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军队武器收支,燧发枪?夏税秋粮!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92章 军队武器收支,燧发枪?夏税秋粮!

第192章 军队武器收支,燧发枪?夏税秋粮! 五寨堡仓大使黄如镇是黄家的一个远亲,这些年一直在管理着五寨堡的粮草库。负责监粮入仓,发放粮斛等事物。 由于五寨堡年年丰收,堡内外的军贮粮仓,己是越建越多,里面屯积的粮米草料,己是比得过太原府的太盈仓。五寨仓,算是晋西北首屈一指的大粮仓了。 每年秋后,五寨堡各个农场大丰收后,暂时将粮食放于各农场的仓禀中,然后专门挑选分类,进行杂质处理,最后运入堡内的粮仓储存。一般来说,粮仓内都有各样严重的虫害问题,特别是麦蛾等蛾类害虫喜欢爬上粮面交配产卵的习性,更是让人头痛。 对于这些害虫,以往只能用竹扫帚扑杀,不过自黄来福提议后世的民间防治虫害土办法后,虫害问题,己经得到很大的解决。别的军堡州县,在看到五寨仓存储的成功经验后,也是纷纷前来学习。 黄如镇向黄来福汇报了五寨仓的存粮总数,各样的存贮与发放情况,接下来是五寨堡畜牧局局长王启年发言汇报。 五寨堡副食品的热销,毛呢业的急速发展,自然更扩大了五寨堡各大畜场的规模,到今年年底,五寨堡己经扩展到十个大畜场,养有肥猪近三万头,羊八万多只,鸡鸭肥鱼无数,连兔子与鹿都养了不少。 五寨堡圈养带散养的方式,加上地下暖圈的孵化方式,更有王启年等大量兽医,所以各大畜场的畜类等,成活率都非常高。而有王启年这个养殖高手在,五寨堡各大畜场的蓬勃发展,是可以预期的。 接下来又是五寨堡军器局局长刘天禄发言汇报。现在的五寨堡军器局,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由于黄来福军队的扩大,加上塞外移民也需要大批的武器装备,使五寨堡军器作坊规模扩得越大,相关的武器生产更加的火热。 现在的五寨堡军器坊,己有各色人匠数千员,分两班,定四季成造。到今年为止,己可年生产腰刀长枪三千余把,盔甲一千余副,鸟铳手铳两千余门,其余腰刀靶铳炮撒袋数目不等,人匠规模仅次于工部军器局的人匠九千余员。但每年成造的武器数目超过了工部军器局每年额造的腰刀盔甲等器的三千六百件。甚至超过了有些都司十几个卫所的年成造额。 按大明制,天下各卫所的军器局,每年都有自己的军器制造定额,到时需上交工部。每卫每年需造军器一百六十副,包含盔、甲、腰刀各一件。弓一张,弦二条,箭三十支。撒袋一副,铳箭五支,长枪一根。盔甲腰刀等自家定额军器每年五寨卫上交,弓箭等就折银上交了。 由于五寨堡军器局良好的管理制度,因此质量上决对没问题。五寨堡兵器,己成为精良的代表,许多军镇卫所,都有意向五寨堡军器局购买。就连工部的官员们,也是对五寨堡兵器爱不释手。 当然了,造这些兵器,成本支出也是巨大的,不说几千个军匠每年的月银食粮等,就是每年造这些军器,也需要大批的好铁,水牛皮,绵绳,熟铜等物。铁黄来福有,但水牛皮,绵绳,熟铜等物,每年都需要花黄来福大把的钱粮去外地购买。 五寨堡打造兵器时,是按皇城军士的装备标准打的。每副盔甲的甲面,都要用厚密青白绵布,外中的钉甲,也要用火漆小丁。每副青布铁甲重二十五斤,需用好铁四十斤八两。还需要大量的水牛皮,绵绳,鹿皮革呈等。腰刀靶也需要大批的通用斜皮。这些都是要钱买的啊。 神池堡大铁厂出产的铁不是很好,杂质多,要炼到熟铁,损耗严重。而要做盔甲刀枪的铁料,至少每十五斤熟铁,加上许多的炭,才能炼成三斤左右,用于打制甲叶好刀的好铁。 这是盔甲刀枪,至于鸟铳,损耗更是惊人,四十斤熟铁才能炼到八斤用于打制鸟铳的好铁,还需用炭一百七十斤,加上工钱,钻膛工时,零件钱,木料钱等,一杆鸟铳的成本至少需要三两八钱三分左右。当然了,工部制造一杆鸟铳的成本是在二两三钱一分,不过这种鸟铳质量不过关,老是炸膛,黄来福才不要呢。 这是鸟铳,但造手铳时,需用熟铜。铜手铳每门重五六斤左右,也需要买的铜料不少。