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与三娘子的商谈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2章 与三娘子的商谈

第182章 与三娘子的商谈 “虏所侍者马,马所侍者草……” “秋高马肥,胡儿所喜……故备虏之道,谨烽明燧,坚壁清野!” 所谓烧荒,就是各边军镇在秋高气爽,或是冬季的时候,各率兵出塞三五百里烧荒烧草,抑止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入侵,如遇虏寇出没,即相机剿杀。 沿边烧荒开始于永乐年间,到宣德年后已成为边防军之常例,一般是每年冬出春归,休息一月,仍于教场操练。后正统后,改由十月草木枯槁时为烧荒开始时间,到了万历年时,就算沿边各镇军事平缓,也是惯例每年烧荒。 对于黄来福现在宣称领军出塞烧荒,听到的各人都是心下奇怪,眼下还没到九月,出外烧荒,是不是早了点?不过各人疑惑归疑惑,却没多往心里去。 黄来福领着五百标军,一人三马,从宁武到神池堡,到老营堡,一直出了塞。过了清水河后,就是满目的边塞风情,草原青绿,骏马嘶鸣,牧歌萦绕。虽与大明内地一样,北边草原受天灾的影响更深,绿意比起以前来己经少了很多,很多河流更是干得不见影,不过初见草原景致,还是让各人新鲜。 雄狮帅旗迎风飘扬,一行铁骑,滚滚向前,虽是队中有三娘子的私人使者,但行走在塞外,黄来福还是很小心。探马一队队地散了出去,侦测周边二十里之地。 从宁武关到归化有近九百里,从水泉营边墙到归化,有约四百余里,行走几日,眼下己是过了赤儿山,离归化城不远了。再行到云川时,忽见前方塘马急摇小黄旗,有大队蒙古骑兵过来,人数在两千人左右。 黄来福下令戒备,不久,又有探马回报,说这队蒙古骑兵是奉三娘子之令,从归化城前来迎接黄来福等人的。黄来福喝道:“好,迎上去,儿郎们,拿出精神来。” 众将士轰然响应,哱啰声响起,众人扬鞭策马,迎着前方滚滚而来的蒙古骑兵而去。 顾大刀策马跟在杨小驴的身后,他伴在黄来福的中军左右,兴奋地左顾右盼,似乎一身都是使不完的精力,他叫了一声:“可惜了,不是虏人敌骑前来,否则就可以大杀一阵了!” 黄来福听得明白,笑骂了一声:“臭小子,你想打仗,将来有的是仗让你打!” 众人都轰笑了起来,顾大刀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很快,那队蒙古骑兵到了眼前,领头的是三娘子的一个亲将。三娘子原有一万亲卫,此次挑选出最强壮的两千人来,就是为了向黄来福示威。 没想到对面烟尘滚滚,蹄声如雷,若隐若现中是无数的黄字大旗旗,那声势真是惊人,那三娘子亲将己是心下暗暗吃惊,等这队明军走到面前一看,众蒙人更是整齐地吸了一口冷气。 眼前明军骑兵每个身披铁甲,可以看出甲胄制作的精良,士兵个个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盘结,充满了血战后的傲气与力量。就是他们身下的战马也都是好马,而且一人还配有数马。对面虽是数百人,但那股气势却是远远的超过己方的两千人。 一时间蒙人这边有些目瞪口呆,比气势比不了对方。比装备,对方就是小兵的一副甲都是己方百夫长,千夫长才有资格配有的。比马匹,对方每人三匹马,也不会差于己方。特别是对方整体血战后的那种逼人杀气,是自己这边两千人中没有了。 这时蒙人众军才明白了黄来福为什么名声在草原上这么大。见部下有些萎缩,那亲将叹气,这次示威不成反被示,真是失败,他心想:“久闻这黄来福兵强马壮,是明国有名的武将,果不其然!” 他会一些汉话,当下在马上抱拳施礼,用生硬的汉语大声道:“末将是忠顺夫人标下亲将篾尔干,奉夫人之令,来此迎接天朝总兵黄军门黄大人!” 黄来福也是大声道:“有劳篾尔干将军,夫人有心了!” 篾尔干最后扫了一眼黄来福身后的将士们,大声道:“黄军门,请!” 说着他在前领头,一行人滚滚而去。 下午时分,众人己是来到黑河旁,黄来福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只见沿河两边,分布着一块块的田地,田地旁,还有许多土石屋。很多蒙古人打扮的人在田地上忙碌着,干着与大明农夫一样的事情。