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商路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6章 商路

第186章 商路 那部落族长一怔,道:“啥,你说啥?……你这明国大官,怎么能如此无礼?” 黄来福冷冷地看着他道:“你这夷人若敢再此喧嚷,就给我打将出去!” 杨巡抚在旁低声道:“黄军门,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我天朝以礼待人,这样传出去,会不会让塞外夷人笑话不安?” 黄来福淡淡道:“杨公,我们山西镇能与虏人开市,己经是给他们天大的厚恩了。若还想做非分之念,那是枉然。” 他道:“杨公,要知道,这抚赏的银子可是从市所的商税中出,如每个夷人都要抚赏,我们哪来的那么多银子赏出?” 杨巡抚想想也有道理,他咳嗽了一声,说道:“那就依黄军门所说的办吧!” 只有那太仆寺少卿在旁冷眼相看,听到黄来福的话,心想:“果是一个粗汉,连区区抚赏之银也不肯出,真是丢尽了我大明的脸面。” 那部落族长还想说什么,黄来福一挥手,谢庆奎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军士,将他们驱赶走了。这人也将被市所列为不受欢迎人士,以后不得入关贸易。 此时周旁己是挤满了看热闹的汉蒙商民,这时他们才知道原来是总兵大人及巡抚大人来了。对于这一切,汉人商民只是看热闹。 蒙人商民虽说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倒没人敢说些什么。原先一些蒙人商贾在交易完成后,也提过抚赏之事,不过被官市明将一口拒绝了,言道总兵大人有令,以后蒙人交易,没有抚赏。反正现在互市自由,又获利丰富,没有抚赏就没有抚赏吧。特别是今天的事后,他们更是断了想要抚赏的念头。 起了一些小风波后,黄来福等人又继续察看了市所内的一些地方。虽是开市不久,这里己经颇具气象,不说各种民货,就是马匹,今日一天便交易官马五百余匹,每匹马的平均价格为白银7.07两,太仆寺只要将其中质量稍次的马二百余匹转卖给商民,转手之间,便可赚取丰厚的差价。 看得黄来福暗暗嫉妒,这马匹的交易,真是一大财源啊,可惜归了太仆寺。而那太仆寺少卿看市所内繁盛热闹,想必一年下来可以征得不少商税,又不需要抚赏,这样归于黄来福腰包的银子更多,那太仆寺少卿惊讶之余,也是心下嫉妒,眼睛不停地转动。 此后,黄来福等人在水泉营堡待了几日,在这里,每天看到的都是来往的商民不绝。山西镇开市的消息传出,又是自由贸易,不设时间限制。一时之间,不说俺答部诸部商民争先恐后地前来贸易,就是草原其余部落,还有大明内地的商民们,听闻消息,也是纷纷赶来。 而黄来福关注的羊毛贸易,也是在稳定进行。开市后,每天从水泉营堡出关入关汉蒙商民增多,从塞外收购上来的羊毛车马,每天络绎不绝地通过关口,也为黄来福带来了大批的关税。 由于五寨堡对于羊毛的需求,在往年时,一过了夏天,便有许多汉人商贾来到草原中,将一车车的羊毛运回五寨堡,不过这种贸易还是有些偷偷摸摸。山西镇开市后,双方可以公然贸易,没有了限制,经营塞外的汉人羊毛商贾更是急速增多。 在塞外草原,蒙人给自己的羊群剪羊毛,一般是从初夏就开始。到了这个时节,草原上便出现了大规模的剪毛场景。各个部落支起大大的帐篷,一群群绵羊从草原各地往这里聚集,一批批被赶进石砌的圈栏里。剪毛手从羊圈里拖出一只羊进剪毛房放倒,两腿夹住羊头,从头部开始往下剪,羊毛很快被剪了下来。 