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分兵出塞、清理河套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05章 分兵出塞、清理河套

第205章 分兵出塞、清理河套 五寨堡并不向外界隐匿自己的成功经验,不过五寨堡的成功经验就是高投入,高收获。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投入,大量完善的水利,各样先进的农具等,不过在眼下的大明,有几个人舍得这样投入的?当然了,事无绝对,很少有人会这样做,不等于没人会这样做。 五寨堡的成功,让一些人反思,他们的成功经验,最终有人会借鉴。这其中的人等,就有东阳镇的田之垄等人。当然,田之垄要这样做,田家内部也是有过争议的,害怕大量重金的投入下,到时得不偿失,而且使用大农场后,在样农具的使用下,会有一些人力富余出来,这样富余下的佃户出路在哪?到时会不会引起什么乱子,还有被别人在背后说闲话,说田家凉薄无情? 不过田之垄坚持这样做,他有自己的看法。眼下在大明,北方粮食可说是永远不足。由于人口增长,土地兼并,加上各样灾害频繁,江南等地重商轻农的思想泛滥,北方的粮食越来越少,需求却越来越大,可说种粮,在未来几十年内都有美好的前景。 商品粮需求量的增长与价格的提高,刺激了北方许多地主及田庄主们去改变,眼下在大明各地,因为佃农与家主关系的固定,所以多少年来只是缴纳固定不变的租税,由于物价上涨,加上经常有各样灾荒,所以很多地方的地主收入相对减少,他们也在反思。 现在大明流民众多,很多地方雇工兴起,这些人,花费的工钱少不说,而且有利于人力的调度使用,那些兴修水利,使用耕牛之事,雇工的使用便比佃农更得心应手。五寨堡的经验,也让他们得到灵感,田之垄就盘算过,如果依造五寨堡的经验,将一部分佃农剥夺土地,招为雇佣工人,虽然初期投入大,但几年之内,便会收回成本,由于人力物力的集中使用,还可以有效地对抗天灾。 田之垄很明白,五寨堡大农场采用的那些大规模排水、施肥、改良土壤等措施。还有五寨堡广泛使用的播种机、收割机、打谷机等事物,大大地扩大了生产效率,如黄军门所说的,自五寨堡在前,一个新的时代己经开始。从五寨堡回来,看看自家的田地,那类耕种,那些佃农,是多么的迟钝,田之垄决心改变了。 带着这样的心思,田之垄来到晒谷场上,看着场下各人忧心忡忡,心思各异的神情,田之垄却是心硬如铁,他咳嗽了一声,道:“今儿叫各位叔伯来,是有些事情和大家商议。……大家都知道,眼下年成不好,我们榆次人称晋地的鱼米之乡,却也逃不过天灾的横祸,就在去年时,太原大旱,我们榆次,东阳等地,也是收成大减,很多人得不到温饱不说,我黄家的租子收成也受到很大的影响……或许有人说,欠下的租子,等来年时交上,不过谁知道,第二年会不会接着有大灾呢,如此这样下去,我黄家的收成,只会一年比一年减少。当然,这不怪大家,只怪老天爷不开眼!” 看着众人聚精会神的听着,田之垄继续道:“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天下如此,但在那晋西北的五寨堡,同样也是大旱灾,年末却是大丰收,各位很奇怪吧(场下众人骚动议论)。田某也是同样奇怪,这几年五寨堡的名头一年比一年响,所以去年我忍不住去了五寨堡一趟。去了之后,才叫大开眼界,长了长识啊。人家种地,田头一眼看不到边不说,不管是播种还是收耕,都是用一种机器,足以抵得十人之用。他们的麦田浇水,是直接用大水车将水从河上提出,水渠还一路修到田间地头。他们使的那些肥料,听都没听说过,如此下来,就算是灾年,又哪有不丰收的道理?” “所以田某也很是心动,决意学习五寨堡的经验。