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五寨堡五年盘点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89章 五寨堡五年盘点

第189章 五寨堡五年盘点 面对街两旁欢呼的民众,黄来福心中颇为满足,不住地向四方作揖挥手。 有一些时间没回来了,五寨堡街面又繁华了许多。现在的五寨堡,是晋西北的粮油皮毛集中之地,各样粮行商号云集,街上满满见的,都是各式各样的金字高牌,花样繁多的“幌子”迎风飘荡。 堡内最大的粮店是祁县渠家的宝隆元粮店,他们与西盛店、德和店、双和店、德义成、世兴店等大大小小的粮店一起,合成了聚锦社商号。商号有会员五十余户,均为五寨堡当地有名的大粮栈,专营粮食批发,共有号伙一千多人,把五寨堡的粮食,销往了各地。商号会长为渠源锐。 堡内还有德和社商号,有会员二十余户,专门经营面粉、黄米粉、莜面粉、食油、火腿、豆瓣酱、鱼干等副食品,主要会员为万盛六、丰盛魁、长泰涌等店,这些店铺也多为祁县、榆次人所设。 此外堡内外还有专门经营肥皂、纸张、线香、蜡烛等物的惠德社。专营磨面的福虎社。专营瓜果菜蔬的万盛社。专营煤炭的盛义社。专营典当的当行社等。 五寨堡与外地货运的来往频繁,使五寨堡内还出现了一些专营代客运输的驼行,如双德魁驼行。专营货店的社行,如天荣社。该社名下有德兴店、通顺店、东升店、奎隆店等货店,这些货店都拥有自己的仓库,货店储存的货物一般每驮二百斤,收栈租费银三钱,而不问存期长短。 还有五寨堡与塞外的合作,毛纺业的发展与销售,五寨堡也出现了许多与此相关的行业。 如聚生社,专营五寨堡毛纺厂出产的各样呢绒衣料,绒品,衣裤等经营,名下有永盛店,天顺店、巨生店、聚兴店等会员二十余家。这些店铺,销售网点分布了晋省及外省许多的地方。 围绕着五寨堡毛纺厂,周边还出现了许多附加的行业,如毡毯社。名下有会员天成元、晋丰永、中元永等十多户,专业织造贩卖绒毡、绒毯等物。有福兴社,专营牛羊店。有生皮社,从事生皮的购销。有集义社,由一些专门经营皮靴的店铺组成。威镇社,专营皮帽,皮上衣、皮裤、皮袍等。该社加工的皮革多以牛皮、马皮、羊皮,也有水獭皮、狼皮、貂皮等高价皮货,销售价也很昂贵。 还有这几年,五寨堡的钱庄行业也发展很快,除了五寨堡大银行外,周边同样出现了许多钱铺、银号。有兴盛号、元成生、永兴号、吉泉长、什恒义、恒和祥、德成号等,是五寨堡大银行一个有益的补充。 而以上五寨堡的商号商行,又按行业划分,各社都有自己的章程,并从会员中选出熟习商务、在商界有声望的人担任社头,以调解社内纠纷,制定行规等。这些社头,又全部形成了五寨堡商会,研究商会活动,处理商务上的纠纷,还代收捐税,制定商业规章等。会长仍是渠源锐。 从万历十八年开始,到今年为止,渠源锐己经做了五年的商会会长,不过他的老爹渠廷柱这两年上下活动,有意在明年的时候,希望被选为商会的会长。其实渠源锐做商会的会长,很多人不服,不过因为黄来福很欣赏信任渠源锐,所以他在五寨堡的地位还是很稳定的。 走在街上,看着商业的繁华,街头街尾那种浓厚的年节气氛,黄来福很感慨。 这些商号都是这些年随着五寨堡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各行各业,可说是包罗万象,短短六年发展如此,可说是非常不容易。 而关于五寨堡的商业,黄来福向来就没有什么关注,只是任由发展,而事实证明了,只要农事兴,又有一个良好的环境,当地的商业发展,是很自然的事。现在的五寨堡商业,己经有了自己的活力与生命,并不需要黄来福指导,就可以向一个良好的方向行去。 怀着这样的心情,在精锐的来福营将士的护卫下,黄来福等人的车马浩浩荡荡往黄府而去。前锋来福营护卫节旗后,黄来福与顾云娘并辔而行。 现在的黄来福,比几年前成熟了许多,唇上的胡须也浓密起来,一身铁甲,顾盼自雄。顾云娘策马行在他的身旁,也是英姿飒爽。二人可说是郎才女貌,一路上,不知引来了多少啧啧称羡的目光,指指点点的人不绝。 二人的身后,是江大忠领的五寨堡将士们,簇拥在黄来福的身旁。铁甲森森,铁蹄敲响,充满了铁血英姿的气势。这样的军队,年轻,强悍,才能给人以安全感。 再后面,是连绵的车马,内中是一干黄府中人。 一路而去,随着黄来福的到来,不知引来了多少敬慕的目光,就是那些外地来五寨堡的商民,早闻黄来福大名了,今日得见,也是人人兴奋,学着五寨堡当地人的样子,向黄来福等人欢呼。黄来福也是在马上不断向周边的民众致意。 一片热闹中,车马来到了黄府前面,虽说现在黄来福的总兵府邸是在宁武关,不过五寨堡当地人还是亲切地称黄府为总镇府。 来到大门前时,府前的鼓乐一齐响起,杨管家己是领着一大群的奴仆丫鬟老妈在门口相迎。有一些时间不见,杨管家又老了一些。 