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黄来福出塞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1章 黄来福出塞

第181章 黄来福出塞 归化城,即今呼和浩特市旧城,于明隆庆六年俺答部的俺答汗及其妻三娘子共同主持修建,该城模仿元大都,有八座楼和琉璃金銮殿。城竣工后,明廷赐名为“归化城”,当时归化城的城墙全部用青砖砌成,远远望去一片青色,青城之名便由此而来。 万历六年,俺答汗在青海向达赖三世许愿回来后,开始和三娘子共同主持修建弘慈寺(现在的大召寺),两年后竣工,并花费巨额白银铸成一尊巨大的释迦牟尼佛像,由达赖三世亲自前来开光后供奉在寺内。这座城成了俺答部(又称土默特部)的圣城。 万历九年,三娘子再次扩建归化城,又修筑了一座外城。不过说实在,归化城并不大,其城呈正方形,每边长约两百米,城周不足两里,城墙高两丈四尺,只筑有南北两座城门,建有城楼,但无瓮城。城西百米为扎达盖河,北门西不远为顺义王府。 这样的规模,放在大明内地,只是一个小军堡的规模,和大明很多州县城池都不能比。不过城小是小,地位却非常重要,该城坐落在黄河,大黑河冲积而成的平原上,土地肥沃,地形平坦,灌溉便利。加之北枕巍峨起伏的阴山山脉大青山,南临波涛滚滚的黄河水,东依连绵起伏的蛮汗山,可谓京西锁钥。 除了地理位置重要外,归化城还是当时俺答部几十万蒙古人心中的圣地,年年朝拜的人不断。此时围着归化城四周数百里,分布着一些俺答部部落,各自统领着几个万户,分别驻守在自己的封地上。 接到三娘子传下的招集令后,各驻帐的部族族长,便相继来到了归化城,进入顺义王府议事。 三娘子好慕华风,所以她居住的王府大厅也是如明人般装饰得有些雅致,字画,桌椅,屛风,瓷器样样具备,都是三娘子专门托人去大同府买来的,不明白的人,还认为这是哪家大明文人的书香宅院。 不过此时在大厅上,却是坐满了又矮又壮,大饼脸眯眯眼,身着污浊皮袍,个个满腮虬髯的蒙古各部落族长们,口水横飞,羊骚味四射,显得与大厅的气氛有些不协调。 大厅上吵吵嚷嚷得如同菜市场,坐在上首的三娘子却是一言不发,她身着一身的丝绸女裳,慢条斯理地品着极品吓煞人香,只是一双锐利的眼睛不时扫过底下的各部族长们。 此时他们说话自然都是用蒙古语(作者就不翻译了),此时鲁博罗部的万户图特迪大声道:“夫人,明国山西镇总兵黄来福居心叵测,他先占清水河,又占黄浦川河,现在每天汉民不断到草原来,如此下去,那个蚕……什么吞的,很快就要逼近赤儿山,云川,灰河一带了,这样下去,不说奴才的草场耕地不保,就是归化城,就要被那个总兵所逼视啊。” 鲁博罗部驻牧在云川,灰河一带(后世的和林格尔),离清水河不到两百里,眼见黄来福步步逼近,说他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三娘子不置可否,驻牧在云内,东胜,君子渡一带的博迪拉部族长布罕博也是道:“不错,自从那黄来福窥探草原来,不说我们族中的耕地草场受到威胁,就是我们部族中的人口,现在也是偷偷地跑到他们那边去,没有了青壮勇士,女人孩子,我们部族,将来靠什么生存?” 他哀求道:“夫人,您可要为我们作主啊!” 一个身材粗壮,年在四十的诺延兀部族长歹言恰怒喝道:“汉人步步紧逼,现在是清水河,下一步就是兔毛川河了。如果汉人敢来强占我族中的草场,我长生天勇猛善战的勇士,是不会怕于这些汉人的!” 歹言恰的部族驻牧在兔毛川河一带,离清水河不到百里,是受到威胁最大的一个部落,怪不得歹言恰口出强悍之言。 不过他身旁却是坐着乞庆恰,收谷儿台等部族族长,与诺延兀部族一样,他们三族一起在兔毛川河一带游牧。 听了歹言恰的话后,乞庆恰皱了皱眉,道:“歹言恰,你要与明人开战,不要将我们拉下水来,难道你不知道那黄来福是恶魔化身,一向心狠手辣吗?你的部落想被他灭族,我可不想!” 黄来福在五寨堡城下大败入侵的蒙古人,还将俘虏的蒙古士兵尽数斩首,叠成京观。又在宁夏石沟城大量杀俘,他的名声,早己传遍了河套之地的蒙古部落,在草原上,他的名字可止小儿夜啼。 因此不要看歹言恰豪言壮语,其实他也是心下惴惴,听了乞庆恰的话,他大声道:“我们长生天在青城一带的部落,有的是勇士铁骑,难道还会怕他们一个黄来福?” 