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大臣打架?民邮、设报诱人心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97章 大臣打架?民邮、设报诱人心

第197章 大臣打架?民邮、设报诱人心 不过黄来福有万历帝的支持,现在的大明官员,只要眼睛不瞎,就知道万历帝与黄来福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从山西镇传来的消息,很多黄来福经营的作坊矿山等,都有万历帝的股份,每年都获得了大把的分红。要想动黄来福,万历帝是决不答应的。就算言官们弹劾的奏折将黄来福淹没了,也是无济于事。 想到这里,杨俊民沉默不语。工部尚书曾同亨接过奏折看后,也是立时将奏折放在一边,黄来福开不开矿,收不收商税,可不关他的事。 礼部尚书罗万化一向最重礼,家族子弟中又多与大商贾有联系,他接过奏折看后,说道:“程绍、杨应文两位官员说得是,开矿自当聚乱,又诱使各地小人争利,使人心丧乱,天下骚然。至于商税,太祖高皇帝曾有言,凡商税三十而取一,过之严责。现今天下各府各州各县,每年商税不过数百两,多则不过千两。五寨堡区区一地,商税竟达五万两,定是这黄来福擅作威福,凌辱商民,抽取重税,确实是有违祖宗之法了!是该弹劾,该弹劾!” 兵部尚书石星一直在拉拢黄来福,再加黄来福也算是他兵部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让人弹劾?听几位大臣的议论后,他也接过两份奏折看了看,冷笑道:“十九年时,圣上曾告诫六部和都察院,不得出现各地小臣诬蔑大臣者,否则将重治不贷。程绍、杨应文二人邀功卖直,污蔑有功将官大臣,实属居心叵测!开矿之事,早在太祖高皇帝时就有律法可依,各地商民只要向官府报备,缴纳课税,就可开矿。而商税之事,这乃是黄来福治理一地有功,地方繁华,自然商税众多,就如他这些年上缴的税粮众多一样。这是他的能力出众,没想到却引来了小人的嫉妒,这是污蔑!” 罗万化指着石星喝道:“黄来福凌辱商民,抽取重税,与民争利,这难道还有理了?” 石星猛地一拍案桌,喝道:“一派胡言,黄总兵清政爱民,治下军民无不交口称誉,哪有凌辱商民之事?小人污蔑,只会让边镇有功将士心寒!罗万化,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龌龊事,你之所以忌惮黄军门开矿收税之事,就是担忧自己族内商计之事!” 罗万化气得全身发抖,道:“匹夫,你这是在辱我,老夫与你拼了!” 石星大叫道:“老匹夫,你认为我会怕你不成?” 二人都是挽起袖管,就要上前撕打对方。 看到这个样子,旁边的几位大臣都是上前劝架,而内阁首辅赵志皋则是气得白胡子都翘了起来,他喝道:“放肆,这是内阁重地,哪容如此喧哗?你二人是山野匹夫不成?再不停手,老夫就要责罚了!” 石星与罗万化二人停了下来,呼呼喘气,坐在一旁生闷气。 赵志皋怒瞪了二人一会,道:“弹劾之事,圣心自有明断,我等听由圣上处理就是,你二人如此,却是成何体统?” …… 很快,程绍、杨应文二人弹劾黄来福的奏疏递入东暖阁内,万历帝看了二人攻讦黄来福的折子,不由大怒,道:“哗众取宠!黄爱卿乃是大大的忠臣,岂容你等小臣污蔑?” 年初时,黄来福给万历帝的大把分红己经运到了,白花花的银子让万历帝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在万历帝的心中,黄来福就是他的摇钱树,天下第一等忠臣,岂能容别人这样说道? 很快,万历帝传下旨意,以程绍、杨应文二人小臣诬蔑边镇大将,居心叵测,给于重治,将二人贬斥为民,消息传出,一片震动。也更引起了众多文官对黄来福的愤怒! 万历二十三年四月十日,宁武关。 从二月开始,一直到四月,从五寨堡到宁武关的水泥道路己经修整完毕,余者道路,也修建得差不多了。修这些路时,黄来福等人投入了大批的钱粮,而且一路修去,沿途许多村民都被雇用,在家门口赚到了养家糊口的工钱,一片的欢喜。 水泥道路的修成,大大方便了军民商贾的流通行走,也方便了军驿的快速传递。以前从宁武关到五寨堡,由于山路众多,道路难行,村民商人们至少需要走两天的时间,眼下一天之内,就可以从五寨堡到宁武关了。 这条路也算是官路兼驿路,以往驿路都是由沿途的军堡州县养护,不过对于这条道路,黄来福与杨巡抚等人商议的结果是由五寨堡建设局管理。 