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要想富、与民争利?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96章 要想富、与民争利?

第196章 要想富、与民争利? 黄来福道:“国朝两百余年来,现今各镇兵马糜烂。晋镇钱粮岁额虽有定数,然实则收纳难于取盈,现京运愆期,民运拖欠,每年主客通融,多方借贷,仅足周岁之用,而犹时有不足之虞。倘卒然有警,客兵将何支应?所以来福之策,便是乘契约闲暇之时,广为积贮之计,设法开垦,也是未雨绸缪之虑。” 黄来福笑道:“杨公主管一镇之军务、钱粮、仓场、驿递、粮储、屯田、水利之务。来福规划山西镇,也是为杨公考虑!山西镇民事兴起后,各镇钱粮不足,只有晋镇能自给自足,到时是多大的政绩,圣上及内阁诸公会如何看杨公?而这些政绩,上头诸公会认为是我的还是杨公的成绩?我黄来福能得到什么好处?……如果杨公认为我黄来福管得太宽,那就算了。” 话说完后,黄来福站了身来,淡淡道。 杨方略巡抚与刘堂生兵备脑中都是急速地转动着,黄来福说得不错,山西镇与其余各镇一样,最大的问题就是军屯弛废,粮饷不足,每年都需要大批的京运银与民运粮。如果山西镇一镇能如五寨堡一样自给自足,每年还能上交大批的钱粮,在各镇一片萧条中,这是多大的成绩? 而且这成绩确实也是属于杨方略与刘堂生等人的,不会落于黄来福之手,他最多就是因此私人多赚些钱粮罢了。 黄来福因为五寨堡而飞黄腾达,短短几年之内从千户升职到总兵,不就是因为这些吗?如果山西镇真的搞起来了,入了圣上的法眼,杨方略巡抚说不定能入阁拜相,而杨方略走了,这山西镇巡抚的宝座,不就落到了刘堂生兵备的身上了吗? 二人脑中急速地盘算着,见黄来福怒而起身,杨巡抚忙满脸笑容地道:“黄军门何必动怒,老夫也是因为晋镇规划事务繁多,需要慎重考虑罢了,并非就是不同意军门的规划诸事!坐下慢慢谈,慢慢谈。” 刘兵备也是劝阻黄来福离开,他笑道:“确实是因为黄军门各项条目繁多,需要钱粮不少,杨公如此,也是老成谋国之言!” 黄来福也就顺水推舟地坐了下来,笑道:“确实,规划事务繁多,如果全镇数道一起实施,确实是唐突了,不如这样,就先选取宁武道一道实施,有了成绩后,再推行到全镇,杨公看可好?” 杨方略缓缓点头,当下三人就具体的事务进行了详谈,在黄来福的规划中,以农业为主,特别是发展村镇经济。农业发展起来了,余者商业,工业等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在将要实行的宁武道中,将要大力兴修水利,种树、蚕桑、造林、牧畜等。成立一处考核司,由刘堂生兵备主理,负责有关政事的考核、监督等事宜。 在宁武道成立农桑总局,棉业试验厂,模范畜牧场等官办机构和试验基地,专门从事新品种的引进和培育。根据道内各地人口、土地和自然环境等情况,编制《水利计划案》、《蚕桑进行计划案》、《棉业逐年计划案》和《林业逐年计划案》等,颁布一系列的条例、章程、法规和规则,对各项政事的经济效益和操作步骤作了详细的计划和规定,使各政事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还将编写《蚕桑浅说》、《杨柳种植法》、《种棉教科书》、《农业造林论》、《牧羊教科书》等一系列通俗性教材,举办女子蚕桑传习所、农民传习所、林业传习所等短期培训班,进行新技术的推广和骨干人员的培训。 宁武道境内灰河,汾河两岸有大批的耕地,不过各处屯田,水利荒废多年,很多耕地都废弃在那,如果要重新开垦荒地,兴修水利,需要大批的钱粮。依靠刘堂生等人是拿不出的,除了镇内出一部分外,余者的,只能靠黄来福想办法了。 还有兴修水利,大力屯田这方面,刘堂生虽然是管理道内的钱粮、仓场、驿递、粮储、屯田、水利等方面事务,但论起经验与成就,还是比不上五寨堡粮食局。需要到时黄来福派人指导,更不要说畜牧,造林,蚕桑等方面,更需要五寨堡农技局的指导。 总之道内方方面面实行后,五寨堡各人,在该地的影响力与利益会更深。 眼下迫在眉睫的是修路问题,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只有修了路,各方面的联系及流通才更方便。 大明一向重视道理的修建,明太祖朱元璋建国后,就大力实行全国邮驿设施的建设,不但对内地二百余处的驿站进行整顿和恢复。还修建了直达云贵的宽敞驿道,修建了辽东的诸多驿站,修建了通往西藏的驿路。沿着这些驿路,广布着水马驿和递运所,平常的文书交给步行的递铺,重要和紧急的文书交给马驿来办理。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邮驿系统。 不过几百年下来,由于中央或是地方财力问题,很多地方的驿路都是年久失修了。这些道路基本都是沙石或泥土路,从五寨堡到宁武关一带,可说是路面坑坑洼洼,非常难走。是到了该修的时候了。 