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小姨子是姐夫贴心的小棉袄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8章 小姨子是姐夫贴心的小棉袄

第188章 小姨子是姐夫贴心的小棉袄 最前面迎接的是黄来福的家人。有黄来福的几个姐姐、姐夫,外甥,外甥女等。黄来福的大舅子大妗妇,顾世银、赵氏等人。有黄来福的妹妹黄秀柔,黄灵斌等人。还有黄来福一干亲家,渠家及刘家的人。 这些人后面,还有镇守五寨堡的江大忠,领着一干的铁甲将士,护卫在城门的两旁。还有原五寨堡老军官等人,还有来迎接的五寨堡等商贾们,人山人海的。 “大哥!” 首先跳出来的,还是黄来福的妹妹黄秀柔,她直扑到黄来福的怀里,道:“大哥,小妹好想你!” 黄来福怜爱地拍了拍她的后背,道:“都是个大姑娘了,还这样和大哥撒娇!” 算起来,黄秀柔今年14岁,过个年,就15岁了,在大明朝,真的算是大姑娘了。而自己的弟弟黄灵斌,今年也是19岁,过个年就20岁了。时间过得真快啊,眼见自己在这个历史中也要23岁了,黄来福不由一阵恍惚。 黄秀柔撒娇道:“不嘛,小妹不依,小妹从京师回来,就是要和大哥一起玩。” 黄来福父亲黄思豪及母亲杨氏去京城后,黄来福的两个姨娘刘氏,王氏自然也是一起跟去。先前的时候,黄秀柔还跟着母亲王氏去京师玩了一阵,不过几个月前她还是回来了,觉得五寨堡更好玩。 看到小姑子这样抱着自己丈夫,顾云娘眼睛都绿了,如果几年前顾云娘还不怎么在意的话,眼见黄秀柔都长得大姑娘了,还这样抱着黄来福,顾云娘不由吃醋了。 她不着痕迹地将黄秀柔从黄来福身上扯开,对黄秀柔笑道:“秀柔,你一去京师几个月,我们家大郎,可是整天念着你。” 她说完,她的儿子黄大郎,己是扑到黄秀柔怀里,连声叫姑姑,接着是黄二郎,黄三郎也是缠着黄秀柔直转。算起来,黄大郎今年己经是三岁多了,过个年就四岁了,放在后世,该上幼儿园了。黄二郎也二岁多了,黄三郎也近二岁了。 而在五寨堡中,黄秀柔可说是黄府一干孩子王,不论是黄来福的几个儿子,还是几个姐姐的孩子,都是喜欢围着黄秀柔转。不过几年过去了,几个姨甥,姨甥女都长大了,围着黄秀柔转的人少了几个,让黄秀柔有些失落。好在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黄来福几个儿子又长大了,让黄秀柔手下的孩子们又替补了上来。 见几个侄子这样,黄秀柔果然转开注意力,她掏出一把糖果,大声笑道:“你们每人叫几声姑姑,我就给你们糖吃!” 立时一堆孩子围了上去,一片闹哄哄的。 见这种情形,众人都是笑,大姐黄紫柔笑道:“看小妹的样子,真是个孩子头!” 她转头向黄来福道:“弟弟,这次回来,有没有给姐姐带礼物啊?” 黄来福笑道:“哪能忘了我们的大姐呢,早准备好了!” 大姐夫徐学世在旁低声道:“怎么来福一回来,就问他要礼物呢,让外人看了笑话!” 大姐黄紫柔不以为然地笑道:“我这个弟弟,可是个大财主,家里堆满了金山银山,不帮他花花,到时银子发霉了就可惜了!” 黄来福上前与徐世学见礼,大姐的两个孩子,钱妞儿与钱世儿也是上前叫黄来福舅舅,叫顾云娘舅母。算起来,钱妞儿今年十五岁了,过个年就十六岁了,长得亭亭玉立,性格温柔娴静,不象母亲,也不象父亲。钱世儿也十三岁了,象父亲一样,憨厚诚恳,不过就是样子有点呆呆的。 接着黄来福又见过二姐黄婉柔及二姐夫李应春。 又见过三姐黄璧柔及三姐夫田大付。这几年,三姐夫田大付对三姐好了许多。而三姐的女儿田团团今年也九岁了,还是有些怯生生的,怕见生人。还有韩妞儿,这几年一直由三姐黄璧柔抚养,几年过去后,当年那个矿工的女儿己经三岁多了,长得非常可爱,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非常活泼。虽说她比田团团小得多,但无论到哪去,都是韩妞儿领着田团团玩。 最后黄来福见过顾世银、赵氏,顾世宝、冯氏,顾世铜、房氏等几个大舅子,大妗妇。顾世宝一直留在五寨堡负责各地屯田之事,而顾世铜这几年一直往返五寨堡与岢岚州两地经营羊毛之事,几年下来,也算是发了。 顾世银与黄来福见礼后,看向黄来福身后的顾大刀,眼见儿子一年多没见,长得更高大强壮了,一身精良的盔甲披在身上,更显英姿,心下暗暗点头,不过面子上他还是道:“大刀,这些时间跟着你姑父,有没有偷懒不听话?” 顾大刀对父亲一向有些畏惧,闻言道:“没有呢,姑父吩咐什么,孩子一向认真去办,哪有偷懒?” 