养护道路每年需要大把的钱粮,特别是水泥路面容易膨胀裂缝,不均匀沉降等,几年就得翻修,养护工作量相当大,而且路工每年的钱粮支出也不是笔小数目,因此黄来福己经决定在五月初一日时,在五寨堡与宁武关的两头设收费局,进行通行费及养路费的收用,时间为十五年。 当然了,商业的繁华,加上道路开始好走,还促使五寨堡与宁武关及各地出现了一种民用的邮驿事务:“民信局”。 在大明各地如网般的驿路中,沿途设有水马驿、递运所,还有急递铺等。大明一般60里或80里置一驿,重事给驿。急递铺则是十里设一铺,职专公文递送。递运所则是专门运送军需物资。当然了,以上都是进行官方的邮驿事务,民用的较少。 不过在明永乐年间时,四川出现了一种民间自发经营的通信组织,就是“民信局”,这是一种私人经营的商业民用邮驿组织,在几地之中,代人寄递信件和包裹,收取一定的寄费,代人汇兑银钱,收取一定的汇费等。百年下来,大明民信局在很多商业繁盛的城市都有设立,宁波、重庆、成都、南京、北京等地,都有专门的私人经营民邮,许多大明的官驿铺兵也有私下为各地的民信局提供服务,收取报酬等。 四月初,一些商人在五寨堡及宁武关设立民信局,开展民邮事务,黄来福也注意到这个现象。不过此时民间的民信局,与当时西欧各国的民邮一样,很多事务不规范。比如此时民信局规定,邮费由寄信人交付一半,收信人交付一半,这就有许多缺陷。 黄来福盘算着将来可以发行邮票,介入这一事务。又是个大财源。 四月十一日,宁武关总兵府邸。 “啪!”的一声,黄来福一掌拍在桌上,看着手中的邸报,他才知道,什么叫颠倒黑白。那邸报上什么“以势凌辱商民,抽取重税……什么与民争利,诱使各地小人竞请开矿……什么山西镇人怨巳深,诚恐大乱之至……”等等等等,全都是诛心之言,全都是颠倒黑白之论。还好万历帝宠爱自己,不然自己就糟了。 说起来,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黄来福对治下军民商贾更好的了,但还有许多人不满足。黄来福知道户科给事中程绍,及工科给事中杨应文二人只是小兵兵,他们的背后,多着那些竟得利益集团呢。就算这些人赚了再多的钱,也是不满足,渴望捞取更大的利益,但要让他们负出,尽自己应得的义务,就个个如割取他们的肉一样心痛。 黄来福知道这些人暂时还与自己利益没有冲突,毕竟自己只是在山西镇混,但他们的目光是敏锐的,可以看到将来可怕的一点,就迫不及待想将危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黄来福知道在五寨堡,在宁武关,许多商贾一边跟着自己赚大钱,一边对自己抽取商税说三道四,特别是对自己将要对道路收费不满,好象在他们眼中,自己收税是不应该的。说不定,这些弹劾,与这些商贾们也有关连,毕竟这些人的家族中,许多人也有当官。还有五寨堡书院中,一些文人教书,一边拿着自己的钱粮,一边不尽心教学不说,还暗地里对自己嘀咕,遭殃生事。是到了解决这些人的时候了。 同时黄来福也意识到了一点,被文人清流把持舆论是可怕的,来自后世的黄来福,当然知道这种力量。就算你是好的,他们也可以将你说得黑的,自己应该有自己的宣传阵地了,而开设报纸,就是引导舆论力量的一个有效手段。还有相关的情报机构,自己也应该设立了,各地有什么一举一动,自己就要知道,不能总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搞什么被动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事。 同时黄来福也对兵部尚书石星暗暗感激,想不到他会见义勇为,为自己说话。想到两年后,石星就因为明日议和封贡之事,因为被沈惟敬欺骗,而判断错误,最后被免官去职,几个月后病死在监狱之中,到时自己应该救他。 见黄来福发怒,他身旁的杨小驴,顾大刀,周文栋,王启年等人都是吓了一跳,杨小驴认得几个字,他捡起黄来福抛弃地下的邸报,捡起看了一看,不由大叫道:“这不是冤枉人吗?在这山西镇,有谁比大人更关爱军民的?这些人简直是胡说八道!敢污蔑大人,我恨不得砍死他们!” 随后他哈的一笑,道:“还好皇上圣明,没有听从小人的诬告,这些人被免官去职,真是活该!” 周文栋与王启年二人也接过邸报观看,黄来福身旁都是些大老粗,没有文人智囊。周与王二人不管怎么说,也都是考中过秀才的人,因此黄来福便时时将二人带在身边垂询。 周文栋与王启年看过邸报后,周文栋正要说话,这时一个家丁匆匆忙忙进来禀报,说是山西巡按来到宁武关,杨巡抚请黄军门一同前去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