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羊毛之诱、互市互利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3章 羊毛之诱、互市互利

第183章 羊毛之诱、互市互利 黄来福笑道:“边塞之利,莫大于绒褐毡裘,贵部世以畜牧为业,牛羊以百万称,其畜牧为边塞之饶。不若剪毛若干,就地放牧,就地售出羊毛于我。而粮食之物,可由我山西镇提供。蒙人不擅耕,汉人不擅牧,双方合作,互利互惠,贵部不出力,便可坐收渔人之利,岂不更好?” 在黄来福的计划中,边塞的草原适合圈地养羊,如果自己与草原合作,一方面他们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五寨堡需求的羊毛原料等物,一方面又能从经济上控制草原,可说是一举两得。 而五寨堡毛纺厂从万历十八年设坊开始,由于产品非常欢迎,一直供不应求,年利润己从万历十八年的一万多两急速膨胀到现在的近二十万两。庞大的羊毛需求,使五寨堡周边的羊毛价格也随之增长了不少。 商人索利,巨额的利润使越来越多的晋商出塞收购羊毛,不过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各样的市场混乱,偷税漏税严重,黄来福许多税收不上来,与塞外草原的合作,就提上了黄来福的议程。 听黄来福这样说,在场的俺答部各部落族长们果然心动,三娘子道:“黄军门,你说这区区羊毛之物,真能获利吗?” 俺答部与大明也有贸易,不过交易的多是整只的牛马等物,就算平时有收一些马尾皮毛等,也是少数。这两年虽说不断有一些晋商出塞,收购羊毛等,不过由于量小,还有观念问题,这种情形还没有进入三娘子等人的眼帘。 黄来福微笑道:“夫人有所不知,我五寨堡的毛制货品在大明各地非常受欢迎,五寨堡周边的各军堡州县,也因为五寨堡的羊毛收购而获利丰厚。如果贵部与我合作,决对是有利可图,财源滚滚。” 他看了一眼大厅四边,就有一些部落的族长穿着五寨堡产出的毛纺呢绒面料衣裳,一些椅垫上,也摆着五寨堡出产的羊绒制品,他笑道:“就是夫人府上,不也多我五寨堡出产的羊毛制品吗?可见我五寨堡的毛制货品所受的欢迎度!” 他继续道:“夫人想想,每年每只羊,至少可得羊毛三十斤,约价五钱,十只是多少,百只是多少,千只是多少,万只呢,十万只呢?就是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百万只呢,更是不得了。还有羊粪,羊肉等物,也可卖钱不是?夫人,不要小看这些羊毛,这可是天大的财富啊!” 在大明内地,上好羊毛三十斤市价约白银二两,黄来福压价到五钱。算算庞大的收购量,算算运费,这个价钱也是合理的。不过就算如此,坐收渔利,俺答部也可赚得盆满钵满了。 果然听黄来福这样说,在场各人都是非常心动兴奋,原来在各人心中,羊毛等物,都是非常不值钱的东西,一般堆放在那腐烂,没想到却可以换这么多银子。 十万只羊的羊毛,就可换得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在草原中,这是一笔多大的财富啊,而在草原中,哪个部落,随随便便的没有十万只羊呢?一时之间,众人都是有一种非常心跳的感觉,人人眼中都是放出了光芒,相互惊讶地议论纷纷,厅内立时如一锅粥一般热闹。 三娘子也是非常兴奋,她的直辖部落中,就有数十万只羊,如果这些羊毛都出售,她可以赚多少啊。而且刚才黄来福也说了,她们蒙古部民,如果不耕种,缺乏的粮食之物,可向黄来福购买,如果双方合作,确实是互利利惠。 想到这里,三娘子满脸笑容地对黄来福道:“汉蒙一家,黄军门所言,真是说到妾身的心中去,双方能合作,确是互利互惠,不过……” 她想起一事,道:“只是羊毛剪下后,到时双方如何互市呢?要知道,天朝与我部各市贸中,在山西镇并无互市之地。” 从隆庆年间开始,大明与草原各部开市贸易,到了万历年间,双方互市场所有十--处之多,在大同镇有得胜堡,新平堡,守口堡三地,在宣府镇有张家口堡,在辽东镇,在延绥镇也各有互市之地。不过在山西镇,却是没有一处互市之地,各商贾互市交易,都要到别处边镇去。极为不便,特别是眼下有大批羊毛交易的背景下。 因此在山西镇开设官市,势在必行。黄来福的理想之地就是水泉营堡。在该地,除了官市外,黄来福也许可民市,不过必须在严格的管理之下,违禁物品,偷税漏税,这是黄来福决不许可的。 当下黄来福笑道:“夫人不必担忧,下官可禀报圣君,提议在山西镇设立官市。