大家也知道,眼下我们东阳这种佃租的法子,大家各忙各的,你有牛,我没牛,如何使用?要修一些河渠,单门独户的,又有什么法子?要大家修,钱粮又如何出,都没一个章程。大灾来了,大家也只得各顾各的,这样下去,怎么能不欠收呢?哪对抗得了天灾呢?因此,眼下这种耕种租佃方式是需要改变了,如那五寨堡一样。” 一个老年些的佃农道:“只是田大少,改变租佃方式后,我等的田地还有吗?要知道,我们现在有家口的人,上有老下有小的,没了田地,我们就活不了啊。” 众人纷纷道:“是啊,是啊,求田大少仁厚啊!” 众人见田之垄神情坚决,怕是改变不了他的意见,只得无奈接受。而且那个什么五寨堡大家也多少听说过,一些说书先生曾有来唱过报,说起五寨堡的一些事情。其实大家也很奇怪,别人大灾都是欠收,他怎么却是大灾丰收呢?众人想不明白,只得归功于五寨堡的主人黄来福本事好。田大少要这样做,持论也正,大家想想也是可以理解。只不过担忧改变后,自己家内的活口问题,如果失去了田地,大家在东阳几十年了,难道还要去背井离乡不成? 田之垄道:“各位乡亲,我明白大家的忧虑,虽说现在东阳流民不断,不缺乏耕地的人手。不过几十年的乡亲,我田之垄也不是薄辛之人,田地改变耕佃法子后,原来的人,还都会雇佣,就算有些富余下来,田某还要开办一些作坊,同样都会雇用,所以这点大家不用担心。” 听了田之垄的话,各人才放下心来。虽然从佃农变成雇工后,不知道前景如何。不过只要有活做,有口饭吃,总有些希望,不管前途如何,大家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此后,田家的改变便开始了,镇上很多人议论,各样风言风语都有,许多人在看好戏。不过田之垄的决心不变。他将佃农身份全部变成雇工,先签订三年的契约。他统一安排,组织人手,先修各田间地头的水利,修了许多水渠,挖了许多井,还买来了许多的五寨堡水车,还有大量的耕牛等。虽然投入钱财巨多,被一些人骂为败家子,不过田之垄并不退缩。 他又向五寨堡购买了大批的使用农具,还有种子及肥料等。此外,田之垄还对田庄的生产非常关注,从买谷种、浸稻种、买牲畜、置农具、下种、莳秧到收割,样样都参与管理。 他还买来五寨堡的农书,依造上面,对每样作物的种植和管理都有了精细的安排,并按照月份、节气、天晴、阴雨等,全年每月份的生产都作出了严格的规定安排。正月天晴时,便吩咐雇工们垦田、种桑秧、理菜麦沟、倒芋艿田、刮蟥等事。阴雨时,又吩咐雇工们修桑、刮蟥、罱泥、载壅、劈柴、治畦坂、修路等事。每月每日,每个雇工们都有自己的职责。 此外,他田庄里种植的作物也是品种多样,包括稻、麦、豆、菜子等。此外还有蔬菜,枣、桃、柿、樱桃、桔等果品,木樨、桂花、红花、竹、柏、桧、棕榈等花木。大部分卖出。单单他的田中,就有千余亩地种红花,每年卖红花可收入八九百两银子。 东阳镇河网多,田多洼芜,田之垄还趁乡民逃农而渔,田之弃弗的时机,贱价购买了大量田地。仿效五寨堡,将低洼处凿为池。开挖出来的水池百余,全部畜鱼。池上又筑舍养猪、鸡,鱼食其粪易肥。又在旁边较平坦一些的地方,种上蔬菜。光光这些收入,就是往常纯种田的三倍。 让原来佃农们放心的是,他们的身份转为雇工后,田之垄并不亏待他们。平日里,夏秋一日荤,两日素,干活时,则每日连荤,春冬一日荤,三日素,干活时同样如此。而且荤日鲞肉每斤食八人,猪肠每斤食五人,鱼亦五人。还有不论忙闲,每日还有三人饮酒一杓。这样的待遇,虽然没有佃农自由,但胜在稳定,工钱每半年结一次,也从不拖欠,极大的鼓舞了雇工们的劳动积极性。 这一年的秋收后,田之垄的庄田,明显产量收营比旁人高得多,而且兴修的水利,买来的农具等,以后还会有长久的收获。看到这个样子,原来冷嘲热讽的周边地主们纷纷心动了,第二年便效仿田之垄如此。