要不是旁边一些草场上还有蒙古人在放牧牛羊,黄来福肯定认为这是大明内地一个州县。 不过看他们在田地中的工作效率,还有劳作农具,黄来福不由摇了摇头,层次太低了,这片土地如果让他经营,所取得的收益,将是他们的十倍,百倍。 黄来福等人到来,引来了这些人震惊畏惧的目光,什么时候明国的军队也会到塞外来了?而且如此精锐怕人。好在伴在这些明人身前身后的还有二千人的蒙古军队,这让众人倒至于恐慌,只是惊讶地议论不停,很多光屁股的小孩还跟在军队后面跑。 过了河后,一路沿着到归化城的路,时不时地散落着一些帐篷与房屋,形成一个个小村落。这些村落中的蒙古人,或是种地,或是畜牧,整理肉奶皮毛等物,每个村落四周都是羊叫马嘶的。 黄来福见每个村落都是污秽不堪,垃圾遍地,道路坑洼。除了一些族长贵族之类的人,所见蒙古人大多衣裳褴褛,身上皮袍象是多年没换洗一样,油光可鉴,头发乱得像鸡窝,脏得分不出原来的颜色。很多人面黄肌瘦,脸有菜色,神情麻木。 特别是很多蒙古小孩们,光着脚,下身的裤子烂得象扫把,或是光着屁股乱跑,或是被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们抱在怀里,一起咬着手指甲看着过往的大军。 看着这一切,黄来福不由摇头,太穷了。如果说山西镇很多百姓穷得让人流泪的话,塞外的蒙古人则是穷得让人嚎哭了。只可惜了这么一块肥沃之地,却不能让当地人口富足,浪废资源啊。 再行十数里,远远看到一片青色的城墙,还有城墙上风格较特别的城楼,却是归化城到了。 归化城素有“召城”之说,佛、道、儒、伊斯兰等教的庙宇寺院在城内外四处林立,寺庙多达数十座,其中尤以喇嘛召庙为甚。 归化城内城为王府及贵族们的居住之所,一般蒙古百姓则多散居在外城及城墙的周围,尤以南门外一带最为集中。因为如此,很多商人在南门外大道两侧占据地盘,租赁或兴建房舍,开设买卖字号,让这一带显得颇为的热闹,大多为各种的牲畜与皮毛交易。 见黄来福的军马来时,城内城外的蒙古人都是好奇地上前围观,对着各人敬畏地指指点点,相对城外那些村落的蒙古人,居住在这一带的蒙古人,生活上会好一些。 经过快骑通报后,三娘子等人早己得到黄来福到来的消息,为表诚意,亲自带领土默特部各部族长们出南门迎接。看到城外黄来福那精锐非常的五百铁甲骑兵时,各人都是暗暗地吸了口气,怪不得黄来福闻名草原,果然是有这样的本钱啊。 双方见礼,说起来,黄来福的官位比三娘子还矮一些。当下他向三娘子行礼道:“下官山西镇总兵黄来福,见过忠顺夫人,早闻忠顺夫人大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三娘子汉话很流利,她道:“黄军门客气了,你鞍马劳顿,一路前来辛苦了!” 二人相互打量,三娘子见黄来福一身甲胄,只是一个英气勃勃的大明武将,举止文雅,并不象传说中的那么凶神恶煞,三头六臂的。又见他如此年轻,不由暗暗称奇,大明如此年轻的总兵官,怕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吧。 黄来福也是打量三娘子,见她身着一身的大明官服。或许是保养得好的缘故,脸色白嫩,没有一般蒙古女人脸上那种高原红,脸圆圆的,颇有富态之色。走路时也没有罗圈腿,身上也闻不到什么羊骚味。依史料,她今年应该过四十了,不过还算是有些姿色,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两人见礼后,三娘子又略略为黄来福介绍自己身后的各部族长,见这些人都是拿眼睛瞪着自己,黄来福也是随便与他们见了见礼,就算完了。 黄来福的大部军马留在城外,他只带杨小驴,顾大刀等十余人随三娘子进入城内,他这胆色,也让各蒙人心下暗暗佩服。进入城内,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很有一种热闹的景象。三娘子身后的各族长们都是脸有得色,黄来福却是不以为然,这种繁华与大明内地许多州县相比,真是很普通了。 三娘子也是笑着问黄来福道:“黄军门,你看我这城池如何?” 黄来福道:“还不错,不过如果忠顺夫人与下官合作的话,归化城以后将更热闹!” 三娘子笑着看了黄来福一眼,不再说话。 