在黄来福的盘算中,他需要修建从五寨堡到宁武关六十里的水泥路,修建从五寨堡到岢岚州四十里的水泥路,修建从五寨堡到八角堡到偏关及老营堡数十里的水泥路。这数堡共一百多里的道路中,如果全部要修成水泥路,林林总总,约需要三万多两的白银。 道路修起来,是数堡一起受益,所以该大家一起出资金,而这些地方,还关系到宁武兵备道及岢岚兵备道的权力责任。所以需要大家坐下来一起谈。 而听了黄来福概略的道路修建资金后,杨巡抚与刘兵备都是吸了一口气,三万多两,这可不是小数目,在大明,各地的道路修建是决对不用这么多钱的,一是他们的道理修建,路面自然没有黄来福的水泥路好,二是他们修路时,都是征发当地的民夫,作为役的一种。黄来福当然不能这样做。 黄来福己经决定了,这些银子,他除了愿意出一部分外,余下的,便要两道及各堡商贾们一起出了。不过黄来福也向杨巡抚及刘兵备提出了一个思路,就是道路修成后,除了为出资者刻碑留念外,还将在水泥路头上建立收费局,对过往的车辆收税,征收通行费、养路费等,时间以十五年为限,收下来的税,除了一部分用来养路外,各出资者都将有分红。 这让杨巡抚及刘兵备很感兴趣,二人也决定出资,到时参与分红。 在黄来福与杨巡抚及刘兵备商议后,各方面的事宜轰轰烈烈的展开。各堡修路,五寨堡水泥厂搬迁到神池堡,宁武道的开发等,一片的火热。黄来福也忙个跟什么似的。不过他不知道,己经开始有一些暗流向他涌来。 万历二十三年三月初九日,京师文渊阁。 过了清明,天气慢慢转暖了,文渊阁孔子像下,几位阁臣仍是在忙碌着。他们埋首案中,不时在翻阅着各地来的奏折文书。 忽然内阁首辅赵志皋咦了一声,他拿着两份奏本细细地看了一会,对旁边的户部尚书杨俊民及工部尚书曾同亨说道:“二位阁臣,你们看看这奏疏!” 万历二十三年正月后,大明户部尚书己是由王遴换成了杨俊民。杨俊民今年己过花甲,生于嘉靖十年十月,字伯章,号本庵,蒲州人,嘉靖四十一年年进士,授户部主事。万历初历太仆少卿,万历二十三年正月原户部尚书王遴乞骸骨,便公晋升他为户部尚书一职。 此时杨俊民接过奏疏,却是户科给事中程绍、工科给事中杨应文各上疏弹劾黄来福。 程绍疏道:“……闻听山西镇总兵黄来福惟意所为,擅作威福,以势凌辱商民,抽取重税,有违祖宗之法,又好货成癖,在神池,宁武各地开矿抽税,与民争利,诱使各地小人竞请开矿,天下骚然。请令封闭黄来福治下各矿产,并请治黄来福争言矿利之罪!” 杨应文疏道:“今奏民生极困,国势濒危万恳:今有山西镇总兵黄来福,开矿抽税,为一切聚财之事,纵横商民剥肤椎髓,各铁煤纱罗段绢之商税,每年所派不断增加,黄之朘削不休,山西镇人怨巳深,诚恐大乱之至!此等祸机,诸臣言之巳悉,请治黄来福之罪,臣等伏惟皇上垂詧!” …… 黄来福在神池堡及宁武关开矿,当然侵害到当地豪强的利益,而且黄来福的雷霆手段,也让余者地方的矿主豪强兔死狐悲,心下忧虑。担心哪天黄来福来到自己的地方,以暴力手段夺去了自己的矿产。 再说了,黄来福开矿抽税,又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万历帝看在眼里,己是心下痒痒,己经越来越忍不住要下令天下开矿了。这更是让许多利益者心下不禁惴惴。 眼下的大明,许多地方的豪强矿主都与当地官员商贾有关联,这些官员有京官也有地方官。矿主的利益受到损害,就是许多官员大族的利益同样受到损害。如果与黄来福合作还有些钱赚的话,万历帝下令开矿,到时这些官员与地方上的豪强,是一文钱也捞不到。眼看到事情越来越不妙,他们当然要反应了。 想来想去,罪魁祸首就是黄来福了,要不是他开矿这么赚,万历帝会动心吗? 再说了,黄来福在五寨堡等地收商税,税种完善丰富,这让某一些到五寨堡经营的官商富商们不满。他们很享受在五寨堡大把赚钱的快感,但让他们依法纳税,他们却是不愿意的。而且又有消息传来,黄来福等人将修路,而且还要在路上收费,这让一些人想去五寨堡等地经商的人更是不满。 黄来福在五寨堡征收商税过五万两银子的消息己经传开,担心黄来福模式扩展到全国,所以各人现在对黄来福的第一波攻击潮来了。 看到这两份弹劾折子,现任户部尚书杨俊民心下复杂,对于他来说,黄来福是户部内一个很受欢迎的人物,自他替职为千户以来,每年五寨堡纳粮钱数目都是量大,又不拖欠。特别是去年,他向户部纳了足足的二十万两税银,更是让人大为称赞。 不过同时他在五寨堡的商税过五万两,又让户部的一些官员们开始争吵了,许多人都认为,以后五寨堡的税课局应该收归户部管理,而不应该归黄来福所有。 各人吵来吵去,让杨俊民头疼,不过内心里,杨俊民也是不同意黄来福开矿及收商税的,因为他的家族子弟,就跟老家的各矿主,各商贾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黄来福不论是开矿还是收商税,如果模式波及全国的话,都会影响到他的私人利益。 虽然黄来福每年各堡包税不少,是户部的宠儿,不过国家钱粮大事又怎么能与私人利益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