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收获与成本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90章 收获与成本

第190章 收获与成本 当然了,除了五寨堡税课局外,五寨堡的这个局那个局,都是打着黄来福私人幕府的名义,并不是公开的官员组织。借黄来福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公然改变大明的官制。 而且上面那些老军官们都荣休优养了,每月拿着朝廷十几石的俸米。当然了,五寨堡每年大批的农场作坊商税分红,让他们看不上这点银钱。 况且五寨堡早己升为五寨卫,黄来福是五寨堡的世袭指挥使,由于他是从卫所系统升任为总兵官,就算他将来从总兵官的位子荣休后,仍是回来做他的五寨堡指挥使,并将指挥使的位子传给自己的子孙后嗣,世代不休。 而各个老军官的子嗣,如江大忠,杨小驴,何如镇等人,就算身上加着百总,千总,守备,游击,参将的头衔,也是五寨堡世袭的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卫镇抚、正千户、副千户、百户、试百户、所镇抚等职。名面上这些人仍是各司其职,但实际上,他们的权力职责分布,早己按照黄来福意想的去办。他们的利益,都是与黄来福连在一起。 看着在场的人等济济一堂,黄来福颇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他首先开口道:“各位大人,今天招开这个盘点会议,也是承上启下的意思。五年前,同样在这里,我曾与各位大人招开一个五寨堡五年发展计划会议,眼下五年过去了,五寨堡的发展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有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各位大人的尽心竭力,精诚团结。在这里,我要说,五寨堡第一个五年计划只是开始,以后我们还要有五寨堡第二个五年计划,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等,一直将五寨堡建设成为晋西北一颗璀璨的名珠!” 热烈的掌声,顾云娘也是用迷醉的眼神看着黄来福,她最喜欢看丈夫这种意气风发的样子了。 接下来是各人的汇报。 首先是五寨堡粮食局副局长,五寨堡移民局局长,五寨堡矿务局局长顾世宝发言:“黄军门,各位同僚,经过五年的发展,五寨堡现有庄田三十处,田地四千顷(四十万亩),年产粮约九十万石,产出稳定。八角堡之地,有田地两千顷,年产粮约二十万石。还有老营堡之地,有田地三千顷,年产粮约三十五万石。此为各堡之地的产粮总数……” 当然,顾世宝这里只说些各堡庄田产粮大概,细节的东西,他有专门的文书发到黄来福手中。 “此外,在各堡庄田支出中,五寨堡各庄田共有庄丁九千四百四十六人,每人需月粮五斗,九千余庄丁,年支出粮米需五万六千六百七十六石。此外还有五寨堡庄田每年的丰收奖,年终奖,约支出粮米三万余石。另有种子农药肥料,水利庄田修缮,草料马料农具耗损等,支出粮米近十五万石。如此,五寨堡各庄田年支出粮米约二十五万余石。这其中的支出中,种子农药肥料是大头……此外还有八角堡庄田的支出……老营堡庄田的支出……” 众人都是听得吸了一口气,看来大规模生产的支出不小啊,只有黄来福神情平静,这些支出,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而且比起后世,自己农场的支出还算小了。 黄来福后世曾在网上看过一篇报道,一家有田地八亩,每亩高产小麦一千斤,依市价,再加上国家全年所有补贴,八亩地年收入为四千元。不过扣除种子、化肥、农药、浇灌、机耕等方面的费用成本后,半年的生产期,一家两个劳力月收入不到三百元。这还算不错的了,很多人种了一年的田,到了秋季收获后算账,自己收获寥寥,甚至亏本的都有。 就是因为种子、化肥、农药的投入越来越大,造成成本越来越高。在国外一些大农场的经营中,年利润有三成,两成的,都算是经营不错的了。不过因为有高投入,才有高收获,要想保持五寨堡等地庄田的高收成,这种持续的高投入是必要的。