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除夕日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93章 除夕日

第193章 除夕日 第二天是大年除夕日,这天起,不说整个五寨堡,就是整个大明朝,都沉醉在过年的气氛中。 从白天起,从黄府到五寨堡普通的商民军户,都是家家户户忙着换门神、贴春联、挂年画、挂签纸、贴窗花、驱瘟疫。到处是鞭炮炸响,欢声笑语。五寨堡发展几年来,军民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这过年的气氛,也就一年比一年浓厚。 黄府内也是从一大早就开始忙了,母亲杨氏去京城后,女主人己是换了顾云娘,进进出出,一干下人们被她指挥得团团转,几个姐姐妗妇们,则是在一旁帮承。今天是顾云娘的哥嫂们第一次在黄府内过年,又多了几分新奇。 忙到傍晚时,大堂内早己准备了丰盛的酒食,依大明年俗,主食有年糕与饺子,代表年年升高。副食必有鱼、鸡、腊肉、红烧狮子头,不过鱼是用来看而不是吃的,象征年年有余。饮酒必饮屠苏酒。 看时间差不多了,黄来福领着自己弟弟黄灵斌及五个儿子拜过黄家的天地祖宗。父亲黄思豪去京城后,现在他可是府中的男主人了,这拜天地祖宗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他身上了。这不由让黄来福感慨,一眨眼工夫,时间就过去几年了。 拜完黄家的天地祖宗后,黄来福笑着对自己大儿子黄大郎道:“大郎,今儿这喜炮,就由你去放如何?” 过了今天,黄大郎就四岁了,与父亲黄来福一样,他长得虎头虎脑的,身材粗壮,闻言他喜道:“好啊爹爹,孩儿来放喜炮!” 说着他从一个下人手中接过一长串鞭炮,兴冲冲地往门外去了。小妹黄秀柔一把站了起来,叫道:“我也去!”余下黄来福四个儿子,还有一干小孩儿,也是叫着跟去了。几个家丁们也是忙着跟去照应。 顾云娘有些担忧,她嗔怪黄来福:“你怎么让儿子去放?那可是万子响的霸王鞭,小心别炸着他了!” 黄来福不以为然:“我的儿子如果连喜炮都不敢放,将来怎么继承我的家业?” 顾云娘白了他一眼:“儿子还小……” 话没说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己是响起,连硝烟味隐隐在内宅都可以闻到。好半响,鞭炮才炸完,接着黄秀柔与一干小孩们兴冲冲地跑回来了,各人口中还不时大叫大囔,人人都是神情兴奋。 喜炮放完后,黄府内关起门来吃年夜饭,各人团团围坐桌旁,济济一堂。今天的人可不少,除了黄来福与顾云娘外,还有刘玉梅,刘二妞姐妹,有渠秀荷,有眉月,有柳环,有她们与黄来福的五个儿子。有黄灵斌,黄秀柔。有大姐,二姐,三姐,还有她们的几个丈夫与孩子。还有顾云娘的几个哥哥嫂嫂,她们的几个孩子。满满的围了一大桌人。 以黄来福为尊,坐在主座上,他红光满面,举起屠苏酒道:“来来来,今天大年夜,大家来干一杯。” 众人都是轰然响应,一起举杯痛饮。 放下酒杯后,黄来福看了旁边的黄灵斌一眼,道:“二弟啊,过了年,你就二十了,该成家立室了。有什么看上的姑娘没有?我知道杨巡抚有一女,温良端丽,年方二八,正好与你匹配。我们家怎么说也是一镇总兵,娶他之女,也算是门当户对。你小子,算是便宜你了,我是几个儿子没长成,否则就将她给儿子了!” 众人都是大笑,戏谑地看向黄灵斌,黄灵斌燥得满脸通红,只是羞赧不语。 顾云娘笑道:“相公你可不要乱点鸳鸯谱,人家叔叔可有心上人呢!” 黄来福惊讶地哦了一声,道:“是哪家的姑娘啊,我怎么不知道?” 大姐黄紫柔笑道:“弟弟你整天忙着军镇大事,怎么会知道小弟心中的事呢?她看上的姑娘叫方解语,是岢岚州卫学教谕方先生的闺女,听说人长得挺俊俏的,难怪小弟见了一面后,就整天神魂颠倒的!” 黄灵斌红着脸小声地争辩道:“我哪有神魂颠倒了……” 几个姐姐都是笑他:“小弟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的心事姐姐们会不知道?” 顾世银之妻赵氏笑道:“不怪襟兄弟心动,那方姑娘我听说过,品貌出色,还是岢岚州一个出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无不精通。我与她母亲方夫人也有些交情,如果襟兄弟有意的话,我便去与她说道说道。” 大姐黄紫柔最热心这些事,她道:“得,抽空我也与你一起去。” 