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红薯不如小麦?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03章 红薯不如小麦?

第203章 红薯不如小麦? 前几天下了雪,让总兵府院中有点滑湿,不过杨管家己经吩咐下人将院中打扫整洁,将积雪铲净,还在青石板上洒些细砂,让府内外焕然一新。 在这种寒冬的时节,前呼后拥的黄来福,领着一些家丁们回到了五寨堡总兵府邸,众人相见,自然欢喜。进入厅后,妻妾子女蜂拥上来拜见他,黄来福首先搂过顾云娘,笑道:“娘子不用多礼,来,让为夫亲一下!” 在顾云娘又喜又嗔的同时,黄来福也对刘玉梅,眉月、柳环,还有渠秀荷道:“来,二老婆,三老婆,四老婆,五老婆,你们都过来让我亲一下,呵呵!” 在众女娇羞的嗔怪声中,黄来福哈哈大笑,心中很是放松,有种天伦之乐的感觉。而众女也是羞赧中心中甜蜜。或许有些大明男子对黄来福这种没有尊卑体统的做法不以为然,不过私下里,很多五寨堡或是别地军堡州县的女子,都对顾云娘等人很是羡慕,如黄来福这样的丈夫知情识趣,懂得疼人,这样的生活,过得才有趣味。其实黄府中是非常渴望黄来福回来的,每次他回来,总能让人轻松愉快,给家中带来许多欢声笑语,孩子们也是非常喜欢黄来福,不象许多规矩多的人家中,一板一眼的,死气沉沉。 顾云娘娇嗔过后,又吩咐下人给黄来福准备热水,让他沐浴更衣,收拾完后,黄来福舒服地坐回厅内,见大厅放着一些鲜花,又环视四周,他不由有些好奇,说道:“娘子,这些花是怎么来的?大冬天的还有这种鲜花。” 顾云娘笑道:“相公不知,这是郊外的温室纸屋中培育出来的,也是辛苦了韩局长他们了,相公喜欢吗?” 黄来福拍拍头道:“原来如此,为夫当然喜欢了,还是娘子有心!” 顾云娘听了这话,不由眉欢眼笑,有丈夫这种夸奖,顿时所有的疲劳都消失了,她问黄来福道:“相公,你这次回来,可要办什么事!” 黄来福笑道:“看看你们是一点!”他伸出手,握住顾云娘的小手道:“别的还有些事情要办!” 其实黄来福这次回来,是要搞一个奇技局,有感于自己支出的越发庞大,需要开辟的财路越来越多。眼下能赚钱的事物黄来福都做了,话说无工不富,所以黄来福将念头动到科技身上,很多发明是很赚钱的,所以黄来福希望能发动民间,搞出一些赚钱的事物。 不过他日理万机,就算自己有许多相关的科技资料,但又哪有那么多时间来搞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当年搞一个水泥,就花了黄来福那么多时间与精力,眼下他己是总兵了,更不可能投出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东西身上。再者他也不想过多干涉大明民间的科学发明,也想顺其自然下,看看大明的科学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所以这个鼓励民间发明的奇技局,就应运而生了。 所以他就握着顾云娘的小手解释了一番。见黄来福如此亲热,又有刘玉梅,渠秀荷诸女在一旁看着,顾云娘有些娇羞,再说她还是府邸的女主人呢。不过还是让自己的手让黄来福握着。其实说真的,顾云娘她就喜欢黄来福这样,成亲几年来,顾云娘对黄来福是越来越迷恋。 她越与黄来福接触,越觉得黄来福神秘,似乎他无所不知似的。顾云娘有些也有些奇怪,以前黄来福不是这样的,那时的他,可是粗陋无文,非常让顾云娘讨厌的,没想到黄来福云游归来后,却变化如此之大。二人成亲后,不但黄来福越来越有出息,而且对妻子温柔有加,很多时候他那种无意的,但又充满体贴爱意的温存动作,总让她心里甜甜的,很有种幸福的感觉,她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黄来福正与各人说着话,忽然一个家丁急急进来,对黄来福说了几句,黄来福大喜,一下子站起身来,道:“阿智他回来了?” 能让黄来福这样变色可不容易,立时众人都看了过来。顾云娘道:“相公,阿智是谁?” 黄来福笑道:“娘子,等会你就知道了!” 很快,一人被领了进来,见了黄来福,他的眼一红,重重地扑倒在地,跪下向黄来福叩头,热泪涌了出来,哭道:“少爷……!” 黄来福欢喜地扶起他,看了又看,道:“阿智,你一去几年,你终于回来了!” 眼前这男子约莫二十四五岁,神情坚毅,满脸的风霜,脸上被寒风拉出一道道口子,穿着皮袍,满是风雪尘土,一看就是饱经沧桑的样子。黄来福端详着他,感慨地道:“这几年你辛苦了,跑了不少地方吧?” 