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规划山西镇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95章 规划山西镇

第195章 规划山西镇 很快,万历二十三年正月便过去了,黄来福也回到了宁武关。 宁武关还是一样平静,不过正月里朝中却发生了一些事。从开国初到现在,大明宗室繁衍子女众多,由于某些制度问题,许多宗人子弟没有出路,郑恭王朱厚烷的儿子朱载堉奏请万历帝:“请许可宗室考试入仕,中式者无论中外职,视才器使。” 后经礼臣会议,万历帝答应了朱载堉的请求,但规定宗室子弟及第后不得授京朝官。 几天后,礼科给事中杨天民奏请万历帝恢复建文年号:“建文年号,不宜革除,值会纂修国史之时,当更正洪武三十二年至三十五年号,以复建文元、二、三、四四年之旧。” 礼部从其议,万历帝也表示同意,不久诏以建文朝附国史《太祖本纪》末,复其年号。 正月里北京城最大的动静便是关于明日和议之谈,早在去年十月二十三日时,力主对日议和封贡的兵部尚书石星,便上疏请尽快封贡日本:“当初日本攻占朝鲜,是利用其威。及其退还王京、送回王子和陪臣,是讲食用。皇上慨然许封,则当尽快封之。一封而日寇以退,朝鲜以保,外患以息,内备以修。今日军久住釜山,我之欲封不封,既已失信。彼之请封未封,必复生疑。故封后而勒令尽归,宜无不得。封前而数为责备,似难必行。宜一面令日使小西飞进京确示予封之信,一面令侵朝日军统帅行长即退,以待册使往之。即使行长不敢速归,待册使至而返,亦无不可。封则朝鲜暂安,得自为战守。若复设难成之约,则祸及朝鲜,全罗必失,我辽东亦难以支持。若封后有反复,臣愿自往莅,事不济则治臣罪。” 万历帝同意了石星的上疏,诏日使小西飞(小西如安)入京,许其予封之事。 早在去年十月时,日本国议和使团小西如安等人便到了北京城外,一直在焦急地等待明日和谈之事。而来大明之前,小西如安便与小西行长达成了欺上瞒下的攻守同盟。一直等了几个月,直到今年的正月,终于明皇准许两国和谈了,小西如安兴冲冲地进入北京城后,便与大明兵部尚书石星进行谈判,还一口气答应了石星提出的四项条款: 1、日军在受封后迅速撤离朝鲜和对马。 2、只册封而不准求贡。 3、与朝鲜国修好不得侵犯。 4,赔款大明军费三千万两白银。 总算万历帝记得黄来福的话,插入了要求日本国赔偿巨额军费的款项。也因此明日议和条款中,比原来历史中多了一项。 对于大明提出的前三项条款,大明官员们都没什么异议,只有对于第四款,百官们是议论纷纷,说什么都有。不过奇怪的是,对于这些条款,小西如安是一口答应。 其实小西如安本来就是来忽悠的,根本没有一丝的诚意,欺明国人不懂日语信口答应罢了。而沈惟敬也配合日本使团,递交小西如安伪造的日本降表,这使大明君臣大为满意。 封议遂定,万历帝册封丰臣秀吉为日本国王,并按小西如安提供的名单册封了日本国大臣。万历二十三年正月底,万历帝便根据谈判的条款,对日本国下发了谕旨,命临淮候勋卫署都督佥事李宗城为正使,五军营右副将署都督佥事杨方亨为副使,各赐武官一品服,取道朝鲜釜山,前往日本国宣旨。 沈惟敬无奈,可得随李宗城,杨方亨等人一起前往日本。不过到了朝鲜釜山时,正使李宗城从某人口中得知了谈判的内情,不由大惊失色,竟然丢下印玺与国书,连夜逃了,不知去向所踪。以来才知道,这位老兄逃回了大明京城。 而正使都逃了,副使杨方亨等人只得停留在朝鲜釜山,一直等到第二年的六月,才有下文。 相关的各项事情都是黄来福看到后来的邸报得知的,和历史上并无区别。这些事情黄来福暂时管不到,他回到宁武关后,就在酝酿规划治理整个山西镇的事。 要规划治理一地,与当地的资源,土地,人事是分不开的,在山西镇数十个军堡州县中,归黄来福掌握只有五寨堡、老营堡、宁武关三地。深厚影响的有神池堡、八角堡、偏关堡、岢岚州几地。余者河曲县、保德州、甚至更肥沃的太原府,代州、忻州及汾州之地,黄来福影响力微小,或是影响力几乎为零。 在黄来福掌握及影响的几地中,五寨堡不用说,根本之地。老营堡威镇塞外,关系着黄来福将来塞外的经营布局,而且该地控制着山西镇的互市商税,自然重要。宁武关不用说,自然也重要。 而在神池堡内,有石灰石、煤铁等矿产,离五寨堡又近,是黄来福的重要经营地带。现在神池堡的掌管人是黄来福三姐夫田大付。黄来福准备与三姐夫好好合作,将神池堡经营为主要的工业矿产之地,主要发展煤炭、水泥、砖瓦、铁器等行业。以后的五寨堡水泥厂也要搬迁到这边来。 不过由于五寨堡需要的铁器量增加,神池堡的铁矿将来怕是满足不了需求,黄来福将目光瞄向了偏关堡及保德州。偏关堡离老营堡近,境内有很多的石灰石,铁矿等资源。后世偏关有年产10万吨的水泥厂,还有年生产能力达5万吨的铁厂,如果当地铁矿开发出来,是可以满足黄来福将来的需求的。 