见到黄来福,杨管家有些激动,他哽咽地向黄来福作揖道:“少爷……” 黄来福有些感动,自己离去后,黄府现在就黄灵斌一个年长男子,家里家外,可说都是靠杨管家张罗,沉重的压力下,眼见他憔悴了下来。 他扶起杨管家道:“杨叔,这些年辛苦你了!” 杨管家道:“看少爷说到哪去,这是老仆应做的!” 他抺了抺泪,从旁边一干仆从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少爷少夫人迎进去?” 旁边的一干仆女侍女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地将黄来福等人迎了进去。 进入厅内后,众人坐定,还是好一阵七嘴八舌的。大姐黄紫柔最按纳不住,对黄来福说道:“弟弟,你说带礼物给姐姐们,是哪些礼物,快拿出来瞧瞧!” 顾云娘微笑道:“大姑姐勿急,这礼物啊,人人都有份!” 说着她吩咐了几声,立时她的几个侍女将一些箱笼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紵丝、锦绢、白氁丝布、高丽布、西洋布等物。还有许多是宁武关的土特产,如一些地毯、黄芪等物,还有一些银盘蘑菇等。 顾云娘一一分去,指挥若定,气定神闲,从姐姐们到各个外甥甥女,侄子侄女人人有份,厅内一片欢腾。而刘二妞也分到一份礼物,却是向黄来福娇羞地说了声:“谢谢姐夫!” 惹得顾云娘对她一阵好看。 黄来福坐了一阵,见顾云娘将内院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心下满意,他回房内洗脸。柳环、眉月,亲自捧了沐盆,巾帕前来服侍。黄来福一边洗脸,一边占点便宜。惹得二女又喜又羞。不久顾云娘也进来了,接过二女的活,亲自来服侍黄来福。 再到了厅上时,众人己是安静,接着黄来福的几个儿子在她们母亲的带领下,按照次序从大到小,从嫡出到庶出的顺序,来给黄来福行礼。 现在黄来福有五个儿子,顾云娘产下的大儿子黄大郎三岁多,刘玉梅产下之子黄二郎,柳环产下之子黄三郎,眉月产下之子黄四郎均为两岁多,只有渠秀荷产下的儿子黄五郎一岁多,说话还不怎么清楚。而为什么自己生的都是儿子,黄来福也不怎么清楚。 几个儿子依次向黄来福叩头,口称爹爹。黄来福微笑点头,对几个儿子一一表扬了几句,同时心中在盘算着对他们将来的教育培养问题。旁边各人也是含笑在旁观看。眼见自己事业有成,妻妾儿子满堂,黄来福心中颇有一种满足感。 下午黄来福就在府中休息,陪老婆孩子,姐姐姐夫,舅哥妗妇们说话,讲一些宁武关的趣事。晚上时,黄来福又参加五寨堡乡梓父老的宴请。酒宴回来后,黄来福忽发奇想,将顾云娘、刘玉梅、柳环、眉月、渠秀荷五女叫到一张床上,同欢…… 第二天是万历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天就过年了。 这天一大早,黄来福就精神抖擞地起来了,在五寨堡各人的陪同下,视察了五寨堡城防,各个农场、畜场,菜园、果园,民器局,军器局,城外几个大作坊,城内一些知名的商号等地。 眼见就要过年了,这些地方的年节气氛都非常浓厚,屯丁商民们脸上都是喜气洋洋,准备着过年。而黄来福等人的到来,更增添了这些地方的喜色。看着众人真诚欢喜的目光,各地井井有条的规范制度,黄来福满意的同时,也安心了。这些地方,己经有自己的生命力,不需要黄来福事事操心了。 而在这天下午,黄来福也在五寨堡的官署内,招集于事的人等,招开了一个统计会议,专门盘点这几年的收获。 这天,五寨堡内所有的重要人物都出席了。 有黄来福,统领五寨堡大小事务。 有顾世宝,现任五寨堡粮食局副局长,兼任五寨堡移民局局长,五寨堡矿务局局长。 有何朝勋,现任五寨堡城市管理局局长,兼任五寨堡税课局大使,水泉营堡税课局大使。 有杨安章,现任五寨堡建设局局长。 有江永胜,现任五寨堡蔬菜局局长。 有韩炳,现任五寨堡果树局局长。 有王启年,现任五寨堡畜牧局局长,兼任五寨堡书院教授。 有苏锐,现任五寨堡农技局局长。 有刘天禄,现任五寨堡军器局局长。 有孙天正,现任五寨堡民器局局长。 有孙贵,现任五寨堡文卫局局长。 有马文才,现任五寨堡宣传局局长。 有徐受,现任五寨堡人力局局长。 有黄如镇,现任五寨堡仓大使。 有周文栋,现任五寨堡帐务局局长,兼任五寨堡大银行掌柜。 有顾云娘,现任五寨堡银钱局局长。 有渠源锐,现任五寨堡商会会长。 有江大忠,现任五寨堡参将。 各人济济一堂,每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五年前,黄军门曾招开了一个五寨堡五年发展纲要的会议,那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眼下,己经到了盘点收获的季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