还有各样子药的火药、硫黄、焰硝、铅弹等,也是需要向外购买。 特别是大明边军普通使用的桑木弰黑漆弓、桑木弰雀桦硬弓、黑漆鲨鱼皮边弓等。使用的黑雕翎桦木杆凿子铁箭、黑雕翎竹杆射马铁箭、黑雕翎碌扣破甲铁箭。还有马匹使用的鞍、辔、鞭、响铃、顿项。车营使用的战车火炮等。五寨堡军器局是决对造不出来,需要向外购买。 大明军士穿着的绵花战衣,称为鸳鸯战袄,有红紫青黄四色,一般用细密阔白绵布造。每上袄长四尺六寸,装绵花绒二斤,胖袄裤装绵花绒半斤。还有长九寸五分、或至一尺、或一尺二分的鞋子。还有军士各样的军衣装备等,如茜红毡袄、雨帽、雨笼、雨盔笼、真皮撒袋、矛枪袋、旗纛、号带等。 这些除了一部分归五寨堡毛纺厂造外,余者的,也是要向外购买。真是花钱如流水! 黄来福早就说了,大明的兵部虽然会拨下来一些武器装备,但数量少,质量不好,又经常拖拖拉拉的,要增加自己军队的战斗力,黄来福大多只能靠自己丰衣足食了,这造成了五寨堡军器成本的急速扩大。 刘天禄慢条斯理地向黄来福及在座各人汇报了五寨堡军器局制造的武器库存及收支情况。大体来说,军器局是个吃钱的大户,还不能自给自足,每年都需要黄来福拨下大量的款项。 在武器研发方面,盔甲刀枪,就用大明普遍式的装备,反正更精良就是了。不过在盔甲制作方面,黄来福己经有一些思路,就是除重要部位,一些不重要的零件,己经外包给一些商贾作坊生产,这样生产的速度会快些。反正中国的鳞甲优势就在这里,可以流水线的生产。 在火铳方面,继续制造抬枪与鸟铳。眼下大明火器的火药配比非常接近最佳比例,药弹比例也很高,鸟铳气密性更是远胜当时欧洲,明朝鸟铳后期的关键问题是质量控制不行。不过如果是大明精工制造的鸟铳,比起欧洲的大路货来说,堪称是艺术品。 眼下大明军队鸟铳使用己经知道将子药定量分包放存,预装于各小竹桶内。作战时,戚继光更是知道五列射击法。鸟铳的威力也强,除比弓矢远外,还可以洞穿重铠。可以说,只要解决质量的问题,大明的鸟铳,己经进入了完美的艺术品境地。 将来的火器发展趋势是燧发枪取代火绳枪,眼下离17世纪初大明户部侍郎毕懋康发明燧发枪己经不远了,燧发枪也应该提前出现了。火绳枪与燧发枪二者结构上差不多,连板机系统都一样,差别只在于发火装置上,一个是靠燃烧的火绳,一个是用燧发击锤打击燧石,其实只是一个思路的问题。 燧发需用齿轮,虽说早在公元前400年,中国己经开始使用齿轮。而且在嘉靖年时,陕西三边总督曾铣曾发明了一种地雷,用五彩描绘装饰的大罐子,里面填满火药,还有一个引线,有一个慢发火的装置,扔在鞑靼人经过的地方,鞑靼人捡了后打着引线,就会倒大霉。这种慢发火装置,就是一个钢轮发火机,也就是齿轮装置。明明嘉靖时就有钢轮发火机了,却要到17世纪后才有人发明燧发枪,历史果然随机出牌。 黄来福己经忘了是什么时候交待五寨堡军器局研制燧发枪的,可能是军器局内没有相关的制造精密金属齿轮的人才,到现在为止,还没造出燧发枪。刘天禄请求黄来福引进相关的人材。 现在大明优秀的火器人才都在京城的军器局及兵仗局内,特别是火器发明专家赵士祯,改良了鲁密铳,在枪床的尾部装上了钢刀,可在近战时作斩马刀使用。还发明了迅雷铳,可转轮发射。又发明了掣电铳,采取后装子铳式,作战时轮流装入枪管中发射,射击速度明显加快。 这家伙眼下还在北京鸿胪寺内做着八品的小官,不管怎么说,这个军事人才黄来福不会放过。他盘算着等自己过年后回到宁武关,就想办法将他搞到五寨堡来。 五寨堡银行大掌柜,五寨堡帐务局局长周文栋发言汇报。汇报这些年的帐务情况,五寨堡银行的种种情况等。帐务局是五寨堡一个很吃香的部门,五寨堡各个农场,各个人事行政单位,他们提交的预算,各局的财务,上交的钱粮资金等,都需要帐务局审核。是五寨堡含金量极高的一个单位。 这些年中,五寨堡大银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不说五寨堡的商贾们大多将钱存入银行中,就是五寨堡的普通军民,这些年中,也改变了将自己银钱藏入地窖的做法,而将银子存入银行吃利钱。而五寨堡银行内的大批存银,也方便黄来福用来办许多事。 