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关注及反应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00章 关注及反应

第200章 关注及反应 李巡按意识到了《五寨堡新闻报》的力量,以及对文官话语权的挑战,不过李巡按忽然觉得自己没有对付这种报纸的手段。 大明的报纸分邸报(官报)及民报,邸报由通政司管理及发行,直接受皇帝管辖。而民报则是在各府官员的监督下,由民间自设报房,编选一部分从内阁等地抄来的邸报稿件公开发售,报房多设在北京。相对的,出于统治的需要,不论是邸报还是民报,都较为刻板,除了政治上的东西,余者事物很少,也很少能自己做主编选新闻。 不过虽《五寨堡新闻报》有许多不合理不合法的地方,但黄来福乃是一镇总兵,深受万历帝宠爱,就算以此弹劾黄来福,在内阁及万历帝看来,也是属于小事。不过李巡按认为自己为民作主,不管如何,他都要弹劾黄来福。 他抚须沉吟,一条条,一件件事情涌上心头,最后写下了《请旨严行查究山西镇总兵黄来福疏》。 …… 现在的黄来福,不知什么时候,他的一举一动己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前些时间五寨书院一些不听话的文人被赶走,还有商贾被清理的事,在山西镇各地闹得沸沸扬扬。 一些时间里,许多被驱文人们到李巡按治所处哭诉,成为了宁武关当地的一景。对这个事情,除了一部分读书人外,大多数人都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闲谈后就算了。对他们来说,紧跟着黄军门干活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这些事情发生后,也让黄来福更成为各人注意的焦点,不久后,他搞出了《五寨堡新闻报》,又引起了更大的关注。这种报纸的形式,让各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受到各阶层的欢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邸报从唐时兴起,发展到明朝后,制度己经非常完善。每天里,硃批章奏传下后,六科或通政司把这些章奏经过筛选、编辑后,形成统一的文稿,然后发布消息。每天抄传,每期邸报刊登的消息最少在1条左右,每期字数至少在5000以上,最后由驿站每五日集中送报一次。 明初中时,邸报由各省派驻京城的提塘官抄录,然后传送回各省。几乎每个府州,每年都需要抄报银近百两,以专雇在京抄报人的支出,还有驿卒的送报费支出。 也确实,邸报抄报的传递速度总是快过正式的公文运转。如海瑞尚未接获调令,却先从邸报上得知了将换一个岗位的消息。当然了,由于通政司负责传抄邸报内容的官员们受到严格的控制,没有自行采写新闻与评论的权利,而且由于朝廷控制邸报的严厉,禁止抄报,在大明,邸报的读者群并不广,多为一些地方官员,一些京官们与贵族,还有一些士大夫及地方官的幕僚、座上客、亲友等人,普通百姓是很难看到邸报的。 当然了,百姓商人们获知朝政消息的渴望是强烈的,只是大家苦于没有相关的渠道,许多不差钱的百姓富户们就结交官员,希望能获得邸报,如西门庆就有本事从从巡按衙门那弄来邸报,虽说拿到手后,这类手写抄传的邸报价格不菲。 而且,这也是违法的,又不知道经过几手,邸报在层层下传的转抄传报中,其中的内容也相应的受到某种程度的删节和筛选。因为各级官员在邸报的传抄过程中,往往只抄传与自己有关系的和自己感兴趣的消息报道,无关的和无兴趣的,他们就不会抄传。 到了万历时,民间出现了许多民报商人,专门贩卖邸报,形成了很大的售卖网点,还出现了许多印局和报馆,这些商人相互竞争,甚至直接买通某些官员的小厮或司礼监的太监,将奏章内容提前透漏出来以供贩卖。如此一来,邸报获取的容易度及流通范围增加了许多。 不过还是有很大限制,比如民报馆只能转载及贩卖官报,禁止自己编写新闻及评论,读者群也多为读书人,价格也不菲。哪如《五寨堡新闻报》?如此的肆无忌惮,视律法为无物,自己采写新闻与评论不说,还登商人的广告,还连载传奇小说,还有各样的商事及农事信息? 这多么让人新鲜?因此《五寨堡新闻报》发行后,不说五寨堡各人争先购买,就是堡外各州各县的读书人,商人,还有一些识字的百姓们,都是争先恐后购买。 