除了从手剪外,许多蒙人部落,还用一种特别的搔子搔毛,这种搔子是用数根一尺多长的粗铁丝制成,铁丝的前部弯着近寸半的钩,钩的前部是锋利的尖。蒙人牧民将羊卧倒捆绑好四肢,从羊的小腿开始搔,很快,搔子上积满了厚厚的羊毛,然后一把一把地捋进包内。有时会不小心搔破羊的皮肤,鲜血顿时溢出,牧民便随手抹上些土。 往年时,各蒙人部落剪下的羊毛都是堆在那腐烂,不过从今年八月下,便不断有汉人商贾出塞收购羊毛,进入十月来山西镇开市后,羊毛的收购,更是大规模起来。不说许多汉人商贾来到各部落中,就是许多蒙人中,也出现了许多的羊毛贩子,每个部落每个部落地收购羊毛。 往年不值钱的东西变成白花花的银子,俺答部各个部落,从族长到普通牧民,人人都是兴高采烈。拿到银子后,他们便来山西镇市所采购自己需要的东西,一下子,这种经济便流通起来。 当然了,那些汉蒙羊毛商贾来收购羊毛时,是按羊毛的等级算钱的,按不同等级打包,然后汇集到某地,最后运往关内,形成了一个密集的收购网点及运输网点。 归化城作为俺答部几十万蒙古人心中的圣地,自然是最好的羊毛集中之地。从八月黄来福与三娘子达成合作协议以来。就有大批的晋商,向黄来福领取了关照及执照,争先恐后来到归化城开店设铺。九月山西镇开市以来,涌入归化城的晋商就更多,大部分是经营货栈、驼运、粮食买卖与牲畜皮毛有关的商事。 一时之间,归化城内商号林立,城内的大南街、大北街、大东街、大西街、大召前、小召前、北门、南茶坊等地,己经初步形成了商业街区,各样的的“幌子”、“招子”、“牌子”随风摆荡。 这让城内的三娘子等人兴奋无比,这么多汉商前来,她们光是收税,就财源滚滚了。由于周边部落的羊毛收购后,大多汇集到归化城。归化城的南门,己经形成了“羊桥驼市”,这边兴建了诸多的货栈,很多羊毛汇集到这儿,经过一些简单的加工,然后运到五寨堡,这又相应地出现了好几只的驮队。 进入十月后,塞外的天气就一天比一天冷,驮道两边的草,也变得枯黄起来。 驼铃声响,一行驼队往这边而来。驼队不大,只有数十峰,每驼上都是载着庞大的皮包,不用说,里面装的都是羊毛了。领头是三个中年人,余者,是一些汉蒙伙计。这三个中年人,似乎都是习惯长年行走在外的人,每人都穿着旧的发油光的老羊皮外袄,皮风帽下,都是饱经风霜的脸。 看着前面漫漫的长路,一个伙计叹了口气,一天下来,全身都似乎要散架似的,而几个东家还不知疲倦似的。他忍不住对一人道:“史东家,走了一天了,是不是到前面草坡上歇息一下?我们贱命不要紧,不过东家你们可不要累坏了身子骨!” 那个叫史东家的中年人身材高大,手长脚长,一张古铜色的脸,是三个领头中最年长的。闻言他道:“不急,到前面的镇虏堡再休息,这样,我们可以多行一些路子,早日到五寨堡。” 见众人的神情,他叹了口气道:“货主催得急啊,我们吉盛堂初办,本来就本小利微,如果又不能准时交货,到时没有货主上门托货,就不要想有生意了。” 另一人道:“史大哥说得是,眼下从归化城到五寨堡,驼队己有数家,个个都是财势雄厚,双兴德有驼700峰,元德魁有五百峰,天聚德有四百峰,连天兴恒都有三百峰,我们吉盛堂不到一百峰,如果货主托下来的货都不时准时到达,到时只能等着关门了。” 又一人道:“两位大哥说的是,眼下互市刚开始,只要挺过这一关,以后我们吉盛堂,只会越办越红火!” 这三个中年人,分别是太谷县的王相卿,还有祁县的史大学、张杰。三人中,以史大学年最长。因为黄来福与三娘子合作,各商贾大量收购羊毛,从塞外将羊毛运回五寨堡,需要大量的驼队运输。