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不听话文人不如狗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98章 不听话文人不如狗

第198章 不听话文人不如狗 在大明的官场格局中,巡抚位高权重,总揽一省之军政。巡按御史官位不高,一般只有正六品,正七品,但由于巡按是直接对中央都察院负责,号称代天子巡狩,举凡吏政、刑名、钱谷、治安、档案、学校、农桑水利、风俗民隐,无所不察。各省及府、州、县行政长官皆其考察对象,却是权力不小。 嘉靖十一年规定:“其文科武举,处决重辟,审录冤刑,参拔吏典,纪验功赏,系巡按御史独专者,巡抚亦不得干预。” 每年中,各地的镇守总兵和巡抚的政绩都由巡按奏上听勘。在巡抚和总兵、中官及三司、郡县官发生互讦时,也由巡按御史勘核上闻。 总体来说,巡抚,总兵等是地方实力派,巡按则是代表中央。在盛世时,各地方长官都是轻易不敢得罪中央派下来的巡按御史。 因此接到杨巡抚的通传后,黄来福也不敢怠慢,来到了巡抚衙门中。到了大堂中,见杨巡抚正与刘兵备说话。三人见礼,黄来福道:“这巡按是什么来头,要我们三人相候?” 杨巡抚苦笑道:“这山西巡按品级虽小,但是由都察院派下,代天巡狩,考察风宪,我等却是不可轻易得罪!” 三人说了一会话,一匹报马来到,道:“御史李大人到了!” 当下黄来福、杨巡抚三人站起,到二门相迎。那李巡按由一群宁武官兵防护,带着书吏、人吏三个随员而来,到了巡抚衙门时,在前门下马,由偏门而入。到了二门时,众人相见,寒暄了一番,迎进堂内。到了大厅上,各人对拜,叙毕礼数,杨巡抚坐在大堂的正中,李巡按在旁边左面而坐。黄来福坐在旁边右面。刘兵备坐在下首。 黄来福看这李巡按,年近五十,三络长须,举止老成,颇有一板一眼的味道。似乎在他身上,例行的都是公事公办,不要想在他身上走后门。 也是,巡按每到一地,巡历时间都是一年,如无朝廷特准,不得再巡第二次,根本来不及与地方勾结,加上他们的经费开支都是独立,一应开支帐目都是由中央都察院供应,所以地方上,也在经费上刁难不到他们。所以每个巡按下来,关注的都是自己的清名,希望考察各地风宪纲纪时,能抓到几条大鱼,这样他们在清流中,就有自己的威望了。 李巡按有意无意地扫了黄来福一眼,抚须道:“本按奉天巡狩,查考山西各地官吏得失,纠正奸弊,务使当地民安政举。吾前来宁武,还请诸位大人配合,将一干有司文卷,取于吾刷凭!” 黄来福被李巡按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杨巡抚笑道:“当然,李巡按前来宁武关,所需案卷调阅,官吏传问,吾等定然不会推托的!” 李巡按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向黄来福道:“吾进山西镇考察吏政,政教民情时,风闻有人举劾黄军门在各地与民争利,欺压商民之事?” 众人都是一惊,这李巡按来者不善啊,杨巡抚忙道:“这定是小人生事,嫉妒污蔑黄军门,还请李巡按明察!” 黄来福今天本来心情就不爽,闻听此言,不屑地道:“是谁污蔑我?给老子站出来!” 李巡按定定地看着黄来福,哼了一声,道:“黄军门好大的气焰,本按奉圣上之托,在各地考察官吏官场弊端,考察各官是否有违法失职之情,以绝骄之源。黄军门在吾面前都如此跋扈,可想山西镇商民之苦。黄军门有没有与民争利,欺压商民之举,吾明察暗访后便知,希望到时黄军门不要畏避追问!” 黄来福大怒,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喝道:“放肆,你区区一七品小官,就是中央来的又怎么样?