黄来福笑道:“大刀这孩子不错,办事得力,雕琢几年后,是个得力的臂助!” 顾大刀今年二十岁了,被黄来福称为孩子,不由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顾世银却是心下欢喜,笑道:“来福,你可不要夸坏了孩子!”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接下来,黄来福又见过自己亲家刘老汉及渠廷柱等人。自从刘玉梅嫁入黄家来,刘老汉等人的生活是节节高攀,己经在军匠街盖了大宅子,平时巴结的人也不少,刘总旗更是他的座上客。而刘总旗与钱氏夫妇,又是刘玉梅在黄府的强力支持者。 在刘老汉身旁,刘二妞娇羞地向黄来福行礼,称他为姐夫。 刘二妞比刘玉梅小五岁,一眨眼时间,她己经十五岁了,过了年就十六岁了,长得是非常的秀丽,人说小姨子是姐夫贴心的小棉袄,又说小姨子的屁股有一半是姐夫的。没想到几年不注意,刘二妞出落得这么的水灵。看着刘二妞娇羞的样子,黄来福不由怔了一怔。 刘玉梅欢喜地上前与刘二妞叙话,姐妹二人手拉手欢喜无比,只有顾云娘脸上带着笑,但一双锐利的眼睛却是在刘二妞身上扫来扫去。 渠廷柱还有渠良万,呵呵地笑着走上前来,渠源锐也是微笑地随在二人身旁。渠廷柱对黄来福道:“贤婿啊,你一路回来辛苦了,我己经联络了五寨堡的商贾乡梓,晚上在五寨堡大酒楼,来为贤婿接风洗尘!” 经过与黄来福联姻后,加上渠源锐又是五寨堡商会的会长,这些年中,渠家的生意可说是越做越大,走到哪里,都是众人奉承的对象,心情愉快下,渠廷柱可说是满脸的春风得意。 渠良万也是看向黄来福身后的渠秀荷,有些巴结地笑道:“妹妹嫁了妹夫后,现在可就享福了,你看,多象一个官太太。” 渠源锐只是关心地问渠秀荷道:“五妹,一路回来,可辛苦了?” 渠秀荷虽嫁黄来福二年多,孩子黄三郎也快两岁了,但还是一样的清纯秀丽,眼神清澈,闻言她笑道:“多谢几位哥哥的关心,小妹很好!” 黄来福也是道:“多谢岳父大人的关爱,晚上小婿必到!” 这时在众人身后的江大忠挤了上来,他猛地单膝下跪,立时一身的甲叶铮然作响,他哽咽道:“少爷……” 黄来福仔细地看了看自己这个最亲近的心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忠,你看你,孩子都几岁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你镇守五寨堡,一切还顺利吧?” 将他拉了起来,又看了看四周,那些留守的五寨营将士们,个个都以激动的眼神看着自己。这只军队,可说是黄来福一手拉出来的,对黄来福的感情深厚,可见一斑。 江大忠道:“一切顺利,少爷放心,有大忠在,五寨堡就是固若金汤,没有任何人可以窥探!” 黄来福点了点头,和他叙话一会后,他想起一事,自己是不是还有一人没见? 果然,他的弟弟黄灵斌有些萎缩地从人群中出来,对黄来福道:“大哥,您回来了?” 黄来福叹了口气,这家伙,过个年就20岁了,还是一副柔弱的样子。自己虽然疼爱他,但他现在是五寨堡黄府中唯一的年长男子,五寨堡黄府的事情,是应该让他分担一些了。 他微笑地点了点头,道:“不错,二弟,你在卫学中学得如何了?” 听到自己的专业问题,黄灵斌会精神些了,他自豪地道:“教谕方先生说了,我的文章,是卫学中最好的,将来就算中举,也不是问题。” 听到方先生,黄来福便想起当年自己递给他一锭大银子的事,他笑道:“如此便好!” 黄来福随口又问了问父亲母亲在京城的事,黄思豪及杨氏等人到京城后,万历帝不但召见他们,还给于封赠赏赐,并赏了京城一座大院子,由于黄来福之事,在京中巴结他们的人也不少。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就是在京城中老想念黄来福等家人。 去年过年时,黄来福派人到京中去请安,并送上一些过年礼仪,今年也是如此。 黄灵斌说了,几日前,父亲母亲己经派人送来一些财礼,有一些还是皇上赏赐的东西,自己己经将派来的家人好好安顿了。 听到这里,黄来福心中会宽慰些,弟弟毕竟还是长大懂事了。 接下来黄来福与各位老军官,还有一些迎接的商贾们客气了几句,便在众人的簇拥下,往五寨堡城内而去。虽是天气寒冷,但军民都出来迎接,一路上,大街两旁都是满脸笑容,不断向黄来福欢呼的五寨堡商民们。并夹着一阵阵的鞭炮声…… 一时间,街上一片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