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开市之争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4章 开市之争

第184章 开市之争 此后黄来福与三娘子等人的商谈顺利。蒙人对土地观念不深,他们经常是一个地方的草场用尽,便游牧到另一个草原,对于土地耕种,并没有多少概念。 虽说这些年他们也学汉人定居种地,然而传统观念中,还是更看重草场。在黄来福承诺尽收他们的羊毛,而且汉人只管屯田,不会抢占他们的草场,又许可大量的蒙人商贾入关贸易时,一切便不是问题。至于汉人大量出塞,这是他们没办法控制的事,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双方言谈甚欢,只有歹言恰坐在一旁闷闷不乐,对黄来福心中暗恨。 看看时候到了傍晚,三娘子便招待黄来福,在归化城外举办篝火大会,吃烤全牛,看蒙人歌舞,倒也有意思。篝火散尽时,三娘子请黄来福歇息,还精选了几个族中最出众的女子侍候。 黄来福本来也想尝尝异域风味的,不过看这几个送来的所谓蒙古美女,个个都是又矮又胖,每人都是罗圈腿,脸上有大块鲜艳的高原红,身上还有一股浓厚的羊骚味,顿时什么胃口也没有了,当下他义正辞严地谢绝了。 三娘子心下暗暗赞许,这黄来福倒不是个好色之徒。三娘子最欣赏的就是男人专情,当年她嫁俺答汗长子黄台吉时,黄台吉有妻妾一百多人,全部被三娘子赶跑了。 顾大刀也在旁暗赞,姑父(顾大刀应称黄来福为姑父,不是舅舅,这里多谢书友们的提醒。)真是个正人君子。当时出塞时,姑姑曾暗中交待自己,看来真是多虑了。 只有杨小驴不客气笑纳了几个蒙古“美女”,让黄来福暗暗佩服他的口胃。 第三天后,黄来福领着自己的几百标兵,告别了俺答部的生意伙伴们,几日的行程后,又回到了宁武关。 不过在进入山西镇的路上时,黄来福看邸报,上面称河套部的卜失兔领数万人入寇固原,游击史见战死,延绥总兵麻贵领兵迎战,损失了几个守备后,再将卜失兔赶出。消息传出,整个大明震动。对于河套蒙古人入侵,固原等地损失惨重。关于各方的责任问题,兵部各官在争个不可开交。 其实在今年夏天时,延绥镇巡抚李春光就曾上奏:“套部纳款已久,自明安被戮而寇恨深,西夏党逆而贡市绝,延镇连年多事。今东西各部皆乞款,而卜失兔挟私叵测,边长兵寡,制御为难。宜察敌情,审时势。敌入犯则血战,偶或小失,应宽吏议。倘敌真心效顺,相机议抚,不可忘战备也。” 当时万历帝就命兵部传饬各边,严整边备,不过还是发生了卜失兔部入寇固原的事情,很快,固原巡抚被免官去职,由锦衣卫逮捕入京。 黄来福看到邸报后,心想:“为了自己山西镇的安全,看来这河套部的蒙古部落,真是要早点解决!” 黄来福回到宁武关后,不说外人都奇怪黄来福怎么出塞烧荒这么快回,单说黄来福回总兵府邸后,正是中午,顾云娘欢喜地请黄来福去沐浴更衣,然后又将顾大刀叫到一旁细谈。 午餐时,顾云娘,渠秀荷,刘玉梅诸女都是在一旁含笑相陪,黄来福谈了一些草原的趣事,顾云娘听了不时咯咯而笑,不过再看向黄来福的眼中,却是颇有异样之色。就是渠秀荷、刘玉梅二女,也是脸有幽怨之色。 吃过饭后,黄来福回房中午睡。顾云娘服侍黄来福宽衣,在黄来福舒服地躺下时,顾云娘忽然道:“相公,你说那胡人风俗真是奇怪,一个女子,却同嫁父子三人,在我们汉地,真是不可想象。” 黄来福道:“胡人嘛,就是如此!” 顾云娘白了黄来福一眼,道:“听大刀说,相公议事时,那个叫三娘女的胡女不时偷看你,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黄来福一怔,道:“大刀这小子……” 随后他又哑然失笑,看着顾云娘笑道:“你看你都想到哪去了,那三娘子都过四张的人了,我也会有兴趣?” 顾云娘奇怪地道:“什么过四张?” 随即她明白过来,却是发怒起来:“过四张怎么了?是不是到时妾身年过四十时,你也要嫌弃我!” 黄来福看她忽喜忽怒的,心道:“女人真是不可理喻。”忙安慰她道:“怎么会呢,我的娘子,不论你是到四十还是五十,我都是一样的爱你!” 顾云娘破涕为笑,满脸晕红地依在黄来福的怀里,嗔道:“油嘴滑舌。” 紧紧地将黄来福抱住,身躯也火热起来。 黄来福看她转怒为喜,心下松了口气,心想:“还好,女人都喜欢这些废话!” 感受到顾云娘身体的火热,他也是兴奋起来…… 回到宁武关后,黄来福请来了马久英公公,还有杨方略巡抚,商谈与边塞俺答部贸易互市之事。在去年黄来福在宁武关开矿后,杨巡抚己经有一次矿产分红,得到好处后,白花花的银子握在手中,杨巡抚可说是食髓甘味,对黄来福任何赚钱的门路,都更为热衷。 听闻黄来福描绘了互市的好处后,杨巡抚更是拍案叫好,马久英公公也没有异议。