顾云娘疑惑地道:“相公,这位是?” 黄来福笑道:“娘子,我来给介绍,这位是阿智,以前是我的家丁,几年时,我派他去福建广东两地,寻找高产农作物,一去没有音信,没想现在才回来!” 阿智向顾云娘跪下叩头,道:“阿智给夫人叩头。” 顾云娘受了他一礼,笑道:“起来吧,这几年,你真的辛苦了!” 阿智站了起来,还忍不住的激动之意,他打量黄来福,见少爷变了很多,威严日增。在外几年,阿智也听多了黄来福的传闻,当时他出去时,黄来福还是舍人,没想到现在却是总兵,重权在握了,由不得让他感慨,少爷的变化太大了。 黄来福让阿智坐在自己身旁,问了一些这几年他的事情,阿智也谈了这些年自己在外的经历见闻,当年他从五寨堡出了山西后,就前往广东与福建省,一直收集各样的农作物,他记住了黄来福要求他收集的各样农作物,一直等到收集齐后,他才回来,计带回来了花生,土豆,玉米,红薯,烟草等各样农作物种子。 而且他还详谈起自己在浙江时遇到一位姓徐的秀才,似乎对农事很精通,也要整一些与自己相同的事物,研究土豆,红薯等物。谈起这位徐姓秀才,阿智话语中,充满了佩服。而他的丰富经历,也让在场各地听得津津有味。 黄来福疑惑道:“一位徐姓的秀才?” 他的灵光一动,心想:“难道这人便是明末大农业家徐光启?” 谈了一会儿,阿智让人拿出自己行李,将里面的一些种子给黄来福看,他笑道:“小的曾与徐先生谈过,他言谈之间,对五寨堡与少爷的成就很是佩服!小的收集的一些种子,还有徐先生的功劳呢。”说到这里,他话语中颇有自豪的感觉,自家少爷闻名江南,作为手下,他自然是高兴。 黄来福呵呵一笑,能得到明末农业家徐光启的肯定,他也颇有自豪感,不过半刻,阿智有些迟疑地道:“不过徐先生也说了,少爷吩咐收集的这些种子,在北方之地,可能成活困难!” 根据阿智转述徐先生的话,番薯等从番地引入中国后,在南方种植效果还不错,很多闽广人都赖以救饥,徐先生也认为番薯等物是一些很好的救荒作物,有意引入北方。 不过在这里,他遇到很大的困难,当时他藏种时,从福建莆田将薯蔓插植在木桶中,春暖后连木桶运到长江边栽种。反复数次,在冬季藏种上一再失败。将番薯从岭南引种来长江流域都这么难,更不要说引种到更北边。引种都失败,更不要说种植成活,给百姓们赖以救饥了。 听到这里,黄来福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以前他只认为红薯等物是高产作物,可以活民无数,却忽识这个时代,红薯等物品种还不完善,不能适应北地要求,远远不能与后世的良种相比。要知道,红薯本身为喜温作物,在整个生长期需要较高温度,对低温霜冻极为敏感。后世的红薯是经过精心培育的品种,所以可以在北方成活。 眼下的红薯种子还没有培育出相应的种子,在北方种植时成活量不高,产量不一定高过小麦与稻谷等,毕竟后者是经过千年的培育,有了非常适应地理气候的种子。黄来福记得明末山西有次民乱,就是官员强迫种番薯的结果。 还有阿智带回来了土豆、花生、烟草等种子,同样是如此问题。在北地,没有良好的品种,想要推广的话,可不容易,黄来福记得在西方时,十五世初土豆就传入,不过人们却长期将它当作观赏植物,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还让皇后把马铃薯花(土豆)插在头上作装饰,就算闹饥荒时,也没人当他作食物。 一直到了十八世纪,土豆才成为当时民众的食物之一。这己是三百年后的事了。这其中主要问题,一是人们对新事物的疑惑,二是当时土豆品种不好,产量不高,达不到需求,所以推广不开。大明的情况也是如此,想要让老百姓相信这是好东西,就要体现出好东西的优势,黄来福决定二者都先培育,将来培育出适应优良的品种,就可以活民无数了。 花生也是这种情况,花生自明代中期传入中国。嘉靖《常熟县志》的物产中已列有花生,不过此时出油率却不高,不如胡麻等油料作物。至于烟草,或许命运会好些,黄来福记得自万历年间烟叶传入中国后,先是在福建、广东等地种植,后来快速传遍南北,如嘉兴地区遍处栽种,虽二尺童子,莫不食烟。崇祯皇帝曾下令严禁种烟,违者处以死刑,仍不能阻断烟草种植的扩展,因为种烟可获厚利,一亩之收,可以敌田十亩。对农民是个强大诱惑。 黄来福当然知道这烟叶是个好东西,如广为种开,就是财源滚滚。他在内心沉思,不管如何,将来大明南北肯定是要大规模种红薯土豆烟叶的。不过现在先引种培育,有了适应的良种后,再大规模种吧。而阿智勇双全回来后,黄来福内心也是越发安定,将来有了优良的高产作物,大明的将来,就有了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