特别是那些文人们,一边骂着报纸内容恶心,因为上面多为拍黄来福及万历帝马屁的内容。一边骂黄来福身为总兵,知法犯法。一边骂报纸低俗,虽然这份报也是用邸报所用的“宋体字”,但因为官方的邸报都是文言文,只有《五寨堡新闻报》用白话文,虽说通俗易懂,但还是不免让读书人们鄙视。 不过虽说如此,文人们还是争先恐后地购买,一边骂恶心,一边却是以读《五寨堡新闻报》为荣,现在大家见面都是说,今天你看《五寨堡新闻报》了吗? 最重要的是,《五寨堡新闻报》新鲜不说,还便宜,厚厚的一大叠报纸,才一文钱。就算升斗小民们,也买得起啊。这也是黄来福只用于宣传的目的,不差钱的缘故。明末时,虽然木活字印刷己经起步,但此时报纸的主流仍然是手抄,时而也有雕版印刷,黄来福则是用金属活字印刷,速度快得不得了。 《五寨堡新闻报》内容新鲜,又满足各阶层的求知欲,知情欲,己此传播速度的飞快地可以理解的,民报商人们都是争先恐后地贩卖该报,一个多月后,《五寨堡新闻报》己经传出山西,走向外省了。 对于黄来福的各样奇怪作为,山西镇各文武官员己是见怪不怪,特别是杨巡抚与刘兵备二人,更是深深了解。只不过黄来福搞事的同时,似乎都可以预见将来似的,每每化险为夷,这让杨巡抚二人不得不服。虽说李巡按这些天一直在忙活,不过杨巡抚知道的,他将来定是在做无用功。 黄来福整理报纸,杨巡抚自然知道黄来福的一些用心,这涉及到文武之争,不过他现在与黄来福站在同一条船上,自己应该怎么办?看着手中的报纸,他的心情很是复杂,同时又不得不佩服黄来福的本事,这样的事物也整得出来。 只有刘兵备拿着当天的报纸----现在的他,己经养成了每天观看《五寨堡新闻报》的习惯,仔细地看完上面的内容后,才酸溜溜地对杨巡抚道:“黄来福这个武夫,也知道如此邀买人心,控制言论。不过朝廷法制这黄来福也不顾了吗?” 杨巡抚道:“算了,这事情,还是看阁中的意见,还有皇上的意思吧,我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五寨堡新闻报》飞快地传出了山西,传到了京师,立时成为京官文人们的新宠,大家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觉,看多了刻板的官报,原来报纸可以这样办的,而且上面的内容也太肉麻了吧,哪有这样吹黄来福与皇帝的,要知道,在大明朝,各人都是以骂皇帝为荣的,这是第一家这么狂热的吹捧万历帝的。 立时黄来福被京师文人们集体鄙视,好一个奉承小人。不过骂归骂,却丝毫不影响《五寨堡新闻报》的广受欢迎,由于便宜加上销售渠道广,就是许多商贾百姓们,也是纷纷购买,许多茶楼酒肆中,纷纷出现了唱报人。 同时京师的官员文人们也是佩服黄来福的大胆,身为一镇总兵,未经许可,私办报纸,这没什么。不过内中的私自采用新闻及评论,这可是一大罪名,就不知道皇上及内阁大臣们如何看了。大家都在观望。 万历二十三年七月初一日,文渊阁中。 孔子像下,几位阁臣都是手上拿着一份《五寨堡新闻报》,聚精会神地看着,这份报纸进了京后,各位阁老己经成为报纸的粉丝,每天追看。 上面转载的一些官方邸报内容就不说了,大家都看过。不过余者内容就很有意思了,在报纸笔下,各条新闻一一道来,好象整个山西镇的政务官员的辛劳等全承现在各人眼前,在报纸笔下,万历帝成了有史以来第一大圣君,黄来福及杨巡抚等人,成了鞠躬尽瘁的典范,整个山西镇,特别是五寨堡,成为一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美好地方。 除了这些外,东家长西家短,宁武关及五寨堡的市民生活活灵活现,各作坊又如何,各商事又如何,还有许多商事资源及民用资源,也是活灵活现,想必报道后,会吸引了一大群人前往五寨堡投资经营以及各人对五寨堡的向往。并将前些时间传来的黄来福大肆驱逐文人商贾的阴影消散个无影,还有许多趣闻及连载的小说等,也吸引了读者们每天追看。 好一份利器,这是内阁各人心中的话。有这样的宣传利器,任是谁,都可以被宣传成为清官及忠于国事的典范,任何不利的言论阴影都将在这纷报纸的狂轰下被消散无形。他们文人们引以为傲的话语权及舆论力量,将不值一提。 “好一个黄来福!” 内阁首辅赵志皋放下报纸后,缓缓抚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