经过一番争吵,确定了彼此的利益及权力后,在万历二十二年九月初时,黄来福,杨方略,马久英公公三人联名上奏,要求在山西镇开市。 京师,文渊阁。 九月的北京城,略略有些凉意,文渊阁外景色清幽。文渊阁内,孔子像下,坐着几位胸前仙鹤翱翔,身着一色大红苎丝罗绢麒麟朝服的内阁大臣。有内阁首辅赵志皋,礼部尚书罗万化,吏部尚书孙丕扬,户部尚书王遴,兵部尚书石星,工部尚书曾同亨几人。 除了王遴,石星,曾同亨几人外,余者的几人,对黄来福来说可是新面孔。 内阁首辅赵志皋白须飘飘,他今年已是七十余岁,让他看起来颇有老态。赵志皋临下宽和,性情有些软弱,内阁繁重的事务让他不堪重负,特别是国本之争,那些如狼似虎的言官们让他烦不胜烦。这个内阁首辅他本来也不想做,不过万历帝硬要让做,他也没办法,只得拼着老命干了。 不过有得有失,为了表示对赵志皋的支持,万历帝赏了他一套九蟒五爪蟒袍,这类赐服是极大的荣宠,等闲人是不能获得的。在万历朝中,只有申时行于万历13年有获赐过蟒袍,赵志皋是第二人。 此时赵志皋身穿蟒袍,腰系玉带,正在凝神看着黄来福,杨方略,马久英公公三人的联名奏疏《请开山西镇市疏》: “山西镇巡抚杨、山西镇总兵黄、山西镇监军马等谨奏:天恩俯从,圣明亟举,愚诚仰祈,请开山西镇市所……开市得厚利,中国之机利雁民,市井无聊之辈,沿边军民,可为蔽体餬口之资,各获虏利,免忧窃犯。虏人贵贱贫富,亦可各遂安生,共感皇恩,远迩欢腾。……与虏款贡开市,腾霜凝露充轫口阃,而内地之孳生无庸。如此,烽火不惊,三军晏眠,边圄之民,室家相保,农狎之野,商贾夜行。慎德以风之,岂徒赤县苍生之幸……皇上如天之度,臣等遥望,阙廷不胜翘跂恳切之至。” 看完这奏疏后,赵志皋沉吟了半晌,问旁边的吏部尚书孙丕扬道:“孙老,这份山西镇的奏疏,您怎么看?” 孙丕扬面无表情地接过奏疏,仔细看了起来。 他刚年过花甲,是个陕西籍的倔老头,整天就是板着脸,史称廉洁清正,挺劲不挠,不论是谁要找他走后门,都要碰个一鼻子灰。不过孙丕扬谁都不怕,惟独怕太监。千千万万的文官都不敢找孙丕扬走后门,但是宦官敢。宦官没完没了地托他给亲信安排肥缺,孙丕扬安排又不是,拒绝又不敢,于是就发明了抽签的办法,官员们无论贤愚清浊,一概要凭手气抽签,从此宦官没办法走后门。 孙丕扬用心良苦,当时人称选人无私。不过后来的礼部尚书于慎行,还有明末学者顾炎武,都对孙丕扬竹签选官的方法指责尖锐。认为孙丕扬创建的抽签法很危险,甄别使用人才的重任怎么能转交给没头没脑的竹签呢? 总之,这是位争议性的人物。 看完后,孙丕扬道:“山西镇没有互市之地,而余镇皆有,现今该镇要设市所,想必圣上会同意的!” 礼部尚书罗万化,户部尚书王遴,工部尚书曾同亨等人看后,也同意了吏部尚书孙丕扬的看法。不过兵部尚书石星却是叹了口气,道:“奏本所言互市由山西镇独自经营,怕是太仆寺不同意啊!” 内阁首辅赵志皋当然知道其中的道理,不过这是他们兵部之间的扯皮,他缓缓地道:“就由圣上决定吧,不过过些天,下臣们想必又该打嘴仗了!” 奏疏递入东暖阁时,万历帝也同意黄来福等人在山西镇开市所的请求,马久英公公的折子己经上来了,如果山西镇与俺答部互市的话,黄来福收购羊毛会更容易些,那样五寨堡毛纺厂产出利润更多,换言之他万历帝的收入分红更多。而且九边中,大多开有互市,不独是山西镇一地,不会有安全之忧。 只不过奏本中,山西镇官员们要求由他们独自经营市所,兵部门下的太仆寺,肯定是不同意的。自己先看看情形再说。 果然不久,太仆寺卿就愤怒地上书,指责山西镇不合情理之处。直言山西镇如果这样做,他们太仆寺上下决不答应。 在大明,太仆寺属兵部管理,掌管养马,管理各地的马政事务,督理各军队马匹之用。不但如此,各边镇互市中的马匹交易,也是属于他们主理,这里面,可说是油水滚滚。 在边镇的官市中,蒙古各部落卖来的马匹中,上等蒙古马每匹只用银八两余,中等者七两余,下等者六两余,而民间折价一马高达二十四两。太仆寺官员就算将中马,下马转卖给商人,转手也可以赚取差价白银十几两银子,加上各边镇互市中马匹的成交量越来越多,万历二年后,每年达三万余匹。 这么大的差价,这么庞大的交易,对管理马政的太仆寺来说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收入。据记载,万历初当时太仆寺老库积银达千万两,其中仅户部所借本寺的银两就达柒百余万。 山西镇开市,肯定会有马匹交易,现在山西镇要独立经营,要将他们的财源抢走,怎么能让人不愤怒!俗话说得好,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山西镇如硬要这样做的话,他们太仆寺上下就跟他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