《宪纲》有论,一总兵镇守官,受朝廷委任,以防奸御侮,风宪官相见尤须谦敬!就是总兵镇守官有犯违法重事,也须用体覆明白,指陈实迹,具奏请旨,不许擅自辱慢。你只是风闻传事,并无确实证据,就对我如此轻慢,你这是哗众取宠,挟私沮坏,我要向圣上弹劾你!” 见黄来福竟敢指着一个巡按御史的鼻子大骂,李巡按身后的三个书吏随员都是脸色大变,这个黄来福,好是嚣张,他们都是出声喝止,杨巡抚与刘兵备二人也忙是打圆场。不过刘兵备打圆场的同时,也是心下暗暗兴奋,这个黄来福,果然是飞扬跋扈,对巡按都可如此,可见以前为什么那样对他了。虽说他现在与黄来福是一条绳上的蚂蟥,不过见黄来福能吃些苦,他还是乐意的。 李巡按脸色铁青,冷笑道:“黄军门有没有欺压商民之举,到时便知,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他挥袖起身,同时他心下火热,这黄来福如此嚣张跋扈,可见山西镇军民定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如能扳倒黄来福这一镇总兵,以后他在大明朝,定是声名显张,博得清流的一片好评。说不定自己还能升任为都御史之职。 杨巡抚忙也站了起来,道:“李巡按,本抚己是令人备下晚宴,还请李巡按不要推辞!” 李巡按淡淡道:“不可,《宪纲》有定,巡按御史所至之处,不得盛张筵宴,寡交游,无私谒。巡抚大人的好意,吾就心领了!” 说着他扬长而去,黄来福冲着他的身后道:“竖儒一个,老匹夫!” 李巡按的脚步顿了顿,跟着又不停步地去了。只有他的三个随员大怒,要转身责骂黄来福,不过见大人去了,并没有什么表示,他们也忙跟去了。 余下杨巡抚与刘兵备互视一眼。 跟下来几天,李巡按在宁武关的巡按治所听理词讼,照刷文卷,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这巡按治所是大明各府州县,为巡按御史专门建造的固定处理公务及留住的公署,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就是杨巡抚及黄来福等人,没有李巡按的允许,也不得擅自入内。御史巡历山西后,当地官府也不得另作它用,而应该留于下一任巡按所用。 根据黄来福的消息,这李巡按每天就是在治所内调阅案卷,传问官吏,每天还在复核各样的诉讼案件,到街头城外去考察政教民情,查勘农田水利等,倒是非常勤勉。为官处事也是非常的俭朴,每天吃的都是面条青菜,几天才买一次肉。不过这样的人也是很可怕的,思想顽固,只想博取清名,不切实际,与黄来福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李巡按的事黄来福理会不了这么多,也不怎么放在心上,这些天江大忠传来消息,说是五寨堡一些商贾及文人蠢蠢欲动,对黄来福的牢骚更重,这个问题是大事,当下黄来福借巡视军务之名,回到了五寨堡。 万历二十三年四月二十日。 从万历十七年黄来福到五寨堡后,经过六年的发展,五寨堡的变化是非常大的,城外庄田一眼望不到边,作坊密集,城内商铺云集,街上来往的都是衣饰整洁的军民,充满了生机勃勃。几年中,五寨堡从一个小堡千户所,变成现在五寨卫,一个繁华大城。 不说在五寨堡及宁武关,老营堡各地,有五寨堡军户户籍的几千军队们,有他们的军户家属。光光是在五寨堡的三十个田庄中,就有壮丁近万人,这些人,都有五寨堡的军户户籍,连上他们的家属,就有数万人。还有许多到五寨堡来经营务工的商贾工人们,让五寨堡街上人流繁盛。