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想要抚赏?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5章 想要抚赏?

第185章 想要抚赏? 经过激烈的争吵,又经过兵部尚书石星的协调,最后山西镇与太仆寺达成协议,马匹经营还是由太仆寺管理。不过山西镇负责互市的安全,这其中的马市分红,山西镇也必须占有一份,太仆寺同意了。 事情解决后,万历帝便正式正诏同意山西镇开市之事。黄来福等人还在奏折上提出,希望山西镇的市所能不限定时间,可多几个地点,并许可民市。 毕竟集中一地,且每年一次,一次一月的互市时间远远不能满足边镇汉蒙双方的需求。而且黄来福也保证,互市时边镇的安全决对没有问题,他保证那些蒙古人不敢生事,万历帝也很相信黄来福的能力,就答应了。 万历二十二年九月二十日,山西镇正式开市,有官市,有民市。官市地点就设在边墙的水泉营堡及红门堡之内,民市地点不定。同时在老营堡、水泉营堡、红门堡三堡之地办理出入关贸易的关照(敕书)及执照等事宜,消息传出后,汉蒙双方的商贾蜂拥而来。 十月,边塞的天气己经慢慢冷了下来,风呼啸着扫过原野,吹得光秃秃的枝条不时晃荡,又卷起一片尘土黄沙。十月份后,边塞的景色就开始萧条,不过此时在离水营堡不远的窑沟子民市中,却是一片的沸腾之色。 山西镇终于开市所了,这是好事,不过山西镇与蒙古部落相接的边墙达数百里,又多山地,长途跋涉不易,区区两个官市显然不能满足需求,因此黄来福又在边墙的窑沟子,店棒子等地又开设了五个民市。 窑沟子不大,原先只是一个小民堡,由于靠近边墙,也属于交通要道上,因此这里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民市之一。与边镇许多民堡一样,窑沟子有着顺山势而垒筑的堡墙,进可攻,退可守。当然堡墙都是由夯土筑成,不能与军堡相比。堡内虽然街巷纵横,但不是很大,只有大小院落数十座。 此时在堡门口一道木栏围起的黄土空场地中,诸多衣着光鲜的汉蒙商人穿梭,又有许多穿着破旧皮袍,戴着皮帽的蒙古男人,带着自己衣衫褴褛的女人孩子,赶着自己的牛羊货品,用结巴的汉语在与衣着略好的汉民讨价还价着,交易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各色语音不绝。 在这里卖的东西很简单,交易的商品主要都是一些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来此交易的蒙古牧民以牛羊、皮张、马尾、毡裘、盐碱、柴草、木材等商品,向汉人商民换取粮米、布匹、锅釜、耕具、绒线及其它日用百货。 交换的东西简单,成交量也不高,不过就算如此,汉蒙平民双方都比较满意。特别是那些贫穷的蒙古牧民,更是兴高采烈。 以往山西镇不开市,就算平时一些双方偷开的民市也是偷偷摸摸,完全满足不了需求。往年的每年春天,贫苦的蒙古牧民缺少粮食,便经常成群结队地来到边墙,求大明边将开怜,让他们偷偷地换点东西。 他们偷偷与边墙汉民及军余交易时,一般一头牛交换汉民米豆一石,一头羊换杂粮数斗。没有牛羊者,便用一担柴,交换杂米二三升。又或许用皮衣,用马尾,交换各样的杂粮等。其瘦饿之形,穷困之态,让人见了可怜。 能偷偷交易还算好的,由于这些蒙古人经常成群结队聚于边墙外,边军见了惊骇,便对他们全神戒备,经常造成双方的冲突,这样就不要说双方交易了。现在好了,可以公开交易,而且交易时间自由,双方都得到自己的需求,一时之间,汉蒙双方边民都是共感大明皇恩。 