没两年,整个东阳镇都是如此。东阳镇又影响了榆次县,后来又影响了整个太原府。一股大农场浪潮,在太原各地兴起。 …… 万历二十四年(1596)二月十五日,春耕己经开始一段时间。从五寨堡一直到宁武等地,都是一片繁忙之中。不过十五日这天,五寨堡却是出了一件事,影响巨大,引起了当地很大的轰动。 事情的主因是几个五寨营军士为了一个营妓争风吃醋,双方互殴,造成三死二伤的惨剧。发生这件事,众人震惊,因为五寨堡的军队,是出名的守纪律,军纪好,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黄来福愤怒无比,他下令彻查,最后事情虽然解决,但有一点,还是引起黄来福的注意,就是这些互殴的军士,全部都是没有妻室之人。 经过深思熟虑后,最后黄来福下令解散营妓,将她们全部转化为纺织女工。最后他还下令来福营,五寨营,老营堡的军士们,没有娶妻的,限其一个月之内娶妻,五寨堡宣传局给于必要的帮助。以后的五寨堡等军队,黄来福规定,当地人要参军,必需持有五寨堡军户户籍,而且必需有妻室,还需家属住在五寨堡当地的人,才有资格参军。 这件事情让人不愉快,不过让黄来福高兴的是,就是五寨堡军器局的燧发枪己经成功研制,并生产了一批出来。 原先的燧发枪制造思路是需要用齿轮,五寨堡军器局内没有相关的制造精密金属齿轮的人才,所以迟迟没有造出燧发枪。不过后来黄来福改变思路,不使用那类齿轮发条似的钢轮,而是在击锤的钳口上直接夹一块燧石,在传火孔边有一击砧,射击时扣引扳机,在弹簧的作用下,将燧石重重地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引燃火药,这样便发射成功。 依这种思路,隧发火铳制造成功,黄来福将这种装有撞击式隧发机构的枪械称为五寨堡隧发火铳。五寨堡隧发火铳的研制成功,是一件值得大书的好事,以后火枪在风雨中也可以战斗了。而且火枪还少了装填火绳这样一个环节,射击速度略快了一些。 不然,与鸟铳等一样,除了引火结构略有不同外,隧发火铳与火绳枪余者的构造是同样的,制造时同样需要那么的时间,很难量产。按照大明传统手法,一个工匠造一只燧发枪的铳管,同样需要月余,就算将来有机械化,虽可以改善,但也无法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可能只将钻造铳管的时间,缩减到二周的时间内罢了。 不过隧发火铳的制造成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黄来福下令大规模制造。 还有一事,从万历二十年黄来福开始联合商贾们向塞外移民恳殖开始,到万历二十一年的大规模移民,又到今年的年初,己经有二十余万汉人移民塞外,特别是清水河及黄浦川河一带,己经遍布移民点。各样农场及居住地不计其数。许多汉人移民,超越这两地,向河套余者地方移民去,这些人开垦的土地不计其数。 今年初,新任的山西巡按孙宗良还专门调查了此事,他向上奏道:“今观土默特、朔方诸塞外耕种,与我塞下不甚相远,其开垦耕地近万顷,耕具有牛有犁,其种子有麦有谷有黍。瓜、瓠、茄、芥、葱、韭之类,种种具备……” 这些地方中,一部分是各商贾们与黄来福合股开办的农场,黄来福每年有分红。余者移民之地,等三年期满后,到时黄来福会向他们收取税粮,这又是一大金矿。由于现在清水河及黄浦川河一带移民众多,黄来福己经决定在两地之外开辟新的殖民地点,最好是控制包头一带,建立新城。 而且塞外安全的问题,也将提上黄来福的议程。清水河这个地方还好,离他们不远的是三娘子土默特部,土默特部己经与黄来福连成为一体,在羊毛收购上,大赚其钱,自然与移民们相安无事。