与几年前相比,这种改变只能用惊人来形容。 军队与庄丁们,是对黄来福最忠诚的群体,还有一些作坊的工人们,一些受益于五寨堡发展的商贾文人们,也是与黄来福站在同一条线上。 但也有一部分外地来的大商贾家族,官商家族,一些到五寨堡来的文人们,虽是同样享受着五寨堡的发展,却是越来越对黄来福不满。 傍晚,在五寨堡大东街附近的一家酒楼内,一些文人打扮的人却在高谈阔论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这些人是五寨堡书院的先生。五寨堡大学堂开设后,几年后改名为五寨堡书院,黄来福认为这样名字较大气,而且也比较附合当时大明的习俗。 看到这些人,当地的食客们都投来了尊敬的目光,一是当时的大明,读书人还是比较受各样人等尊敬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中嘛。二是在五寨堡书院中,先生们的待遇也确实好,就是普通的教员们,也有每月二两银子的月俸,更不要说那些地位高些的教授了。这让五寨堡许多士兵及屯丁们羡慕。不过大家都认为这样的待遇是恰当的,毕竟他们是读书人嘛,待遇高点是可以理解的。 五寨堡书院现在有学生二千多员,分低,中,高年纪,有几十个班级。有教员教授五十余人,还有众多的司吏、斋夫、膳夫等人。这种规模,在大明朝算是庞大了。不说五寨堡各地的孩童们都进五寨堡书院入学,就是附近一些州县的学生们,也是纷纷前来就学。 此时,这些文人们在高谈阔论,他们大多是五寨书院的教员,他们这些教员,除了一些是五寨堡当地的落魄文人与帐房外,还有一些就是各地卫学州学中跳槽过来的教谕,教授,贪图的就是五寨书院待遇好。 相比原来那些落魄文人升级成的教员,这些从各地卫学州学中跳槽过来的教授们,他们的优越感更强,不过教学却更不用心,因为五寨书院许多教学理念与他们不适,他们便采取阳奉阴违的手法。 “黄军门虽是边镇大将,然他乃是武人,岂能担任书院的山长,让斯文扫地?” “黄军门身为武将,用心为国守边就可,开办什么书院,他一个武人,这是什么居心?江兄,你好歹也曾是岢岚州卫学的教谕,这五寨书院的山长,理所当然应由你担任!” “就是,还有那书院的教授,更为的可笑,那个王启年是谁,只是一个养猪养羊之辈,岂能教书育人?” “是极,还有看看现在书院内每天教些什么?每日需射御不说,还需教一些贩夫走卒之技,什么农技,商物,真是丢尽了我们读书人的脸面!” 所言都是一片的愤怒之声。黄来福要求在五寨书院内教习农技,商业,军事等知识,让这些文人们极为不满。 同时,更有一些人看看四周,压底声音道:“不尽如此,看那黄来福,尽在堡内欺压商民,与民争利,听闻他的五寨堡商税去年就达五万两,这不是残酷压榨商民们所来又是什么?” 一人又道:“是极,那黄来福到宁武关后,便纵容当地兵痞残杀当地良民矿主,将当地矿主所得尽收归自己所有,又听闻他要在五寨堡到宁武关的路上设卡设税,真是天怒人怨!” 一人“好心”提醒道:“秦兄,慎言,这五寨堡周边尽是盲从匹夫,将那黄来福看得比什么似的,小心小人告密!” 那人傲然道:“吾所言皆为精诚良心,小人告密,又算得了什么?听闻巡按大人将来五寨堡,吾倒是要与他说道说道。” 不过他的话语还是小了下来,又在桌前两个沉默无语的教员脸上掠过。这些年黄来福在五寨堡威望越来越重,很多普通的军户屯丁们,都在家中立了黄来福的生祠,以表示自己不要忘了这些年自己的好生活是谁带来了。如果让他们听到自己偏排黄来福的话,怕是后果难料,这也是让他们愤怒的原因之一。一个饱学之士,却连一个武夫的声望都不如。 两个沉默无语的教员一人四十余岁光景,身着布衫,头戴方巾,满脸皱纹,此人叫张成德。