五寨堡每年庄田成本才占收入的三成,己经很不错了。 而由于每年存粮黄来福都是在二十万石到三十万石之间,所以余下的粮米,黄来福都是卖于商贾们,每年得到大批的银子存于库房中。 不过顾世宝接着报道一个消息引起黄来福等人的关注,就是由于这几年各庄田中普通使用农药及肥料,各田地的肥力己是有所下降,造成的恶果是庄田土地板块,还有需要的肥料更多。 顾世宝问黄来福该怎么办? 黄来福沉吟了一会,肥料的使用,虽然可以提高土地的产量,不过过度使用农药及化肥的恶果他也是知道的。 由于五寨堡土地众多,不需要如大明内地一样的精耕细作。所以黄来福决定采用十八世纪英国的诺福克轮作制。这是一种四区轮种制,即分别种植苜蓿、小麦、萝卜和大麦,不让任何耕地休闲。苜蓿可以给小麦准备好土壤。而小麦又可以为萝卜准备好土壤,萝卜可以为大麦准备好土壤,大麦又可为苜蓿准备好土壤基础。类似黄来福搞的生态循环五寨堡大畜场一样的原理。 这种轮作制,虽然产量没有大明内地的精耕细作产量高,但还是比较附合五寨堡肥田养地的实际情况的。当下黄来福吩顾世宝,从明年开始,各堡农场中,开始实行这种轮种制。 每堡的农田中,都分为若干区,分别种植紫花苜蓿、芜菁、小麦、大豆、油菜,萝卜与大麦等物。利用大豆与紫花苜蓿等豆科类肥田固氮,改良土壤的特性,提高土地的肥力,又可以作为猪羊等物的优良饲料。几年后,再轮换回来,有效利用土地。以往五寨堡各农场的大豆与紫花苜蓿等物,只是在田间地角种植,怕占用了田地,以后要大规模了。 听了黄来福的话后,顾世宝大声地答应了,虽说黄来福从来没有种过田,不过他对农业的认知是让顾世宝等人非常佩服的。 接下来顾世宝又汇报各地移民及各堡矿务之事,从万历二十一年十一月开始,边关移民就形成了滚滚的人潮,到了今年年底,这一年多的时间中,己有十几万的山西省及外省移民移到了清水河及黄浦川河一带,为当地土地及农场中,带去了急需要的人口男丁。 这些人中,有一大半是拖家带口的各地流民,他们由五寨堡移民局备案,及领取关照执照的商贾们在各地招收带领,为塞外各个农场所吸收,在当地安心屯种。 余下是到塞外买地的各地民户或是官员富户子弟。这些人出塞时,他们需要购买多少田地,需要先到五寨堡移民局负清田亩的购买费用,然后到塞外圈地。然后报告回来,由移民局确认及发给田亩地契。以后这些田地就归他们世代所有,并且前三年还可以免税。这造成了大明内地民户到塞外的圈地潮,有些人自己不能耕种的,就雇佣招募人等前去耕种,成为塞外农场之一。 这些购买塞外土地的费用,成为黄来福一个新的财源,又为他将来的经营塞外,奠定了民众基础。当然了,有些邪恶人等,多是官员富户,他们连这些购买土地的费用都不愿出,言道塞外都是无主之地,凭什么都归你黄来福所有? 这些人偷偷地出塞,到各地圈占土地。对这些人,黄来福也不客气,他在老营堡的镇虏营,除了护卫塞外各农场的安全外,还负责查勘塞外各土地之事。这些人,在私自圈占土地后,都被冒充马贼的镇虏营将士砍死。他们的家族得知消息后哭诉,黄来福也没理会的兴趣。 而关于各堡矿务之事,眼下统归五寨堡矿务局处理。眼下黄来福控制矿产权的有五寨堡,神池堡,老营堡,及宁武关四地。 四地中,除了五寨堡水泥厂,神池堡大煤矿,神池堡大铁厂,宁武关大煤矿是黄来福参股经营外。余者矿点,各地商贾大豪,都可以申领采矿许可证,在余点开矿,每年需交纳多少课税。每年统一由五寨堡矿务局管理巡视。 不过由于水泥厂污染严重,黄来福准备将五寨堡水泥厂关闭,迁移到神池堡去。以后五寨堡不再开矿,就专门经营农业,商业贸易好了。而由于五寨堡水泥厂,神池堡大煤矿,神池堡大铁厂,宁武关大煤矿实在是这几地的矿业大鄂,不归五寨堡矿务局管理。余点就算有一些矿主开矿,每年征得的课税也不过几千两。当然,就算如此,比起其它一些州县,这成绩己经算是很不错了。 接下来是五寨堡城市管理局局长,五寨堡税课局大使,水泉营堡税课局大使何朝勋发言汇报。就五寨堡城市管理方面,还有老营堡,宁武关等地的城市管理规划中,很自豪地谈了一些成绩。特别是五寨堡现在有花园军堡之称,这与军门的指导与管理局上下同仁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何朝勋重点汇报五寨堡税课局这几年的发展,还有水泉营堡税课局这些时间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