在这里,有老营堡镇虏营一局百余人的官兵在这里驻守,维护市场秩序,保障贸易正常进行,并查禁各种违禁物品。同时,局中的文书小吏,还向双方量抽一些税银,以作为驻军维持秩序的费用。不过说实在,这种民市,每年所得税银不多,少则二三百两,多不过四五百两,只能满足驻军各项日常支用。 而且民市中汉蒙边民来去涣散,常驻的商贾不多。对于民市的设立,黄来福看中的只是双方边民的交流与联系罢了。要想大交易,获得大批的税银,还得看边墙处的水泉营堡及红门堡官市。 比起窑沟子民市,水泉营堡官市规模就大得多了,官市离堡不远,这里四周围以高墙,犹如瓮城,关内外各有--闸门,可以启闭。 墙内有一道道木头撘成的市场,名为市圈。市圈内设有高楼,供驻扎市场的官军嘹望。镇虏营守备谢庆奎领精锐官军五百,驻扎市场,充当守市人员,维持市场秩序。蒙古人每一入市,少者四五十,多者百余骑,他们一进瓮城,闸门封闭,然后双方进行互市贸易。人又来,再又开。 除了这些在关口只领敕书及短期贸易执照的闲散交易蒙古人员外。官市内,还有众多领牙帖执照和市籍执照的汉蒙商人,他们在官市内租用摊位,长驻贸易。这是山西镇市所与其余边镇市所不同的地方。 有了这些执照,黄来福对这些人收税管理就容易多了。与大明其余边镇一样,在山西镇官市中,黄来福也设有税课司,向交易双方征收税银。相关的大使、副使、攒典、巡拦等人,由何朝勋何副千户商量指派。经过几年的管理,再加上平时黄来福的灌输,何朝勋何副千户对于征收税银,可说是得心应手。他己经养成了敏锐的眼睛,谁也不想要他手下偷税漏税。 关于官市中税课司的管理人员,黄来福曾与杨巡抚,太仆寺卿等人进行了激烈的争论,谁都想用自己的人。杨巡抚当然争不过黄来福,他也明白自己手下小吏的德性,反正黄来福赚钱厉害,到时他会给自己分红,就转而让黄来福处理了。 而太仆寺卿则是分毫不让,因为“官市”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官出“市本”,就是先买来互市交易的缣帛布匹等货物,然后与蒙古商民进行交易。而当时的“市本”主要由管理马政的机构太仆寺发放。各边将领取太仆寺发放的“市本”银两后,除了往顺天府附近的张家湾、河西务,山东的临清州等地采购货物之外,还携“市本”远下江南,湖广等处采购货物,运到塞上与蒙古商民交易马匹。 一般而言,各边年例市本每年需要二十余万两,一两不可少,是朝廷一个沉重的负担,而互市又是朝廷国策,每年必须进行。以往那些边将中,不靠太仆寺,谁出得起市本?经常是太仆寺借故拖拉市本,边将市本不足,只得请借客饷,或请发兵部马价银,甚至将各营死马椿朋内脏银两,尽充市本。再说了,各边军队中马匹的管理都是经由太仆寺,谁敢对着干? 不过到了黄来福这边,他却不是问题,二十余万两银子是不少,黄来福却是给得起,而且交易后获得的利润决对不少于此数。太仆寺不插手,那是最好的。经过黄来福的威胁后,太仆寺只好屈服,让黄来福来管理山西镇官市的税课司,以后他们只专心于马匹的交易。当然了,太仆寺也说了,税课司归黄来福管可以,不过以后的夷人抚赏,则由黄来福出。 其实,黄来福坚持要管理税课司,也是出于自己的考虑的,大明商税的不完善是出名的。一镇官市,一年的税银征收,少不过五六千两,多不过六七千两,这在黄来福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如果让他来征收,少则几万两,多则十几万两,都是很轻松的,因为这等于是一地的关税啊。 黄来福来自后世,当然知道关税的厚利,什么从价关税、从量关税、混合关税、选择关税、滑动关税、进口税、出口税、过境税等一一收来,轻轻松松,就财源滚滚。 拱手让财富从身边滑走,不是黄来福的风格。