一人年约三十余,是他的好友杨东平。二人没成教员之前,都是在五寨堡各作坊中做帐房。特别是杨东平,是岢岚州人,中举无望后,便到处谋生,他们这些读书人,历来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哪里谋得到什么好职位? 开始一个友人请杨东平做辅导学童一职,每月三斗米,再加三钱的蔬菜银子钱,这样哪养得活一家几口人?经常小孩饿得哭,平时唯有靠妻子与老母做一些女红过日,后来杨东平在五寨堡一作坊中谋到一帐房职务后,才慢慢温饱,后面又谋上了五寨书院教员一职,开始衣食无忧,不久后将家人妻小都接到了五寨堡来。 现在杨东平的盘算是,为自己谋个五寨堡军户户籍,因为这样,自己一家人才能真正过上稳定富足的生活,毕竟有了五寨堡军户户籍,就有了许多福利与保障。这几年来,五寨堡军户户籍越来越难搞,与别处军户普通逃亡形成鲜明的对比。好在他是读书人,这事没有问题。 他好友张成德与他也是相同的背景处境。听了在座各人的话后,杨东平觉得这些人在信口雌黄,五寨堡这些年的变化,大家是看在眼里的,五寨堡军民的好日子,大家同样是看到眼里的,不然为什么大家都要争先恐后来五寨堡谋生?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是杨东平所不耻的。 当下他忍不住道:“各位是否言重了?黄军门哪有在五寨堡欺压商民,为何吾没有听说过?五寨堡军民现在的好日子,这不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吗,否则各位如何又来到五寨堡?本地没有流民,没有乞丐,人人衣食富足,在晋西北的军堡中,哪里找得到黄军门这样仁慈的将官?至于商税,商贾谋利多,自然应该交纳税,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至于教书农技商事,也是为了学生们将来着想,要知道,每年科考,所中不过寥寥,黄军门也是为了大家着想,不知各位为何抱怨?” 张成德也看这些人不惯,道:“杨兄所言甚是,五寨堡悠闲富足,军民安乐,街上无冻饿之人,也无游手之辈,鳏寡孤独笃疾,也皆有所养,在大明边镇各堡中,这样的地方上哪找?依我说,五寨堡称为桃源之地也不为过!” 那些人互视一眼,一人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黄来福与民争利,好货成僻,这难道又是对了?太祖高皇帝曾有言凡商税三十而取一,买价不及四十两及典价,一概免税。就连江南重地,繁华之所,一府之商税都不如五寨堡之地。若不是黄来福欺压商民,抽取重税,区区一堡之地,商税可达五万两?” 一人也是斜眼瞅着杨、张二人,道:“杨兄所言甚是,不说这黄来福欺压商民,就是以武人之身担任书院山长,也是居心叵测,有辱斯文!” 余者各人站了身来,道:“走了,两位兄长,又何必与一些趋势小人多言!” 说着,这些人纷纷站起身来,扬长而去,竟连帐单都留给杨、张二人买。 张成德与杨东平二人相对冷笑,张成德道:“黄军门曾言过,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指的就是这些人吧?” 杨东平不屑地道:“一干小人,他们口口声声言黄军门欺压商民,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其实还不是为了他们自己。就我所知,这些人的家人中,就有不少在五寨堡经商吧,要交纳那些商税,自然是让他们心疼无比了!日进斗金,月纳升银,仍是贪心不足。