原蓝天明澈,白云如雪,一片一片的绿草如海般的延伸到天边的尽头,绿草上还有各样的野花中,充满了生机盎然的景象。在黄浦川河边,除了绿草外,还有一片片的林海,山坡上尽是各样的大树,棵棵都是树干笔直,直刺上天。 黄浦川河河谷一带是得天独厚的,这里靠近大明境内,只有草原,没有沙漠,到处是草场及林海,水量相对又足。往常这里只有一些游牧民族在放牧牛羊,不过现在河谷的许多地方,己经多了很多新开垦的田地,一些熟田中,一片片的麦浪在轻风的吹拂下泛起道道涟漪。 离麦田不远处,正有许多壮汉正在用土石树木撘建围墙房屋,离他们不远的山坡上,一些女人及小孩则是赶着大群的牛羊,好一片悠闲的景色。 当杨大安及李大牛一行新人到达这里时,不由被面前的景色吸引了。杨大安更是贪婪地看着这一切,以后这里就是自己安身之所了。 对这些人的到来,农场主及当地屯丁们都抱以极大的热情及善意,眼下塞外人少地多,大家耕种都非常吃力,有这些人来到,就太好了。 很快,杨大安及李大牛等人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撘建有双层夹墙的砖房石头屋,撘建畜场,开垦新地等,每天都忙个不停。 不过每天充足的饭食,每月足额的工钱,让各人干劲都很大。慢慢的,杨大安也了解了一些周边的情形,知道沿这条河上下,密布着各式各样的屯垦农场,农场中除了汉人屯丁外,还有一些穷苦的蒙古牧民跑来这儿来做事。 毕竟草原上的生存环境还是非常恶劣的,常常会有雪灾,每次灾害后,大部落还好,小部落就会经常饿死人。对他们这些穷苦的牧民来说,虽说每天放牧牛羊,但其实每年吃肉的机会很少,很多人粮食都吃不起,草原上许多人,平时都是吃老鼠,草根,马奶什么的过日子,还有经常挖些野鼠洞储备过冬物资。 到了汉人的农场来,虽说每天干活辛苦,但天天吃得饱饱的,还有工钱拿,这种稳定的生活吸引了很多蒙古小部落中的牧民拖家带口的来投。 当然了,对于黄来福的屯殖塞外举动,不是没有塞外的蒙古部落看到这种行为将来对草原的危害,不过很多小部落都是黄来福的威名,不敢轻举妄动,至于一些大部落…… 在山西镇,大同镇,宣府镇的前方草原中,是蒙古俺答部落的地盘,有几十万的人口。至少到了万历年时间时,俺答部己经由单纯的游牧生活方式,变成了农牧混合的生活方式,又放牧又种地的。 他们学大明百姓,搞来耕牛种子,在黄河边,还有归化城的黑河一带,大规模地种起田来,当然他们的种田本领不能与大明百姓相比,每年的收获并不多。不过就算如此,他们对大明的粮食依赖,比几十年前减少了许多。 俺答部因酋长俺答汗而得名,隆庆和议后,俺答汗被封为顺义王,此后年年通使,岁贡不绝。万历九年,俺答汗病逝,大明朝廷特赐祭坛七座、彩币十二双、布匹一百,此后俺答部由其妻三娘子主理。 三娘子名叫中金,史称“钟金哈屯”是个厉害的人物,俺答汗去世后,其部就由她主理政务,掌管兵权,大明于万历十五年封她为一品“忠顺夫人”。 三娘子心慕华风,经常会到大同府去拜见总督吴兑,吴兑也将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后总督换成郑洛,也继续将她当做女儿看待。三娘子先嫁俺答汗,再嫁其长子黄台吉,再嫁黄台吉的儿子扯力克,也算是一传奇人物。到了万历二十二年时,她时年44岁。 对黄来福的塞外垦殖,三娘子当然得到消息,不过她认为塞外地广人稀,黄来福之举,并不会与自己的部落起冲突。不过很多部落不是这样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招集各部族长于归化城内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