众人进入内城王府大厅内,黄来福见大厅布置简洁清逸,与自己印象中的游牧民族布置风味大为不同,不由暗暗诧异。 分宾主坐下后,三娘子吩咐侍女给黄来福献了茶,黄来福接过一看,还是上好的雁荡龙湫茶,更是心想:“这三娘子与其它蒙古人作派大不相同啊!” 厅内用茶盏喝龙湫茶的只有黄来福与三娘子二人,其它的各部族长,都是捧着大碗喝奶茶。 三娘子放下茶盏,对黄来福微笑道:“黄军门远道而来辛苦,侍从备下这茶水,可还合口?你到塞外来,感觉可好?” 黄来福道:“夫人太客气了,这可是极品的雁荡龙湫茶,来福就是在大明,也是难得喝到啊!” 他环视各人,笑道:“一路前来,感受到草原的风情,蒙古朋友们的热情,来福此行不虚啊!” 各人都是瞪着眼珠子,只有三娘子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黄军门你太会说话了,怪不得能得到圣上的宠爱。”心想这黄来福面貌一武人,却是伶牙俐齿,真是人不可貌相。 见黄来福与三娘子谈笑风生,慢条斯理品着香茗,神情悠闲,鲁博罗部的万户图特迪忍不住了,他猛地将碗拍在旁边的桌面上,用生硬的汉语大声道:“黄军门,我图特迪想请教一件事。听闻明国的总兵,只是在自家境内屯田练兵,什么时候也能出塞屯田了,不知道这些时日汉人不断移居塞外,是黄军门私自做的事情,还是明国大皇帝的意思?” 黄来福看了他一眼,这家伙太没礼貌了,那自己也不用对他客气,他淡淡地道:“民众出塞屯田很正常啊,需要经谁同意了。土地空在那儿,他们就可以去耕种,他们不耕种,难道你会耕种啊?浪费不好。” 图特迪一怔,他本来就是个粗汉,怎么辩过得黄来福,加上他汉语不好,说话结结巴巴,更是说不出来。看到这样的情形,诺延兀部族长歹言恰猛地站起来,大喝道:“这一带的地方,本来就是我们俺答部所有,你汉人出塞,就是侵入我们的地界,就是你们的不对!” 黄来福冷笑道:“笑话,谁说塞外之地就是你们的了?可有划分凭据,当年太祖高皇帝还曾经设丰州,关山卫于大青山等地,我还要说,连归化城一带,都是我大明所有的呢。” 这下子如捅了马蜂窝一样,在场的各俺答部部落族长纷纷跳了起来。 “黄来福,你是在不讲道理了?” “黄来福,你这是在与我们大蒙古勇士们为敌!” 歹言恰更是指着黄来福怒喝道:“汉狗,你是想与我们开战吗?” 黄来福脸色一沉,“啪!”的一声,拍在旁边的桌面上,他指着歹言恰的鼻子猛喝道:“混帐,你个死鞑子,你他妈的说些什么呢?你要开战,我黄来福就奉陪!不过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五寨堡城下及宁夏石沟等地的蒙古人,到时就是你们的榜样。” 杨小驴与顾大刀也是忙跳了出来,拔刀准备护卫黄来福。特别是顾大刀,眼中颇有兴奋之意。 见黄来福如此,当场众人倒是呆了一呆,如黄来福这样的明国总兵,倒是第一次见到,威武不能屈,不受恐吓,一下子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三娘子一直冷眼旁观,此时她喝道:“放肆,你们怎可对黄军门如此无礼?这可是我们草原人的待客之道?都给我退下。” 一干部落族长们悻悻的坐好。三娘子微笑道:“黄军门,手下粗莽无礼,还请不要见怪!此次妾身请军门前来,也是诚意相邀,以图解决塞外相关事宜,让汉蒙两地保持平静与友好。” 黄来福也是笑道:“他们乃是性情中人,我怎么会怪他们?汉蒙两族人民的友谊源远流长,合则两利,斗则两败,本军门此次前来,也是带着诚意来的。” 两人又一团和气地坐好,三娘子问道:“敢问黄军门,汉民不断出塞,这也是事实,很多部族族长都担忧到时汉民是否会抢了他们的草场。不知黄军门对此有何看法?” 黄来福微笑道:“依下官所言,各部落族长的担忧实在是忋人忧天了。夫人也是言,各人只是担心到时汉民是否会抢了他们的草场。然夫人也知,汉民擅耕种,蒙人擅放牧,因此二者根本不会相冲!塞外土地众多,然大多荒芜,将他们耕种利用起来,有何不好?到时蒙人也是一样得利。” 三娘子沉吟。 黄来福继续道:“下官前来归化城时,也路过大黑河一带,说句实在话,如此肥沃的土地,田地产出却是如此之弱,蒙人不擅耕种,可见一斑。” 他道:“因此下官有一构想,其实夫人大可与我山西镇合作,大家互利互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