我就不知道了,五寨堡没了黄军门,这些人还能安稳经营?” 张成德道:“鼠目寸光之辈,不需要理会他们,我们自己饮酒!” 第二日,五寨书院内,第一次,这里有了些紧张的气氛。 五寨书院虽是私学,费用全由黄来福出,但与周边的卫学州学等官学一样,同样有“德配天地”的牌楼,同样有教授学生的明伦堂,同样有教员们办公的志道、据德、依仁、游艺等书斋。所到之处的建筑,也均为青砖青瓦,一片的肃穆。 这里曾是五寨堡全堡人心目中的圣地,军户们将自己的孩子都送入这里学习,希望他们学到知识,有个良好的将来。 不过此时,五寨书院内进入了众多的来福营家丁们,全身披甲,一身的武装。因为黄来福来这里视察。同行的,还有江大忠,王启年,周文栋等人。 在志道斋外的青石板场地上,远远的聚集了很多身着青衫偷偷看热闹的学生们,而在门外场地中,五寨书院的全体教员们,都是全部站在这。此外还有书院的掌祠(管理书院内的祭祀等)、掌书(管理书院内藏图书的保管和借阅)。书院内一些门守、火夫、采樵运煤、斋夫、更夫、堂夫、看司等若干工役人员也是站在一旁。 王启年算是书院的教授,除了黄来福外,书院就他最大了,平时负责一些书院的讲书,为生徒解析疑义,还管理一些书院的院务,如启馆放馆,迎送山长,生徒管理,经费收支,房舍修缮等。 此时他正念着一份教员的名单,念到这份名单的人,从下月起,月银都增加一两,如愿加入五寨堡军户户籍的人,都可以加入。这份名单中有二十余人,张成德与杨东平二人,都得到了加薪的奖励。 这些人自然是兴高采烈,而没有被念到名单的余下三十多个教员们,都是神情不好,这些人中,昨日在酒楼上偏排黄来福的那些人,都在这群人中。而他们这些人,大多也是从各地卫学州学中跳槽过来的教谕,教授,一向对五寨书院教学阳奉阴违,对黄来福多有不满。 一人低声道:“江兄,这看这黄来福是何意?” 那人脸色阴沉道:“秦兄,我也不知,我们静观其变就是!” 王启年念完奖励的教员名单后,看了看黄来福,黄来福点了点头,淡淡道:“没有被奖励的教员们,到王教授那边领取一个月的月银,就可以离开书院了!” 立时那群教员发出惊讶的声音道:“什么,这是何意?” “难道是我们被开革了,这是为何?” “对啊,对啊,这是为何?” 那姓江的教员曾是岢岚州卫学的教谕,算是这群人的首领,一群人还有意推举他做书院的山长呢。此时他扬声道:“黄军门,这是为何,这算是开革我们,也得给个理由吧?” 黄来福淡淡道:“你们不专心教学,对山长的命令阳奉阴违,又在背后造谣惑众,居心险恶,所以我开革你们。多给你们领取一个月的月银,己经算是我黄来福仁至义尽了!从今天起,尽数给我滚出五寨堡!” 对这些人的底细,黄来福查了良久,今日行动了。 那姓秦的教员猛地站出来,大喝道:“黄来福,你钳制言论,我等与你道不同,你便横加打击,这是小人行为。我知道,你欺压商民,与民争利,征收重税,因巡按御史大人意欲前来,你便将我等开革,你……” 他话还没说完,便一声惨叫,原来是江大忠抢过一个军士的鸟铳,抡圆铳托,一把砸在他的脸上,立时这人血流披发,形容凄厉。江大忠又将铳身作棍棒,对他几下重击,喝道:“奶奶的熊,你敢骂我家少爷?” 在场各人都是大惊,那人大声惨叫,眼中射出无比恨毒的眼神,凄历地叫道:“黄来福,你敢当众辱我,你意欲与天下读书人为敌不成?” 黄来福不屑地哼了一声:“什么读书人?” 他提高声音厉声喝道:“对于那些作风正派,恭敬顺从,专心教学的读书人,我尊称他为一声先生。对于那些不听话,在背后造谣生事,私德有亏的文人们,在我心中,就连条狗都不如!通通给我打将出去!” 棍棒声又响起,夹着一片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