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万历帝的陶醉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01章 万历帝的陶醉

第201章 万历帝的陶醉 赵志皋在沉思,在场各人也是在沉思, 礼部尚书罗万化忽然放下手中的《五寨堡新闻报》,一拍案桌,道:“这黄来福好大的胆子,先是开矿诱利,盘剥商民,眼下又公然开设民报,言论无稽,他眼中还有没有朝廷法度?” 户部尚书杨俊民目光深沉地想了一会,道:“此报乃国之利器,岂可归于一镇总兵之手?该收归朝廷掌控才是!” 罗万化一怔,随后反应过来,道:“杨公高见,此乃老成谋国之言!” 兵部尚书石星不屑地冷笑道:“罗阁老何必如此,先前那程绍、杨应文二人邀功卖直,污蔑有功将官大臣,己被圣上免黜,黄军门之矿税商税之事,皇上早有定论,罗阁老何必又旧事重提?至于黄军门开设民报之事,我朝不以言获罪,现在国朝各地,大江南北,多有民报开设,就算黄军门开设报纸,也无不可!” 罗万化猛地指着石星喝道:“石星,这黄来福目无法度,你却为他说话,是何用心?” 石星大怒,道:“黄军门一片忠君爱国之心,我是看不惯他受小人的污蔑,免得让边镇有功将士心寒!罗万化,你事事针对黄军门,又是何用心?” 罗万化气得全身发抖,喝道:“匹夫,你又在辱我,你怀疑老夫因私废公?” 石星冷笑道:“难道不是吗?” 罗万化大叫着要上前撕扯石星,石星也不甘示弱,见二人如此,旁边诸位阁臣忙上前劝说,只有内阁首辅赵志皋坐在一旁生气,没办法,他的脾气好,又威望不重,几位老资格的阁臣都当他不存在似的,想吵就吵,想骂就骂,根本不尊重他的意见。 他只得继续看各部送上来的奏疏,忽然他咦了一声,手上拿起了一份奏疏,却是山西巡按御史弹劾山西镇总兵黄来福的奏本----《请旨严行查究山西镇总兵黄来福疏》。 “……山西镇总兵黄来福纵容兵勇,专以财利为事,贪得无厌,与民争利,从五寨到宁武,天怒人怨。又据五寨当地称,该大员纵容家丁,扭殴书生,有辱斯文,索勒商民,恬不为怪。该地书院秦贵秀、江缉思、方贯中、杨进玉等十余人项颈头脸等处被殴伤……” “臣所查,该员又于五月初一日于五寨、宁武二地设卡逞凶,逼勒商民,收取重税。所过商客,肆行滋扰,所求不遂,复喝令兵丁殴打,使多商民致伤遍体。五月十五日又妄设民报,钳控言论,目无法纪。臣责其丑行,该署总兵却不知引以为耻,方且因以为利,是诚何心?” “古有云:州县不得人,则州县之事必坏。营伍之将不得人,则兵勇必溃。一署总兵不得人,则镇事必坏。若凡兵将志在杀贼为国者,必不屑以扰民为事,而其志在得财者,又必不能以报国为事,此固理势之必然者也。臣受御史之职,勘查山西地方风宪,凡该地大臣奸邪小人构党,作威福乱政者,劾!凡该地官员猥茸贪冒坏官记者,劾!凡该地学术不正,上书陈言变乱成宪希进用者,劾!为消宵晋镇之隐慝,臣仰恳皇上天恩,切实查究参革该员,以饬戎行而儆官邪……” 这份奏疏非同小可,赵志皋看完后,又默默地将奏疏递于旁边的几位阁臣,几位阁臣看完后,也是一片吃惊。如果说前些时间程绍、杨应文二人弹劾黄来福还无足轻重的话,因为他们职位缘故,又大多只是风闻。 这巡按御史弹劾黄来福,就算是大事了,毕竟巡按御史代天巡视,官低位高。以往象这类弹劾,都是巡按御史一年之期满后,回京保结时,才依满日造报册式,列下自己一年中在当地查理仓库钱粮,清军民刁讼等成果,还有一些荐举、礼待、问革文武职官等弹奏或是褒奖。 眼下山西巡按御史还在任上时,就弹劾黄来福,难道是有什么真凭实据,抓到了黄来福的把柄?要知道,黄来福可是一镇总兵,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被人弹劾的。