因此在自己争取到官市税课司的管理权后,黄来福就抽取五寨堡税课局的人员,前来水泉营堡官市管理收税,并制定了详细的管理条例及税种。 万历二十二年十月十八日这天,黄来福,马久英公公,杨巡抚,还有太仆寺一个正四品官位的少卿,也是相偕来到水泉营堡视察,陪同身旁的,是镇虏营游击许忠泰,这个原老营堡副总兵的亲将,现在己经得到黄来福的赏识,得以统领镇虏营三千人。得到黄来福等人来临的消息后,满脸络腮胡子的谢庆奎在市场门口相迎。 当黄来福一行人进入官市内时,一片的喧嚣气氛扑面而来,官市内满是密集的商铺摊位,不论是汉人,还是蒙古人,还是许多塞外各地来的胡人,都在这里大声交易着。 在官市中,有官市交易,也有民市交易,各占一边。 一般官市主要交易缯帛,马匹等物。民市交易则比较丰富,汉人商民用布帛锅釜,针线、段绸、布绢、绵花、针线索、改机,梳篦、米盐、糖果、梭布、水獭皮、羊皮盒等物,交换蒙古人的马、牛、羊、骡、驴及马尾、羊皮、皮袄等物。 在民市中,双方互市时,--般由牙人定物价,市场税课局并不干涉。这这里,马匹也可买卖,不过比起官市来,这里马匹略差些,价格会高些。一般上等扇马一匹,拟价十二两,搭配段布一分,实价银八两余。中扇马一匹,定价十两,货实值银七两余。下扇马一匹,定价八两,货实值银六两余。 不过就算这样,双方都是获利丰厚,不论是汉人商民,还是蒙人商民,都表示满意。黄来福看得暗暗点头,那太仆寺少卿则是暗暗嫉妒,没想到山西镇一开市,就商民如云,如此繁华之地,可惜税收不归己寺管理。 黄来福一行人往市场内走去,他们一行人当然吸引别人的眼光,看到黄来福等人的服饰,看他们身旁精锐无比的亲卫,再看到市场守备谢庆奎都在他们身旁恭敬相陪,不论是汉蒙商民,都连忙向黄来福等人行礼,不时有人议论纷纷,猜测黄来福等人的身份。 黄来福逛着大明朝的集货市场,一边看着,杨巡抚在旁也是满脸笑容,道:“好一个市所之地,繁盛热闹,竟不输于宁武关之地,真是难得!” 忽然听到前方一阵激烈的争吵传来,立时引得交易的汉蒙商民都往那方看去,黄来福眉头一皱,杨巡抚也是喝道:“官市重地,何人在此喧哗?” 谢庆奎向黄来福抱拳施礼道:“军门,末将前去看看!” 他领着几个军士大步去了,很快他回来了,身旁跟着一个身着皮袍的蒙古汉子,身边跟着一群蒙古侍从,看样子,是哪一个小部落的族长,因为黄来福没在归化城看过他。 不过此人虽是小部落族长,却是神情嚣张,看黄来福官很大的样子,便用生硬的汉语冲他生气地大喊:“为什么没有抚赏?我在大同镇市易时,当地明国官将都给市赏,为什么在山西镇没有?” 谢庆奎刚对黄来福低声说了声:“军门,这夷人想要抚赏!” 就听这小族长大声吵吵嚷嚷,神情无礼,不由脸色一变,大喝道:“放肆,你这鼠辈,竟敢对我家军门无礼!” 一干黄来福的家丁们见这人无礼,也是同声怒喝,各人纷纷拔出兵器,更有几门手铳对准他们。那族长身旁的各蒙古侍从立时变脸,黄来福有规定,进入边关,蒙人禁带兵器,因此现在他们可说是手无寸铁。真打起来,他们是决对吃亏的。 听谢庆奎这样说,黄来福哦了一声,冷笑了声。按大明的互市例,每个边镇每年互市结束之后,对前来交易的蒙古人,市易完毕后,都要筵宴各部酋长,犒劳诸夷酋,每人给牛肉一斤,粟米五合,麦面一斤,时酒一瓶,小菜油盐酱醋及马草银七分二厘,饭柴炭银二分,这称为抚赏。 这些银子,都取于当地市所收取的商税。不过在黄来福这里,他的抚赏便取消了。 此时黄来福冷冷地看着他,突然喝了一声,道:“什么抚赏?赏个屁赏!”

上一篇   第184章 开市之争

下一篇   第186章 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