一个族长冷冷地道:“不要说那黄来福麾下多精兵强将,如果开战,我们能不能讨到好处不说。再说了,那黄来福可是明国总兵,与他开战就是与明国开战。当年宁夏哱拜叛乱时,河西的卜失兔等人不是没有援助过哱拜,结果怎么样?数万铁骑也没在明国手上讨到好处,问一下,我们土默特部,总共有多少能战的儿郎,准备死多少人,准备讨到什么好处,如果明国绝了我们的市贡,到时又怎么办?” 众人都是一片默然。开战没好处不说,如果大明绝了他们的市贡贸易,他们中的很多小部落只能喝西北风了,这是他们所担忧的。 收谷儿台道:“就是就是,能不开战就不要开战,大家相安无事不是很好吗?” 最后众人的眼光都是看向三娘子,要看她怎么说。 三娘子缓缓地放下茶盏,扫视了众人一眼,道:“开战不可,天朝待我们甚厚,岁通贡市,坐享全利,而无后忧。如果开战,勇士们要冒矢石,出万死,还不知道能有多少掠获,此为万万不可。” 她沉吟了半晌,道:“当然,各部族所担忧的事情也不能不顾,这样吧,我们先派使者前去联络那山西总兵黄来福,看看他是什么意思,能否商议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出来!如果不能的话,再派人去见天朝天子。” 众人想想只有这个方法了,最后众人同意了三娘子的意思。 此时的黄来福,己是从老营堡视察回来,又在五寨堡转了一圈后,回到了宁武关。 有感塞外移民及各地矿产繁杂之事,黄来福低调地在五寨堡成立了一个移民局及矿务局,又在宁武关建了一个分支,专门主管塞外移民及各地开矿之事。当然,他成立这个局那个局,其实都是打着私人幕府的名义,并不是公开的官员组织。 除此之外,黄来福这些天还每天出席杨巡抚倡议的止奢侈,正风俗等政务商谈事宜,眼下这个倡议正轰轰烈烈地在大明全国开展,一时之间,各省各州各地官员们高谈阔论,满口的节俭言论。 这个所谓的止奢侈政风来自不久前御史赵文炳的一道上疏。他在上疏时极论国朝风俗之坏,倡议各地节俭! 他言道:“近来风俗奢侈,攀比相高。数日之粮,不足供一席之费。百亩之入,不能买一身之衣。嫁女则玄黄耀目,送死则幡幢满天。居室雕梁画柱,车马饰以金锡。披缁削发,多于农夫。梵宫玄观,拟于北阙之盛。以至缀珠玉于倡优,紧曳朝履于仆隶。风俗如此败坏,民岂能不穷!京师为四方之极、大臣为百官之望。大臣不行节俭,何以为百官的表率。京师不行节俭,何以做天下的榜样。辅臣、九卿,宜身先节约,以为众倡。京师不能节俭,当责之五城御史。直省不能节俭,则责之抚、按!” 万历帝见后,深以为然,下令各地各官实行。 一时之间,这个运动轰轰烈烈,大有风行全国的趋势,百官们的穿衣打扮,宴请吃喝,大为收敛。连杨巡抚也是多天招开会议,大谈厉行节约的必要。不过黄来福看各地也是作秀,这种奢侈之风己经深入了民间及官场的骨髓,岂是区区一道政令所能禁止的? 果然数月之后各人又故态复萌了,一年后,众人己是彻底地忘了曾有过这道上疏禁令。 当然,此时对于杨巡抚的倡议,黄来福也是报着捧场的态度,眼下二人貌合神离,不过由于矿产之事,二人己是一条绳上的蚂蟥,面子上能合作些,就合作些吧。 万历二十二年八月二日。 经一个山西商人引见,三娘子派来的私人使者见到了黄来福,谈及了塞外之事。对于这一天,黄来福早有心理准备,他心中微微一笑,心想:“总算来了!” 关于这个问题,关系到自己未来在塞外的发展,所以黄来福决定亲自去归化城与三娘子谈谈,毕竟在使者面前,很多事谈不清楚。 而且在黄来福的计划中,经营塞外需要恩威并重,三娘子领的蒙古部落是自己拉拢的对象,而河套部的蒙古部落,则是将来自己严厉打击的对象。 不过一个总兵出塞,这是一件大事。在现在的大明朝,就是各地总兵每年遣将出塞烧荒时,都必须要向皇帝请示,更不要说象黄来福这种情况了。 因此黄来福通过马久英公公,向万历帝密报了这个情况,这也让他想到一个问题,自己是否需要向万历帝讨要一个密报上折的权力。毕竟二人合作赚钱,很多事情是见不得光的。不可能通过正常的渠道上奏,否则被内阁的一些人知道,就事情麻烦了。 不久万历帝的密旨下来:“便宜行事!” 得到许可后,黄来福就快速地行动起来,他调派了来福营五百标兵们,随同出塞,前往归化城。当然了,对于外边的人来说,黄来福则说是出塞烧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