并且还不限定每年互市次数时间,到时双方交易可随心所欲!” 在大明,各边镇的互市交易日期,大率以一月为期,如大同得胜堡互市的日期是五月二十八日到六月十四日,新平堡互市的日期是七月三日到七月十四日,宣府张家口堡的互市日期是六月十三日到六月二十六日。 但现实中,每年一次,一次一月的互市时间是远远不能达到双方需求的。因此黄来福决定双方互市的交易日期不限定时间次数,当然了,这需要黄来福去向万历帝游说。 他还笑道:“不但如此,大明内地商贾,只需领有山西镇总兵府邸发布的关照及执照,即可出塞贸易。边塞各部落的商贾,只要领有山西镇总兵府邸发布的敕书及执照,也可入关贸易!” 关照是明边塞对出关民众颁发的出入境证件,执照是黄来福的想法,类似大明内地的牙帖制和市籍制,以使边贸的汉蒙商人们照章纳税,防止他们偷税漏税者。至于敕书,是明代蒙古人,女真人等关外胡人的入关凭证。唐代称为过所,宋代称为引,清时称为票照。 关照及敕书,是严格控制往来汉胡人等的有利手段,执照则关系到黄来福的钱包,二者他自然都要严格执行。 听了黄来福的话后,三娘子等人更是欢喜,这样一来,双方的贸易就更方便了。而且听了黄来福的种种话,似乎很多事他都是胸有成竹,这些事情,就是大明边镇任何一个巡抚都不敢打包票,而黄来福却是信誓旦旦,各人不由对他另眼相看。 三娘子问道:“敢问黄军门,这执照为何物?敕书妾身明白,执照就恕妾身愚昧了!” 黄来福解释了,在场各人都是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这黄来福身为一个边将,竟懂得这么多商贾中的事物,他是将军还是商贾啊?一个族长试探地道:“黄军门,塞外缺铁,不知道到时互市时,黄军门可否让铁器自由买卖?” 听到这族长这样说,在场蒙古各人都是耳朵竖了起来,就是三娘子,也露出注意的神情。塞外缺铁,就是各部之间相互的交易中,连铁锅,也要卖到一两银子一个,而且还供不应求。因此塞外蒙古各部,也很希望大明能放开铁器的贸易。 不过听到这族长的话后,黄来福却是脸色一沉,道:“朝廷自有法度,铁器等物,仍是绝禁交易之物,本官身为朝廷一镇总兵,岂可造次?” 为了防止蒙古人买来铁器后,用于冶炼铁制兵器,反用来侵略大明。大明在各镇与边塞各部互市时,都是严厉禁止输出铁器,就是铁锅,开始都在禁止之列。以来宣大总督王崇古疏请:“及查得辽东开元、建宁之市,以广锅入市。盖广锅生铁不受炼炒,行之已久,此可效行。及查得宣大沿边山程险远,铁锅鲜至,亦多用广锅,即当容照辽右之卫例,以广锅入市易,商夷攸便也。” 因此大明朝廷才准许不可回炉冶炼的广东铁锅进入互市交易,但是,硝黄、铜铁、盔甲、兵刃都在互市严禁之列,严禁进入互市交易。 但虽说如此,山西镇各地也没有官方市所,但边墙相接处,民间与各蒙古部落却多私市。由于双方贸易获利可说是非常丰厚。厚利之下,大明各商民都是趋之若鹜。不但各种货品都有交易,就是大明官方不许可交易的铁货,各商贾、各村市居民,甚至各边将也都相率犯禁,私地与蒙古人交易。 这是黄来福不许可的,塞外胡人反复无常,翻脸如翻书,毫无信义可言。这关系到他山西镇的安全,对于这些违禁者,以后他见一个,杀一个,不论他是官民军将。 此时听黄来福这样说,而且神情坚决,毫无商榷之地,那族长神情不由有些尴尬,三娘子也是喝叱他语言无度,明知道黄军门是大明总兵,朝廷还有严令,还谈这种不知趣的话。 不过虽有这种小插曲,厅内还是气氛热烈,各人都在大谈到时互市的良好前景,询问黄来福各种事宜。黄来福也是有问必答,与各人高谈阔论。他向各人描绘了美好的前景,到时各部外售羊毛,财源滚滚,改善蒙民的生活,而各地的土地,也会开垦起来,塞外不再会有缺粮之忧。听得各蒙人都是兴高采烈。 而从谈话中,各蒙人也觉得黄来福这个人与以往自己所见的明人高官不同,同利轻名,不受威胁,也不爱好虚名,和他交好,还是讲实在的为好。 只有歹言部族长歹言恰闷闷不乐,他斜眼瞅着黄来福道:“黄军门,敢问一件事,自汉人出塞屯田来,我部族中的男人,女人和孩子,就不断跑到汉人各农场中去,请问黄军门对此有何看法?” 黄来福对这个人也没什么好感,他冷冷道:“俗话说得好,狼吃肉,狗吃屎。有本事的人大口吃肉,没本事的人只好喝些菜汤。你应该自己想想,为什么你部落中的人口都跑到外面去,而农场中的汉人却不往你部落中跑?你自己无能,就不要在这里现世!” 歹言恰大怒,厅内各部族长见又要闹疆,连忙打圆场,三娘子也是喝叱歹言恰,歹言恰只好强忍怒气地坐下。

下一篇   第184章 开市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