都察院的宪纲中也有规定巡按御史不可随便对一镇总兵无礼。弹劾一镇总兵后,也要承受相应的后果。因为巡按御史期满后,都察院也有回道考察,巡按御史如有不职事迹,或是在外擅作威福,都察院也要参奏罢黜他。 不过抛开奏疏者的身份,看这份奏疏内容,倒是没什么新鲜事,都是以前程绍、杨应文二人弹劾黄来福时的旧内容,不过各事记得更清楚详细些罢了。唯一新鲜的就是新增了弹劾黄来福擅自开设民报。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只看万历帝的意思,有了以前程绍、杨应文二人的前例,在场各人都不看好山西镇巡按御史这份奏疏。只要万历帝一个留中不报,山西巡按就要干瞪眼了。 与万历帝共事这么多年,在场阁臣都明白万历帝的脾气,如果看谁顺眼的话,至死都偏袒这个人。以往是李如松,现在是黄来福了。比起黄来福,以前的李如松更是个风云人物,几乎月月都有人弹劾他,各种罪名都有,不过到现在为止,李如松还是活得好好的。 还是石星先开口,他冷笑道:“先是程绍、杨应文,现在又是山西巡按,这事老夫不发表意见,还是留作皇上圣裁吧!” 东暖阁内,万历皇帝朱翊钧手上拿份《五寨堡新闻报》,兴奋地走来走去。万历帝是个喜好看书的人,《五寨堡新闻报》传入京后,立时就进入了万历帝的眼帘,看过几期后,万历帝就深深地迷上了。很多时候还召唤郑贵妃,与他一起看,两人不时地品头论足一番。 每次看报纸,不但万历帝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份报,比邸报有趣多了。而且每次看,万历帝都非常的舒心,看惯了官员们对自己的漫骂,只有这份报将他夸得象一朵花似的,由不得万历帝不感动。 特别是这期的头条:《黄军门沐浴更衣,眼含热泪思皇恩!》,更是让万历帝感慨,又兴奋,又陶醉,不住地在阁内走来走去,心想:“这黄来福是个大忠臣啊,如此思君爱君,真是大明少有!” 当然了,《五寨堡新闻报》不合朝廷法度,万历皇帝第一眼看到报纸时就知道了,不过看完报纸后,万历帝却有了心中的想法,只有聪慧的郑贵妃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万历帝曾在报纸旁写过一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字画。别人不懂这是什么意思,郑贵妃却是明白的。 看完报纸后,万历帝有种到五寨堡走走的冲动,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自正德帝后,大明君皇想出京,真是难比登天啊。 叹了口气,万历帝走回御案,开始批拟内阁送上来的奏折,虽说万历帝不喜上朝,但对奏折的批复却从不怠慢,这也是万历朝时没有出名司礼监大太监的缘故。 突然万历帝哼了一声,放在面前的,是山西巡按御史弹劾黄来福的奏疏,万历帝冷冷地看了一遍,冷笑道:“哗众取宠!”也不批红,就将奏疏放到一边去了,可怜山西巡按辛辛苦苦,却在一秒钟之间心血白费了。 自万历初张居正起,万历帝对文官们失望后,又没有对付庞大文官们的力量,便开始消极应对。自国本案始,万历帝更是对这些动不动就弹劾的文官们产生了深深的厌烦。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便闹到似是要亡国的地步,一张嘴只会清谈,让他们做一些实事,却是没那个能力。 对于黄来福,万历帝当然非常了解,他在五寨堡设的锦衣卫千户杨大为,每月定时都将五寨堡及黄来福的情况上报他,万历帝自认自己对黄来福的了解比山西巡按清楚得多了,也自认为自己对黄来福的掌控还是牢固无比,所以对于山西巡按的弹劾不以为然。 …… 万历帝将山西巡按御史的弹劾奏疏留中不报,冷了十几日后,他才发出上谕:“据锦衣卫查,山西巡按弹劾该镇总兵黄来福各事纯属子乌,该员应慎选牧令,思虑周详,无远弗届,该员知道。又,山西镇总兵黄来福开设民报之事,国朝不因言获罪,亦不拘泥成法,着通政司每年派员督查,以纲举目张,钦此。” 当在宁武关苦苦等待的李巡按提前从邸报上看到这份上谕时,不由气得全身发抖! 入秋了,五寨堡四边的农场中,又遍地是金黄色的麦穗,颗颗籽粒饱满,可想而知,今年又是大丰收。而赶在这个时候,各地的粮商们又是云集五寨堡,路上的商旅不绝。 在路旁,看着这种繁华的情景,锦衣卫千户杨大为很是感慨,他是万历十八年长驻五寨堡的,几乎是看着五寨堡一年比一年繁华起来,不过这一切繁盛,都与杨大为无关,除了黄来福每月给他的,他什么也得不到。在杨大为身旁,站着几位身穿飞鱼服,腰佩秀春刀的锦衣卫校尉。看着眼前的情形,他们也是羡慕,不过却没有在别处那种嚣张跋扈的情形。 在外地人见人怕的锦衣卫,在五寨堡也得规规矩矩,就是小民见了他们,也是神情自若,没有外地官员商民们那种如见到老虎的样子。没办法,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加上黄来福的嚣张,只吃软不吃硬,他们就是想嚣张跋扈,也没这个资本啊。想威胁黄来福,他可不吃这一套。 除了杨大为身为千户略好些,其实锦衣卫中普通的力士、校尉,他们收入并不高,每月不过二石粳粟米,或是本色米一石,还有一年几疋的冬衣布花,除此便没了。放在往常时,他们长驻一地后,可以向一些富户或是官员们打秋风,每年搞一些银两花花。不过放在黄来福这里,这一套行不通,只有黄来福给他们的,没有他们向黄来福要的。 只不过从万历十九年起,黄来福每年给杨大为及给他手下力士、校尉们的银两也不少,每年高达几千两银子,这些钱,喂饱了杨大为等人的肚子,也消磨了他们的胆量与心思。只得好好与黄来福配合。 几年过去了,杨大为也从一个粗豪憨厚的中年汉子,变成了一个贪财享受的油滑人,每年住在五寨堡,享受着黄来福的供养,颇有些乐不思蜀的感觉。眼下的杨大为,是万历帝心中的红人,或许再过几年,就可以入京做锦衣卫同知了。 不过在外人羡慕的同时,杨大为也有自己的忧虑,他是看着五寨堡一年比一年强大起来的,不说该地军队,如黄来福的来福营,五寨堡的五寨营,还有老营堡的镇虏营,这近万军队,都是大明首屈一指的强军之选。还有五寨堡农场中近万的屯丁们,就是许多镇城的家丁标兵也不过如此,还有五寨堡中充足的粮饷,自给自足的矿产,这些都是黄来福丰厚的资本。 有人说,当某人或是某国开始对某人某国产生担忧时,开始并不是因为他的企图心思,而是他的实力,能否对自己产生威胁,因为心思总是变来变去的,实力才决定一切。 杨大为知道,眼下的黄来福,己经有了这种威胁的力量,当年的宁夏之乱时,那哱拜的实力还远远不如黄来福,但却给大明造成了如此大的麻烦,调了十万兵,花了几百万两银子才平定。虽说杨大为有自信,就算黄来福有非分之想,但最后还是被平定灭族的命运,这是当时大明军将官员普遍存在的自豪感,对自己国力的自信。 不过到了那一天,黄来福不好过,自己因为失查失职之罪,也免不了要掉脑袋了。杨大为只希望黄来福如那报纸上吹的,一直做着大明的忠臣是最好了。自己也顺顺利利地升官发财,岂不是更好? 怀着这样的心思,杨大为来到自己的居所,又是一个月了,该给皇上写密折了,这是万历帝对杨大为的恩宠,换成别的锦衣卫千户,才没有独奏皇帝的权力呢。 “臣锦衣卫千户杨大为报:皇上宵旰尤勤,圣鉴如天,我皇凝图抚运二十三年,圣尊照临万方。五寨堡又是一年秋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