看到这个商机,从归化城到五寨堡之间,只两个月之内,己经出现了数几家的驼队,史大学、王相卿、张杰三人看到这一切,也是动心,三人便出资,建了这个吉盛堂驼队。不过他们本不大,至今为止,不过有驼数十峰。 不过托互市的福,出塞收购羊毛的商贾众多,他们虽然资本少,但他们驼队的生意还是不错的。他们也自己知道驼队本小量微,不能与别的驼队竟争,只能以勤快来弥补,就是史大学、王相卿、张杰三人身为东家,也是每次运货必随行。 而且史大学这个人也有头脑,就算每次易货量不大,也尽量买卖公道,服务周到,所以很得货主欢心。很多羊毛商人都将货托给他们来运。在史大学的盘算中,以后他的店员伙计,将常住归化城,等他们学会蒙语以后,就组成若干小队到草原各部落去售货。夏天卖了货,可换成羊马。冬天卖了货,可换成皮张。如此下去,想必吉盛堂越发展越来越大。对于史大学的计划,王相卿、张杰二人也是非常支持。 此时众人相互打气后,史大学道:“诸位,我们加把紧,再行一个时辰,就可以到镇虏堡了,那时我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王相卿、张杰二人也是道:“走走走,加把劲,大家都加把劲!” 驼铃声响,驼队又往前而去。 史大学仍是走在最前,虽是疲倦无比,仍是眼神坚定。 他当然不知道,“吉盛堂”后来改名,就是鼎鼎大名的“大盛魁”。 在原来的历史中,大盛魁商号极盛时有员工六七千人,商队骆驼近二万头,几乎垄断了蒙古牧区市场,蒙古的王公贵族及牧民大多都是它的债务人。该商号三年分红一次,盛时每股分红可达一万余银两。 极盛时,它在京、津、沪、杭、晋、陕、冀、鲁、豫、湘、鄂、浙、广、赣、闽等省市设立了分支、分号和坐庄人员,素有“集二十二省之奇货”之称。它还开辟了驮道茶路,活动地区包括喀尔喀四大部、科布多、乌里雅苏台、库伦、恰克图、内蒙各盟旗、库车、伊犁和俄国莫斯科等地,除此,还与法、德、英等国际商人有业务来往。其资本十分雄厚,号称可用五十两重的银元宝,铺一条从库伦到北京的道路。 原来历史中,大盛魁兴于清中期,不过由于黄来福的到来,历史发生了变化,大盛魁的前身吉盛堂提前出现,而且它将比原来的历史更辉煌。它不但将插足整个亚洲地区,甚至把触角伸向欧洲市场,他们中的店员可以用蒙古语、哈萨克语、维吾尔语、俄语、拉丁语同各色人种对答如流。 当然了,现在的史大学等人,当然不明白自己的“吉盛堂”以后会取得如此成就,他们终于在交货日期将羊毛运送到五寨堡后,各人就松了口气,又忙于自己的事情去了。 而一包包的羊毛在被货主接收后,先被送进了五寨堡洗毛厂,伴随着一股浓重的羊骚味,原毛被处理油脂,再被送进五寨堡毛条厂制成毛条,接着,毛条又被送进纺纱坊。然后无数的女工又将他们织成各种呢绒面料产品。当然了,有些羊毛不能织衣,只做一些地毯毛毯之类的。 各样羊毛衣衫,羊毛产品成形后,最后,包装坊间贴上 “五寨堡”的牌子,就可以发货了。在五寨堡毛纺厂的隔壁,是一排排门市门店,各地云集的采购商在这里挑选验货。不久,这些商品便会运往各地,成为五寨堡商品畅销大军中的一员。 经过几年的发展,五寨堡毛纺厂己经形成了购、运、销等一条龙的连锁服务,在五寨堡周边军堡州县,甚至很远的地方,都有自己的原料及产品网点。大明各地的官员富商,也以使用五寨堡毛纺厂出产的各样产品为荣,也这为黄来福带来了滚滚的财源。 而山西镇与塞外俺答部的羊毛互贸,也使两方的联系更紧密,双方可说都是互利互惠,形成双赢。从万历二十二年八月下开始,从归化城到五寨堡,每天的驼铃声日夜不绝,盛况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