至于保德州,当地的矿产资源也是非常丰富,有大量的煤铁矿、硫磺矿、石灰石、高岭土等。特别是当地的煤炭煤质好、埋藏浅、杂质少、易开采储量丰富,后世探明总储量达127亿吨。还有铁矿也是类型众多,分布广泛,总储量达37.8亿吨。石灰石与硫磺矿储量也达数十亿吨。 不过由于保德境内沟壑纵横,交通不便,而且当地豪强势力强硬,这几年中,很少有矿产运到五寨堡来,只有保德的油枣经常会运到五寨堡来贩卖。不过由于保德州的资源太丰富了,是黄来福将来所需求的,他盘算着就算陆路不好走,但保德州与五寨堡之间还有水路朱家川河可以联系,以后当地的矿产还是用得上的。眼下在保德州的守备是黄来福二姐夫李应春,自己也有优势。黄来福将保德州的矿产资源放到自己的后备计划中。 这几年中,岢岚州与五寨堡的联系越来越密切,当地牧场中的优质绒山羊,为五寨堡毛纺厂提供了大量的原料,当地也因此致富。几年下来,当地的军民官商也因此与五寨堡的利益密不可分。己经不需要黄来福特别的去经营布局了。 不过黄来福掌管及影响的各地要发展,余者地方也一样要发展不是?在黄来福的私人幕府,也就是五寨堡这个局那个局的谋划下,黄来福对山西镇各地的经营,己经有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万历二十三年二月初一日,公元1595年3月11日。 这天黄来福进巡抚衙门与杨巡抚商议山西镇规划治理之事,之所以要与杨巡抚等人商议,是因为在眼下的大明各镇中,都是文臣统兵,各巡抚兵备权力重大。巡抚统领一镇各道的军务、兼理粮饷。而一道的兵备官,则是处理道内各堡的将营、兵马、钱粮、仓场、驿递、粮储、屯田、水利等事务。 除了巡抚、兵备外,兵备下还有各州府的同知、通判等,负责一府州的军、政诸事,形成了一个完善的文臣统兵系统。各地武将可说除了操练打仗外,权力很小。黄来福要规划一镇各地的民政事务,没有巡抚、兵备等人的支持,是寸步难行的。 宁武关巡抚衙门的屏墙之南,是平时巡抚、兵备会议所在的三司厅,在这个厅内,凡是镇内郡县百司各政令发布,赏罚之施,诸帅出兵、受律、献馘,全是在此地商议。 说起来,山西镇内共有四道兵备官,其中:山西镇冀宁道兵备管辖永宁州、宁乡、临县等地州堡,并静乐、太原、清源、交城、文水、五县。山西镇雁平道兵备驻于代州,管理广武、北楼、平刑关等处将官,又管辖代州、繁峙、五台、崞县四州县,兼理当道屯田。山西岢岚道兵备管辖偏头关,老营城、楼沟堡、岢岚州、河曲县城、保德州城、岚县城、兴县城等地。 还有山西镇宁武道兵备管辖宁武关、阳方堡、宁化城、盘道梁堡、神池堡、利民堡、八角堡、长林堡等地。现任兵备就是宁武城内的刘堂生兵备官。 本来黄来福要商议整个山西镇的事,没有各道的兵备官们全部聚齐,是商议不是什么事的,就拿修路来说,从岢岚州修路到五寨堡,从五寨堡修路到宁武关,从偏关修路到五寨堡,都需要数道兵备的合力商议。 不过除了岢岚兵备与宁武刘兵备外,黄来福与其它的各道兵备并没有什么交情,而岢岚道又远了一些。他决定先与杨巡抚及刘兵备透个气,看看事情如何,如果能全镇展开事务那是最好,不能的话,就先从宁武道开始了。 此时,黄来福正与杨巡抚及刘兵备在三司厅内议事。听了黄来福慷慨激昂的一番话后,又看了看黄来福文书中拟定的一些事务操办之法。杨巡抚神情不悦,他道:“黄军门只管操练兵马,为国杀贼就好了,镇内的大小民务,我与刘大人等自会操劳。” 他话一出口,见黄来福神情难看,而他虽是文臣大员,但由于这两年与黄来福合作赚钱,许多事都要依重他,脸上又露出和蔼的笑容,道:“黄军门一番为国之心,老夫可以理解,不过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黄军门这一番作为,己经超出你的职权范围之内了!” 刘兵备也是阴阳怪气地道:“黄军门一来,就要农工商矿并举,各样文书条目繁多,让人阅者不免兴叹,好大魄力。只恐以晋镇现在之财力与人力言,怕是无可奈何。光是修路一项,就需要钱粮不少吧?” 在黄来福的计划中,山西镇发展包括农业、工业、商业、矿业四个方面的内容。农业,以增加各地田地生产为主,大力兴修水利,推广五寨堡水车种子农具等物。工业,在各地开办各样作坊工厂。商业,促进各地贸易及发展金融业。矿业,各地开矿,开发地宝,利用投资。 种种项项,确实是各样条文繁多,需要财力不少,不过最重要的,如果这些事务实行起来,黄来福影响力更深。杨巡抚,刘兵备他们是怕自己抢了他们的权力吧。大明各地对武将的警惕,是深入骨髓的,就算这两年他们与自己合作,赚了不少钱,不过相对于文臣与武将权力之争,这些都是排在末位了。 想到这里,黄来福微微一笑,他当然有自己说服杨巡抚等人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