黄灵斌虽然还是害羞,但事关自己的幸福,也终于鼓起勇气,只是有些犹豫:“方先生是很喜欢我,只是方姑娘她似乎不怎么注意我……我听说她喜欢那种器宇轩昂的男子……” 他声音越说越低,如果不是各人耳力好,怕就是听不到了。 三姐黄璧柔道:“小弟也一样器宇轩昂哦。” 大姐黄紫柔不以为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时候轮到她做主了?” 黄来福道:“二弟不用怕,追女孩子我有心得,只要脸厚心黑,最终会抱得美人归的,你嫂嫂不就这样被我追到手的?等会大哥教你几招,包你如愿以偿。” 众人笑得打跌,渠秀荷诸女都是掩口而笑,只有黄灵斌羞赧的笑容中对黄来福的话颇感兴趣。顾云娘晕红双颊,有些害羞地白了黄来福一眼:“说些什么呢,都当爹的人了,还说这样的话,真是不害臊。人家叔叔是正经人,小心不要教坏了他。” 大姐黄紫柔也是大笑了一阵,指着黄来福笑道:“我这个弟弟说也奇怪,以前可不是这样油嘴滑舌的。”在黄来福没说话时,她头一转,对旁边的黄秀柔道:“小妹啊,过了年你也是大姑娘了,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要大姐为你寻个好夫婿?” 小妹黄秀柔脸一转,小嘴一扁,道:“不要,以后我要跟着大哥。” 顾云娘笑道:“小姑子,姑娘家长大总是要嫁人的哦。” 黄秀柔只是扁着嘴,黄来福看她的样子,不由一笑,小孩子有恋母情节,恋兄情节,恋父情节是很正常的,长大就好。他举杯道:“来来来,大家喝酒,喝酒。” 众人又是一起举杯,接下来各人说说笑笑,一顿年夜饭吃得很是开心。 吃过饭后,大家熬夜守岁,黄来福作为家主,给几个儿子,还有一干小孩儿派发压岁钱,给府中一干下人们派发新年红包。想想以前都是父亲黄思豪,母亲杨氏等人给自己派发压岁钱的,现在轮到自己派发了。 整个晚上,除了五更时黄来福起身焚香楮送,迎送玉皇上界外,他都在与众人打马呆,推牌九为乐。一时整个堂内成了战场。小孩们则是在旁踢毽子,骑竹马,大家欢闹无比。 子时正刻,五寨堡爆竹之声响彻云霄,爆竹声中迎新春,新的一年来临了。 子时后是元旦,也就是万历二十三年的正月初一,时间进入了公元1595年的2月9日。 这天自五更起,大明皇宫内便要焚香放纸炮,宫人们用门闩往院上抛掷三下,名曰跌千金。一大早,文武百官还要前往宫中朝贺天子。而在地方的大小衙门中,各地藩王,各州县百官军将也要衣着盛装,前往所在衙门,举行望阙遥贺的礼仪活动。 这天一早,黄来福就打扮一新,穿起大红的大明官服,先在祠堂焚香祭拜天地宗祖,又对北京城方向遥拜父母,吃过黍糕后,便备下一干车马仪节,头上插了一个用乌金纸作的飞鹅,往五寨堡官署去了。而府中一干妇人,也是妆点妖娆,前来顾云娘房中行礼。 行走在街上,五寨堡内充满了鞭炮硝烟的年节气息。各个街上,满是诸如百戏、六博、投壶、高跷玩乐的五寨堡商民军户。一干堡内小孩们,更是穿起新衣裳,在街上踢健、陀螺、老鹰抓小鸡等玩闹游戏。不时有三五成群的小孩点起一个炮仗,远远的扔出去,发出一声清脆的炮响。 而不论男女老幼,各人头上都插了一枝用乌金纸作的“闹嚷嚷”,什么形状都有,飞鹅、蝴蝶、蚂蚱等,大如掌,小如钱。有的人甚至将“闹嚷嚷”插满了整个头。这是大明当时的习俗。 黄来福的车马行过,街上此起彼伏是向黄来福行礼的人群,小孩儿也是在父母亲的引导下,用纯真的声音向黄来福拜年问好。 黄来福也是在马上笑容可掬地向各人拱手作揖,问候新年,他的家丁护卫们也是忙着向各人派发红包。 到了官衙,五寨堡一干官员军将都到了,只等黄来福了。各人喜气洋洋,都是一身官服。黄来福车马一到,以何朝勋,江大忠等人为首,都前来拜见黄来福。 黄来福笑容满面地向各人拜年,然后在黄来福的领导下,各人摆齐香案,对着北京城方向,舞蹈山呼,行十四拜礼,在口头上遥向天子拜贺新岁,最后完成了“望阙遥贺”的仪式活动。 望阙礼结束后,黄府就迎来了拜年的狂潮。这天起,黄府门首接拜贴,上门簿等,忙个不亦乐乎。什么堡内的军官商贾,什么外堡的军将官员,宁武关的大小官员军将们,伺候见节者,不计其数。这些人等,黄来福大多交给杨管家管待。 外堡的官员军将大多不能亲自来的,就送来名帖投贺。当时大明官场民间,投名帖贺年之风遍及各地,就算不认识,也到处投贴,这名帖是一种红纸袋,上面写上主人的姓氏,名为“门簿”,方便各人接纳。光在黄府中,黄来福不认识者的飞帖,就不知道收了多少。 当然了,除了别人给黄来福拜年后,黄来福也忙着给别人拜年,给自己几营军将拜年,给亲戚家拜年,还有京城父母,岢岚州义父,宁武关杨巡抚,山西都司,甚至大明京城各部,黄来福都有令人送去名帖及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