不过黄浦川河一带,那里多是卜失兔之族人的地盘,向来与汉人为敌,每每骚扰大明国境不说,还将目光投向了这些移民的农场之地。在去年中,己经有许多汉人移民的居住地受到骚扰,一次一次地向老营堡的将士求助。黄来福承诺塞外移民的安全,所以有必要解决这个问题了。 二月二十日,杨巡抚忽然请黄来福到巡抚衙门大堂,商议事宜。 双方行过礼,杨巡抚道:“今日请黄军门前来,是商议出兵塞外之地,朔方虏人猖獗,每每扰我边墙,因此三边总督李厘大人决意对塞外用兵,以劲兵分三道出塞,袭卜失兔营。他己经飞书传檄延绥等地,到时一同出塞。也希望我山西镇也一同出兵,以东西夹击卜失兔等族地。老夫己经同意,但不知黄军门有何看法?” 黄来福精神一振,刚刚自己还想着怎么去平定塞外蒙古人对各农场的骚扰,没想到来了这个机会,真是磕睡碰到枕头。当下他道:“杨公言重了,为国分忧乃是来福的本分,来福唯杨公之命是从!” 杨巡抚非常欢喜,道:“那就好,那就好,黄军门真是忠肝义胆,真是国朝之幸。”原先他还担忧黄来福的意思,怕他不肯出兵,没想到这么顺利! 当下黄来福与杨巡抚商议如何出兵塞外之事,按三边总督李厘的意思,他部从西边出击,攻击西套。延绥镇从中部出击,攻击中套。山西镇官兵从东边出击,以雷霆之势,直击卜失兔大营。反正具体的战略规划,李厘大人己经搞好,杨巡抚也同意,到时黄来福只需要认真执行就是了。这也是大明中后期的情形,文官负责战略部署,武将只管具体的练兵打仗。 不过黄来福看李厘、杨巡抚等人这个计划也颇为严谨,因此也没有过多的意见。 事情决定之后,黄来福便开始准备,五寨堡等军队己经有几年没打仗了,听了黄来福的动员令后,都是欢呼雀跃,士气非常高。同时中,关于塞外的情报,也源源不断地送来。 黄来福设立五寨堡安全局,该局除了有内务部门,专门掌控五寨堡各地安全,收集大明内外的情报外,还设有专门的军队情报局,利用贸易的商人们,在塞外收集各部落的情报,绘制各地的水源地图等。眼下的黄来福,对周边的塞外之地,己经了解得比眼下的大明边将们,详细了多少倍不止。 此次出兵,黄来福决定抽来福营家丁一千,五寨营将士两千,老营堡将士两千,共五千大军,一起出塞,攻取东套蒙古各部落。同时黄来福还下令带着五百只隧发火铳随军,由来福营家丁使用。 经过几天紧张的调动,万历二十四年(1596)三月九日。这天,在五寨堡较场上,旌旗如云,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强悍无比的铁甲军士们,这些都是出征塞外的将士。由于此次出塞的保密性,所以黄来福对于军队外,并没有说什么。 当然了,这些出征的将士是知道自己此行目的的。临出发时,黄来福简单地动员:“此次出塞,只一个字:杀!杀光那些虏人的男人,抢光他们的女人,吃光他们的牛羊!” 他猛地拔出利剑,指向长空,大喝道:“我军必胜,万胜!” 场下的将士们热血沸腾,同时抽出兵刃大喝:“万胜,万胜!万胜!” 声震四野!眼见如此军威,在场的杨巡抚等人都是脸色苍白。 万历二十四年初,总督李厘传邀三镇,以十二日分劲兵数道出塞,共袭卜失兔营。东路山西镇军队,以总兵黄来福领的五千人,直扑卜失兔大营莽剌川之地。三月十五日,山西镇军前锋江大忠,与敌部数千遭遇,击之,斩四百九级,获马畜器械数千。 二十日,黄来福领军在屈野川之地遭遇卜失兔主力,敌有三万余人。双方决战,黄来福大破之,斩首三千余级,卜失兔元气大伤,余部如惊弓之鸟,抛下族人地盘,一直远窜西亚。二十二日,黄来福领军进入莽剌川,俘获卜失兔族人无数。 过了黄河,对面就是后世的包头之地,为绝后患,彻底控制该地,黄来福下令将该部男丁尽斩之,其妻女赏赐于将士为奴,灭八千余户,并再移汉民十万充塞,东套自此肃靖。 万历二十四年(1596)五月二日,自胜归来的黄来福突然接到万历帝圣旨,宣他进京。