五寨堡商会会长渠源锐也发言,这些年中,五寨堡商事得到极大的发展,渠源锐也配合黄来福做了许多事,而各大作坊矿山的经营,甚至是塞外农场的商贾合作等,都有渠源锐的身影在后面晃动。渠源锐即是黄来福的亲家,也是黄来福离不开的生意好伙伴。 黄来福打算让渠源锐这个商会会长一直干下去。 跟着是五寨堡参将江大忠发言,汇报五寨堡的防务等问题。他镇守五寨堡,护卫着黄来福的根本发家之地,自然是劳苦功高,责任重大。不过说起来,黄来福的军队都是吃钱的大户,没有拨款是根本不能生存的。江大忠领的五寨营自然是如此。 五寨营一营兵中,有营兵三千余人,每兵每月一两银子,每个军官每月几两到十几两不等,光军饷,就要好几万两银子。还有军服武器装备等,都是很贵的。鸟铳一门,光成本就要三两多,火炮战车就更贵了,光战车造价一辆都要白银三十两。刀枪盔甲等,花费也不少。还有各样的武器消耗,各种福利等,也是需要银子众多。 还有马匹,就更难养了。一匹军马,一年吃的比六个战兵都多。五寨营虽是步营,但每人也都有一匹马,以作为马上步兵使用。 五寨堡内,有专门的马房仓场,以储蓄草料,供应饲秣之用,内有马驼驴骡牛羊并驹犊等数千匹。据马房报知,军马一匹,日需麦料三升(6斤),料豆一升,料草一束。驴一头,日需吃麦料一升,草半束。这些马驴等,它们吃的料食等,是个沉重的负担。这还是平时闲得没事干时吃的,打仗行军吃的更多。 种种算下来,光五寨营一营兵,养兵的费用,一年怕需要花钱达十八万两到二十万两银子之间。这还是太平的时候,如果打起仗来,花出的钱,各种物质的损耗,更是个天文数字。 黄来福现在算有三营兵,五寨营一营,老营堡的镇虏营一营,宁武关的来福营亲卫一营。这三营兵,是压在黄来福头上道道沉重的枷锁。 虽说上头会拨一些款子下来,不过经过层层克扣后,落到黄来福手中的,己经余不了多少。还经常拖欠。如果黄来福不想自己的兵变成和大明其它地方的豆腐渣兵一样的话。大部分的钱财,只能是黄来福自己掏腰包了。 最后是五寨堡银钱局局长顾云娘发言,顾云娘嫁于黄来福不久,从杨管家那接手银钱局的事务,以后渠秀荷嫁来后,也一直在帮她。此时她一个女子坐在各人中,显示出她地位的重要,自然是心然高兴。 五寨堡银钱局与五寨堡帐务局一样,是五寨堡内含金理极高的单位。五寨堡是管帐不管钱,而顾云娘的银钱局,则是管钱不管帐,二者相互监督制衡。银钱局位于黄府内,存银巨量,平时黄府库银内有黄来福众家丁们层层把守,任谁要支出银子,都要通过顾云娘。 除了平时军队农场各局的种种开支外,每年五寨堡、神池堡、八角堡、老营堡、宁武关五堡的包税二十万两,也是由银钱局经手支出。黄来福这种包税的形式,又与大明各地的夏税秋粮形式不同。 大明的田地课税分夏秋两季征收,一年的税银可分七次缴清。今年的山西布政司中,宣府的夏税麦子,一府之地,不过征收一万七千八百石。秋粮麦子,一府之地,不过征收二万五千石。宣府一年的夏税秋粮,不过是四万余石,折银就更少。 而五寨堡等几个苦寒之地,一年缴入户部的银子,则达到实打实的二十万两银子。秋后,这笔银子就解走了,一点也不拖欠。这怎么不让山西户部管粮主事张文保眉开眼笑,户部的官员们觉得不可思议?这也让包税这种形式成为户部各官员们思考的焦点。 除此之外,五寨堡各堡的矿山作坊获得的红利中,还与各商贾们,与各官员军将们分红,可说是各方满意,特别是万历帝,这些分红中占了大头,更是兴高采烈。 顾云娘详谈着银钱局每笔款项支出的情形,与帐务局当场对照。 一直到了傍晚,各人的汇报才告结束,黄来福看看天色不早,就简要就谈了下以后的几个五年发展计划纲要,又将详细的文书发到各人手中,最后笑道:“五寨堡各地的发展,离不开各位同僚的尽心戮力。大家的辛劳,我也看在眼里的。不过下一个五年计划的任务更艰巨,为将五寨堡等地建设得越来越好,请诸位继续努力吧!” 他站起身来,向大家拱手作揖,笑道:“明天就过年了,在这里,我向大家拜个年。愿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下一篇   第193章 除夕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